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朕又突破了 老告

第五百三十八章 社会我龙哥【求订求票】

    自从旬月前接收了第二妖身,妖怪就开始横穿三界内外,探查诸多秘境。

    眼下已经确定那个罗盘模样的器物,确实能指向出阴司之门的位置。

    有了固定指向,妖怪在这段时间,已经找到了两扇阴司之门。

    但其中并没有勾魂笔。

    妖怪正在追逐第三座阴司之门。

    这座阴司之门和以往所得都有不同,妖怪追逐已有数日。

    赵淮中与其联系时,妖怪的三丈魔身,伫立在一艘通体黑色的船舶上,单手背负,远古大妖主的气势拉满,让身边的其他人宛如喽啰。

    他身畔共同追逐阴司之门的队伍却是扩大了。

    除了妖怪,还有阴间诸侯阎罗。

    他们足下的船舶叫黄泉之舟,是阎罗一族传承的宝物。

    这艘黄泉之舟能在鹅毛不浮的阴间黄泉之河上航行,搭载阴灵,摆渡亡魂。

    黄泉之船还有个特点就是永不迷航,船上祭刻着诸多玄奥莫测的刻度,使得这艘船犹如识途老马,能辨别方向。

    赵淮中知道此事后,就让阎罗催动黄泉之舟,来帮助妖怪尽快找到阴司之门。

    当前在追逐的阴司之门,便是位于三界外的混沌虚空。

    黄泉之舟能自辨方向,在时空颠倒的混沌当中,不怕迷失。

    妖怪和阎罗,还有不少其他妖族,阎罗手下的阴魂恶鬼,同乘黄泉之舟,正在三界外的混沌虚空,追逐一扇高耸达千丈,巍峨如山地漂浮在混沌时空深处的阴司之门。

    它明显是一座阴间散失的主碎片,不仅面积大,且阴气浓重。

    妖怪和阎罗率众,已经和这扇阴司之门纠缠了多日。

    接到赵淮中通过照骨镜进行的询问,妖怪忙着卖力表现,暴叱声中,突然纵身跃起,往前方混沌中那扇阴司之门落去。

    其身后九条相柳的蛇头伸缩,狞恶无比。

    嚓!

    妖怪落在阴司之门外,却见门上的一颗青铜铆钉内,骤然钻出一只禽鸟模样的脑袋。

    其脖颈细长,戳向妖怪眉心。

    妖怪身后,相柳的蛇头吐出黑色的水气,落在门内的鸟头上,将其腐蚀成了一缕烟气。

    但阴司之门表面,更多的鸟头旋即探出,此起彼伏。

    那似鸟又有些像鸡的禽首,是阴间著名神兽九阴雀,雄雀头上生冠,又叫金翎鸡,和地书里封存的九灵元圣、铁毛犬齐名,都是阴间神兽。

    轰!

    妖怪躲开金翎鸡的扑击,一拳击出,打在阴司之门上。

    门体缓缓震颤,裂开了一道微不可察的缝隙。

    在过往的十余日间,妖怪,阎罗和这扇阴司之门纠缠斗法了多次。

    轰开的缝隙,不久后就会闭合。

    “陛下,这阴司之门如此难缠,其中必有重宝。”

    妖怪出手,船头留下阎罗在和赵淮中交谈。

    “嗯。”

    赵淮中看了看远处的阴司之门,若有所思的切断和阎罗联系。

    他已经进入仙界,孔子,庄周等人正在等待。

    “这次要出手阻杀哪位妖神?四部大妖神踪迹找到没有?”

    “没有,但摸到了另一位妖神的位置,亦是妖族统帅之一。”

    赵淮中和孔圣,庄周交谈间,融入虚空,往一个方向赶去。

    仙界的战局发展,人、妖两族的底牌不断翻开,不仅在战场上争锋,两方面的强者一旦落单,被杀的概率也会非常高。

    斩首战术,在任何时候都是强有力的大杀器,甚至能左右战局走势。

    就在三人前行,准备联袂去阻杀妖族时,赵淮中忽然顿住脚步。

    他体内龙吟乍起,一条暗黑色,鳞片上带着金色纹路的龙,无声无息的从赵淮中体内游曳而出。

    它的身躯略显虚幻,但龙头异常清晰,龙目威严,竖瞳阖动。

    祖龙离体后,对着仙界以北的方向,发声嘶吼,震天动地!

