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第99章、够义气的大师兄黄柏涵

    元婴境个人比试结束的当晚,云梦泽居然稍显冷清,因为有些人已经不想观看明日的比试,提前回到门派汇报情况。

    本次斗剑,妖族展现了史无前例的野心,还有一股团结高昂的斗志。

    再有宁伯君这名雄才大略宗主的领导,如果不早早防范, 迟早有一天,云萝山的风会吹到此界的每一块角落。

    当然了,提早退场的另一个原因,明日的比试不怎么重要。

    明日只是筑元境的团体赛,相对于昨日和今日的争锋,几乎可以说是无足轻重的一场表演而已。

    但是对于陈平安来说,事情可不是这样的, 因为只有在筑元境团体赛, 他才能见到九儿。

    而且“见到”还不够, 他还想和九儿说说话,那就只能参赛了。

    上清派的参赛弟子已经确定了,就是渡月峰的黄柏涵、赵秀念、秦明月、谭松韵和祝瑶光。

    如果要是想参加的话,那就得和其中一个调换位置,这几日陈平安早就确定人选了。

    赵秀念是不行的,他的位置是上阙,自己修的是《四象千夺剑经》,功法不合适。

    秦明月和谭松月也不行,她们在一起搭档久了,不适合拆开。

    祝瑶光更不行了,她是坐镇中阙的关键人物,换谁都不能换她。

    再者说了, 陈平安也不敢和祝瑶光提出这个要求。

    唯一剩下的就是黄柏涵了。

    巧合的是, 在黄柏涵受伤的那段时间里,陈平安曾经代替他出战过门内的比试, 效果还是很不错的,因为一场未输。

    ······

    深夜, 云梦泽看起来无比安静,也顺便掩盖住无数的波诡云谲。

    陈平安踩着银色的皎月光辉,来到黄柏涵的洞府外面,这是临时开辟的简易洞府,虽然不大,但是打坐调息是足够了。

    “咯吱~”

    陈平安推门而进,黄柏涵从打坐中睁开眼,脸上有些诧异。

    “小师弟,你找我?”

    私底下,黄柏涵都是称呼陈平安“小师弟”,这是为了把公开场合称呼“小师叔”的便宜占回来。

    “昂。”

    陈平安点点头。

    “有事?”

    黄柏涵察言观色的问道。

    “嗯。”

    陈平安没有否认。

    “何事?快讲来听听!”

    黄柏涵顿时振奋起来,陈平安这小子,他平日里几乎不求人的,看来这次是真遇到麻烦了。

    “大师兄别的不敢保证,但只要不是欺师灭祖的事情,咱一定给你收拾了!”

    黄柏涵挺直的腰杆,情不自禁的许诺。

    “真的吗?”

    陈平安抬起头。

    “真,真的吧······”

    黄柏涵看着陈平安一脸期待, 又有点担心自己吹得太过了。

    “黄师侄,我想代替你参加明日的团体赛吗?”

    陈平安有些激动的问道。

    “啊?”

    黄柏涵顿时目瞪口呆,心想难道陈平安是看见无支祁的凶悍表现,所以受到刺激,也想在众人面前展露一下风采了?

    “能和我说说原因吗?”

    黄柏涵没答应也没拒绝,先问起了原因。

    陈平安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把事情的前因后果讲了出来,黄柏涵听完以后,不仅赞叹的鼓了鼓掌。

    “小师叔。”

    黄柏涵一脸意犹未尽的说道:“你看着傻乎乎的,没想到和女孩子相处还真是有一套,难怪在药园的时候,那些女精怪都很喜欢你。”

    “什么意思?”

    陈平安愣愣的问道。

    “你看啊,你为了见到小狐狸,居然冒着这么大风险找我换位置,这要是卞师伯和师娘知道了,肯定会狠狠责罚你!”

    黄柏涵咂咂嘴说道:“但你根本没有担心,我要是一个女孩子,心里肯定也会特别的感动。”

    “我,我······”

    这时,陈平安嘴唇动了动,傻傻的说道:“我忘记了,这件事还要经过卞师伯和乐师姐的允许。”

    “啥?”

    黄柏涵耸耸肩膀:“那还谈什么啊,现在卞师伯和师娘才是管事的。”

    “我现在就去找她们!”

    陈平安一刻没犹豫,转身就要出去。

    黄柏涵从没见过这样果断的陈平安,他自己都怔了一下,然后起身拦在陈平安身前,问道:“你找到乐师伯她们,打算如何解释?”

    “实话实说。”

    陈平安认真的说道。

    “就知道是这样。”

    黄柏涵拍了拍脑袋,无语的说道:“你是不是忘记你现在的身份了,上清派的掌门师弟啊,现在却想去见云萝山的小狐狸,尤其现在各派对妖族这么警惕的情况下,伱想起什么误会吗?”

    “哪怕师娘心疼你,能够睁一只眼闭只一眼。”

    黄柏涵斩钉截铁的说道:“但卞师伯是绝对不会应允的!”

    “好像是这样的······”

    陈平安脚步缓缓停了下来。

    “小师叔,从我自身角度出发,你代替我参赛,其实是没问题的。”

    黄柏涵一边摩挲着下巴,一边说道:“我又没小师妹那样的胜负欲,我主要是想来云梦泽溜达溜达,现在目的已经实现,这件事的关键是,如何让卞师伯和师娘她们同意下来。”

    黄柏涵虽然不怎么爱修道,但是脑子机敏灵活,很快就找到问题的关键所在。

    不过,找到了问题关键似乎也没用,因为根本绕不过卞静窈和乐曦容这两位长辈。

    洞府内,夜明珠发着阵阵微光,只是两個年轻人都是一脸苦恼。

    没多一会,洞府外面有稀稀拉拉的脚步声响起,黄柏涵知道,这是上清派早起的弟子准备晨练了。

    如果再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天就快亮了,比赛也要开始了!

    “合适的理由,合适的理由,合适的理由······”

    当外面脚步声越来越多的时候,黄柏涵突然一拍脑袋,兴奋的说道:“我有主意了!”

    说罢,他甚至来不及和陈平安多解释,径直的盘腿坐下。

    陈平安不明所以的站着,可是下一刻变化突生。

    在这个狭小的洞府内,骤然涌进大量的灵机,而黄柏涵身体就好像一个容器,鲸吞着这些四方八方汇聚而来的灵机。

    随着灌入灵机的增多,黄柏涵体内的气海丹田中,逐渐凝练出一枚光澄澄的种子。

    现在这枚种子还很小,但是散出来的微光,居然从黄柏涵的气海中透顶而出,以至于从外表上看过去,黄柏涵整个人仿佛都被一层淡淡的精光所笼罩。

    陈平安这才反应过来,一直在筑元三重境巅峰徘徊、随时可以突破的黄柏涵,居然主动突破至玄光境了。

    “你,你······”

    这下轮到陈平安目瞪口呆了。

    已经是玄光境的黄柏涵站直身体,长呼一口气说道:“我在修持中不小心破境了,所以没办法参加筑元境的团体赛,这样的话,卞师伯和师娘最多骂我两句。”

    “但是!”

    黄柏涵重重的拍了拍陈平安肩膀,说道:“你,正好可以顶上我的位置。”

    ······

    (五一节的存稿用光了,下一章估计会晚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