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是一条龙 柳岸花又明

第103章、一碗水端平

    “姐姐?”

    祝瑶光愣了一下,她立刻左右看了看,发现中阙这里并没有其他人,然后才难以置信的问道:“叫我?”

    “嗯~”

    宁玉萌点头。

    “啊······哈······哈哈······”

    祝瑶光突然不知道怎么回应,但有点想笑是真的。

    在渡月峰,她是年纪和辈分最小的那个人,本来好不容易来一个陈平安,

    本以为能抬高一点辈分,结果这狗男人居然当了自己的小师叔。

    所以宁玉萌这一声“姐姐”,让祝瑶光惊讶之余,突然又有些快乐。

    “我可和你说啊。”

    祝瑶光快乐完毕,连忙又严肃起来:“叫姐姐也别想我放水,我现在可是代表上清派,但是嘛······”

    祝瑶光顿了一下:“可以稍稍对你手下留情。”

    “瑶光姐姐误会了。”

    宁玉萌摇了摇头说道:“我并不看重这场比试,

    我只想求瑶光姐姐一件事,

    一会等到比斗进行的时候,平安哥哥若是来中阙,你能不能让出一个机会,让我和他叙叙话。”

    “什么意思?”

    祝瑶光隐隐觉得,之前的某些猜测,正在被得到证实。

    “我和平安哥哥上次分别后,已经许久未见了,我很想念他······”

    宁玉萌没打算瞒着祝瑶光,因为要是不能得到祝瑶光的理解,自己和陈平安也没办法抽空叙话。

    “本以为十六派时,能有机会相逢。”

    宁玉萌又说道:“可是爹爹不允许,所以我们只能想出这么一个办法,

    在比斗时见上一面,

    问一问他这些日子过得好与不好······”

    九儿说的情真意切,但祝瑶光却注意到一个字眼我们。

    “你是说,陈平安也是提前知道的?”

    祝瑶光突然问道。

    “嗯。”

    九儿诚实的点头。

    “原来如此······”

    这时的祝瑶光,结合陈平安之前的一些表现,

    还有大师兄黄柏涵“不偏不倚”的破境时机,

    大概猜到了这么一回事。

    但是明白过来以后,

    祝瑶光心中又觉得愠怒。

    陈平安借着十六派斗剑的机会,想见一见小狐狸,这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在见不到的情况下,居然私底下调整参战的名单。

    “陈平安这個狗男人,把上清派当成什么了!”

    尽管陈平安比大师兄的默契度更高,但祝瑶光现在觉得,陈平安是个为了自己的个人感情,把门派荣誉放置一旁的自私之人。

    另外,听到陈平安和宁玉萌这种想尽一切办法、都要再见一面的事迹,祝瑶光心里突然有些堵得慌。

    其实明明和自己没什么关系,大概是羡慕吧,自小在渡月峰长大的祝瑶光,还从没体会过这种双向奔赴的深情。

    以后大概也不会有了,祝瑶光觉得自己都没有喜欢的人。

    “瑶光姐姐······”

    宁玉萌语气里带着点央求。

    “果然是无事献殷勤!”

    祝瑶光沉着脸,她也不再高兴了,而且还突然拔出天都,

    秋水般的剑刃如同一道白练,

    夹杂着“轰轰”雷声,直接向宁玉萌杀去。

    “哎~”

    宁玉萌小脸有些哀愁,以为祝瑶光没有答应,只能打起精神应敌。

    只是她心里有事,所以应付的很勉强,与前几日个人比试时的水平相差很远。

    终于,当祝瑶光又一剑刺出以后,宁玉萌虽然也用熦火扇挡下,但却被余力震得“蹬蹬蹬”后退很多步。

    “小狐狸。”

    祝瑶光没有继续抢攻,但脸上也没什么表情,只是冷冷的说道:“上清派和云萝山虽不是仇敌,但到底也是人妖殊途,在这大庭广众之下你想和陈平安说话,总得稍微掩饰一下吧!”

    “嗯?”

    宁玉萌抬起头,这才察觉到,原来祝瑶光虽然把《玄清道法》催动的声势赫赫,但实际上剑气中没有一丁点杀意。

    “瑶光姐姐······是同意了?”

