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骗了康熙 大司空

第118章 送入家庙

    四阿哥望着被抬出去的岳兴阿,不仅没觉得玉柱小心眼的挟私报复,反而刷新了对玉柱的好感。

    大丈夫快意恩仇,理当如是也!

    硬汉子四爷,最喜欢的就是,你敢得罪爷,爷就要把你整死整残,死了还要踩几脚,再挫骨扬灰!

    五阿哥自从脸伤之后,就彻底的不惦记着大位了。以前,他不想得罪人,那是没必要。

    今天,他还就是要替玉柱撑腰出气了,不服的话,有种来咬老子啊?

    五阿哥身边的哈哈珠子们,见老五当众发了飙,反而长松了口气。

    自从脸伤之后,老五就再也不曾发过脾气了。

    康熙就怕老五一直闷着,长此以往,恐怕寿将不永啊。

    现在好了,老五当众发泄了闷气,又开始刁钻的整人了,这就很好嘛!

    若是,五阿哥又发脾气的事情,叫万岁爷知道了,天知道会有多么的高兴?

    寿宴开席后,因康熙特意交待过了,四阿哥居左,五阿哥居右,请佟国维坐了正中间的寿星之位。

    因是皇帝的口谕,佟国维哪怕再不乐意,也只得硬着头皮,坐了首席。

    玉柱就站在五阿哥的边上,凡是来行礼敬酒的,都由他负责翻译成蒙语,再把老五的回应转成汉语。

    大清立国才几十年而已,别说一般的旗人了,就算是老佟家这种顶级的大豪门,家中的子弟们顶多会说几句满语的口头语罢了,更别提平日几乎用不上的蒙语了。

    说白了,就算是旗人自己,也很嫌弃满语,不乐意去学,去说。

    满语发源于蒙语,但是,又和蒙语不同。

    大清官方称满语为国语,但是,满语发育的并不成熟,天然就是个残疾语种。

    生搬硬套蒙文的满文,歧义颇多。往往,满语里的一句话,少说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解释,很容易弄混淆。

    到了晚清时期,咸丰帝就已经完全看不懂满语了。

    偏偏,身体健康,擅于骑射,脑子灵光,精通满语、汉语和蒙语的鬼子六(奕訢),居然被道光给否了。

    咳,道光选错了接班人,大清也着实该亡了!

    史载,腿摔瘸了的咸丰能够最终获胜,皆老师杜受田的教导之功也!

    有清一朝,格外的尊重帝师!

    鬼子六和两宫皇太后,联合发动了辛酉政变,掌握了政权。

    顾命八大臣之一的杜翰,虽然党附于肃顺,却因是杜受田长子的缘故,侥幸逃过死劫,没有跟着肃顺、端华等人一起掉脑袋。

    五阿哥,大家都是认识的。但是,五阿哥身边的玉柱,很多权贵这还是头一次见到。

    “嗨,好俊的小伙啊。”

    “比大姑娘还要俊俏得多啊。”

    “嗯,这要是招为女婿,家里的独养姑娘可不得高兴死?”

    来贺寿的权贵们,各怀着心思,一边给五阿哥请安敬酒,一边暗中踅摸玉柱。

    “五爷,您身边的小伙,漂亮得不像话了,不如给我招作女婿吧?”

    敢在老五跟前这么开玩笑的,为数并不多,武英殿大学士富察·马齐肯定算一个。

    富察·马齐,镶黄旗满洲,满洲八大姓之一富察氏的现任掌舵人,老八的死党之一。

    前年,也就是康熙四十三年,今上御书“永世翼戴”匾额颁赐给了马齐,令整个富察氏都与有荣焉。

    马齐知道老五的汉语水平很烂,故意说的满语,也算是十分的体贴了。

    五阿哥笑了笑,说:“您的独女,可是我的十二弟媳呢。”流利的满语。

    这话就很有点意思了。

    玉柱闷不作声,心里却明白,老五这是在揶揄马齐。

    马齐的独女,是老十二的嫡福晋,他现在却要招玉柱为女婿。

    嘿嘿,马齐要么收个养女充数,要么从富察家的堂兄弟里边选姑娘了。

    李四儿的身份,确实臭不可闻的不值一提。但是,玉柱却是隆科多的亲儿子。

    以隆科多极宠玉柱的状况来看,等隆科多归天之后,一等承恩公的爵位,多半要由玉柱袭了。

    马齐再豪横,也必须承认,在这康熙朝,富察氏的门第,比佟佳氏差了至少两筹!

    玉柱心里有数,富察氏真正崛起的时候儿,其实是在乾隆朝。

    乾隆朝的富察氏,那可真的是不得了,比佟半朝还要牛气得多!

    宫里有乾隆的元后富察皇后,宫外有傅恒、福康安、福隆安、福长安等富察家的猛人。

    其中,福康安最牛。乾隆为了他,竟然破了非宗室不能封固山贝子的祖宗规矩。

    不夸张的说,连权势滔天的和绅,都要对其退避三舍。

    家族的长辈们都在座,又有老四和老五当面,面对马齐的调侃,玉柱自然不可能去多嘴多舌了。

    佟国维是公开的八爷党,马齐也是,这两人撑起了八爷党的半边天。

    只是,今上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心。除了出来传旨的老四和老五之外,把其余的阿哥们,都拘在了宫里。

    这么一来,很想亲自来贺寿的老八,就失去了一次很好的露脸机会。

    不过,以马齐的身份地位,他亲自来了,也确实可以代表老八了。

    五阿哥不耐烦那些繁文缛节,情不自禁的皱紧了眉头。

    四阿哥也有点不耐烦的小动作,被玉柱瞥见了。四阿哥抿紧了嘴唇,微微向左翘,这就是不太乐意的表现了。

    这是玉柱在工部帮着老四算帐时,因近在咫尺的相处,才发现的。

    今天的玉柱,既然承担了五阿哥的翻译兼大秘工作,自然要把两个惹不起的阿哥伺候好了。

    玉柱暗中打了个不算特别复杂的手势,一直在不远处盯着他的小厮吴江,赶忙凑了过来。玉柱小声吩咐他,去找了大管家佟六过来。

    “老佟叔,来拜见阿哥们的人太多了。二品以下的,就别领过来行礼敬酒了吧?”

