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的夫人竟是魔教教主 倔强的小肥兔

第三百章 锁龙井引天下变

    会猎玉京城!?

    看到那浮现的五个字。

    安景不由得凝声道:“大师,这信笺是谁给你的?”

    会猎玉京城,有人要在玉京城当中动乱?

    要知道玉京城是燕国的都城,不止有着大燕人皇,皇室高手,大内禁军,而且还是玄衣卫总部,并且有着当世儒门第一人坐镇,除此之外还有数万的平阳卫士卒。

    而天牢九层关押着无数高手老怪物,此前不知道多少绝世高手想要劫牢,最终不仅没能救出天牢拘禁的高手,反而搭上自己的性命。

    可以说,对于许多江湖高手来说,这玉京城才是大燕江湖最为危险的地方,而现在竟然有人想要对玉京城动手?

    那这个人,或者说这一方势力到底是谁?

    嘻哈佛摇了摇头,面无表情的道:“贫僧也不知道这人是谁。”

    不知道!?

    安景看着嘻哈佛的神情,他不知道面前这位大师是真的不知道,还是知道不愿意说出来。

    嘻哈佛走到了耶摩台尸体面前,手掌在他的衣衫之上轻轻擦拭,随即将手中鲜血擦拭而去,“玉京城有三处风水宝地,其一是大燕皇宫,其内有着大燕王朝的龙气,此时正是大燕王朝一统天下之时,所以真龙之气最为浓郁,其二便是天牢,此地拘禁着不知道多少能人异士,宗师高手,前三便是这大燕王朝铸造的锁龙井,其内封禁着地脉,而地脉当中庞大的天地灵气就在其中。”

    “于贫僧而言,锁龙井比其他两地加在一起都重要的多。”

    安景听闻道:“所以此次会猎玉京城,大师是打算要去了。”

    在他见到所有的五气高手当中,太子身边的苏老修为是最一般的五气宗师,他有着五气宗师的道,但除此之外便没有其他。

    除了苏老之外,便是眼前的嘻哈佛,他的实力低于秦扇,君青林,齐宣道等人。

    而当今天下最厉害的五气宗师高手,非后金圣主宗政化淳莫属,因为他斩断了君青林最后一口气。

    从中可见一斑。

    但嘻哈佛在诸多五气当中算不得厉害,但也是在五气宗师高手当中,放在天下,也是山巅之上的高手。

    若是他前去玉京城,势必会引发强烈的地震。

    毕竟此次会猎,会来多少高手?其目的是锁龙井吗?

    谁也不知道。

    人皇的旨意,此前安景以为是因为后金和赵国夹击之下做出的对策,但现在看来并没有安景想的那么简单。

    嘻哈佛微微颔首,“佛祖遗骸的复活还需要大量的天地灵元甚至更加精纯的先天之气,贫僧自然要去。”

    安景也看向了嘻哈佛背后那似人非人的遗骸,“人真的可以死而复生?”

    嘻哈佛道:“人自然是不可以,但是佛可以。”

    安景又问道:“人难道不是佛?”

    嘻哈佛反问道:“人若是佛,为何人拜佛,而不是佛拜人?”

    “佛也好,人也罢,就像是人世间的生和死,不过系于一剑之中。”

    安景看着面前一片黄沙,缓缓手中的泣血剑放回了剑匣当中。

    天下所有事,都不过是一剑事。

    天下所有人,也不过在一剑中。

    嘻哈佛道:“你对佛不敬。”

    安景反问道:“佛需要敬吗?”

    嘻哈佛怔了怔,道:“佛不需要。”

    安景笑道:“佛需要什么?”

    嘻哈佛也是笑了起来:“佛什么也不需要。”

    一人一僧站在弥漫的风沙当中,都是遥望着远方,都没有再说话

    江南道,一片竹林当中。

    一位身穿布衣的男子,犹如行尸走肉一般的走在竹林中,他的双眼几乎没有任何色彩,只有几分木然。

    在他的身后,则是一位身穿锦衣玉服面色红润,鹤发童颜的老者。

    相较于浑身死气沉沉稍显年轻的男子,老者则是嘴角带着笑意,面目和善。

    正是江人仪和江尚。

    两人已经从赵国边境来到了燕国境内。

    江尚环视了一眼四周竹海,道:“渝州城真是一个好地方。”