    宁玉萌终于反应过来。

    祝瑶光不想应答,但剑气中依然没有杀意。

    “谢谢姐姐~”

    宁玉萌连忙振作精神,熦火扇也再次发挥应有的威力。

    周围的各门各派其实都很奇怪,中阙这两位天资出众的少女怎么回事,开始先友好的说了几句话,然后才动起手来,但宁玉萌的发挥大失水准。

    后来停手了,她俩又说了几句,争斗才逐渐精彩起来。

    至于其他位置,上清派的赵秀念和神猿弟子暂时旗鼓相当,秦明月和谭松韵面对双胞胎天狐有些吃力,但问题也不大。

    至于在诡阙,陈平安的优势很明显,今日的数场比试中,《四象千夺剑经》留给其他门派的印象非常深刻。

    虽然陈平安一般都是进行牵制作用,最后一击往往都交给祝瑶光,但牵制的前提是,必须要压制住对位的选手,这样才有余力协助祝瑶光满场的剑光纵横。

    这一场也不例外,妖族的蝠狼被一枚四象神梭追的到处隐蔽,至于另一枚神梭,陈平安则分出来径直往中阙飞去。

    按照前面的经验,陈平安应该对宁玉萌进行干扰,祝瑶光心里冷笑一声,她倒是想看看陈平安如何下得了手。

    事实上,结果也没有出乎祝瑶光预料,那枚神梭只是悬空停下,并没有下一步动作。

    “果然,这狗男人永远都向着小狐狸,门派大义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比不上小狐狸重要。”

    祝瑶光心里很生气,还有点莫名的失落,但是看着一脸期待的宁玉萌,祝瑶光最终还是一撇头,假装没有察觉。

    过了一会,陈平安也终于从诡阙的迷雾中走出来。

    正在打斗的宁玉萌,余光扫到了那个身影,鼻子顿时一酸,泪水很快模糊住了视线。

    这一刻,她既不是云萝山的天狐嫡脉,也不是妖族宗主宁伯君的独女,她还是那个平安镇竹林,拉着陈平安去看花开的小丫头。

    “平安哥哥,我好想你哦。”

    九儿的声音已经哽咽,她都不知道多少次梦到这个身影了。

    尽管这个身影比起记忆中,个子要高了一点,轮廓也硬朗了一点,好像也更好看了一点。

    “九儿,好······好久不见啊。”

    陈平安心情也很激动,但他不会表达,也有些怯于表达,只说了一句“好久不见”以后,就只是红着脸紧张的看着九儿,干巴巴的没了下文。

    九儿也比以前长大了,但是那股娇憨可爱的气质,仍然和记忆中重叠。

    “平安哥哥。”

    九儿抹了抹眼泪,撅着嘴问道:“你不想我吗?”

    “我······”

    陈平安刚要回答,突然感觉旁边好像有一道眼神直视过来,这是唯一的旁观者祝瑶光。

    “我,我也想的。”

    不过最终,陈平安还是大着胆子,把自己的思念告诉九儿。

    “哼!!!”

    旁边,又传来一声不和谐的冷哼。

    “那你怎么不说出来。”

    九儿抿着浅浅的酒窝问道。

    “我在心里说了。”

    陈平安的脸颊,已经被晚霞还要红了。

    “噗嗤~”

    刚刚还梨花带雨的九儿,听到陈平安这样傻乎乎的回答,忍不住又笑出了声。

    平安哥哥还是那个哥哥,永远都这般老实。

    “轰轰轰~”

    耳侧水势滔滔,雷声连绵不绝,这是祝瑶光御使《玄清道法》时,带出来的水雷交汇。

    “你们谈情说爱,请注意点场合啊,周围这么多人呢!”

    祝瑶光尽量让自己语气淡薄,但其实明明就听出来生硬无比。

    “是的啊!”

    陈平安和宁玉萌这才想起来,自己还在比试之中呢。

    于是,一个挥动熦火扇,一个催动四象神梭,也加入了战局之中,但两人却一直在说着话。

    “平安哥哥。”

    九儿招架着并没有杀意的天都,问道:“你在上清派过得好不好?”

    “我过得很好。”

    陈平安回答完,又问着九儿:“你呢,你在云萝山过得习不习惯啊?”

    “云萝山是我家,怎么会不习惯呢。”

    九儿认真的回道。

    “也对喔。”

    陈平安很不好意思,觉得自己问了个很傻的问题。

    其实九儿一点都不在意,这个时候的平安哥哥,才更像平安镇的那个平安哥哥。

    只是宁玉萌还有些不放心,她还记得个人比试的时候,祝瑶光为了打斗尽兴,故意说自己每日都在折磨欺负陈平安。

    “平安哥哥,伱在上清派的时候······”

    宁玉萌小心翼翼的瞟了一下祝瑶光,稍微压低声音问道:“没有人欺负你吧。”

    “切!”