    庄周打量祖龙,赞叹道:“秦皇你这龙魂像是有自己的独立生命。

    它居然在呼吸!”

    孔圣亦惊讶道:“这祖龙之魂体内,居然有内脏,心窍,血脉,骨骼等造物。

    它似乎不仅仅是秦皇衍生的龙魂!”

    赵淮中颔首,他早就发现了祖龙的特别之处。

    对祖龙的修行,并不是龙气的演化,而更像是在无垠的时空中,聚集召唤祖龙的龙魂碎片,一步步聚集到自己身上,逐渐壮大,让‘祖龙’变得更完整。

    每当修行有所增长,都能感觉到祖龙在‘醒来’!

    它确实是有着独立的生命,但神魂又和赵淮中紧密相连,不分彼此。

    “秦皇为何将祖龙放出?”庄周讶然道。

    赵淮中摊手道:“不是朕放的,它感应到某种危机,自行出来示警。”

    这种示警能力,是祖龙和外挂结合后,放大了感知而形成的。

    吼!

    祖龙对着北方嘶吼,眼瞳一横,看了眼赵淮中的袖口。

    麻溜的,谛听从袖子里小跑出来,对祖龙一脸舔狗模样。

    社会我龙哥!

    这货对赵淮中都没这么恭敬过。

    祖龙扭了扭脖颈,张口吐出龙息,落在谛听身上。

    赵淮中暗忖这是祖龙和外挂相合的一股力量,在给谛听的感官,搜听能力进行加持。

    祖龙要干什么?

    谛听被加持后,耳朵耸动,仿佛听到了某种天地秘音,神情专注。

    不片刻间,谛听结束了对天地之音的搜听,转头对祖龙嘶吼起来,像是在汇报自己听到的东西。

    特么的造反,听到了什么不先对朕汇报,而是先告诉它龙哥……赵淮中眨巴着眼睛,关键是这谛听还会外语,能和祖龙沟通?

    两者你一声吼,我一声吼。

    过了一会,祖龙回归赵淮中体内。

    谛听道:“妖族在密谋算计人皇。”

    赵淮中翻了个白眼,他和祖龙一体,谛听告知祖龙,他便同步得知。

    妖墟。

    “陛下,交战以来,虽然借助攻占的城池,吸取人族精血,唤醒的大妖神在逐渐增多,但我们也被人族袭杀损失了九位妖神,其中包括三位大妖神。”

    说话的是妖部统帅之一的妖神七雀。

    她的眼瞳狭长,眼睑内居然有七个瞳孔聚合分化,极为妖异瘆人。

    “人族以人皇为首,和阐教那几名造化相合,死掉的三位大妖神,都是被他们联手所杀。”

    “但人族的损失并不比我们低,被杀者同样不在少数。”一旁的东彦说。

    这里是妖墟主殿,妖皇就坐在主殿的王座上。

    “陛下,吾想去人间一趟,秦地是人皇的根基,也是他的弱点,攻其必救,便可牵制秦皇。

    而毁掉秦地,人皇的力量也会受到影响,没了根基,才好杀他。”

    七雀对当初被赵淮中打崩了半边身子,重伤垂死的仇恨,念念不忘。

    “以人皇的心智,他敢来仙界,必是对人间有妥善布置,你杀过去,很可能坠入其算计。”东彦分不清男女的声音响起。

    “没错。”

    妖皇沉吟:“人皇这段时间全力阻杀我妖族,本皇怀疑他还有其他目的。

    不久之前,吾催动妖墟,联合太古石磨和妖皇钟等先天器物,进行推演,已经有所发现。”

