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一万种清除玩家的方法 棉衣卫

239 不一举数得怎么能叫做任务

    皮之不存毛将焉附?

    林白最后用一个疑问句做了总结,然后把所有人都打发了出去,包括想留下来陪他的江清钦。

    安抚众人的时候头头是道,但只有他知道,自己面临的问题有多大,当前的技能不足以让他应对这次危机。

    刮噪的道虚真人和裴延宗被他收进了卡片。

    此时,林白的身边只有李真人、剑十九和沧溟剑仙三个浑浑噩噩的化神境高手。

    安静的大殿内。

    林白静静的整理当前的任务。

    大乘境的威名太盛,以至于贺钦等人忽略了,大乘境还带着大批的洞虚境,以及不知道多少被正邪诛杀令吸引来的化神境高手。

    这么强大的敌人,依靠武力硬碰硬跟找死没什么区别,林白没和洞虚境交过手,但奔月对他们的牵制应该不想化神境这般好用了。

    越反抗奔月的速度越快,以洞虚境高手的实力,说不定奔月用到他们身上的那一刻,顷刻间就蹿到天上,然后可以腾出手反击了。

    未算胜,先算败!

    林白从不轻视任何人,想战胜敌人,还得靠系统技能。

    ……

    “举办一场跨城市级别的厨艺比赛;奖励:食物散发极致的香气”

    “……以丹道救人,在一国获得名医的称号;奖励:掌心焰”

    “……捧哏;奖励:挑衅”

    “传播残缺的思想……;见残之瞳”

    “……提升自己的名声,让宵小之徒不敢侵犯正义门;奖励:正殿”

    “……闯出一条活路;奖励:闪现”

    “……做一件举世瞩目的大事,让敌人提到你的名字便瑟瑟发抖;奖励:濒死反杀”

    “发动一场大规模的战争;奖励:力量翻倍”

    “把两个相互仇视的人打造成……;奖励:天河”

    “……安排弟子试炼,让他们闯出名号;奖励:戒尺”

    ……

    这是当前所有正在进行的任务。

    排除掉诸如举办厨艺大赛,获得名医称号等不适合当前环境的任务,林白能做的任务其实并不多,而且,许多可以同时进行。

    最能在短时间内提升他实力的是月老系统和大语言系统的任务。

    大语言系统成功率高的话,十二个时辰,就能多出一项技能,按最坏的情况,五天后,他马上和第一波敌人对上,也至少能刷三到五个技能出来。

    至于月老系统,奖励的都是大杀器。

    所以。

    两个系统应该提升优先级。

    “把两个相互仇视的人打造成,并宣扬他们的事迹……”林白轻声咕哝,他有红线和爱情之箭,把相互仇视的人组成,太容易不过了。

    问题是,去哪儿找两个相互仇视的人?

    即便中了抗拒之箭的道虚真人,对他的感官也只是厌恶,而不是仇视……

    而正七宗和魔五宗的人,相互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他们之间更像是竞争合作,并不像普通人认为的那样水火不容,这一点,从他们可以联合发布正邪诛杀令就能推断出来?

    相互仇视?

    满足这个条件的似乎还真不好找!

    即便【烙米】和【孤高老人】之间发生了那么龌龊的事情,也只是【孤高老人】单方面的仇视【烙米】,【烙米】并不一定会恨【孤高老人】;

    天下仇视他的人多了,而让他去仇视天下任何一个人,他也做不到。

    即便是颁布了正邪追杀令的正七宗和魔五门的宗主,他也做不到仇视对方。

    没办法,他的心态太淡然了。

    找不到真正相互仇视的人,那就制造一对出来。

    林白很快找到了解决问题的方法,世上肯定有相互敌对的人,而且不少,但时间不允许他去找这些人了。

    他的红线数量有限,万一没有找好对象,浪费一根红线,又没完成任务,得不偿失,不如自己打造一对仇敌更为稳妥。

    ……

    “老狼,《正义周刊》已经出了好几期,《天道点评》得跟上啊,如今,正七宗和魔五宗相继发行了自己的刊物,舆论战的阵地不能丢。”林白找到了【荒野狼】,带着不满的语气训诫道。

