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 金色茉莉花

第四百一十四章 西孝

    从地图上看,中洲大陆板块不显细长,也不奇形怪状,长得敦实规整,东西、南北的长度都差不多。益国便在中洲大陆的中间,只有南边靠海,但海外也有好些个岛国。

    西孝在中洲的最东部,离益国较远,以前也向中央之国称臣过,反复复,但现在并不算大益的属国。这里很乱,政治不稳,换届如翻书,整个国家被各种进行违法交易的人掌控着,军队要么形同虚设,要么就约等于某些人的私军,自然地,这样一个国家的人民,很容易沉迷进“人生如梦,为所欲为”之中。

    这里到处都是曹辞的信奉者。

    有意思的是,听张酸奶说,这里的梦月教核心成员反倒并不多,估计也就和云来相当。很多人并没有从信奉梦月教和曹辞当中获得任何实质利益,甚至没有接触过梦月教的核心成员,自发的就献出了信仰。

    这里面有权贵人士,既有“为所欲为”的本钱,也一直都在“为所欲为”的人。也有贫苦人家,被人“为所欲为”的。

    所以有时候老实人不见得是真的老实,也许只是能力所限,没有为所欲为的资格。这也给西孝的清剿增添了很多麻烦。

    因为人太多了,而且有些人根本没有犯罪,或罪不至死,对于西孝的教育、监狱系统是个很大的挑战. 也不知道第十四座方体的现世会不会使得西孝变得更乱。

    总之陈舒前往西孝的申请很快就被批准了,现在的他已坐在了前往西孝的军机上。

    军机从云来起飞,超音速飞行,没过多久,就到了位于西孝南边沿海城市、升仙市的益军基地,当他从军机上下来时已经有个身穿军装的人在等他了。

    对方敬了个军礼,随即说道“我是协同作战指挥中心西孝指挥所的刘参谋,欢迎您的到来。”“灵宗陈舒,向您报道。”“请跟我来。”

    “好。

    陈舒跟着刘参谋往前走,同时扭头看向基地里停放的军机,重点看向猎杀机。这里居然装备了“猎”4”

    这是陈舒大一时才首飞,前年才开始量产的猎杀机型,也是大益乃至全世界目前最强的猎杀机。好像还挂载了战略武器。战备级别这么高的么?

    益国在这里有军事基地不值得奇怪,益国在世界很多地方都有军事基地,然而这个基地临近东洲妖国,妖国保持中立已经很多年了,和大益关系也一向很好,按理来说防备力度不应该这么高才是。

    “西孝现在情况怎么样”

    “大仗没有,小仗一堆。”刘参谋瞄了他一眼,“最近方体出土,估计会有人过来浑水摸鱼,再加上前两天指挥中心在这里发现了八阶的梦月教成员,所以调来了二十几架主力猎杀机。

    "八阶.…

    “就是曾经袭击护卫舰的那个。”“还真是他,他来做什么”“我不知道。”“结果呢”…

    “剑宗剑主的三弟子和他打了一场,剑主三弟子受了重伤,将他成功斩杀。”"这样阿.…

    陈舒便知道了,看似剑主三弟子赢了,其实胜负难分。

    因为高阶明宗修有不灭真身,来与三弟子交手的,大概率只是个分身,而就算是本体,只要只有一个,也远远不能代表那位明宗武修的真实实力。

    “所以您接下来在执行任务时,也请务必小心,若遇上强敌,请立刻呼叫支援。”“明白。”

    “你有什么要求,可以提。”“没什么要求。”

    “有认识的人在这边吗宗门师兄弟、好友或者师长之类的。”“有个朋友,叫张酸奶。”“好。”

    “方体什么时候开呢?哦,我其实还是个历史学者。之前独钦方体开的时候,我就跟着一起去的,嗯,是作为历史专家团的一员跟着去的,所以对此很感兴趣。听说西孝方体现世,我特意申请调过来的。’

    “我们目前只负责清剿梦月教,也许之后会保证方体的顺利开揭,但也要看后续指挥中心的命令。”刘参谋说着顿了一下,“估计要等段时间去了。”

    “明白。”

    陈舒打算等会儿给这里的最高长官说一声,请求他如果要开掘方体,务必优先考虑一下自己,顺便再联系一下远在国内的石教授和刘教授,问问他们会不会来,如果要来,请他们到时候捎上自己。

