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金色茉莉花

第三百三十四章 悲

    “要与诸君提前道别了。”

    灵安学府,古典雅致的教学楼内,杵着木杖的老先生正对满堂学生鞠躬致歉。

    学生们都沉默着,盯着这道苍老身影。

    只见老先生朝他们笑了笑:“年轻人总觉得生死别离之间有万钧之重,反倒是年纪大了,看得开些,只是遗憾未能陪诸君走到最后,我这身体,是再难撑下去了……”

    笑容一如既往的温柔和蔼。

    “可能一些同学已经注意到了,在座各位是我最后一届学生,执教诸君之后,我便没再接手下一届,那时便已经想到这一刻了。”老先生悠然说道,“这本没有什么,人生天地之间,本就如白驹过隙,忽然而已。只是当初我本以为能陪诸君走完大四,或许再好一些,可以出席诸君的毕业答辩,院上对我们《空间与位面学》的同学们总严格得很,若我去了,他们会收敛些,诸君的答辩也好过些……

    “是我低估了它。

    “仔细想想,还是该与诸君道个别,人生之事,该有始有终才是。”

    有一名同学开口问道:

    “欧老师您在哪里休养?我们来看您!”

    “这就不必了。”

    老先生笑呵呵的拒绝了:“我联系了一名主攻灵衰症的院士,去配合他做些研究,也许还能造福社会。”

    说着顿了一下:“况且灵衰症状不太体面,那样的我,也不愿示以诸君。”

    “什么时候呢?”

    “明日就去。”

    同学们又都沉默下来。

    “就此分别吧。”

    老先生用尽力气停止腰杆,亦抬起头来,目光一一扫过教室内的所有人。

    有人往常便开朗,有人只是习惯开朗,有人自卑有人外向,有人沉默有人好动,有人热情有人冷漠……作为本专业执教课程最多的一名老师,三年多以来,他认识了每一位学生,记住了每位学生的名字。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劝君莫惜金缕衣,劝君惜取少年时。多行路,多驻足,多抬头,多低头,多仰望星空,多环顾身边,多行好事,少管他人冷眼。

    “愿诸君都前程似锦,功不唐捐。”

    教室内陷入了长久的安静,年轻人们未经别离,一时有些不知所措。

    直到老先生朝他们鞠躬,他们才连忙杂乱的起身回礼,推动桌椅的声音响成一片。随即有人保持站立,有人坐下来,在茫然无措之中,又见老先生杵着木杖,转身率先走出教室。

    宁清依然坐在窗边,没有起身。

    窗外风景已秋。

    恍忽间她好像想起了大一入学时

    老先生是多数人景仰的学界大能,很多同学对于宇宙、空间与位面的兴趣乃至启蒙都来源于老先生,可以说很多人是冲着老先生才报名的灵安学府这个专业。

    当时第一堂课,大家都充满期待。

    想见到他,紧张又害怕。

    随着上课铃响,老先生端着水杯走进来。

    此刻两道身影重叠,大家终于发现,三年间老先生老了好多,身影也消瘦了。

    渐渐有同学拿着书起来,沉默的走出教室。

    “……”

    宁清眼神平静,内心却像是堵了什么一样难受,呼吸变得更费力了。

    早有所料,还是会伤感啊。

    秘宗又能改变得了什么?

    满堂学生,不都早料到了这一天,不也都还是会伤感么……

    而悲伤的感觉她已快要忘记了。

    上一次是家里搬家的时候,从和陈舒一个小区搬往城郊的院子,小时候人傻,既怕见不到他了,又怕与他距离远了之后他就不会再与自己那么好了。若是他对别人好了,便更不能接受了。

    此后她几乎没有悲伤过。

    宁清就是这么一个感情澹薄的人。

    此时重新拾起这种感觉,一时之间很不适应,不知该如何应对。

    宁清皱着眉头,细细体会。

    三年多的教导,回忆一一卷上心头。

    最终泛起了苦涩的味道。

    直到同学逐渐走空,风贯穿了整间教室,由左边吹进来,又自右边离去,下一个上课的班级到来了……

    宁清反应过来时,她已经拿出了手机,屏幕停留在飞信界面。

    顶上显示着“陈舒”两个字。

    原来人在悲伤时会下意识找最亲近的人。

    宁清忽然又想起了小时候,是她六岁的时候,认识陈舒一年,第一次向这个邻居小孩分享难过,也许是从那时候开始信任他的吧,接着慢慢变得亲近,变得依赖。

    原来她还是当年那个小姑娘。

    原来她对他的依赖从未减少过。

    宁清终是抱着书站了起来。

    手机上只发出了一条消息

    宁清:晨昏好像开了

    ……

    小院秋千静置,上面坐着一个清美的女子。

    在她面前站着一个男子,一只手放在她肩上,另一只手无聊的绕着她的头发。

    “生老病死,是谁都避免不了的事,离别也是世间的常态,看开一点,就会发现聚散之间的美。”

    “抱我。”

    “唔……”

    陈舒又上前了一点点。

    宁清便将自己的脸埋到他的肚子上,双手环住他的腰,静静呼吸之间,能闻到他衣服上洗衣液的味道。片刻后她才将头偏过去,用一边脸颊感受他的体温,眼睛则盯着满院花朵。

    陈舒双手抱住她的后脑,亦能感受到她发丝下的温度。

    清冷的声音响了起来,比往常柔和些:

    “我想起了小时候。”

    “什么?”

