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有一枚两界印 西瓜吃葡萄

第一百五十四章 秀云楼乐舞

    “铮铮铮”

    陆征随手而弹,一曲《平沙落雁》的小节就应声而出,琴音中秋高气爽,风静沙平,云程万里,天际飞鸣。

    段常在眨眨眼,感觉意外的好听。

    掌柜的也是一愣,他斫琴售琴,自己也是此道中人,却发现自己从来没有听过眼前公子弹奏的这一首曲子。

    “新曲?这位公子所作?”

    只不过,他刚刚才要认真听曲,陆征就已经停了下来,“还不错,换一张琴,我再试试。”

    “好好好,稍等!”掌柜的连连点头,遇到琴艺高手,自家琴能得主,他也高兴,于是兴冲冲的又搬了一张落叶琴下来,替换了凤尾琴。

    “铮铮铮”

    “咦?不是刚刚的曲子?”掌柜的眨了眨眼,然后刚刚来了感觉,陆征就又停下来了。

    呃……这不上不下的感觉……太折磨人了……

    “换琴。”

    “好!”

    ……

    又换了三张琴,陆征最后还是选择了那张……凤尾琴。

    付了宝钞,让掌柜的将琴送到客栈甲字三号房,陆征和段常在结伴而出。

    片刻之后,段常在看了看天,此时已是未时末,已有熟客结伴往秀云楼而去了。

    “走,说要好好招待你,确实是秀云楼最合适,说不得还能碰上晴芯姑娘和星瑶姑娘奏乐、玉玲姑娘和紫筱姑娘袖舞,那可是秀云楼的四大头牌。”

    陆征:(???)

    然后他就被段常在“拉”去了秀云楼。

    ……

    秀云楼里,灯笼密挂,烛火辉煌,红纱萦绕,香风弥漫。

    大堂中,人声喧嚣,雅室内,觥筹交错。

    嬉笑声、吆喝声、劝酒声、招呼声、调笑声,尽皆入耳。

    陆征没去过春风楼,也没在现代去过相关场所,但是这个秀云楼的装修环境……真不错啊!

    ……

    “段大人,我就听着院子里的青鹊一早上就喳喳叫,原来是有贵客临门,您快请!”

    “哎呦,好俊秀的公子哥儿,仪表堂堂,胸有锦绣,可不就是状元之才嘛,您是段大人的朋友,快请快请,楼里的姑娘们可热情了!”

    “红莺,浅梅,快下楼!”

    “段大人,我给您安排个雅室吧?能看到天井大堂的,今晚晴芯姑娘演琴,紫筱姑娘袖舞,包您满意!”

    被眼前一扭一晃,身形窈窕的女子引到了二楼雅室,才发现已经有两个相貌秀丽,曲线玲珑的女子等在门口。

    看到两人过来,就轻轻的推开房门,然后才迎了上来,一人一个贴上了段常在和陆征,将两人一起迎了进去。

    如今天气还冷,屋里的炭盆烧的通红,暖和无比,而在雅室的临窗圆桌旁,已经准备了一壶酒,几个菜。

    ……

    段常在的身份在秀云楼中不是秘密,武道高手、镇异司大员,这明晃晃的两块招牌,就是在秀云楼享受贵宾待遇的通行证。

    陆征当然就跟着沾光了,不光有雅室,还有秀云楼中相貌上佳的女子相陪,从窗口放眼望去,不少看起来身穿华丽衣衫的员外、气宇轩昂的书生,也都在大厅坐着。

    “公子,您如何称呼呀?”

    “公子,喝酒伤身,您再吃口菜。”

    “公子……”

    看着陆征身形略显僵硬的应和,段常在终于吃惊了,“你真的没有去过春风楼?”

    陆征瞪眼,“去过!我熟得很!”

    段常在哈哈大笑,举杯和陆征碰了一下,一饮而尽,“也是,有沈夫人做红颜知己,春风楼那些庸脂俗粉如何能入你眼,我是没想到你认识沈夫人之前也没去过。”

    “多新鲜啊,我在家读书写字,练武修道,忙得很,哪有时间去春风楼?”

    “佩服佩服!”段常在拱手笑道。

    两个姑娘两眼放光,特别是坐在陆征身边的浅梅,恨不得把自己的身子都贴到陆征身上去。

    ……

    觥筹交错,推杯换盏,莺声燕语,酒酣耳热。

    天井中的表演也不曾停下,从申时中开始,一直演到了酉时末,或歌舞,或奏乐,或词曲小调,或戏曲唱腔,不过都是些音律委婉,浅声低吟的调子。

    直到戌时初,有人在天井的高台上布置了蓝纱粉幕,并且好久都没有新的伶人或姑娘上台。

    “这是……”

    下一刻,一个身穿青色纹昙花雨丝锦裙的身影怀抱瑶琴,从左侧登台,另一个身穿紫色广绫长尾游鳞曳地裙的身影笼袖在胸,从右侧登台。

    左侧的女子姿容清冷,身形苗条,盈盈袅袅,气若霜雪。

    右侧的女子妩媚艳丽,玲珑有致,婀娜娉婷,风姿卓绝。

    两相一比,刚刚登台表演的女子无异庸脂俗粉,就算是陪在陆征和段常在身边的红莺和浅梅也只够得上普通货色。

    也许只有显露自身魅惑的柳青妍和桃花上妆的沈盈方可比肩。

    “嘶”

    陆征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两个女子,简直美得不像人,于是功聚双眼,凝神细看。

    “嘶”

    真的不是人!

    如今天色渐晚,日光消散,月华弥漫,陆征的修为也已不弱,所以可以看到两女身周萦绕的淡淡妖气。

    “这是……”陆征不可思议的看向段常在。

    段常在笑着点头,示意无妨。

    陆征眨眨眼,懂了段常在的意思,这是两个无害的妖精,甚至说不定都取得了大景朝的名籍,否则估计也不敢堂而皇之的在仪州镇异司的门口卖艺。

    毕竟大景律护人不护妖,若无名籍,死了也就死了。

    两女登台,青色衣裙的应该就是晴芯,将瑶琴放在台侧矮几之上,俯身跪坐,身形挺直,双手抚琴,姿态怡然。

    紫色衣裙的便是紫筱,走至场中,背向众人,笼袖在胸。

    ……

    “铮铮”

    琴音响起,紫筱双手一展,两条长有近三丈的紫色纱凌飞舞而出,紧接着,舞步轻施如飞鸟凌波,身形婉转如杨柳随风,两条紫绫环绕身周,若隐若现,隐约朦胧。

    ……

    琴声悠扬,舞姿曼妙,一曲终了,佳人去而众人心难归也。

    “好曲!好舞!”陆征抚掌赞叹,游目四顾,富商巨贾、才子儒生尽皆目露痴迷之色,随着时间推移,方才缓缓消散。

    “如此佳人,不会生出事端吗?”陆征问道。

    段常在笑着摇头,“不知道底细的,生出事端也无妨,知道底细的,也不会生出事端。”

    第一句话好理解,不知道底细的人生出事端,面对有修为的妖物,不是被迷魂就是被致幻,自然会被轻松解决。

    陆征想了想,才想通第二句话的意思,表层意思是知道妖女底细的就不会动手,深层意思那就是知道底细还敢出手的,估计这两位妖女也不介意抱大腿,所以其实也不会生出事端。

    ……

    既然如此,那就接着奏乐接着舞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