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三国:从隐麟到大魏雄主 牛奶糖糖糖

第五百七十一章 艳与凶,高贵与雍容!

    这边,吕布负荆请罪,得到了好名声。

    甘宁与一干海贼兄弟得到了威望!

    龙骁营上下总算找到了可以提高水战的方法…

    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情理之中,竟然有序。

    而深海捕鲸的进程也不断的开启,起初…五到八天的出海,只能捕捉一只鲸,到后面,变成了两只、三只、四只!

    俨然…

    龙骁营水军的战斗力不断的增强,配合也愈发的密切…

    在围捕过第九只鲸鱼后,他们突然发现,这个所谓海中的霸主,似乎…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强,简直是一触即溃!

    或许是…

    他们已经变强了!

    如果再算上东海船坞不断输送的新型船舰,龙骁营海上实战捕鲸的进程愈发的频繁与顺利!

    一时间东海海港这一方海域,俨然成为了鲸鱼的送葬场!

    与之同时…

    随着陆羽的信笺传来。

    黄叙特地开设了许多新的作坊,有阉、晒鲸肉的,有分割鱼骨的,还有研究鲸鱼耳屎以及“粑粑”的,最重要的是油坊!

    整个东海郡…

    一夜之间多了几百油坊。

    要知道…

    鲸鱼浑身都是宝不假,可无法否认的是鲸鱼的肉并不好吃,跟大黄鱼比差远了。

    鲸须用火烤之后可以变形,冷却后的形态,像是塑料一样,可以制作胸衣、伞骨、鱼竿等等用品!

    但这些经济效益还是太过寥寥。

    鲸鱼最能产生经济价值的,在于炼油…

    这所谓的炼油简直不要太简单,比此前许都城内的油坊要轻松一百倍,只需要准备大锅,然后把鲸脂分割开来,熬制成油即可。

    而古代的烛火、蜡烛中,鲸油极其耐烧!

    更可怕的是,最大的蓝鲸可达两百吨,一头猪平均也就一百千克,十头猪才是一吨,一只蓝鲸相当于两千头猪,当然…不是每条鲸鱼都是蓝鲸,但哪怕是最普通的鲸鱼,算五十吨,也抵得上五百头猪了!

    而且…

    丝毫不用担心竭泽而渔的问题。

    因为考虑到这个时代船舶的远洋能力,捕捉能力,冷藏能力等等…远远达不到能让鲸鱼濒危的地步。

    缺德么?

    一点也不缺德!

    小冰河期之下的大汉资源…特别是食物资源本就匮乏!

    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罢了!

    整个东海郡,鲸鱼的深加工已经开始了。

    哪怕黄叙提前做出了无数预判,可他还是忽略了一点,没有足够的桶装鲸油,量太大了…原本龙骁营水军三、五天带来一、两只,还勉强能够维持。

    可随着鲸鱼捕获的越来越多…

    桶是真的不够了!

    黄叙不得以只能派油坊的长工去四处借桶!

    东海郡的人也不傻。

    不借,只卖!

    一时间,桶的价格直接飙升了十倍有余。

    这还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大量的商人蜂拥进入东海郡,原本这里就商贾云集,都是冲着精盐与大黄鱼来的。

    现在好了…又有不少冲着鲸油来的!

    连带着整个徐州东海郡的酒肆、客栈几乎爆满!

    呼…

    黄叙自然见证到了这一幕。

    可他顾不上别的,他连忙派人取了几勺油,点上了烛火,那灯芯燃起发出亮光,整个漆黑一片的房间通亮!

    而且,点了许久,鲸油却几乎看不到损耗的痕迹。

    “果然…陆师傅说的没错。”

    黄叙口中低吟一声。

    随即下令,“即刻把这鲸油送到洛阳城…工房处!”

    望着那院落中堆满的一桶桶凝固起来的鲸油,黄叙连连吩咐…

    比起这里。

    洛阳城…诸葛兄那儿,更需要这些吧?

    …

    …

    洛阳城。

    距离白马侯府不远处的校事府,一如往昔般的守卫森然,精干的龙骁营甲士将整个校事府团团护卫着。

    没有通传,想进入其中,就是一只鸟儿也不行。

    与门外守卫森严伫立相呼应的…

    是此刻,校事府大堂内,陆羽与郭嘉面色凛然,气氛紧张。

    往昔总是露出散漫笑容的郭嘉,此刻心情不由得收敛,表情凌厉肃穆。

    “间军司发来的这一条情报极其重要,子宇你千万要速做决断!”

    闻言…

    主位上的陆羽面颊上露出几许愁容。

    俨然,他有一些顾虑。

    顾虑的内容,自然便是杨修传来的这封信笺!

    恩师亲启,鸡肋呈上!

    其中的内容,是诸葛亮已经授意赵云去接触蔡夫人。

    这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如今的蔡夫人身怀“野种”,她的心情是既紧张又敏感,或许…碍于蔡氏一族的名望,她是有可能屈服于诸葛亮的!

    陆羽不敢赌…

    也不能赌!