    他彷佛陷入了回忆渝州城的生活当中。

    那时的他只是寻常老翁,每日在马场当中做些杂活,闲暇之时钓钓鱼,喝喝酒。

    但这般轻松惬意的日子,他过得并不快活。

    那时江尚便明白,有的人适合这种平凡安静的日子,但有的人却天生的不适合,而他就是那种不适合的人。

    江人仪没有说话,像是没有听到江尚的话,又像是不愿意接他的话。

    江尚自顾自的说着,也不管江人仪听没听到。

    他说着他垂钓之时的欢愉,也有看守马场时的趣事,还有杀死小丫之时的残忍场景

    所有的一切,心事也好,烦心事也罢,只是说着。

    “当时我杀了那小大夫便走了,只是没想到,他竟然是一位顶尖剑客”

    江尚说到一般,突然话语一收,看向了竹林深处。

    竹林深处有狂风席卷而来,形成一道道碧波浪潮,无数落叶闪烁着令人心季的寒光。

    “嗤嗤!嗤嗤!”

    而这些带着锋寒之气的落叶在靠近江尚的身前的时候,尽皆被护体真气所挡。

    狂风逐渐消失,一座八抬大轿出现在竹林之中。

    那抬着八抬大轿的是四个面色苍白的年轻女子,她们的脸上没有任何血色,就像是从地府当中爬出来的孤魂野鬼一般,看着极为瘆人。

    八抬大轿内有帘布阻挡,看不清楚轿内是何人。

    但江尚双目一扫四个女子步履,还有轿子摇晃程度,便猜测出轿子内应该是个女子。

    江尚眉头一挑,道:“黑冰台!?”

    轿内传来了一道清脆的声音,“久闻江教主大名,今日终得一见。”

    这声音尖锐刺耳,犹如鬼哭狼嚎一般,让人听后莫名感觉生出一股寒气。

    江人仪心脏一揪,忍不住看了过来。

    “老夫并不喜欢藏头露尾之辈。”

    江尚说完,周身气劲磅礴而出,犹如龙卷一般向着前方冲去。

    四个女子连忙丹田运转,阻挡着冲来的气劲,但刚刚碰触到气劲便身躯摇晃,急速的向着后方退去。

    这时轿内涌现出一道乳白色的真气,将江尚的气劲直接消融。

    先天真气!

    江尚双目一眯,“秦扇?”

    钟山一战,黑冰台的秦扇力压太子五气宗师苏天泽,这一战让秦扇随着鬼剑客天下第一剑的大名一同响彻天下。

    此刻天下间,对于秦扇之名几乎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一手横练的先天真气,在五气宗师高手当中都是一等一的存在,而且在钟山之上是否真的拿出了全力还尤为可知。

    黑冰台可怕的实力,让众人再一次为之震动。

    “正是。”

    秦扇坐在轿子当中,道:“当日东罗关之上,江教主大义灭亲,而这钟山之上,怎么却畏畏缩缩了起来?”

    钟山之战,木元大法王自然想要借助江尚之手一同斩杀太子,奈何江尚一口回绝,木元大法王也只能无奈作罢。

    毕竟江尚的修为隐约还在他之上,他也强硬不来。

    江尚澹澹的道:“老夫不想成为旁人的刀。”

    秦扇摇了摇头,道:“你怕了。”

    江尚道:“怕什么?”

    秦扇道:“怕独鹿剑。”

    江尚道:“为何要怕独鹿剑?”

    秦扇道:“毕竟天下最锋利的刀也不过边角料所做的。”

    当今天下刀道最强的人乃是齐宣道,而齐宣道手中的鸣鸿刀则是独鹿剑余下的材料自动生成。

    江尚笑了笑,没有说话。

    因为他没有必要为了没有的事情而去与人争辩。

    秦扇继续道:“江老教主这把刀锋锐且冰冷,最适合的便是杀人,老身正却一把这样的刀。”

    江尚平静的道:“阁下乃是天下少有的五气宗师,老夫正面确实不敌,但老夫想要逃脱,你也未必能够阻挡。”

    秦扇声音陡然变得无比冰冷,“你走的了,他走得了吗?”

    “休休!”

    随后普轿内涌现出一道乳白色的真气,直接向着江人仪冲了过去。

    江人仪是半步宗师,大燕江湖中顶尖高手,但是放在天下只能说一般,更何况面对这天下最顶尖的高手五气宗师?

    他能够看到那乳白色的真气涌来,但是他根本就躲不开。

    “通!”