    “盟主,我们正在寻找新的话题。”【荒野狼】解释道,“如今局势混乱,正七宗的刊物天然便具备权威性,当前的局势下,如果只是做简单的点评,在这场舆论大战中,根本翻不起浪花来。毕竟,人们选择的刊物太多了,而且大多数人的目光都集中在正七宗对咱们的围剿上面……”

    “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你的努力,而不是借口。”林白打断了他,“我推你出来,是为了和丐帮抗衡的,现在,你们却被《正义周刊》压的喘不过气来,以后我还怎么委托给你们重任,我不想看到被丐帮挟持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盟主,我会努力的。”【荒野狼】道。

    【爵爷】在一旁私聊抱怨:“说的轻巧,《正义周刊》的内容都是林白提供的,他们是正刊,只要紧跟实事,热点话题就一个接一个,我们有什么啊!点评联盟里面的人物,也得有人看啊!”

    【第一剑仙】道:“就是,总不能再点评一遍正七宗和魔五宗吧!”

    假装没听到他们的私聊,林白摇了摇头:“老狼,有些事情光靠努力是不成的,该投入就得投入,该花费心思就花费心思。我知道你们天降之人之间有联系,你们机动性差,就不会想办法从外面的天降之人那里收集资料吗?必要的时候,大可以许以利益。”

    【荒野狼】看了林白一眼,点头道:“我们会的。”

    “老狼,不要小看《天道点评》。”林白扫视面前的几个玩家,道,“点评做的到位,同样可以为联盟立功。比如这次,正七宗和魔五宗派出来的大乘期高手,你们尽可以为他们之间做一个点评和排名。”

    “盟主,实不相瞒,我们已经有这个计划,并且在收集资料了。”【荒野狼】道。

    “你可能没理解我的意思。”林白看了他一眼,道,“我想让你们深挖他们背后的故事,通过排名引发他们之间的矛盾,进而离间他们之间的关系,从而达到让他们内耗的目的。”

    “我们一直以来也是这么干的。”【荒野狼】道。

    “正七宗和魔五宗天然对立,这一点自然不用说。”林白没理他,继续道,“这次,我们从中抓一对典型出来,刻意在他们之间制造矛盾对立,比如,这次的天剑宗和天道宗的带队人,在点评中,可以把万年老二天剑宗的带队人排成第一,并巧妙的借他的口,或者周围人的口,说出一些明褒暗贬之类的话语……”

    “嗯。”【荒野狼】并没有怀疑其它,目前双方是对立关系,林白干什么都不过分。

    “我就是打个比方,不一定是天剑宗和天道宗,其它门派也可以,如果可能的话,从他们中间选出两个关系比较好的。”林白道,“你应该知道,陌生人之间即使相互对比,说不定会一笑而过。但熟悉的人就不同了,关系好的人一旦反目,是可以成为仇人的……”

    【荒野狼】皱了下眉头。

    林白笑笑,把众人的笑容带动起来:“具体如何操作,你们自己决定。最好在一两日之内出结果。如果做得好,我可以奖励你们一枚化形丹,和一枚启灵丹。启灵丹开启神智,化形丹可以让妖兽按照你们的要求化形,两者可以搭配使用……”

    几个玩家的眼睛顿时亮了起来。

    【爵爷】道:“卧槽,发达了啊!”

    【第一剑仙】道:“老狼,必须好好搞了,花多少钱都值,弄好了正义联盟军就拥有玩家第一个兽耳娘,那宣传价值和带来经济效益,估计会是个天文数字。”

    【金舌郎君】咽口唾沫,道:“没错,林掌柜的小白狐在论坛不知道有多少迷妹迷弟,但她终究是林白的,但我们有自己的兽耳娘就不一样了。兽耳娘亲自代言的广告,不知道会吸引多少广告金主。”

    “可林掌柜给的任务时间太短,怕是不好搞!”【荒野狼】沉吟道,“这可是让两个大乘期的人反目成仇,大乘期的道心得多坚定,怎么可能因为一两篇文章反目成仇。”

    “单纯靠我们《天道点评》的确困难,这不是还有别的玩家吗?”【爵爷】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据我所知,天道宗,天剑宗那些门派的刊物同样是由玩家负责的,我们花钱收买那边的玩家,在所有刊物之间引战,把火拱起来……”