    陈教授远在沅州,虽然也挺有名,但有些偏离学界圈子,这种事不见得有他的份。反正最好是别来。半小时后——陈舒已沟通好了。

    指挥所的司令员答应帮他向上面传达消息,还未从玉京出发的石教授也答应到时候带他,双重保险。陈教授避开了军工的大坑又踩入了医药的坑,正苦恼呢,没心情来这里。

    完美。

    只见三道身影从远方飞来,落到他们面前。

    刘参谋立马向他们介绍“三位,这是你们队的新成员,叫陈舒。”陈舒向他们点头问好。

    队中除了张酸奶,另外两人也朝他做着自我介绍,只有张酸奶得意的说“我听说方体出土的消息,就猜到你那边完事后大概率会跑到这边来’

    “聪明。” 陈舒夸奖了她一句。

    张酸奶嘿嘿一笑,飘飘然,又转头对队里的两人说“这人可以的,虽然实力没我强,也差不了多少。而且我对他还是有点了解的,平时狗了点,关键时刻还是靠谱的。”

    两人也露出了笑容。 “走,干饭”

    张酸奶一时表现得像是东道主∶“这个基地食堂的饭还可以,我们刚干完一单,下一单没那么快,吃完饭还可以休息会儿,恢复灵力。”

    陈舒跟在她身后,询问道“听说你三师兄前些天和一个八阶武修打了一架”“三师姐。”“哦。”

    “是,现在还躺着呢。”“你三师姐修为如何”“八阶巅峰。”“巅峰啊……”…

    “是啊,那家伙也挺牛的。”张酸奶也知道那大概率只是个分身,“听说那是曹辞的亲传弟子,同阶能打得过他的估计没有几个,本体分身来齐的话,我大师兄估计也够呛,等我八阶还差不多…….

    "明宗牛啊。" "马马虎虎 “你知道他来做什么的吗”“谁知道他的。’“那现在这里有几个八阶”

    “还有三个,一个明宗的八阶,还有我六师姐,前几天七师兄也来了。”张酸奶说到这里,忽然皱眉,转头直直的把陈舒盯着,脚下还在走路,质问道,“你跟我七师兄说了什么,他怎么有点脑残’

    “看路。”

    “我走路又不用眼睛的。”

    “emmm……”陈舒想了想,“你七师兄只是这两天才有点脑残吗”“倒也是……

    张酸奶立马醒悟过来。四人很快来到食堂。

    益国军队伙食开得非常好,尤其是这种海陆空三军都有的海外基地,大鱼大肉,还有海鲜。张酸奶一边吃,一边说道∶“给你说一下这里的情况…

    稍作停顿,她将嘴里的东西吞下去“这里大仗没有,小仗一堆,别看我们是一个队的,其实很多时候我和他们两个也是单独行动的,你需要注意的是,这里的修行者很喜欢用幻术,很烦人。”

    “嗯。”

    “你不问问幻术怎么应对”

    陈舒立马便明白了,这人又要装逼了,不过念及她对新来的自己表现出的一点点照顾,还是配合道“怎么应对”

    “心要坚定!不能被其迷惑!”张酸奶一脸严肃,“被迷惑了,你就惨了”“你是想说你心志坚定吧”

    “这还用说我从来没被困住过”“还有呢”

    “还有,要靠灵觉。不过这个你没有,就算了。”张酸奶顿了下,又说,“所以你要是被困幻阵了,记得不要乱动乱打,做好自我防御,等着奶奶来救你就是了,他们两个被困,都是我救的。

    “厉害啊

    “?”张酸奶眉头又皱起来了,“我怎么听得好像很敷衍?”“这蟹不错。” “切……”

    张酸奶翻了个白眼,一边吃一边说,什么都是为你好了,看在朋友一场的面子上了,什么要是你在这里出了意外我回去不好和清清交代了,什么不听奶奶言吃亏在眼前了…

    这人话比他还多。

    陈舒直接当听不见,默默吃饭,同时思索着那位八阶来此的目的。猜测有二。

    一是来此收集本源残片。

    鉴于目前全世界对梦月教的联合打击,还有秘宗这个开挂的指挥,曹辞即使有天人镜,应该也很难再通过普通的核心成员或信徒收集残片了,只得派弟子出马,甚至逼到不得已之处,他可能会亲自出马。

    二是西孝方体。

    虽然陈舒想不通西孝方体里面有什么能被一位志在成神的大佬需要的东西,但曹辞握有天人镜,也许他会逼过天人镜获知里面有某件对他有用的东西也说不准。

    大概率是其中一个吧。

    约莫两个小时后,指挥所传来指令。

    陈舒点开一看,是让他和张酸奶在晚上九点到达门公湖南岸的某处坐标,抓捕两名七阶的目标。"门公湖…"陈舒不由念出声来。

    这正是西孝国内最大的咸水湖,那个发现方体的湖泊。“有意思……”陈舒不由露出笑意。

    喜欢谁还不是个修行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