    乳白色的真气直接洞穿了他的肩膀,顿时鲜血‘汩汩’流淌,江人仪也是发出一道闷音,豆大的汗水顷刻间流淌而出。

    而江尚站在一方,纹丝不动,彷佛没有看到一般。

    他分明可以出手阻拦,但是却没有。

    秦扇看到这一幕,暗道一声果然。

    天下人都知道江尚喜怒不形于色,绝情绝性,内心深处没有丝毫的情感,所以他除了自身之外没有任何的弱点。

    就连江人仪险些横死在他的面前,他竟然眼皮都没有动一下。

    彷佛马上要死的不是他的儿子,只是地上的一只蚂蚁,天地当中的一个蜉蝣。

    这份心性,实在是太可怕了。

    江人仪心彻底冷了下来。

    面对这秦扇如此杀机,江尚竟然视而不见,纹丝不动!?

    江尚脸上没有表情,眼中带着一丝诡异的笑意,“看来阁下对于指法并不精通,这一指距离心脏还差两寸。”

    秦扇道:“江老教主让老身佩服不已,这把刀不仅伤人更伤己,老身握不住你这把刀。”

    江尚澹漠的道:“如果阁下只是这些本事的话,恐怕是找错人了。”

    他的心万分冰冷,早就没有了任何人的容身之处,所以他没有盔甲保护自己,同样也没有了缺点。

    任由对面是五气宗师又如何?

    他江尚不屈服于任何人之手。

    江尚只是江尚。

    江尚就是江尚。

    秦扇透过帘子,彷佛要看到前方眉善目的老者,而江尚也是看着轿子内。

    两人似乎在对视着。

    秦扇看不到任何东西,或许是因为这一层布,亦或是江尚的心底早就在万丈深渊之地,她根本就看不到尽头。

    “那老身便打开天窗说亮话好了。”

    约莫数息之后,秦扇深吸一口气,道:“江老教主也曾一心致力于推翻大燕王朝,如今天下群雄逐燕,正是大好机会,而破除燕国重器锁龙井则是重中之重,锁龙井破,天下清明,大燕必破。”

    锁龙井!?

    听到这三字,江尚面上没有变化,但内心却是彷佛被一道惊雷炸开一般。

    他当初为何与木元大法王合作,不正是为了这锁龙井?

    在他所得到的古籍当中,天下有两地有着大量的不死血,其中一处暂时还不得去,但另一处正是大燕的锁龙井。

    只要进入了锁龙井,得到了不死血,他的修为便可直接到达五气之境,而拥有不死血加持的他,在这大宗师不出天下还有谁是他的对手?

    江尚双眼一眯,道:“黑冰台对锁龙井有想法?”

    他一直在等赵国和后金联手攻伐燕国,等到燕国内部空虚的时候,潜入进锁龙井当中取得那不死血。

    而现在黑冰台要对锁龙井动手,这对于江尚来说自然是好事。

    秦扇道:“天下苦锁龙井久矣,我黑冰台愿意为天下人一试,不知道江老教主可愿意助一臂之力?”

    江尚澹澹的道:“江某修为还搅动不了这天下风云,不过对于尔等谋划倒是拭目以待。”

    说着,江尚便拉着江人仪胳膊向着远处走去。

    江人仪忍着剧痛,心中涌现出一股滔天恨意。

    直到两人身影消失在竹林当中,秦扇才缓步走了出来。

    旁边一位女子道:“姥姥,江尚会去玉京城吗?”

    “会,一定会。”

    秦扇嘴角浮现一抹冷笑,“锁龙井下有着他最想要的东西,我没有猜错,他是天底下最锋利的一把刀,比鸣鸿刀还要可怕,但是总有一日,他会成为我手中的刀。”

    秦扇的话语中带着无比的自信,彷佛已经看到了江尚在他面前臣服一般。

    人,总会有弱点。

    刀,亦是如此

    大燕人皇圣旨传遍了天下,此时得到圣旨的诸多高手纷纷前往玉京城。

    毕竟在大燕王土之上,大燕人皇的圣旨便是天,便是不可违逆的存在。

    并且随着钟山上后金大雪山和赵国高手纷纷出现,这也让燕国众人越发感觉危机在迫近,这天下大变一触即发。

    或许就在明日,或许就在今日,或许就在这一刻。

    天下局势大变,高手也好,普通百姓也罢,都是天下大势中的一份子,他们随着天下大势而走,也被天下大势所左右。

    这天下,真正能够左右天下大势的又有几人!?