    陈平安还没回答,祝瑶光先翻了个白眼,上清派最重规矩,自己也就偶尔针对一下陈平安罢了,哪里敢真的欺负他呢。

    倒是这个狗男人,经常会惹自己生气。

    “没有没有。”

    陈平安摇着脑袋:“没有人欺负我,师父、师兄、师姐,还有师侄,所有人都很照顾我。”

    “嗯啊~”

    宁玉萌听了,甜甜的一笑。

    “嗬嗬~”

    陈平安看到九儿笑,他虽然不太清楚原因,但也跟着笑了起来。

    这一刻,陈平安和宁玉萌都有一种又回到以前的模样你在笑,而我在看着你笑。

    这两人在浓情蜜意的时候,祝瑶光在旁边亲眼目睹,心中也越想越憋闷。

    “这叫什么嘛!”

    被秀了一脸恩爱就算了,有时候甚至还要故意把声势搞得更大一点,免得其他门派看出什么端倪。

    祝瑶光觉得自己就好像在创造条件,帮助这对狗男女约会!

    但是,刚才又一时心软没有彻底拒绝,祝瑶光是个自尊心很强的傲娇少女,既然答应了,那就不屑反悔。

    以至于最后,祝瑶光干脆把错都怪在陈平安身上了,毕竟宁玉萌叫了自己一声“瑶光姐姐”。

    “陈平安!”

    祝瑶光突然打断了陈平安和祝瑶光的互诉衷肠。

    陈平安不知道怎么回事,自己没露出马脚啊,正在用四象神梭“攻击”着九儿呢。

    “你一直在说,很思念小狐狸。”

    祝瑶光语带嘲讽:“可是你什么礼物都没有带给她啊,难道思念都是用嘴巴说的吗,还是你们男人,都只会讲大话哄人?”

    “好像有点道理。”

    经过祝瑶光这样一说,陈平安也终于反应过来,自己忽略了这一点。

    九儿这样的性格,如果自己给她带一个小礼物,她一定会非常的高兴。

    “九儿······”

    陈平安有些愧疚。

    “没关系的啊,平安哥哥。”

    宁玉萌轻声说道:“我能够见到你,这就是最好的礼物。”

    “还是应该准备的。”

    陈平安自责的说道,因为下次再见九儿,也不知道会是什么时候了,的确应该留些东西做纪念。

    就像九儿,在北海龙宫的时候,她都把最珍贵的玉簪给了自己。

    宁玉萌看着有些失落的陈平安,转动着聪慧灵动的眼眸,有些顽皮的说道:“这样吧,平安哥哥,你实在要想送我礼物,不如请我看一场落日吧。”

    这是筑元境团体赛的决赛,也是今日的最后一场比试。

    当是时也,一轮橘红色的落日,安静的卧于群山之间,云蒸霞蔚,燃亮了??天空,就连往日里阴森的云梦大泽,此时也到处都是溢出的幽微与深邃。

    夕阳也落在了宁玉萌和祝瑶光的脸上,让两个本就绝色的少女,更添加几分妩媚。

    只可惜陈平安眼里都是温柔的九儿,他看着脸蛋被霞光映衬得琥珀般的九儿,心中莫名的涌起一股情愫。

    “那,那我就请你看落日吧。”

    陈平安勇敢的说道。

    “好呀。”

    九儿歪着头,嘴角带笑,犹如微风,更像晚霞,其实是心跳,也是无可替代。

    “无聊!”

    祝瑶光本来打算冷嘲热讽一下,让陈平安出出丑,自己心里也能顺畅些,这件事就这样算了。

    结果在宁玉萌的机智引导下,并没有起到效果,反而把自己衬得像个挑拨离间的小人。

    于是,祝瑶光手上的动作不知不觉带了点怨气。

    宁玉萌本就不是祝瑶光对手,再加上还要分心和陈平安说话,祝瑶光这边稍微一用力,她立刻感觉到了压迫感。

    终于一个不慎,宁玉萌袖口被天都蹭了一下,只听“嘶啦”一声,一块衣袖翩翩落下,露出一块雪白的手腕。

    这要是出现点差池,宁玉萌可能就要受伤了。

    陈平安吓了一跳,下意识的就说道:“怎么这样不小心啊。”

    其实祝瑶光也并非故意的,只是有些犯迷糊,她原来都打算开口解释清楚,突然听到陈平安这样说,一直都觉得不痛快的祝瑶光,傲娇属性顿时发作了。

    她不仅不解释,还冷冰冰的回道:“什么叫不小心,我们是在比试争斗,小狐狸自己大意了,关我什么事?!”