    “你们看。”

    虚空中浮现出一副朦朦胧胧的画面,一闪即逝。

    但瞬间的变化,仍能看出那是一扇阴司之门。

    “秦皇动用先天器物,遮掩了他正在进行的另一件事情。

    他不惜亲自出手,频繁攻袭我妖族,还有吸引吾和天庭注意力的目的。

    他一直在暗中追寻阴司之门,若本皇判断的没错,他是想找到勾魂笔。

    勾魂笔能勾消命魂,若落入其手中,不仅能对我妖族占据主动,对付天庭时也将获得优势。”

    “陛下的意思,是我们也要参与对勾魂笔的争夺?”七雀道。

    “不,有人比我们更不想人皇获得勾魂笔,将消息透露给天庭之主,他会替我们出手。人皇和天庭交锋,还可以增加人族内耗。”

    妖皇阴沉沉的道:“人皇若和天庭之主交手,七雀、东彦你等便趁机杀入人间。

    吾也会伺机出手,牵制人皇,先毁掉他的人间根基,看他如何应对?”

    “此为上策。”东彦欣然道。

    “你等再看。”妖皇再次推送出一副画面。

    其中显现出来的竟是未来的某个时间节点,人间大秦血流成河,而赵淮中也陨落被杀的画面。

    “本皇连同妖墟,推演所得,人皇当有命劫,就是不久之后,是他的生死大劫。”妖皇阴鸷道。

    虚空深处。

    黄泉之舟正在快速增长,转眼就变得和阴司之门一样巨大。

    “放出勾魂锚,锁住那阴司之门!”阎罗大喝道。

    他正和妖怪联手,逼近阴司之门。

    妖怪也催动了体量庞大的妖山,在虚空中显化增长。

    并且从妖山上分化出一条妖气浇筑的锁链,和黄泉之舟的船锚,同时抛出,试图接近阴司之门。

    那门上无数的青铜铆钉發光,速度突然增加,摆脱了妖山和黃泉之舟的束缚。

    而就在雙方角力时,一尊青铜大鼎破空飞出,撞在了阴司之门上。

    嗵!

    剧烈的震响,四条铜龙也从虚空扑出,各自吐出一缕青光,压制阴司之门,减缓其速。

    下一刻,那尊大鼎稳稳地压在了阴司之门上。

    阴司之门速度锐减。

    妖山的锁链和黄泉之舟的船锚,趁机接近,气机烙印其上,完成了束缚。

    “陛下!”妖怪和阎罗意外道。

    随着青铜大鼎的到来,一起出现的正是赵淮中,还有孔子和庄周。

    赵淮中通过谛听搜听天地秘音。

    及时获知了妖族已经发现他在追溯阴司之门,并且准备借助阴司之门进行谋划,对付自己。

    可惜具体计划无法听清。

    不过祖龍出现示警,久是因为感觉到赵淮中,不久的未来有一次大劫。

    祖龙预警,是催促赵淮中改变某些事的进程,提前破掉妖族的算计,对未来形成干扰,则不久之后的劫难不攻自破,因为未来已经出现了轨迹上的偏移。

    赵淮中遂决定先把这扇阴司之门收走,拉着孔子和庄周过来干私活,打乱某些事情的轨迹。

    三人同出,赵淮中祭出母鼎,庄周则化出金鹏,双翅展开不知其几千里也,搅动万里虚空。

    轰隆!

    金鹏探爪,抓住了阴司之门,蓦然发力,要将其打开。

    孔圣人在一旁助攻,温吞吞道:“开门!”

    那门震荡的愈发激烈,门上无数符号崩溃。

    封禁着大门的一股力量,在赵淮中等人合力下,迅速被削弱,终于徐徐往两侧分开。

    汹涌的阴气,自门后涌出,铺天盖地。

    同时,一道青灰色的光曦,流星般从门后飞出,破空远去。

    “先天气机!”

    “先天灵宝!”

    赵淮中眼疾手快,探手一抓!

    Ps:求订求票,谢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