    甚至一些不世出的老江湖纷纷出山,涌入到了玉京城当中。

    一时间玉京城内风起云涌,暗流滚滚,八方云动,

    三月十三,玉京城东门内。

    一个寻常不能再寻常的日子,礼部尚书朱永芳亲站在城门外等候。

    不多时,远处出现了两位身穿道袍的道士。

    为首那道士穿着白色长袍,头戴道冠,挽着一个道髻,其相貌约莫三十出头,面若刀削,一双钟天地之灵秀眼不含任何杂质,清澈却又深不见底,肤色晶莹如玉。

    只要站在那里,便能够吸引所有人的视线。

    他就是大燕国师萧千秋。

    而在萧千秋的身边则是一位五十多岁的老道,相貌寻常,衣衫破旧毫不起眼,这道士则是罗崇阳。

    萧千秋看着面前的城门,不由得笑了起来,“师叔,我竟然十多年没有来过这玉京城了。”

    罗崇阳道:“你师父每年都来,而你二师叔恨不得将真一山搬到此地来,但以我来看,不来比来要好。”

    萧千秋问道:“师叔,那你呢?”

    罗崇阳看着面前陌生的城门,道:“第二次来。”

    萧千秋抚摸着手中的道袍,没有说话。

    叶定和俞郢,罗崇阳三位师兄弟,彷佛代表着三个极端,在他们内心当中对于道,权势,利益的侧重都各有不同。

    罗崇阳是个最像修道的道人,而俞郢和叶定则次之,他们更像是以权势论道的市侩道士。

    所以当初在真一山之上,罗崇阳对于叶定和俞郢,内心是带着几分不满。

    为何他那么看好鬼剑客安景,因为鬼剑客安景除了资质无双,性格也是我行我素,不受权势所累,并且看重情谊多余利益。

    在鬼剑客的身上,罗崇阳彷佛能够看到自己的一些影子。

    朱永芳这个时候迈着步子走了过来,恭声道:“国师!”

    “朱大人客气了。”

    萧千秋看了一眼眼前的朱永芳笑道。

    朱永芳有些诧异的道:“国师还记得我?”

    萧千秋点头道:“记得,贫道上次来的时候朱大人也曾招待过我,当时就站在毛大人的左后侧。”

    朱永芳感叹道:“国不愧是国师,数年了,还能记得如此清楚。”

    上次萧千秋来的时候,他当时还是礼部侍郎随着上一任礼部尚书毛子萧接待过萧千秋,没想到过去这么多年了,萧千秋竟然还清晰记得当时场景。

    朱永芳反应了过来,连忙道:“快,国师里面请。”

    萧千秋和罗崇阳走进了这座天下最繁华的城池之一,此时街道之上十分繁华,两旁店铺也是打开,来来往往的行人络绎不绝,熙熙攘攘,车水马龙,那挂在脸上的精神面貌便迥然不同于穷乡僻壤。

    罗崇阳不禁道:“若是天下所有之地,皆是如此该多好?”

    下一刻,罗崇阳身躯与这一方天地,街道,百姓都融为了一体,彷佛他就是这街道,他就是这百姓,他就是地面之上的一块石砾。

    萧千秋沉默半晌,道:“天下不可能变成师叔心目中的天下。”

    罗崇阳看着自己的师侄,“为何不能?”

    萧千秋扫了一眼繁华的街道,低声道:“我也曾思考过这个问题,也从师父,师叔,小师叔身上得到过一些结论。”

    罗崇阳不禁问道:“什么?”

    萧千秋目光透彻,平静的道:“修大道救不了这天下万民,只能救自己。”

    说着,萧千秋脚步向着大内皇宫的方向走去。

    修大道不能救万民?

    罗崇阳看着自己的师侄。

    恍忽间,一道澹白色的光芒在萧千秋背后涌现。

    顿时间天地涌现出汹涌磅礴的气机,冲上了一望无际的蔚蓝天空,云海翻腾,随后在那天空之上彷佛出现了一座巨大的虚影,屹立在玉京城之上,那虚影双目平静如水俯视着天下间。

    今日国师步入玉京城,觐见大燕人皇

    PS:锁龙井的剧情开始已经慢慢步入后期了,比较难写,状态也是有起伏,能更新多少就尽量更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