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萌俊

90 宾哥,不要啊。(4K章节)

    “胡话!”张国宾佯装愠怒,放下杯子,喝骂道:“我像是骗你送死的人吗?”

    “卖白粉几危险!我自己都不做,点解会让你做?”

    “当然,耀明哥要是有兴趣的话,油麻地的白粉生意也并非不能谈。”张国宾底下掰着虾肉,喃喃念道:“虽然油麻地有义海的人在散伙,但地盘毕竟是我的嘛……”

    “哈哈哈,太子哥讲笑啦。”陆耀明笑着举起酒杯,起身敬酒,解释道:“我卖海鲜,卖盗版就在行,卖白粉?搞不来的。”

    “来来来,太子哥,我敬你一杯。”

    “叮!”

    张国宾举杯相撞。

    两人饮下红酒,张国宾心里暗暗遗憾,嘴上却很认真地问道:“不知道耀明哥对服装零售有无兴趣?”

    “我旗下两个服装品牌,生意一直不错,想要扩张进尖沙咀商场,奈何手头资金有些紧张。”

    “如果耀明哥对服装生意有兴趣,在尖沙咀搞两个商铺卖货,我以成本价给你供货。”

    张国宾放下酒杯,靠着椅子,手指轻敲桌面。

    江湖人谈判,一定得给点甜头。

    这种共赢的手段最好。

    陆耀明眉头一挑,有点意外:“太子哥原来是要揾我做正行生意?”

    他面露感兴神色,调整坐姿,将手臂搭在桌面,俯身向前讲道:“这个可以谈谈,太子哥,包赚吗?”

    “我的品牌货都卖断码,一年能赚个几百万,耀明哥把商铺装修好就得。”张国宾笑笑:“一个十几万作零花钱绝无问题。”

    陆耀明一粒一粒夹着花生米,用筷子将花生米轻巧的丢入口中,津津有味地咀嚼道:“那太子哥有什么条件?”

    做生意肯定是要讲条件的,江湖人一样不例外。

    陆耀明可不信对方会平白无故,每年送他几百万港纸零花,张国宾则讲的很随意:“没什么条件,就是希望耀明哥不要搞我朋友。”

    “乜意思?”

    陆耀明表情一愣。

    旋即,他眼里凶光一闪,砰,拍下桌子质问:“你是来为赵雅之出头的?”

    “鱼栏耀!”

    “你TM算边个!敢跟我大佬拍桌子!”大波豪拿拳头砸下桌面,轰的一声,愤然起身。

    “唰啦!唰啦!”桌边的双方马仔都站起身,东莞苗,鲳鱼仔不自觉都将手插进腰后,双方摆明有备而来。

    太子宾被落面子了。

    张国宾神情一凝,未想到,陆耀明反应好大,拿筷子挑着菜,轻笑道:“耀明哥,一个女明星罢了,火气搞这么大?”

    “我道你怎么找上门要一起做生意,原来是要保人啊……”陆耀明泛起冷笑,夹着花生米:“差点真以为和记字号一家亲,丢雷老母,果然男人跟女人最亲。”

    “没得谈吗?”

    “鱼栏耀。“

    张国宾放下筷子,拿起手巾,靠在椅背上,轻轻擦拭着手掌。

    “有!”

    “怎么没得谈,实不相瞒,台岛一个老板点名要看赵雅之的光身片,价码是一千万新台币,外加台北一栋楼,点样?拿钱来谈?”陆耀明语气冷冽:“要不然,你在尖沙咀买五个店铺送我,免费给我供货一年也得。”

    张国宾站起身,丢掉手巾。

    “那就真的没得谈喽?”

    “不肯拿钱,谈你老母,要我买店铺,找你拿货,做你服装工行的分销商?嘴上一起揾钱,心里想坑我钱,丢!”陆耀明指向张国宾,再指回自己鼻子,问道:“你当我傻仔啊!”

    “商铺盈利你赚钱,商铺亏本,你还是赚钱,合着我成你小弟了?”

    “话不是讲的,我有最好的设计师团队,将来服装零售很有前景……”

    陆耀明一甩手:“去你妈的,商人都是骗子,老子只认钱!”

