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猎魔我是专业的 七勾八勒

第五百零六章 真相

    “可悲的生物,连死亡都无法救赎你们!”

    秦问一步踏出,雷火交织,冰霜肆虐。

    可怕的能量肆意的虐杀着周围的一切深渊生命,可深渊本就缺失轮回,死亡对他们来说根本就不是终结!

    整个深渊到处结满了藤蔓和扭曲的植物,每当一个深渊的生命死去,他们的一切血肉和骨骸豆浆杯吸收!

    然后,吸收了那些物质的植物将快速成长,并且结出果实,随后,之前被吸收的深渊魔物就将从那殷红扭曲的果实之中诞生!

    而那些植物的种子,有些被活物给吃掉,种子会在体内生根发芽,最终长成巨藤!

    这种互相吞噬强行霸占生命体征的生态,何等的扭曲!

    但不得不说,这种怪物,真的很难对付,因为杀之不尽,灭之不绝!

    以秦问为中心,他周身形成了一片必死的领域,踏入的深渊怪物纷纷化为灰烬,但很快就从不远处另类的“重生”,再次悍不畏死的扑上来。

    “按理说,每次死亡到新生的过程,应当会被消耗掉什么但深渊的怪物,每次死亡到重生的过程非但不消耗,反而会多出一些东西”

    此时的秦问可以说是古往今来最强圣!他的眼睛,看透了一些东西的本质。

    “难怪,恐怕这也是为何他们的重生如此扭曲,某种物质在一次次的死亡和重生之中积累的越来越多,最终导致了畸形和异变,而且这种趋势无法逆转,这才导致了逐渐的混乱,再也无法保持意识清明,成为了怪物。”

    秦问参透了原理,他看向手中的【轮回花】种,恐怕轮回花就是吸收那种物质来成长的,如此一来,深渊的【不死症】便有救了!

    “永生是个梦,不死是种病。我携宝药来,万灵得安睡。”

    秦问一边喃喃,一边掏出一颗【心种】复制品,随手拘禁来了一头狰狞的深渊魔物,将种子喂其吃了下去。

    很快,那魔物在秦问的眼前,嘶吼着,身体猛地就绽放开了花朵,密密麻麻的遍布躯体。

    这【轮回花】的复制品竟然真的完全继承了轮回花本身的功效!花蕊散发着神秘的生死而气,花瓣一分为九,每一片都形态不一,有的似花草,有的似蝇虫,有的似鸟禽,有的似走兽。

    满身的花瓣脱落,深渊的魔兽化为枯骨,而它的一切,则被花瓣吸收,最终化作了满地的新生命。

    一共九个不同的物种,成为了深渊之内不知多少年来第一批希望的种子。

    “起作用了!”

    “起作用了道玄!你成功了!”

    绮雨曦和沐息川神色激动,开怀的大笑了起来,直到泪流满面。

    而秦问则是看着那四散而去的轮回种,喃喃着。

    “伦纳德你或许不知道你自己做了多么伟大的事情,但有你,是整个世界的福分。”

    秦问打心底佩服伦纳德,若不是他,秦道玄的计划不会如此顺利,若不是其他人,他们也不可能走到这里。

    “走!把种子种满深渊的每一個角落!”

    秦问大手一挥,将所有的轮回种复制品分给了沐息川和绮雨曦,而他自己则是独拿着那【心种】。

    “你们各去一方,我还有别的事,就不与你们同行了。”

    秦问笑着开口,而沐息川和绮雨曦先是愣了一下,尤其是绮雨曦,张了张嘴想说什么,但却被沐息川眼神制止。

    最终,他们只是互相点了点头,随后互道小心,便离开了。

    没有任何一人说“再见”,或“外面见”。

    他们都知道结局。

    “希望你们可以走出去。”

    “希望你们可以出去。”

    “希望出去的是你们。”

    三人不约而同的这么想着。

    秦问带着【心种】,坚定的朝着一个方向走着。

    【荒古坠】在指引,其中封印的深渊之魔指头,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五根。

    其他的血指果然都在【永生会】手里,被他们用作了开启深渊的代价。

    而秦问在穿越入口,也就是陷入幻象的时候,吸收了剩下的血指。

    “晓雨,谢谢你”

