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这个沙盒游戏不靠谱 太白水君

番外:这一火枪,两世的功力!

    陈希夷掏出合金火枪抵在赵无垢的后脑勺上,但凡这小子敢妄动,他就敢一枪崩了他。

    “我以前没得选择,但我现在想当一个好人。”赵无垢语气里带着诚恳说道。

    “好啊,跟时之环蛇说去,看他让不让你做好人。”陈希夷澹然的说道。

    “那就是要我挨揍!”赵无垢的语气带上了一丝激动:“看见没,这尾巴的印现在都还没消呢,这要是问了不得没半个身子。”

    “呵,对不起,我是正道侠士。”陈希夷义正言辞的说道。

    赵无垢翻了个白眼:“呵,谁他娘的不是呢。”

    “你能不能别再整无间道的词了,要杀要剐,一句话!”赵无垢梗着脖子说道。

    “好,一枪,我爆了你的脑袋,接下来咱们恩怨两消,等等老武跑哪里去了,你们俩坑货不是一直形影不离吗?”陈希夷突然想起了这件事。

    “哦,他侄儿满月,过去喝满月酒了。”赵无垢解释了一下。

    陈希夷不知道是武明空的哪一个侄儿,毕竟武明空的弟有点多,谁知道是哪一个又生了娃。

    “行吧,他的账下次再算,你准备好了没有,我这一枪下去非常利索,你还有什么想说的没有?”陈希夷手指放在合金火枪的扳机上就准备扣下来。

    “等等,我有话说!”赵无垢赶忙说道:“你不能动手,我还要看管新人呢,你这一枪下去就得你来了。”

    “我来?你想得美,没了脑袋你又不是看不见,而且恢复起来也不是什么难事,真以为我傻不成?”说着,陈希夷就要扣动扳机。

    突兀的就看见赵无垢一个蜷缩,而后语气狡诈的说道:“呵,我岂会老老实实的”

    砰~

    一声枪响之后,一切尘埃落地,陈希夷把合金火枪揣回了怀来。

    赵无垢的脑袋爆了大半个,就只剩下了个下巴。

    “说好了,一枪,你要是再开第二枪我就跟你拼命。”赵无垢的声音带着郁闷,这上一次挨了殷长生一锤子,这一次挨了陈希夷一枪。

    “放心,我这个人恩怨分明,说一枪就一枪,绝对不开第二枪。”陈希夷信誓旦旦的说道。

    说完,便和赵无垢蹲下来一起看新人发展,而后突然想起一件事来:“老殷呢,他怎么不在?就不担心你整点什么事出来?”

    “哦,他孙子出生了,过去看一看,顺便喝满月酒。”赵无垢撇了撇嘴表示不信。

    陈希夷知道,无论是武明空还是殷长生,都是有家人的,不像是赵无垢孤家寡人,所以行事更加的肆无忌惮,完全就是混乱邪恶。

    “哪个孙子?”陈希夷好奇的问道。

    “这我哪知道,他们俩防我就跟防贼一样,上一次武明空他弟退休,我给他那些侄儿来了一个父慈子孝,要不是老殷正好在,说不定得血溅当场,自从那之后,他们串门就不带我玩了。”赵无垢语气里带着不屑。

    陈希夷点点头:“你放心,以后我也不带你。”

    这种危险人物玩一玩可以,可不能往家里头领,他可是也有不少5星好友,经不起这小子祸害。

    “对了,这新人你有什么想法没?”赵无垢问道。

    陈希夷瞧了一眼,他能有什么想法,不得不说,这位也是狠人,穿越到古代世界硬生生考上了举人,这可是县令候补。

    穷酸秀才,举人老爷。

    短短八个字就能够体现出阶级差别来了。

    “没什么想法,你有什么想法你自己来,别扯上我,我可不想跟你一起挨揍。”陈希夷深知明哲保身的想法。

    “别说,这小子还是有点想法的,举人之后就想混日子了,啧啧,说不定能够成为咱们第一个脱单的,幼,还想要三妻四妾,就这十年寒窗苦读的身子骨真的能够驾驭的了吗?别到时候年纪轻轻的就顺风湿了鞋。”

    陈希夷看着这位,不由得有些啧啧称奇,完全可以用走上人生巅峰,过上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并且还是老婆孩子暖炕头的生活。

    “卧槽,这小子居然真有这想法?”赵无垢一脸难以置信。

    而后很快就收敛了表情,开口说道:“老陈,你那合金火枪借我一下。”

    “你不会是想拿枪崩我吧?”陈希夷一头黑线的看着这跳脱的赵无垢。

    “怎么可能,我没事崩你干什么,我就剩下半张脸了,崩了我剩下的脸还要不要,真就只剩下脖子了呗。”赵无垢解释了一下。

    听到这话,陈希夷也觉得有道理,随手就把合金火枪借给了对方。

    万万没想到,赵无垢上来就一枪崩了对面那个世界,整个世界瞬息化作无数的碎片。

    “卧槽!不就是快要脱单了,现在不还没脱单嘛,你动手太狠了,世界都给炸了。”陈希夷震惊之中也是带着一丝爽快,他都没脱单,对方就想脱单了,这对他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等他脱单了就来不及了。”赵无垢把合金火枪还给了陈希夷后,语气里带着不忿:“我单身了这么多年,凭什么他脱单。”

    陈希夷沉默了一下,而后认同了赵无垢的说法:“有道理,难怪老武和老殷会这个时候去喝满月酒,看来是知道了这小子要脱单,所以才给出机会让你动手,不过接下来你有什么想法?”

    “毕竟世界被你打爆了。”

    赵无垢也是神色一僵,他发现自己也被人坑了,别人一起爽,但锅是他背的。

    不过还是眼前要紧,世界没了得赶紧给这位找个安置的地方。

    “你家园游戏借我用一下,我再去把异类游戏借来,改一改,整个新玩意出来应该就够了。”赵无垢说道。

    “家园游戏不是问题,但异类游戏你确定是借不是偷吗?”陈希夷问道。

    “肯定是借,以后还就是了,你就站在此地,不要走动。”说着,赵无垢便遁走离开,去以借为名偷了虚数成道的桃花源主身上的异类游戏,准备大干一场。

    至于为什么不偷不借主神空间,因为上一次借完就挨揍了,等这一阵子风头过了再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