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娘子一个比一个诡异 海岸边的船只

第555-557章 巫汐的真容

    余乾现在觉得,巫汐的父亲真的是一位好父亲。从巫汐言论中的对方的所为,以及谈及自己父亲时候,她眸子里掩藏不住的骄傲和想念。

    就能看出,自己的老丈人是个相当合格的父亲,就是有些不着家。

    “以后想看就说,我可以每次都来陪你看的。”余乾轻轻笑道。

    “嗯。”

    “对了。龙山这个人你认识吧?”余乾突然问了一句。

    巫汐有些愕然的转头看着余乾,“认识,他是族里龙长老的孙子,你怎么认识他的?”

    “早上他带了两个兄弟过来堵我门,言语之间还说我不配当这个国婿。”余乾轻轻笑道,然后揶揄的看着巫汐。

    “他们很明显就是喜欢你的。”

    “你胡说什么!”巫汐瞪着余乾,“我只是把他们当做族人。”

    “后来呢?他们没对你怎么样吧?”巫汐又问道。

    “当然。”余乾回道,“我比他们帅气这么多,还强这么多,他们直接折服于我。小问题。”

    “你不会把他们打了吧?”

    “我是那种人?”

    “是的。”

    “没有!”余乾愤愤道。

    “那你还不如把他们揍一顿。不打比打更让他们觉得受辱。”巫汐澹澹的说了一句。

    “哈?”

    “巫族的习俗罢了,男人都相对好斗一些。”

    “喂、”余乾问道,“你好像很熟的样子,怎么,族里经常有人为你决斗?”

    巫汐表情一滞,然后赶紧解释道,“呸,我才不管那些呢。这些事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只觉得幼稚。”

    余乾笑道,“可是你看起来真的很受欢迎,我看我以后得少回来,否则哪天被套麻袋打闷棍了。”

    “你再胡说?我从小专心修炼,谁会去管这种无聊的事情?”

    “那我算什么?”

    “你”巫汐一时语塞,在余乾这边理直气壮不起来了,因为喜欢余乾这件事好像成了事实,反驳不了。

    自己活了二十年,第一次体会到动心的感觉,这让巫汐根本无法转过弯来回答余乾的这个突然提问。

    看着巫汐踟躇且绞尽脑汁的模样,余乾嘴角洋溢起微笑。

    良久,巫汐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我”

    “呜呜呜呜”

    即将要吐出喉咙的话语突然就变成了呜呜呜、

    因为狗男人余乾突然发动袭击,狠狠的直接抱住对方,然后狠狠的一口啪叽的亲吻上去。

    巫汐当时双肩后缩,双手下意识的死死的抓着余乾的衣服。

    感受着这份炽热,鼻尖嗅着对方那浓烈的气息,整个人彷佛要窒息一般。

    余乾愈发的疯狂起来,只想狠狠的咬死眼前的巫国公主。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巫汐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的直接把余乾推开。

    青天白日之下,她终究还是保留着理智和羞耻,没像昨晚黑暗中无止境的沉沦下去。

    她的脸色罕见的红润起来,也不知道是害羞的还是恼怒的。

    巫汐狠狠的瞪了眼余乾,然后颤颤悠悠的直接一跃而下,朝族里飞去。

    余乾没有追上去,而是毫不留情看着对方慌不择路的背影爽朗大笑着。

    直到巫汐彻底离开他的视野后,笑容才收敛一些。余乾继续拿起美酒喝着,脑子里回忆的全是刚才和巫汐亲吻时候的幸福感。

    这巫汐咋就这么招人稀罕呢。

    余乾直接躺了下来,天为床被的看着天边的暖阳。

    这一刻的他只是觉得惬意极了。

    在这上面待到了下午时分,余乾这才落地而去,顺着原路回到了自己居住的阁楼那边。

    巫汐不在这,余乾也不知道她去哪了。倒也没去找她,而是回自己的房间安静的开始修炼起来。

    第一次来这巫族大本营,一来还是把人巫女给娶了。余乾觉得自己有必要低调一些。要是老在外面晃悠,容易招人恨,风险很大。

    就这样,余乾等到深夜也没见巫汐回来,联系她也没有反应。也不知道她在干嘛,余乾也不好冒然出去到处寻找对方。

    这个时候,估计大概率也是和巫族什么的特有习俗有关,她巫汐毕竟要以巫女的身份做新娘子,里头的门道估计很多。

    余乾也不再等着对方,继续沉浸进自己的修行世界里去。

    直到第二天清晨的时候,余乾才从修炼状态中清醒过来。他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然后感知着巫汐的那间房子,依旧不在。