    秦问看着左手腕上碎裂的【雨铃】,微微一叹。

    【荒古坠】轻轻飘起,以其中血指的本源,指引其源头。

    而秦问也感觉到了,在这个方向,遥远,遥远,遥远的那方。

    有着一个敌人,他正看着自己一步步走来,等着自己。

    谁又能想到,这一路走过去,就过去了三年。

    三年时间,无时无刻在赶路,无时无刻在前进。

    无人可阻,无人可拦。

    当年让自己陷入死战的深渊怪物,如今已经连身都进不了。

    三年后的某一天,秦问终于停下了跋涉多年的脚步。

    他看着远方殷红之海的中央,淡淡开口。

    “久等了。”

    一个巨大的王座,徜徉在血海的中央,周遭伴着悬浮的碎石。

    而王座之上,一个魏然的身影庄严的端坐其上。

    祂睁着眼,默默的看着秦问。

    而秦问,就站在海边,与之遥遥对视。

    秦问没有想到,竟会是这样的发展。

    想象中的旷世之战并未发生,相反,那深渊的王者,就这么坐着,什么都没做。

    甚至,秦问从其眼中,看不到任何的思绪,与理智。

    “不出手?”

    秦问眉头紧锁,他万万没想到,深渊的尽头,并非腐蚀的根源。

    他本以为深渊的侵略是某位至强者的意志,但如今看来并不是这么一回事。

    这位王者,亦是腐化的受害者。

    秦问叹了口气,靠近了王座,此时才发现,与其说是王座,倒不如说是刑椅

    这位无上的深渊王者,竟然将自己绑在了自己的王座上,巨大的锁链嵌进了血肉里,甚至长在了一起,这下,他彻底离不开王座了。

    那双狰狞的眸子依旧看着秦问,但却什么都没有做。

    “你尝试过吧但力不从心,阻止不了吧?就这么看着自己的世界,熟知的一切陷入腐化,不甘心吧”

    秦问看着那双阴冷的眸子,淡淡的开口。

    “伱可以毁了一切,但你下不了手,你把自己绑在这里,任腐蚀侵蚀,也不愿亲手毁了自己所爱的世界,宁可看着万物变成怪物,甚至为了让这残缺的世界苟延残喘下去,你打通了连接其他世界的门,甚至留了一只手在那里。”

    “值得么?我看得出,你知道这样下去没有结果,但你依旧这么做了,你也想人来阻止你吧?”

    秦问的声音淡淡响起,那深渊之王的眼神逐渐暗淡了下去,甚至不再看着秦问。

    “现在有两个选择,我这里有一枚种子,是深渊的希望,只要种下,你所知的一切都会覆灭,但未来将重新焕发生机,但那并非你所熟悉的世界。”

    “还有一个选择,现在,和我战斗,杀了我,然后继续这样的绝望,直到永远。”

    秦问向深渊之王展示了【心种】,对方的眼神微微泛起光芒,就连呼吸都急促了一些。

    祂挣扎着想站起,但过了一会,却又平静了下来,低下了头。

    “怎么?不打么。”

    秦问淡淡开口。

    但深渊王者只是摇了摇头。

    “代我向新的世界问好”

    无尽的遗憾,无尽的悲哀,深渊之王的口中,尽是无奈。

    任他通天之能,那又如何?什么都拯救不了,之能随着记忆中的世界一起逝去。

    “我会的。”

    秦问点了点头,随后,伸出右手,直接捅入了深渊王者的胸腔之中。

    大量的腐血流出,但深渊之王反而笑了。

    他的目光仿佛望穿了血海,看遍了深渊,仿佛在他眼里,这里不是猩红腐化的魔土,而是青山绿水的仙境。

    “本来是来得及的”

    深渊之王,渐渐的低下了头颅。

    秦问掏出了他的心脏,将【心种】放了进去。

    下一刻,【心脏】扎根在了他的五脏六腑之中,吸收着畸变的诡异物质。

    渐渐的,深渊之王褪去了腐化的增生物,露出了真容。

    那是一个剑眉星目的男子,可怕的是

    他竟然长得和秦问一模一样。

    秦问愣住了,怔怔的开口。

    “秦道玄?”