    “呵呵。”张国宾笑出声来,耸耸肩膀:“胜和又不是你一个人话的算,逐鹿电影未记错是胜和的社团产业吧?既然耀明哥没得谈,那我就去找别的人谈喽。”

    “胜和七星,叔父阿伯这么多,这笔钱总会有人想赚。”

    张国宾讲的非常有道理,陆耀明理论上只能话事海鲜档,做他的海鲜大王,电影公司既然是社团产业,大概率是得之不正,别人都有插手的资格,一旦胜和其它大佬插手,陆耀明便得卖个面子。

    陆耀明却觉得张国宾在暗讽他不是胜和坐馆,没资格大声讲话,气得脸色通红,将手中牙签丢进张国宾身前茶杯,瞪着他道:“我讨厌别人拿叔父阿伯,社团规矩压我,挑了它,以后你在尖沙咀开一间商铺,我砸一间!”

    “要不然,尖沙咀五间商铺赔礼道歉,我卖你一个面子,不找赵花旦的麻烦。”

    包厢内。

    猛地陷入静寂。

    张国宾扭环顾东莞苗苗,大波豪,河马等马仔一圈,再转头看向陆耀明,确定道:“鱼栏明,你想清楚了?”

    陆耀明嗤笑一声:“你太子宾当年号称义海狂龙,怎么扎职红棍做大佬,天天揾正行,没火气啦?”

    张国宾望着陆耀明,轻轻伸手,捡起牙签,屈指挑飞。

    “我收火了,但未息炉。”

    牙签飞到地上。

    “这辈子你别进尖沙咀!”

    陆耀明吼道。

    张国宾猛地停步回头:“鱼栏仔,你就配一辈子揾海鲜,至于我?别人叫我什么不重要,但我会让你知道,点解叫义海狂龙!”

    张国宾再讲道理,再无火气的一个人,被人如此扫面子,心里都冒气邪火。而他算是看透陆耀明的性格,精明,狡黠,却很贪婪,张狂。

    某种意义上,大脑是被性格支配,就算大脑天生聪明,若是没有沉稳,理智的性格,江湖上一样走不远。

    张国宾不知刚刚哪一句话,踩到陆耀明的内心,令他暴躁癫狂。

    他一直讲话都很克制,就算讲话不对,坐下来好好聊,一样可以谈出个结果。比如陆耀明害怕商铺亏钱,可以找银行做金融贷款,把商铺买来再抵押给银行,商铺赚钱自然皆大欢喜,商铺不赚钱让银行收走就行,反正道上的人不缺假身份,可以做代持。

    说不定,商铺开个一三年,不靠卖衣服赚钱,光是地价上涨都够陆耀明赚一笔。

    张国宾下的波鞋店,服装店已经扩张到二十几家,除了,少数是全额出资购买,其余大部分都是利用金融杠杆,利润非常可观。

    张国宾真是想不通,想不通,有和声跟义海的关系摆着。

    他万万没想到,如此共赢的商业方式,竟然还有谈崩的可能。

    陆耀明真TM是个人才,没脑子,靠着一点精明和手段,能混到大底到顶了,瞧那派头,还有当坐馆的野心,食屎去吧!

    其实,张国宾就算把金融杠杆的计划说给陆耀明听,以陆耀明贪婪的性格,注定也会谈崩。

    贪婪者,必图暴利,再图速利。

    搞金融杠杆一两年前的揾钱,哪有逼赵雅之一部戏来的快,何况,没在张国宾身上占到大便宜,又为何要卖张国宾面子?

    而当陆耀明吐出第一句扫太子宾面子的话后,太子宾在兄弟们面前,便必须拿出强硬的态度,否则压不住小弟。

    ……

    “宾哥,鱼栏耀这么张狂,我们要不要找找坐馆出面跟和记谈?”大波豪单手打着方向盘,眼神瞟向后视镜。

    和胜和跟和义海,同为和记门下,一般除非巨大利益冲突,绝无可能火拼。

    杆杠大旗名下要维持表面和谐,

    暗地里为利益撕逼,

    可以,

    直接晒马,火拼,

    过火。

    黑柴都唔会同意。

    “不用了。”张国宾却坐在轿车后排,手臂靠着窗户。

    “吱啦。”大波豪猛地踩下刹车,猛地劝道:“宾哥!不要啊!”

    “你要是喊兄弟们过界斩死鱼栏耀,坐馆恐怕会交你出去,咱们先打铜锣湾,号码帮的铜锣湾油水更多!”

    “你千万不要把鱼栏耀斩成八段,一段太平山,一段狮子山,一段慈云山……”

    张国宾甩头望向前方:“阿豪!”