    【第一剑仙】道:“没错。对媒体来说,骂战,炒作是最能带动销量的,他们也可以借此吸引流量,拉到更多的广告。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值得好好操作一番。必要时候,可以拉上《正义周刊》一块搞,不过,要隐瞒化形丹和启灵丹的奖励,等我们拥有兽耳娘的时候,估计第一狗仔他们得气炸了。”

    ……

    当着林白的面。

    几个玩家你一言我一语,就商定出了一个可行的计划。

    林白听的叹为观止。

    果然,拥有了奖励,玩家就会克服一切苦难,去完成任务,真是一群合格的工具人。

    勉励了玩家几句,林白转身离开。

    在林白看来,不能把一个任务利益最大化,就是失败。

    在正义联盟内制造一对仇敌出来的难度并不比在外面找低上多少。

    联盟内的人长期受他的熏陶,对他各种奇怪的言行早都习以为常,说不定最后反倒做了无用功,毕竟,已经有了大语言系统激怒人的任务的前车之鉴。

    直接搞大人物就不一样,既可以搅乱敌人的阵线,连带着帮扬名也做到了,还可以宣扬他的爱之法则。

    最关键的是,两个事成水火的人,在众目睽睽之下撮合成情侣,这样的威慑力足够震慑宵小之徒,完成超级掌门系统的任务了。

    日后。

    即便大乘期的人想来招惹他,也要掂量一下,能否接受突然多出一个爱人的离奇情况。

    一举数得。

    又不用他多费心,何乐而不为。

    ……

    月老系统的任务搞定,剩下的就是大语言系统的捧哏任务。

    这个任务同样艰难,而且必须他亲自做。

    像他这样习惯掌控全场的人做配角太难为他了。

    事实证明。

    江清钦等人做不了逗哏的活,那么,任务还得从陌生人身上着手。

    思来想去。

    林白给剑十九喂下了启灵丹。

    沧溟剑仙和李真人被他折磨怕了,估计恢复神智,也不愿意跟他说话。

    但剑十九不一样,两人基本没有正面接触,年轻人的情绪又好掌控,任务能不能完成,说不定就落在他身上了。

    剑十九眼睛眨动,渐渐恢复了神智,他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眉头微皱,当他的目光落在林白脸上的时候,昏迷前所發生的一切瞬間回归了他的腦海。

    “是你?”

    剑十九脸色骤变,猛地激灵了一下,下意识的驭起剑光,便向外面遁去,可飞出几百米,还没等他庆幸,眼前的景象陡然一变,他又回到了林白面前。

    于是。

    他的脸色变的更难看了,他握住了自己的佩剑,颤声问,“你……你把我变成了傀儡?”

    “没错。”林白笑着點了点头。

    剑十九被迫跟着微笑,他拔出了宝剑,急切的道:“你怎么就敢?你知道我背后是谁吗?”

    “天剑宗啊!”林白道。

    “知道是天剑宗,你还把我做成傀儡,你就不怕我背后的宗门报复?”剑十九都要哭了被林白的手段吓到,他的剑心出现了裂痕,哪怕被收进看卡片之中,所有的实力尽数恢复,但看到林白,恐惧感仍会不由自主的从心里冒出来。

    “是这个理儿。”林白笑着点头,就说吗,陌生人才和他有话说,熟人都太拘谨,当初收服沧溟剑仙的时候,那家伙的话也挺密的,也就是他当时要做卡片任务,不然,当时,也是刷捧哏任务的好机会。

    “那你还敢?”剑十九笑着道,紧接着,他又面露沮丧之色,颓然把剑放下,“是了,你已经背负着正邪诛杀令,和正七宗不死不休,又怎么会对我手下留情?”

    “可不是吗?”林白叹了一声。

    “可我还年轻啊,我才二十多岁,天剑宗新一代的天骄,注定前途无量,结果却被你变成了傀儡,我的命怎么就这么苦呢?”剑十九号啕大哭。

    “你说说这事儿闹得。”林白同情的看着剑十九,口中啧啧有声,“正七宗也忒不是东西了!”

    “你也不是东西……”剑十九怒瞪林白,“你在消遣我不成?”

    “对,不对,呸!”林白轻啐了一口,呵呵笑道,“嘴秃噜了。小十九,别闹,把不开心的都跟哥说,说出来大家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