    就在这时,秦问的身体开始发光,秦道玄的灵魂从他体内分离而出,渐渐具现在了秦问的面前。

    秦问此时才反应过来

    原来,一切都是秦道玄的局。

    他是秦道玄,也是深渊之王甚至,也是秦问。

    “原来如此从一开始,就没有秦道玄这个人,你从深渊而来,为了拯救深渊,或者说,毁灭深渊,才去往别的世界,寻求办法。”

    “你一开始就没打算出去,而是陪着这个世界一起新生,是么?”

    秦问看着面前的秦道玄,而秦道玄只是讪讪一笑。

    “别告诉其他人,就说我按照原计划,死在这里就好了,拜托。”

    秦问看着微笑的秦道玄,也是哑然失笑。

    难怪难怪这人如此超凡,整个修仙界都无人能破的局,他却有办法。

    难怪无人能进的深渊,他却能几进几出。

    明明是敌人,还执着于拯救深渊,原来不是他天真,而是他一开始目的就是如此。

    惊天的大局多么可怕的算计,骗过了两个世界,最终达成了目的。

    “我本意只是拯救自己的家乡,并不想侵略,因此才分出神魂,游离八方世界寻求可能。”

    “但没想到,我的肉身被腐蚀,失去了联系,当年的指魔,我本意是开启门户,让我回到深渊做一些事情,那只手,原本只是镇守门户的,但没想到,腐蚀的进度太过迅速,竟然影响到了我的身体本身,变得暴戾,我无法控制,这才酿成了悲剧”

    秦道玄苦笑开口。

    “这是我的罪但我还有机会偿还,不是么?”

    秦道玄一边说着,一边将自身的灵魂融入了【心种】,心种在秦道玄的灵魂滋养下,迅速的生根发芽,快速的开花结果,长满了他的全身。

    “秦问,或者说,另一个我,谢谢你,让我得偿所愿,让我可以赎罪。”

    秦道玄淡淡开口,随后笑着,彻底消失。

    秦问没有阻拦,这是对方的选择,自己无权干涉。

    但他苦笑摇头。

    “你这是,要我帮你圆谎啊。”

    “罢了罢了”

    他笑了笑,转过了头。

    秦道玄的秘密,就随着【轮回花】,与这被腐蚀的世界,一通埋葬吧

    多年以后,【轮回花】开遍了深渊的每一个角落,猩红褪去,腐化不再出现。

    干涸的湖泊,龟裂的土地上,一个又一个轮回花所化的生命顽强的存活着。

    他们生了死,死了生,无穷无尽,逐渐带来了新生。

    而另一个世界,不知怎么的,所有可怕的传说,剧烈的天灾,全都消失不见。

    世界就仿佛被神明注视,大部分的不幸都消失。

    曾经的【永生会】,更是彻底了无踪迹。

    而一个名叫伦纳德的企业老板横空出世,他所带来的的基因技术,将人类推上了全新的舞台。

    至于秦问,他其实是可以回本来的世界了,但他有没有回去呢?

    嗯没人知道。

    只不过,总有人说,在公海中的某个地方。

    那里的天空总有浓云,里面似乎藏着东西,也许是个门户。

    那门户后连着青山绿水,世外桃源,住着仙人!

    他们集结了当今世界上所有的强者,隐居在当中,不问世事,只有在灾难出现时,才会出现。

    传说有渔民遇到了风浪,险些沉默于公海。

    而这时,他遇到了一家三口。

    那是一对爱人和一个女儿,他们手牵着手,行走在海面上。

    那女人美的近乎虚幻。

    那女孩可爱的不太真实。

    而那男人,身披雷云和霜雪,眸子是金黄色,在黑夜之中宛如神龙。

    那渔民被他们救起,送到了岸边。

    根据采访,他男人临走前只对他说了一句话。

    “请保密哦,我的朋友。”

    当然了,这也不过是个无聊的娱乐新闻罢了。

    谁会相信这种荒唐的事情呢?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