    说罢,居然又认真了几分,宁玉萌的压力更大了。

    陈平安刚才那句话并没有责怪的意思,但没想到会造成这种后果,中阙的形式变化,让观战者都很迷惑。

    刚开始陈平安、宁玉萌和祝瑶光的“和谐争斗”,让很多人都不太理解,有些门派甚至还问过玄宝阁的裁判,为什么上清派和妖族打得不激烈啊?

    玄宝阁掌门玉衡真人一直是打算默默关照陈平安的,所以即便他看出来古怪,也是搪塞道:“十六派斗剑本就是交流为主,此番双方的做法,也只是回归本意,为什么一定要生生死死呢?”

    此话一出,倒也没有人再提出异议,可是没想到情况突转急下,交锋突然激烈起来了。

    这里最着急的还是陈平安,九儿不是祝瑶光的对手,但现在是两派争斗,自己如果帮助九儿,好像也不太对······

    所以他只能尽量从中调和,偶尔挡一下天都的剑锋。

    祝瑶光看到陈平安居然阻拦自己,她更加生气了,居然剑光一分为二,同时攻向了陈平安和宁玉萌两个人。

    宁玉萌觉得祝瑶光太不讲理了,也认真的催动熦火扇,回击着祝瑶光。

    可是陈平安并不想她们俩打起来,只能自己把两个少年的攻击全部接下来,尽量做到“一碗水端平”。

    慢慢的,最后变成了陈平安一人“独斗”祝瑶光和宁玉萌。

    “他们在做什么?”

    这一幕看得卞静窈目瞪口呆,忍不住问着乐曦容。

    “多半是,瑶光又和小师弟吵架了。”

    乐曦容还是很了解自家闺女的,也知道祝瑶光一直对陈平安有很大意见,没想到她在这种时候发作。

    “这丫头不是胡闹嘛!”

    卞静窈皱眉说道。

    “我们还是太惯着瑶光了,养成了她无法无天的性格。”

    乐曦容在心里叹了口气,其实要是能有件事,让闺女吃点亏、受点挫折就好了,这样没准能改一改脾气。

    “回去的确要好好管教一番。”

    卞静窈给出自己作为师门长辈的意见后,话锋又是一转:“可是师妹,你有没有发现,小师弟其实在一打二啊。”

    “嗯?”

    乐曦容愣了一下,然后才反应过来,现在这种情形,可不就是陈平安在同时应对祝瑶光和宁玉萌嘛。

    “小师弟这般厉害了?”

    卞静窈和乐曦容对视一眼。

    当然祝瑶光也只是看起来凶,实际上招式并不凌厉,而且陈平安也是很辛苦的,还把压制着蝠狼的那一枚四象神梭都召回自己身边。

    没有了四象神梭的追踪,妖族的蝠狼长吁一口气,这古怪的东西真的很恶心,不论自己如何腾闪挪移,它都能察觉自己的位置。

    另外,如果蝠狼现在前去打破上清派的玉圭,上清派是无人可以阻拦的,因为赵秀念被上阙的神猿缠住,秦明月和谭松韵被下阙的天狐缠住。

    至于陈平安,则被祝瑶光缠住。

    不过蝠狼却没有这样做,他默默观察着整个局势,阴冷狭长的瞳孔在中阙停驻了很久,直到耳边传来神猿的传话。

    “你还愣在那里做什么?”

    神猿斥责道:“没看到大小姐正在被上清派的两人围攻吗,还不去帮忙?”

    “我不行的。”

    蝠狼摇摇头说道:“我和他们三个修为相差太多了,我上去的话,不仅帮不到大小姐,还可能会添乱,再说陈平安并没有攻击性,只有祝瑶光在那咄咄逼人。”

    “那你赶快去打碎玉圭。”

    神猿弟子又催促道:“免得大小姐受伤了。”

    蝠狼依然没动脚步,他停顿半晌,缓缓的说道:“避免大小姐受伤,又不是只有结束比试这一种办法。”

    “什么意思,说得清楚一点。”

    神猿弟子有些不太理解。

    “如果我们出其不意,直接打伤祝瑶光。”

    蝠狼提出一个想法:“那样是不是既可以避免大小姐受伤,也可以赢得比试。”

    “这?”