    见陆羽这边没有开口,郭嘉继续道:“那诸葛孔明想要迫使蔡夫人就范,他可以,我们也可以!子宇,莫要犹豫,速速做决断吧!”

    连连的催促…

    俨然,在郭嘉看来,这事儿已经到了间不容发的地步。

    纵使诸葛孔明授意的是赵云。

    可…每多一天,赵云就多担着一分暴露的风险。

    不夸张的说,将烛龙安插在荆州…这是至关重要的一步棋,不能,也不敢出现任何问题啊!

    “奉孝所言,我都清楚。”

    终于,陆羽开口了…

    “摊牌的话很简单,只需要一纸信笺,‘鸡肋’就能去完成这个任务,可…关键问题不在于摊牌,而在于摊牌之后!”

    “摊牌之后?”郭嘉反问…

    “正是。”陆羽的语气变得严肃了几分。“奉孝了解女人,更了解放荡的女人,试想一下,若奉孝是蔡夫人,当你遇到这样的问题,听到‘鸡肋’的提议,或者说是‘威胁’后,你会怎么想?”

    “我会…”郭嘉张口,可话到了嘴边,却喉头哽咽住了一般。

    他是绝顶聪明的人…

    陆羽都提示到这份儿上了,他如何还不能明悟呢?

    “子宇你是担心,蔡夫人不信‘鸡肋’的话,坚持要见到魏王…”

    “正是!”陆羽颔首。“换作是你,这么大的事儿,不见到魏王?怎么可能与我们合作,何况这事关兵不血刃的谋取荆州!”

    呼…

    郭嘉轻呼口气,问题已经提出来了,蔡夫人要见曹丞相。

    这…这怎么见?

    这已经不是隔着一条荆江那么简单了…中间还隔着一个刘备的新野呢?

    除非…飞过去?

    刚刚想到这儿,郭嘉骤然想到了什么。

    “子宇?那热气球…”

    呵…

    听到这儿,陆羽浅笑一声。“现在,也只能寄希望于刘皇叔与我那诸葛徒儿的热气球了,现在的难度不只是飞,而是飞过新野,飞过荆江,飞至襄阳城…这可并不轻松!”

    呃…

    郭嘉感觉嗓子噎住了一般,在他看来,热气球能飞已经够离谱了,更别说…飞过新野城,飞过荆江,就算…这热气球敢飞,可…蔡夫人敢坐么?

    呵呵…

    郭嘉就“呵呵”了!

    “走了…”

    就在这时,陆羽一声招呼。

    “去哪?”郭嘉一愣。

    “去龙骁营的驻地,如今鲸鱼皮也送来了,鲸油也炼制了,看看那热气球到什么程度了!”

    …

    …

    距离龙骁营军寨不远处的一处营地。

    无数匠人正在给表皮改为鲸皮的气球鼓气,这是半月前徐州东海郡运来的第一枚“鲸皮”,如今已经成为了热气球的球囊。

    待得气差不多了…便打开了火油罐子的阀子。

    顿时,熊熊大火燃烧。

    陆羽与郭嘉赶到时,正看到了这一幕,腾腾的热气使气球充的更满,地上已经有人钉上了一个木桩子,揽绳系在木桩子之上!

    满满的热气球,已经开始徐徐飘起。

    陆羽与郭嘉惊愕的望着眼前的热气球,因为有揽绳的拉扯,气球稳稳的悬停在离地半丈之处。

    “能飞了?”

    陆羽有些意外…

    这段时间事情繁杂,关注诸葛均、刘晔这边很少,当然了…在他看来,也不用去怎么关注,如果成功,那诸葛均铁定会派人告诉他的!

    诸葛均一向是个很听话的孩子!

    似乎是听到了声音,诸葛均与曹沐同时回头,正看到了陆羽与郭嘉两人。

    “师傅!”

    “陆子宇!”

    截然不同的称呼…

    陆羽也顾不上寒暄,再度问道:“能飞了?”

    诸葛均点了点头,语气中带着许多激动与亢奋。“鲸皮做成气囊,锁住温度的效果更好,还有鲸油燃烧的效果极好,如今的热气球已经具备飞行的条件了!”

    “只不过,操作起来还是有些繁琐…故而,弟子并未禀报恩师!”

    呼…

    听到这儿,陆羽的眼眸中都在放光。

    成功了,多少有些意外呀!

    要知道…后世热气球的发明,是在1783年,是由法国的造纸商人蒙哥尔费兄弟!

    只不过,他们造出的热气球只能飞到屋顶!

    经过了整整一年的改良,次年…法国国王路易十六与法兰西学院邀请他们前往凡尔赛宫表演,他们在气球下吊了一个笼子,里面放了鸡、鸭和羊!

    这支热气球飞到了450米的高空,且在空中飘行了八分钟,降落在三千米外的森林里。

    要知道…

    那还是后世的科学成果!

    放在古代,纵然有图纸,可要实现热气球升空,乃至于飞行的难度依旧巨大

    但…

    听着诸葛均这话的意思,是这热气球已经具备飞天的条件了?