    “以前搬家的时候。”

    “怎么了?”

    “我也很想抱你。”

    “但是你没有。”

    “是的。”

    宁清顿了一下,依然环住他腰,这才说道:“那时候我不好意思。”

    “看来你脸皮长厚了。”

    “……”

    宁清不知该伤心还是该想笑,最终混合反应生成了生气,她环住他腰部的手拍了他一下,以表示不满。

    “打我干什么?”

    “想打你。”

    “诶,为了让你更好的体会‘悲’,我是不是不该太劝你?”

    “随你。”

    “那我给你做好吃的,你想吃什么?”

    “不知道。”

    “emmm……”

    陈舒只稍作思考,脑子里就冒出了一长串菜名儿,随即揉了揉宁清的脑袋,揉乱她的头发,这才将她放开:

    “那你要和我出去买菜吗?”

    “要。”

    “走吧。”

    陈舒把她拉起来。

    在拉的过程中,他感受到了刚刚好的重量,显然这个姑娘在配合他将她拉起来,而不是他一用力,她就配合的主动站起来……也许她是在体会这个过程,以从中得到安慰。

    陈舒不由露出了一抹笑意,伸手捏住宁清的脸扯了扯:

    “你和小时候一样了。”

    这个姑娘现在只比他矮一点点,站在他面前一言不发,任他捏着脸,而在他印象当中,由于女生发育更早及天人血脉的原因,在两人的成长过程里,有并不短的一段时间,她都比他要高一些。

    半小时后。

    柠檬商场。

    依然是陈舒走在前面,宁清推着小推车,在后面跟着。

    超市人来人往,都是生活味道。

    陈舒喜欢东看西看,明明是些不买的东西,甚至有从未买过的东西,他偏都喜欢凑过去看,有时还会拿起来仔细看配料表与营养成分表,每个货架都不错过。

    一直以来他都是这样的。

    时光好像静谧如常。

    看着小推车里逐渐多了一些食材,宁清依然沉默不言,只跟在他后面,心却渐渐平静下来。

    有一点陈舒并不知道

    其实只要他在她身边,他们待在一起,就已经是对她的安慰了。

    悲情无疑是沉重的。

    可如果有另一个人替你分担,就会轻松许多。

    “吃不吃雪糕?”

    “……”

    宁清沉默了几秒,才坚定的回答道:

    “要!”

    “小布丁?”

    “嗯。”

    小推车里又多了两样东西。

    结了账,两人提着东西,一人拿了一根雪糕,边吃边往回走。

    奶味混杂着甜味,最能驱散不快,冰冰凉凉沁入心脾。宁清的里面有葡萄干,每次吃到都酸唧唧的,恰好是她所喜欢的味道,于是往回走时,天空也明媚了几分。

    小院外停着两辆迷你摩托车。

    一辆是宁清原来那辆。

    另一辆是崭新的,和她那辆同一型号,却是隔了很多年的新款了,还没有上牌,和她那辆放在一起。

    陈舒疑惑的推门进去。

    一只白猫端坐于地,看着眼前的小姑娘在院子里走来走去。

    直到门外传来开门的响动。

    “姐夫。”

    小姑娘立马停下来,扭过头向姐夫分享:“看见我买的小摩托车了吗?”

    “看见了。”

    “清清,看见我买的小摩托车了吗?”

    “……”

    “我的是新款!而且是新的!”

    “……”

    “新款比老款好看!”

    “……”

    “你姐姐现在在体会‘悲情’,伤心着呢,你别惹她了,小心她把你打死,给修行来个加速。”陈舒笑着制止了她的作死行为,随即又问,“怎么想到买摩托车了?”

    “我不想坐酸奶姐姐的车了。”小姑娘说,“以后你们出去玩,我就骑着我的小摩托车跟着你们。”

    “多少钱啊?”

    “我买的顶配,9888。”

    “和你姐姐以前买的一样啊。”

    “没有涨价。”小姑娘说完,忍不住补充一句,“但是新款升级了很多东西的,比老款性能好很多。”

    “好了好了,别刺激你姐姐了,你先在院子里玩吧,我们去做饭去了。”陈舒连连对她摆手,随即用一只手推着清清的肩膀,往厨房走。

    小姑娘站在原地,手上拿着钥匙,用一根手指串着,甩着转圈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