    上阙的神猿弟子怔了一下。

    “以祝瑶光的资质成长起来,以后必然是我妖族大患,方才她还瞧不起我等,此次虽不能杀她,但至少可以挫挫她的锐气,还是说······“

    蝠狼故意鄙薄的问道:“还是说,你们芭蕉山神猿害怕了?”

    “呸!”

    神猿被一激,当即啐道:“我为什么要怕她,上清派虽强,但我芭蕉山也听从宗主的命令。不过实话实说,即便我和你联手,也未必能真正上伤了祝瑶光。”

    “如果再加上下阙的天狐兄妹呢?”

    蝠狼问道。

    “那肯定没问题了。”

    神猿弟子想了想说道:“祝瑶光现在注意力都在陈平安身上,我们如果同时偷袭,她肯定挡不住。”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

    于是,蝠狼立刻传音下阙的天狐兄妹,商量计划的可行性。

    天狐兄妹和宁玉萌是同族,看到祝瑶光这样咄咄逼人的压制宁玉萌,心里早就憋着一股气了,所以听到蝠狼的计划,他们立刻就答应下来。

    祝瑶光又怎么样,此次十六派斗剑,妖族打伤的精英弟子还少吗?

    有了计划的以后,神猿和天狐就开始有意识的调整,这种变化很快被赵秀念察觉出来。

    “他们是不是做些什么?”

    赵秀念也赶快和师弟师妹们传音:“和我对位的这只猴子,突然在不要命的进攻,感觉不太正常。”

    “我们下阙也是!”

    秦明月立刻回道:“这两兄妹不管不顾的释放灵机,把我们压退了好几步。”

    “有些反常啊,你们提高警惕注意点。”

    赵秀念叮嘱完三师妹和四师妹,又尝试着沟通祝瑶光,结果祝瑶光根本不回应。

    “哎~”

    赵秀念叹了口气,他拿这个小师妹是没有任何办法的。

    接下来,赵秀念又叮嘱了小师叔陈平安几句,在他看来,小师叔应该最安全的,因为《四象千夺剑经》的缘故,一般人想暗算他倒也真不容易。

    就这样半刻钟以后,妖族几名弟子都把各自手段准备好了,蝠狼低声道:“我再说一点,我们要先攻击陈平安。”

    “陈平安?他可是小姐的朋友!”

    神猿弟子和天狐弟子都迟疑住了。

    “这只是佯攻。”

    蝠狼才解释道:“否则以祝瑶光的修为,我担心很难奏效,等到最后一刻,我们所有人再杀向祝瑶光,届时······”

    “届时。”

    神猿明白过来:“她一定是没有任何防备心的,真是好深的套路啊,难怪你们族长,现在可以成宗主面前的大红人。”

    “过奖过奖。”

    蝠狼自信的一笑,然后神情突然严肃起来,低喝道:“行动!”

    话音刚落,上阙的芭蕉山神猿弟子一声怒吼,先用硕大的磨金铁棒荡开了赵秀念的铁剑,然后从脖子后面拔了几根毫毛。

    赵秀念心道不好,因为同样的神通,无支祁几天前刚刚展示过。

    不过已经晚了,只见拔下来的几根毫毛,落地时纷纷变成了一只只小猿猴。

    这可不是血影宗的血影,这些猿猴一个个都是实体,他们听从命令拦住了赵秀念,至于那名芭蕉山神猿,径直向着中阙飞去。

    下阙,那对天狐兄妹也同时使出“天狐宝相”这门神通,秦明月和谭松韵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然后天狐兄长身形一晃,也来到了中阙。

    那只蝠狼也变换出了灰狼原形,尖牙利齿,肋骨还有两道滑膜,滑膜一展就好像翅膀,也如同一只大蝙蝠飞向中阙。

    这三只妖怪是瞬间发难,陈平安、祝瑶光和宁玉萌都是完全没想到的,尤其是宁玉萌,她都不知道下属打算帮自己“出气”的计划。

    当看到三只妖怪集体杀向陈平安的时候,宁玉萌更加大惊失色,她反手甩出熦火扇,巨大的火雀“腾”的拦住一只妖怪。

    祝瑶光也有些诧异,她看了一眼宁玉萌,似乎在想着这不是小狐狸的命令,但手上动作也是一点不慢,剑光一划,也打算挡下了另一只妖怪。

    虽然还不知道这几只妖怪发什么疯,但不管是祝瑶光还是宁玉萌,包括上清派的诸人,他们都觉得陈平安可以轻松应付最后那只妖怪。

    哪知,情况突变!