    嘶…

    陆羽轻呼口气。“这热气球,有人操作过飞天么?”

    这话脱口…

    诸葛均与曹沐的眼眸齐刷刷的望向天空。

    陆羽也顺着他们的目光向上看,却见一支热气球已经在空中飘荡…黄昏之下的天空中,这热气球很隐秘!

    再说了,正常的人,谁会闲得蛋疼往天上看呢?

    而…热气球能够飞天,这一幕真的出现时,依旧是惊到了陆羽身旁的郭嘉郭奉孝。

    “真的假的呀?”

    郭嘉连忙揉了揉眼睛…他感觉自己有点晕,就像是没睡醒一般!

    陆羽的问题还比较靠谱:“怎么飞上去的?”

    他琢磨着,没有人操作,怎么能上去呢?

    哪曾想,这话脱口。

    曹沐直接回答道:“怎么飞上去的?自然是有人操作着飞上去的呀?”

    “陆子宇?你没看到刘皇叔不在了么?”

    唔…

    果然!

    陆羽环顾四周,的确没有发现刘晔的人影?难道…

    他骤然抬头,惊愕的问道:“他在天上?”

    “何止是在天上…”曹沐当即解释道。“刘皇叔已经从洛阳飞到虎牢关,又从虎牢关飞回洛阳,已经飞了许多个来回了!”

    嘿…

    这话脱口。

    陆羽心头登时就浮起一句话这刘晔,特娘的还真是个天才!

    当眼眸收回,陆羽与郭嘉四目相对之际,两人不约而同的浅笑出声。

    “呵呵…”

    “呵呵…”

    这下,有了“刘皇叔”,“蔡夫人”也稳了吧?

    …

    …

    荆州,襄阳城。

    杨修来到了酒肆内的一间厢房,赵云抢身一步,迫不及待地问道:“怎么样了?陆统领可有来信!”

    杨修轻呼口气,目光低垂,迟迟不开口。

    赵云沉不住气催促道:“说话呀,今日诸葛孔明又派人来催促,若是再脱…我担心!”

    “哈哈!”

    就在这时,杨修爽然笑出声来。

    用笔在赵云的手上写了一个“后”字,又在自己掌心写了一个“先”字,意思再明白不过。

    既是摊牌…

    那…总有个先来后到!

    恰恰这个先来后到,杨修与赵云…或者说鸡肋与烛龙完全可以自行决定!

    …

    …

    日头洒在九脊之上,重檐巍峨的襄阳官署的里,满面愁容的蔡夫人拆开了一封不知道是谁寄来的信笺。

    原本而言,烦躁的她,断然不会拆开这莫名的书信。

    可…这一次,她不得不拆开,因为书信的背面写着一行小字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

    而当信笺展开,不看不要紧,一看之下…蔡夫人觉得她肚子都要剧烈翻涌了。

    这…这…

    她凝着眉,陷入了一片迷惘。

    信笺中,有两人相见的地方,那是荆州城外,荆河岸边的一处凉亭,可偏偏是夜晚?

    她…他能选择不去么?

    “来人…”

    蔡夫人低吟一声…

    “夫人。”心腹丫鬟步入阁院。

    呼…轻轻的一声呼气后,蔡夫人眉头紧锁,她长袖微抖。“备车,出城!”

    啊…

    丫鬟一愣。“夫人,这么晚了!”

    “我让你备车,出城!”

    骤然,一道冷酷的声音传出…

    俨然,蔡夫人此刻不光烦躁,他还愤怒…愤怒到都快要动了胎气!

    …

    …

    日已西垂,慕霞灼灼。

    杨修站在荆河旁的一处凉亭里徘徊等候,他笃定,那个女人会来!

    他更笃定,那个女人不会轻举妄动!

    因为他在信中写明,他的背后是龙骁营,是陆子宇…就凭这个,蔡夫人不敢对他不利。

    终于…

    一个时辰的等待之后,杨修眼中一亮。

    一辆极其低调的马车停在了凉亭外的百米处,紧随着的,是一位夫人,头戴斗笠缓缓而来。

    她可以屏退了左右…

    独自一人前来赴约。

    杨修凑上前去。

    见到来人,微微拱手。

    却见来人摘下斗笠…

    杨修目光扫过那哪怕是有孕在身,依旧可称得上完美的娇躯,最后停留在那张美丽的容颜之上。

    心头不由得狠狠的颤了一颤。

    这么近距离的看到这个女人,还是素颜时的模样,杨修体会到的唯独两个字“艳”与“凶”!

    偏偏,那股子妖艳之下,又噙着一抹女皇般的高贵与雍容!

    “咳咳…”

    轻咳一声,杨修当先开口。“蔡夫人,好久不见!”

    反观蔡夫人,很明显,她浑身颤粟了一下,继而惊呼。

    “是…是你!”

    没错,眼前的…不就是昔日里与她有过一面之缘,还救下过她的俊美后生么?

    原来…他是北边的人…

    原来,他是白马侯陆子宇的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