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已不做大佬好多年 萌俊

519 战场!

    “秉山主!”

    这时张国宾双手抬起,两掌相叠,款款起身作揖,说道:“台岛洪门忠信义妄图再开党会一事已经搞定,忠义信坐馆柯受成前来北美总堂请罪。”

    大基,阿球一班人望着他斯斯文文,衣冠楚楚的样子,嘴角都忍不住浮现讥笑,江湖中人装什么大尾巴狼?

    拍古装戏啊!

    万潭渊却感觉很有意思,问道:“柯受成跟你一起来了?”

    张国宾轻轻颔首:“是!”

    万潭渊点点头:“行,理事会结束邀他一同饮茶。”

    他端起茶盏,掀开盖子,浅浅沏着茶汤。

    张国宾再道:“秉山主,大公堂理事在台北事件受警察通缉,暂时在绿岛关押,台北洪门兄弟会尽力将其救出。”

    万潭渊喝下口茶,大笑:“好了,斗魁在台北干的事情,在座的理事们一个个心里都清楚,向手足同门开枪。”

    “哼!”

    “这种人有一个算一个都不配背大公堂的字号,孙伯。”

    刑堂大爷端坐椅子,抱拳喊道:“山主!”

    “传我令,大公堂双花红棍斗魁手足相残,同室操戈,犯我洪门大誓,踢出大公堂山门,摘其洪英,拔其十指,严惩为戒!”

    万潭渊放好茶展,变了脸色。

    一对横眉冷竖,老虎余威犹在,某些犯忌讳的人说惩就惩。

    “是!”

    刑堂大爷恭声领命。

    大公堂理事们都知道斗魁前途尽毁,余生没机会在唐人街重新崛起了。

    因为被大公堂逐出山门的华人,天下间洪门字号没一个会收,在北美江湖更举步维艰。

    好在,其混迹江湖多年,钞票,物业是有一些的,不混江湖,做一个富家翁OK的。

    张国宾知道拔十指却指拔掉十根手指的指甲,不是真正的把十根手指都拔断,算是一种惩戒性的处罚。

    他觉得这就是洪门山主的做事风格,一句话就可剥掉一区扛把子的地位,顺带狠狠给他上一课!

    黑柴却是头一回见万会长当众处罚同门,顿时心头大定,以为是万会长支持阿宾上位的态度。

    大基,阿球,表叔却勐的心头一紧,察觉到厅堂里逐渐弥漫起的森严杀气。

    万会长向来以仁义治山门,不到万不得已的时候,极其少向同门兄弟动刑,特别是整个人年迈体弱,病患缠身之后,为了大公堂的稳定几乎是非常宽容,大多数事情都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以往斗魁在台北做的事情,不可能受到刑堂惩戒,更不可能被直接逐出山门。

    万会长今日之气势,一如年轻之时,金戈铁马,气吞万里如虎,生杀予夺,他人不敢擅专!

    彷佛是在告诉众人。

    那个初登大位,执掌大权,号令大公堂百万华人的万潭渊永远未曾离开!

    他一刻坐在洪门山主的黑色龙头椅上,一刻就是一言九鼎,执掌生死的洪门山主!

    在场五十人与斗魁一样都是大公堂理事,可以一句话拔掉斗魁的十指,就可一句话拔掉众人之首级!

    元首白更是勐的攥紧拳头,心弦绷紧。

    悄悄把拳头藏在桌下,刚刚“手足相残,同室操戈”字字都跟针一样扎进他脑海,究竟是“引以为戒”还是“杀鸡儆猴”?

    究竟是单纯立威的一句话,还是事情已经败露?

    可调兵逼宫强夺山主之位的罪名,已经不是区区拔除十指那么简单,这种大事开弓没有回头箭,既然决定去做就要做到底!

    “吁……”

    元首白深深吐出口气,表情回复寻常,大基,阿球一班人已经有些躁动,频频在私下交换眼色。

    众人开始注意到平时把守酒楼的枪手已经撤走,而理事大会关乎山主选举,安全必是重中之重,酒楼内没有枪手,换而言之就是有可能把人手调到其它地方。

    黑柴坐在一张椅子上,手里捏着一块怀表,滴嗒,滴嗒,正目不转睛的盯着秒针跳动。

    万潭渊右手扶着茶盏说道:“阿宾,白叔,要不要开口讲话?”

    “不需要的话就直接投票吧!”

    张国宾摇摇头:“不用!”

    元首白面露不屑:“洪门山主之位岂是靠几句口舌可以拿下的?”

    “既然不需要的话,那就直接投票吧!”

    万潭渊逼上眼睛。

    元首白手指敲着桌面:“哒哒哒。”

    这几声清脆的敲击声,彷佛有着回音,在场内厅堂内飞速放大,下一轮就是急促有力,激烈凶勐的射击声。

    “哒哒哒!”

    “哒哒哒!”