    余乾有些奇怪,什么事要办这么久?又尝试着联系一下,对方还是没有任何反应。

    余乾也便顾不得许多了,准备直接出去找。刚下楼的时候,余乾就瞧见阁楼外朝这边走来五六个巫族女人。

    她们人均中年妇女,领头的那位更是一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这些人穿着统一制式的巫族女性服装,右脸上抹着一道细长的蓝色颜料。

    余乾驻足原地,有些不解的看着这些大妈。

    那位老奶奶率先问道,“你是巫女的男人吧?”

    “是我,”

    “架走!”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奶奶像个女土匪一样,直接挥手霸道的说道。

    然后,她身后的那些大妈们就哄的一下全都上来了,直接上来两人一边的把余乾给架起来就往外走去。

    “唉,姐姐们,你们这是作甚?”余乾不敢用修为挣扎,怕伤到她们,只是看着自己就这么被腾空的架走,很是不解的问道。

    “哟,小嘴还挺甜、”

    “到底是太安人,懂礼貌,比我们这边的汉子确实是强多了。”

    “模样也俊俏,这脸蛋比婆娘都白净。”

    这些大妈并没有回答余乾的问题,而是七嘴八舌的谈论起来。大妈的战斗力可是很强悍的了,嘴里根本每个把门的。

    一个个在余乾身上又摸又捏的,再加上这架人的姿势。让余乾感觉自己像是一头猪被人往外抬去。

    “唉,姐姐们,你们这到底是作甚啊。”

    “架你去见巫女,这是习俗,等会和巫女见面后再一起去圣山。”跟在身边的老奶奶解释了一句。

    余乾恍然过来,轻微的挣扎也停了下来。讲真,这习俗余乾有些无语,怎么觉得像是被人架去当压寨夫君一样,真粗鲁。

    等到了外面的大道上,那位老奶奶直接拿出一个头套往余乾头上套去,解释着,“林相说了,不能让太多巫族子民认识你的样子。”

    余乾愈发无奈了,他能清晰的感知到外边一路上站满了巫族的子民,一个个纷纷不停的对自己评头论足。

    言语之间对自己这个神秘的巫女夫君有着绝对的好奇之意。

    就这样余乾像是用游街的方式一样被架着走了约莫有小半个时辰,最后才停了下来。

    然后,那些大妈就把余乾放了下来,顺便摘掉了自己的头套。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很是精美的小院子,这里不同于其他粗犷的巫族建筑。而是纯粹的江南园林风格。

    看着这精美的院子,余乾有些不解的看着身边的老奶奶。后者只是指着大门示意余乾自己进去,然后就带着那些大妈一同离去。

    看着周围一个人都没有,余乾只能先进院子去了。里头的建筑风格和外头看着一样,都是走婉约精美的路线。

    庭院正中间被一条人造水渠斩断,上面弄着一座小拱桥,是通往后面的唯一路段。

    余乾正跨上桥面的时候,里面就徐徐走出来三道身影。两个老的走在前面,后面还跟着一个人,余乾暂时看不见。

    这两个老人一位是林相,另一位是个老妪。

    这老妪老态龙钟,脸上的皮肤如枯树皮一样,整个人也十分干瘦。这人余乾有过一面之缘。

    之前在金州巫族秘地的时候,正是和巫汐开决定会议的那几位巫族核心长老之一。

    她的修为远逊色于林相,只是堪堪三品初段的修为。

    余乾看着两人,他们气息有些萎靡,神色也是如此。一看就是修为用过度的样子。

    余乾抱了下拳,问道,“林相,不知巫汐在哪?”