    和隆科多不同,玉柱对整个老佟家的大管家佟六,客气的很。

    俗话说,阎王好见,小鬼难缠!

    对于佟六这种典型的实权派,能不得罪了,尽量别得罪!

    玉柱怎么折腾收拾岳兴阿的种种手段,佟六就在现场亲眼目睹了,他哪敢怠慢了玉柱的吩咐?

    很快,老四和老五的身边,便清静了许多。

    老四又开始说话了,老五也自在了许多,一时间,皆大欢喜了!

    散席之后,老四临出门的时候,深深的看了眼玉柱,冷不丁的说:“想干一番正经的大事,就跟我来工部!”

    一旁的戴铎,不由心下大骇,叫苦不迭。四爷这是公开要和五爷抢人了呀!

    老五不屑的瞥了眼老四,在汗阿玛那里,他可比老四有面子的多,谁怕谁呀?

    老四和老五,都要回宫缴旨,他们便先走了。

    玉柱的长辈们,围坐在佟国维的四周,吃茶闲聊。

    佟国维瞥了眼隆科多和庆泰,唉,这两个人共一个儿子之后,原本就势大难制的隆科多,就更是了不得了啊。

    就和康熙看胤礽一样的复杂心态,佟国维既担心儿子们都不成器,又怕儿子太有能力,势力太大,反把当爹的给架空了。

    不过,老佟家毕竟和今上的家里不同。隆科多就算是和叶克书他们的关系再差,也不至于要了他们的命。

    天家就不同了!

    赢家通吃,输家很可能丢命,才是通行的逻辑!

    今天,玉柱当众挨了岳兴阿一拳,却很顾大局识大体的,没有当场还手,这令佟国维很满意。

    不过,岳兴阿这个傻蛋,还没高兴半个时辰,就被玉柱的阴刀子,给收拾得惨不忍睹,体面荡然无存了。

    唉,都是佟家的子孙,怎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岳兴阿的当众出臭,脸面都丢尽了,将来还有什么颜面,和玉柱争夺家主之位?

    佟国维今天算是彻底的看明白了,玉柱是个胸怀大志的佟家狠崽!

    方才,玉柱压根就没把佟国维隐藏的实力,当一回事儿。另外,玉柱不动声色的顺势一推,就剥夺了岳兴阿将来夺取家主之位的任何希望!

    厉害了呀!

    不过,玉柱也不是没有隐忧的。不管怎么说,岳兴阿的亲妈小赫舍里氏,都是玉柱的嫡母。

    按照礼法,嫡母想坑庶子,就和狼要吃小羊一样的轻而易举。

    “明儿个,我必须要进宫谢恩的。唉,这人一老了啊,就百病缠身,还是敬佛不诚,祈福太少了啊。”佟国维此话一出口,他的儿子们,全都惊呆了。

    不好,老头子要收拾谁了吧?

    没等儿子们反应过来,佟国维便扭头望向隆科多,淡淡的说:“你媳妇儿进门的时候,大家都说,她出身高贵,最是有福之人。这么些年,她也一向识大体,顾大局,就由她去家庙里,替我祈福吃斋吧?”

    隆科多呆了呆,随即一阵狂喜,赶忙跪下磕头说:“能替阿玛您祈福延寿,那可是她莫大的福分呢,儿子替她谢过阿玛的恩典。”

    还没等叶克书和德克新他们反应过来,小赫舍里氏就被佟国维和隆科多联手给坑惨了。

    老佟家里的家庙,其实是老佟家之中,专门用来整治家中不听话女性的活监狱。

    按照老祖宗佟养性定下的家规,凡是被送进家庙的家族女性,不死,不许出来。

    这就相当于皇家的圈禁到死了!

    而且,更狠的是,佟国维暗示说,明日进宫,要向皇帝亲自说明此事。

    大家都心里明白,今上以前最喜欢赫舍里皇后和太子胤礽。现在呢,正好相反,没人敢在皇帝的跟前,再提赫舍里氏这四个字。

    索额图,更是彻底的被钉上了耻辱架,康熙公开骂他是,大清第一罪人!

    皇帝指的婚,是不可能和离的。

    但是,皇帝的亲舅舅亲自出马,却可以在私下里禀明皇帝之后,把小赫舍里氏送进家庙里去,好好的修行一番,以祈福全家兴旺!

    以前,一直保持中立的佟国维,这次彻底的选边站了。而且,佟国维不出手则已,一旦出了手,却异常之狠辣。

    一招致命,把小赫舍里氏赶去了家庙里苦熬着,等于是彻底断了岳兴阿想夺权的最大依靠。

    这也就意味着,隆科多领衔的佟家三房,即将全面接掌老佟家的大权。

    (PS:精彩的故事还没完呢,月票该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