    步枪,冲锋枪,轻机枪,各类枪声在街头爆发。

    唐人街里,华人餐厅老板,黑户劳工,游客,摊贩,一大波人发出尖叫,四散着往掩体处逃开。

    期间,不少华人在枪口之下摔倒,许多人被一串子弹带走,整条街道顿时沦为真正的战场。

    一百多名鬼老组成的雇佣兵,在几处餐厅、酒吧里涌出,马上就占领街道两侧,开始一步步向前推进。

    来自哥伦比亚黑帮的队伍里,人员构成非常复杂,黑的,白的,印度裔乃至日裔都有,唯一的共同点就是没有华人。

    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他们做起事情可不会手软,但凡敢阻止突破目标者,全部都一起扫倒,根本不会理会是否无辜。

    三百余名持手枪,冲锋枪的大公堂成员,马上沿着街道开始抵抗,枪林弹雨间,木屑飞溅,招牌打烂,灯牌碎裂,玻璃炸开声不绝于耳。

    数个墙边被打出一排排坑洼,十几辆加州警车抵达唐人街门口,警员们全副武装,荷枪实弹的推门下车,望见唐人街里战场一般的情形,全部止步在门口进行戒备,依旧继续呼叫支援。

    现场真正受伤的美籍白人几乎不存在,那么加州警察执法的动力就非常低。大公堂是实力庞大的工会集团,权利交替时产生冲突非常合理,警员们负责洗地就行。

    照规矩,唐人街坊牌为界,里面的事情一概不管!

    哥伦比亚佣兵则长驱直入,在跟大公堂交手片刻就突破二十米的距离,实际上,佣兵藏身的餐厅、酒吧,距离中华酒楼不到五十米的距离,一旦突破剩下三十多米,马上就能对酒楼内的大公堂成员完成军事控制。

    大公堂枪手论人数比境外佣兵的数量更多,但装备,训练,军事素质跟境外佣兵有着一定差距。

    这并非是大公堂兄弟不效死力,更非是总堂枪手素质参差不齐,而是下属能力定位不同所存在的客观差距。

    如果把雇佣兵比作军队的话,大公堂兄弟的定位更像是警察,负责保护集团内部稳定,保护大老安全,保护地盘,却唯独不擅长成建制的作战行动。

    唯一攻破中华酒楼安保措施的方式就是军事强攻,唐人街内便发生了军事强攻,可见策划者对唐人街乃至整个大公堂都非常了解。

    “哒哒哒!”

    “哒哒哒。”

    正当大公堂连续丢下三十几个兄弟,迅速陷入溃败的境地时,一阵勐烈的火力支援抵达,强大的火力网顿时狠狠遏制住鬼老迈向前方的脚步。

    一支穿着迷彩服,怀揣AK,运动迅速的士兵们抵达战场,一百人在半路中利用地形,设成简易阵地,马上就像一根钉子一样死死扎进战场。

    一百人以班为单位持续作战,各式武器装备齐全,哥伦比亚佣兵发起第一次进攻就丢掉二十多人,超高的伤亡率让佣兵不敢强行突破。

    一个黑鬼脱下背包,拉开拉链,取出一管烟花筒,马上有另一个黑鬼上前配合,转眼间一枚烟花就冲出筒子。

    “休!”

    尖啸声,划破长空,警察们看的目瞪口呆。

    “轰!”

    烟花散开,一座面馆大门在烟花中化为乌有,瓦砾堆下,隐隐可见残肢断臂,道路马上就被打开一个口子。

    黑鬼咧开嘴露出一口白牙,上身的白色T恤上,正印着哥伦比亚禁毒局的宣传照,而他却吸了吸鼻子。

    一位来自缅北的兄弟拍拍大公堂同门肩膀:“兄弟,阵地交给我们!”

    “你们去救街道上受伤的同胞!”

    同门灰头土脸,满身硝烟,双手举枪正在射击,大声喊道:“兄弟,哪个堂区的?”

    “黑色的头发,黑色的眼!黄色的皮肤,炎黄子孙!”三名兄弟在旁举枪狂射,呐喊回应。

    一名兄弟本能的把同门推开,右手掌顿时被打烂,惨叫一声,喊道:“去救同胞!!!”

    大公堂同门咽了咽口水,两班人马开始分头行动,唐人街是炎黄子孙的地盘,鬼老们打烂了不心疼!

    他们不一样!

    唐人街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每一个同胞兄弟……

    他们都心痛!

    心如刀绞的痛啊!

    结巴仔躲在墙角,拆掉弹匣,结结巴巴的念着:“义义,义海藏龙!”

    “轰隆隆!”

    这时一个两条履带的大家伙在街面对驶来,五十名整装待发,士气高昂的保卫营兄弟跟在后头。

    苏产—T72玩具车!

    所有人:大波豪!

    银纸坐在车内操控发射器,小心翼翼的校正好角度,望向瞄准镜里再度扛起烟花筒的鬼老。

    “发射!”

    他拉响炮膛。

    “轰!”

    整个玩具车顿时勐的一震。

    唐人街回荡巨响。

    十几米内的地面都摇晃。

    鬼老的烟花筒就像撞见大爹,半点威力都发挥都不出来,所在的地方只剩下人体部件。

    “去你妈的,犯我同门,火力覆盖,鬼老,再吃我一炮!”

    ------题外话------

    这章为明天早上的定时章节,害怕审核不过,先发出来试试,要删改什么的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