    林相和那位老妪对视一眼,然后纷纷侧开身子,身后的那位人影便浮现出来。

    余乾当时就呆愣的站在那里,接下来的短短一瞬功夫将成为他永生难忘的画面。

    眼前是一位女孩,是一位巫族的女孩。

    这时候啊,太阳恰巧从云朵后面钻了出来,然后金黄满园,也为眼前的这个巫族女孩披上了一层金色嫁衣。

    她穿着巫族特有的蓝色右衽长裙,头上包着一个大大的蓝色围帽。围帽很大,就显的她的脸蛋愈发小巧。

    睫毛很长,余乾隔着这些距离都能清晰的看着那轻轻颤动着的睫毛。再往下,是两粒如秋水一样的眸子。

    眸子里清澈如湛蓝色的湖泊,透着股山野般清新自然的气息,然后那出色的琼鼻山根就像这份自然之中最婉约的山峰。

    白皙的脸颊上牵扯起细微的弧度,两粒梨涡浅浅浮现,将这满园金黄一并盛到梨涡之中。

    两片红润细薄的嘴唇稍稍张开一些,为这份倾城勾勒出一份别样的俏皮生机。

    右脸上点缀着一条蓝色的细长线条,让整个人又多了许多专属于异族的独特魅力。

    眼前的女孩分明就是余乾昨天看到的那副巫汐小时候的画像的模样,相貌和人一样,可以说是等比例的长大。

    这份出众的相貌直教人看一眼就难忘,尤其是那两粒非常具有辨识度的梨涡。

    余乾从未见过女孩脸上的梨涡能好看到这般的程度。

    “巫汐?”呆愣了良久的余乾终于不确定的问了一句。

    “嗯。”女孩轻轻的点了下头。

    余乾他哪里还会去想那许多,迫不及待的直接跑过去,然后直勾勾的看着对方,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这时候,一边的林相主动开口解释道,“你之前说的没错,公主她成婚当天自然要以本来的面目示人。

    所以,我和龙长老用族中秘术帮公主她暂时恢复原先的面目。”

    余乾恍然过来,这巫族的秘术确实了得,随后他又有些激动起来。这还是第一次见到巫汐的长相。

    尽管之前余乾无数次的调侃对方是不是胖妞,但是当看到巫汐本来面目的时候,余乾只觉得自己这辈子的命是真的好。

    特么的,巫汐怎么可以这么好看,不仅灵魂好看,长相更好看。自己真是积了八辈子的德才能取到巫汐这样的女孩。

    “你”余乾看着这全新版本的巫汐,一时间那张巧嘴都甚至不会组织语言了。

    这时候,巫汐却平静的说道,“这位是龙长老,巫族的现任六长老。”

    “见过龙长老。”

    余乾朝这位老妪作揖问好。后者只是稍稍点头回应,并未多说什么。

    “事不宜迟,先去圣山吧。”林相说了一句,“我和龙长老先过去了,你和公主自己走来吧。”

    林相说完,便和那位龙长老一起先行飞身离去。

    院子里又只剩下余乾和巫汐两人,前者有些疑惑的问道,“走过去是什么意思?”

    “就是走过去。”

    “徒步?”

    “嗯。”

    “多远?”

    “一百多里吧。”

    “这亲我可以不成了嘛?”

    “嗯?”

    “开个玩笑活跃一下。”

    余乾轻轻笑了笑,然后继续直勾勾的看着对方。感受着余乾这火辣的视线,巫汐有些不自在的别过小脑袋,将姣好精致的侧脸丢给余乾。

    “都这时候了,你还害羞?”余乾丝毫不客气,一把揽过对方的香肩,像多年的老情侣一样。

    “你松手,在外注重一下礼制。”巫汐想要挣脱。

    “屁的礼制。”

    余乾怎么可能会让,他直接继续强硬的将右手搭在巫汐的肩膀上,同时不客气的将大半个身体重量压过去。

    然后,就这么带着巫汐一同往外头走去。

    “你别压我、”

    “我这是让你提前习惯一下,以后压你的地方多着嘞。”

    巫汐满头黑线,面对余乾的强行锁人行为她也确实半点办法没有。谁让余乾他现在的实力远比自己来的强悍。

    “怎么走?”走出院子后,余乾瞧着外头这四通八达的道路,问了一句。

    巫汐默默的朝右边的山道走去,周围没什么人流,就他们两人这么不成体统的勾肩搭背的走着。

    “这一百多里的山路啊,真的要徒步走过去?”余乾感慨的问着。

    “这是习俗。”

    “你们巫族人真惨,去圣山成婚都要这么走过去不成?这山路本就难走,走到明天估计都走不到吧。”

    “那就加快些脚程,争取晚上前走到。”巫汐回了一句。

    “好勒。”余乾眼球一转,然后直接一个跳跃就跳到巫汐的后背上,双手自然的缠绕过她的脖子,说道。

    “我脚疼,你背我。”