    “讲话过点脑子。”

    “宾哥,找越南仔做事也不好,朝鲜仔虽然恶,但是喜欢黑吃黑,大圈帮倒是最实在,可是不行,真的不行。”大波豪继续开车,脑子一边琢磨,一边摇,嘴里念念有词。

    张国宾脸色越来越黑,东莞苗望见宾哥脸色,连忙用手肘碰砰阿豪,阿豪才住嘴不提。

    张国宾压根没想过用血拼的方式,对付陆耀明,陆耀明可以无脑,他不行,他手底下那么多兄弟跟他出来行是为了揾水,养家,可不是送死,为一个女明星去送死,那他这个大佬不如不做。

    何况,和胜和五万多人,拿一个油麻地去硬拼?

    “阿豪。”

    “停车。”

    张国宾喊道。

    庙街。

    电话亭。

    李成豪识趣地踩下刹车,望向熟悉的电话亭,底下脑袋,小跑着走出驾驶座,替大佬拉开车门,挡着门角。

    “让兄弟们等会。”

    张国宾讲道。

    “是。”

    “大佬。”

    李成豪肃声应道。

    晚风徐来。

    张国宾感觉面颊微凉,遭风一吹,醉意上涌。

    十几名兄弟将轿车沿路停好,分散至四角,守住电话亭。

    张国宾拉开电话亭的玻璃门,走到里面,掏出一个硬币塞进投币口,拾起电话放在耳边,嘀嗒,嘀嗒,拨下一串号码。

    “温sir!”

    “夜宵!”

    电话那头。

    一位清亮的女声喊道。

    温启仁穿着黑色便西,接起桌上电话,再用手指指桌面,madam便将一盒宵夜放在桌面,朝长相斯文,神态干练的温sir笑笑,转身将夜宵派给其他加班警员。

    温启仁则坐在办公椅上,很自然的打开餐盒,用肩膀夹着电话,问道:“刑事情报科,哪位?”

    张国宾听见对面的声音,会心一笑,表情恬淡的说道:“细佬,家里煲了汤。”

    “点解还在加班?”

    温启仁神情不变,拿筷子夹起牛腩,送进嘴里,边嚼边道:“刚开年,上头追的紧,同僚们都在熬夜干活,一时半会,我走不开。”

    温启仁站起身,端起牛腩,朝隔壁的同事努努嘴。

    示意很不错。

    “多谢。”

    同事起身夹一筷子。

    “刚刚听见有女生,生的靓?”

    “未在警署拍拖吗?”

    “大好青春别荒废了。”

    张国宾则笑道。

    同事夹过牛腩尝了一口,听闻电话里的余音,露出一个带着调侃,而又惺惺相惜的笑容重新坐下,吃着手里的鱼蛋。

    “害。”

    “工作要紧。”

    温启仁坐下叹气。

    “下个月,我见习督察考核,不能浪费能读警校的机会,家里供我读书不易,得要先成家,再立业。”

    “那有无和胜七星,鱼栏耀的消息?”

    张国宾低头叼起支烟。

    “呼。”

    吐出白雾。

    “诚哥,和记七星的资料给我一下,我再重新整理一遍,明天交给大sir。”

    温启仁起身喊道。

    “O记不是一直催太子宾马栏的情报吗?”

    “突然和记七星做乜?”

    一名油腻发福,光顾着吃饭的胖子警员擦擦手。

    “七星要倒霉。”

    他嘟喃两声,拉开柜子,找出一封文档飞来。

    “幸苦了。”

    一飞就飞进办公桌。

    温启仁站起身接过资料,坐下将电话搁在旁边,打开资料开始翻阅,边查边道:“和记七星…和记七星…”

    “陆耀明那个扑街仔,为了揾水把盗版公司改成三级片,专逼欠高利贷的学生妹拍三级片,还故意在乡下中学放贷,给学生妹买靓包…最后学生妹买不起包,只能去拍片……”

    “逐鹿电影现在盗版跟三级片一起做,一个月揾水几百万,就应该先发给O记铲掉他!”

    温启仁手指一敲桌面,咒骂道:“靠!”

    “这家伙还趁大佬出国治病,勾大佬女人,每周都在柯士甸道约会!”他瞬间收住声音:“鸿业大楼8-1902。”

    “啪嗒。”他头也不抬的将电话放回原位,开始认真整理资料加班,先前预计三点收工,现在起码得到五点。

    “呵!”

    “柯士甸道,鸿业大楼8-1902。”张国宾站在电话亭里,吸着一支烟,重复一遍楼号,旋即将推开门走出,将手中烟头丢在地上。

    “做人,不能太狂!”

    “越狂的人,一定就越好对付!”

    张国宾从始至终都没觉得搞定鱼栏耀有多难,关键是,对付的代价。

    黑料这么多,

    也敢跟我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