    就连陈平安都做好准备的时候,神猿、天狐和蝠狼这三只妖怪,最后突然调转目标,全部向祝瑶光杀去。

    蝠狼这招“声东击西”的计划确实阴险,祝瑶光彻底没有了防备,背部露出一个很明显的破绽。

    神猿弟子把手中磨金铁棍,狠狠向祝瑶光后背砸来。

    天狐弟子的扇子,也带着一道炽热的火流席卷而来。

    蝠狼的尖爪,在空中叮叮当当的碰撞在一起。

    上清派的坐席里,乐曦容看到这一幕,突然站了起来。

    乐曦容是象相真人,她此时出手的话,一定可以救出祝瑶光,但她虽然担忧,却始终没有出手。

    因为这不符合规矩。

    祝瑶光先前打伤了那么多门派弟子,他们的师门长辈也没有站出来,凭什么祝瑶光就能特殊

    “不用担心。”

    卞静窈在身边安慰道:“瑶光身上有经萝宝衣,有这件防御法宝,不会有太大问题的。”

    经萝宝衣是祝瑶光先前在师门比试中,获得头名后由掌门赐下的法宝,可挡污秽流火等伤害。

    有这件防御法宝在身,三只筑元境的妖怪,能够造成的伤害有限。

    “师姐说的是。”

    乐曦容稍稍心安,然后又硬着心肠说道:“让这丫头吃点苦头也好,免得一直是这样任性,在比斗中都能耍脾气。”

    乐曦容不打算出手,祝瑶光理论上是避不开的,听着背后的破空声响,祝瑶光灵台反而莫名其妙的一片清明。

    “我今天好像有点傻喔。”

    祝瑶光心里想着:“陈平安和小狐狸见面,他们说他们的情话好了,我为什么要有点不舒服呢,哎,一定是因为陈平安之前没说实话,所以我才会生气。”

    “最可气的是,我刚才还想帮他挡下一只妖怪······嗯,真亏!”

    祝瑶光闭上眼,打算硬挨这几下,同时暗暗在心里发誓,以后绝对不会再同情任何一个男人了。

    嗯,尤其是陈平安这样的狗男人。

    “呯!呯!呯!”

    下一刻,祝瑶光耳边传来三下势大力沉的重击声,但奇怪的是,自己好像没有一丁点的痛感。

    “平安哥哥!”

    不知怎么,宁玉萌突然发出一声凄婉的呼叫。

    祝瑶光心里“咯噔”一下,再次睁开眼的时候,就看见陈平安张开双臂,牢牢的站在自己身前,铁棒、火扇和利爪的伤害,全部结结实实打在他的胸口。

    “陈平安······他为什么要这样做?”

    祝瑶光刚刚清明的脑袋,再次像浆糊一样混沌。

    神猿、蝠狼和天狐这三只妖怪此时也惊呆了,谁也没想到陈平安居然会闪过去,替祝瑶光挡下所有攻击。

    此时的擂台上,也瞬间乱了起来。

    “平安哥哥~”

    这是祝瑶光的哭声。

    “小师弟!”

    卞静窈和乐曦容同时飞至。

    “陈师弟!”

    玄宝阁掌门玉衡真人也迅速过来。

    其他的,妖族、龙宫,还有很多门派的真人都赶了过来,陈平安耳朵被吵得晕乎乎的,同时嗓子眼发甜,身上好像到处都在痛。

    他现在什么都不想,只想睡上一觉。

    于是,他真的昏睡了过去。

    等到陈平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一个上午,自己身处一间充满药香的屋里。

    温和安静的阳光,透过窗棂的缝隙射下来,形成一束束粗粗细细的光柱,把飘荡在屋里的轻纱薄雾照得通亮。

    “唔~”

    尽管身体还有些痛,但明显已经好多了,陈平安挣扎着想坐直身体,这才发现床沿上还坐着一个人。

    眼眶微微泛红的祝瑶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