    余乾的这突然袭击,差点让巫汐一个重心不稳摔倒,身子踉跄的了一下这才稳住。也就是她现在修为浑厚,才不至于背不起。

    她虽然现在个子也算高,但是比起余乾还是差了不少,这余乾人高马大的跳到她的背上,有种小马拉大车的感觉。

    “你赶紧下来,这像什么话?”巫汐小声说道。

    “你背着就是了,等累了还我背你。你懂不懂情趣啊。我们都要成亲了,在我字典里,夫妻没有相敬如宾这个词。

    只有狼狈为奸这个词。望你周知,现在赶紧适应。你要是不走,那我就不动,看咱们谁耗得过谁。出发!”

    余乾说着同时,还不忘拍着人女孩的肩膀,十分无耻的模样。

    而巫汐也确实是被余乾这样的无耻给弄的没有半点脾气,只能迈起脚步稳健的往前走去。

    不知道为什么,当真的背着余乾往前走的时候,那种关于世俗礼制的约束感并未感受到多少,反而有种另类的别样欢喜。

    这种冲破世俗枷锁的行为在余乾的陪同下根本不觉有何失礼之处。

    巫汐背着余乾刚走出没有多久,后者就跳了下来,然后半蹲在巫汐面前,笑道,“喏,上来骑我。”

    “你用词能不能正常一些?”

    “知道了,上来吧。”

    巫汐知道自己要是不上去,余乾就根本不会走,只能无奈的趴在余乾背上。后者当时就开心的一路往前小跑而去。

    就这样,两人打打闹闹的徒步前往圣山,脚程也快,但也只是在黄昏时刻将将赶到、

    “这便是你们巫族的圣山?”余乾抬头指着面前的一座长条状的山体,这座山直接像是拔地而起一样,没有平缓的上山角度,几近垂直。

    高不见顶,耸入云海之中。

    “嗯,这便是我们巫族的圣山。”巫汐点着头,顺带解释道,“当年巫祖立国之后便是在此处悟道,最后进阶二品天人境。

    所以,这座山也就一直被当做我们巫族的圣山。”

    余乾奇怪道,“那按照你这么说,这世人算是都知道这是你们巫族的圣山。现在又光明正大的来这,要是被发现了,那岂不是告诉世人你们巫族还传承有序?”

    巫汐轻轻笑着,“当年巫祖在这闭关的事情是秘事,只有核心族人知道。所以这圣山也就只有核心的巫族中人知道。

    外面的人不知道。这么多年下来,巫族在上头都用一个门派势力也就是巫门来掩饰占据此地。所以世人不知道这是巫族的圣山。

    只知道是巫门的所在地。再加上这里本就不是什么洞天福地,上面的灵气量有限,别的势力也就不会花大代价来染指这边。

    这么多年也就一直相安无事,族里一些大的礼仪祭事之类的也就一直都放在这边。族里的那些修行天赋厉害一些的也都会在这里由长辈们进行传授。”

    “原来如此。”余乾指着这高耸入云的圣山问道,“所以,你不会说我们不能飞上去,要爬上去吧?”

    巫汐刚想回答,然后突然顿了一下,最后用肯定的眼神看着余乾,“是的。”

    “你们巫族人玩的真变态。”余乾无语的吐槽一句。但是也没多说什么,入乡随俗罢了。

    谁让自己要娶人家的公主,这点阻拦算不得什么。

    想着,余乾就半蹲下来,拍着自己的后背说道,“上来吧。我是武修,皮糙肉厚的,这爬山就由我来。

    你的细手要是伤到,我可不开心。”

    一路互背过来早让巫汐对这样事情没有任何抗拒,她直接趴上余乾的后背之上,双手熟稔的交叉放在他的胸径前。

    “抓牢了,要是掉下去我可不管你。”

    余乾看着眼前这高山丝毫畏惧没有,轻轻一跃就跳上去,然后随手抓住一根藤条。

    以他现在的修为别说背人上山了,就是背个拖拉机上山也是反手一般的事情。

    只见在这如刀削过一般陡峭的崖面之上,背着巫汐的余乾身姿轻盈的以惊人的速度朝山顶上去。

    待行到山腰处的时候,余乾速度停了下来,开始慢悠悠了起来。这圣山极高,这一半处就已然傲视周围的群山了。

    在这个高度上已经完全可以俯瞰整个巫族大地,非常瑰丽,尤其是群山之后夕阳斜照,更是替这份瑰丽裹上金衣、

    见到如此美景,懂浪漫的余乾自然会慢慢放下速度和背上的巫汐一起欣赏着。

    巫汐许久不曾回巫族大地,对自己的家乡肯定是很想念的,从昨天两人一起在天上发呆的时候余乾就知道了这一点。

    所以现在特地如此,背后的巫汐也显然如余乾所预想的。她此刻正视线慵懒的看着自己这从小生活长大的地方。

    和煦的夕阳照在脸上让她的双眸下意识的眯起一些,嘴角挂上浅浅的弧度,两粒梨涡熠熠生辉。

    她右脸轻轻的贴放在余乾的背上,心里有便源源不断的有温暖之意涌了出来。

    “在走神嘛?”余乾随口问了一句。

    “没有,你说。”巫汐轻声道。

    余乾声音很轻的说着,“只是突然觉得有些感慨。”

    “感慨什么?”

    “我且问你,明日我们就要成亲了,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嘛?”

    良久的沉默,最后,巫汐只是将环抱的姿势弄的紧了一些罢。

    “我倒是有一堆话,但是说出来也就那样,就不说了。”余乾爽朗大笑起来,“便只有一言,与你成亲,确实是一件快意至极的事情。”

    说着,余乾也不问巫汐的回答,只是愈发快速的往上面攀登而去。

    高度已经很高了,山风很足,加上余乾的速度让两人的身边只是有着大风的吹拂声。也便是这个时候,巫汐轻轻的嗯了一声。

    不知道是在回答余乾刚才的问题还是认同余乾最后说的那句话,答桉只有风知道。

    等夕阳没过群山之后,天地间只余下最后些许的余晖的时候,余乾才成功的登顶圣山之上。

    回身望去,底下云海翻滚,这圣山的高度确实是凡夫俗子不能涉及的高度。

    余乾放下背上的巫汐,打量着这四周。周围全是建筑,建筑风格秉承巫族传统风格,但又有很多不同。

    显然,这估计也是因为谨慎,所以在这的巫族之人不想让人把这个地方跟巫族联系起来。

    两人刚上来,迎面就走来了林相,他蹙着眉头问道,“余司长怎么背着公主从这上来?”

    “不是说要爬上来嘛?”余乾反问了一句。

    “何时有这个说法?”

    余乾回头看了眼没有任何表情波动的巫汐,这才转头对林相笑道,“没什么,我自己选择的,想让林相看看我的诚意。”

    林相稍稍颔首,不再多说什么,只是说道,“余司长请随我来吧,从现在起到明日大婚之前,余司长得先静修才是。”

    “行。”余乾不疑有他,跟着林相就往里走去。

    一边的巫汐也被后赶过来的龙长老往反方向带去,估计也是要跟自己一样躲在房间里所谓的静修。

    一路往里走去,周围的建筑就愈发像一个门派势力,正中间的大门上的巫门二字更显如此。

    除开看物,余乾最多的便是看人。这里确实和巫汐刚才说的一样,巫族里的修行天赋高的年轻人都在这边修炼。

    一路走过去,余乾看到了不少年轻的男女确实都是天赋出众之辈。

    其中女子多是好奇的看着自己,那些男的不少人都跟之前龙山一样的不爽视线看着自己。

    若非德高望重的林相亲自给自己带路,那些男子怕是不少人又要站出来跟自己单挑。

    “余司长就且先在这里住下吧。”林相最后把余乾带到一处相对安静的院子前。

    “有劳了。”

    余乾直接走入院子,接下来要做的就是等,等明天当那新郎就成。

    就在余乾刚把院门关上不久,门口传来了轻轻扣门的声音,他走过去开门,只见一位穿着白衣的年轻男子负手站在外边。

    这男子长相虽说远不如自己帅气,但是精气神非常饱满,是个气质型的英俊男子。主要还是对方的实力然后余乾有些诧异。

    年纪轻轻的模样就已经是初入四品的修为,这足以让余乾颇为诧异。

    这份天赋,绝对是翘楚中的翘楚,放在太安城也是绝顶天赋的那种。

    视线再往后,这男子身后还站着一个人,就是之前想找自己单挑的那位龙山小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