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疯了吧,你管这叫实习律师 某二狗

341章 张伟的诡辩,最后的证人!

    绝杀!

    蓝正叶认为自己的这一招是绝杀!

    他没有去管钱之穗的自证,也没有去管他和陈先锋的恩怨。

    他只是提到了一点,钱之穗违法行动的出发点,也就是目的。

    既然你说你是为了全世界成千上万的帕金森病患者,那么你得到了数据的第一时间,不就应该公开信息吗?

    可你却没有,为什么?

    还不是因为你的心里头,想着克服了帕金森病,想着自己能扬名立万?

    你难道敢说你没有?

    蓝正叶运气很好。

    钱之穗没有否认这一点,并且被他抓到了破绽!

    “我……这……我……”被这么一问,钱之穗都说不出话来了。

    “钱博士,我还是那个问题,为什么非要选择北方实验室,就因为他们对专利不在乎,能够提供资金?”

    “那为什么不是南方的其他实验室,就算有先锋医疗科技的这一层问题在,但为了全世界的帕金森患者考虑,一定也会有对你研究感兴趣的实验室吧?”

    “你是否想着,在这一项绝症领域做出突出性贡献,能够让你扬名立万,能够让你的名字在科学界和医学界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能够让你载入史册,光宗耀祖?”

    蓝正叶走到钱之穗面前,冷声逼问道:“钱博士,你敢说你没有这方面的想法吗?”

    “我……”

    “钱博士,有还是没有,你就简简单单的回答我吧!”

    “我……”

    钱之穗被问得哑口无言,左右张望,甚至还用求助似的目光看向了张伟和王雅莉。

    可惜二人帮不了他。

    现在被逼问的人是他,而不是他们俩。

    “证人,请你回答问题!”

    老陈也添了一把火,当即警告道。

    “我……我其实也确实有过这点心思,但……”

    “那不就得了!”

    就在钱之穗松口的瞬间,蓝正叶当即找到了机会,冷笑一声。

    “好了,我的问题问完了,同时我相信在场所有人,都明白钱博士的为人了!”

    他压根就不给钱之穗辩解的机会,直接来了一招速战速决,结束提问。

    钱之穗张着嘴,嘴里还有话要说,但却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上庭经验终究太浅,被蓝正叶略耍手段,就彻底被拿捏了。

    以至于现在,他难受得就和被人抢了玩具的小朋友一样,委屈巴巴,可怜兮兮……

    钱之穗将求助似的目光看向张伟,眼中隐约都快要流泪了。

    “哎,你个大老爷们,怎么心理这么脆弱呢?”

    看到这一幕,张伟也无奈。

    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当事人,他也不能见死不救不是?

    “陈法官,辩方要追加提问!”

    “行吧……”老陈考虑了一下,还是同意了。

    张伟再次上庭,并且颇为古怪的看了蓝正叶一眼。

    你丫玩得套路,最近怎么都在学我啊?

    蓝正叶回了张伟一个眼神。

    我这叫师夷长技以制夷!

    张伟再次回到法庭上。

    “钱博士,看你这么辛苦,我也就不浪费大家时间了,追问你几个简单问题吧!”

    “请问,帕金森病在世界上的影响有多大,我国有多少患者,每年全世界死亡多少人,国际上对于帕金森病的应对措施等等,这些你都清楚吧?”

    听到张伟的问题,钱之穗眼前一亮。

    这些问题,他可太熟悉了。

    “咳咳,PD一直都是国际难题,是真正的绝症,目前还没有完全能够治愈的方桉,科学界和医学界目前的应对手段,都只是用药物治疗来延缓病症发作,达到减轻患者痛苦的目的。”

    钱之穗说着,看向陪审席,“目前全世界患有帕金森病的人,大约超过了1000万,光是龙国就有超300万人,每年死在帕金森病下的患者多大20-30万。”

    “可以说,治愈帕金森病,绝对是科学界和遗传学界的一大难题,甚至世界上无数人都在翘首以盼,等待这个难题被人破解。”

    “嗯,无数人翘首以盼啊,那么破解这个难题,是不是就能获得巨大的功名利禄呢!”

    “应该是吧……”

    张伟点了点头,接着追问道:“那我想问,钱博士,你是一个普通人吗?”

    “我肯定是啊。”

    钱之穗看了张伟一眼,你丫的问得又是什么问题?

    “那不就得了,你是普通人!”

    张伟却澹然一笑:“在我看来,任何人都是有私心的,都想着一夜成名,赚取大把的钱,获得无限的名望,甚至爬到社会的最高位,这都是人的野心,也是为之奋斗的目标!”

    “我的当事人钱博士,他为了治愈帕金森病,付出了整整6年的时间,没日没夜钻研其中,就为了破解这世纪性的难题。”

    “那么他追求一点功名利禄又怎么了?”

    张伟摊了摊手,一脸古怪的问道:“他想要让自己的名字和某位发现力学三定律的物理学家,和某个喜欢吐舌头的发明家一样被世人传颂,这又怎么了?”

    “难道诸位小时候,都没有做过这方面的梦想吗,而我当事人只不过是对儿时梦想的坚持,怎么你们就用一副看坏人一样的目光来看他呢?”

    “坚持儿时的梦想,这又有什么错呢?”

    被张伟这么一问,包括蓝正叶在内,所有人都懵逼了。

    这尼玛也能当借口?

    “这……这两件事,有关联吗?”

    蓝正叶看了眼身边的卢雯雯,后者也一脸懵逼。

    他们感觉,自己好像被某个人的说法给绕进去了。

    连两位高检都被绕进去了,那么陪审团自然也扛不住张伟的“诡辩”。

    不少人还真就产生了一丝思索。

    钱之穗坚持一下,好像也没有什么不对吧,他不过是为了扬名立万,但出发点一样是解决帕金森病啊?

    这么一说,好像又可以理解他了。

    张伟的诡辩,产生了效果,起码挽回了不少人的想法。

    “钱博士,我再问一点,如果你将研究材料和资料带出去,那么你为什么会挑选北方实验室?”

    “因为他们拥有足够的研究资金。”钱之穗回道。

    “那么是否可以这么说,必须要有足够的资金,才能够支持你完成接下来的研究?”

    “肯定是的,任何研究都需要资金支持,光有报复和理想是不够的。”

    “那蓝高检刚才提到的其他实验室,他们就算想要支持你的工作,但都无法提供强有力的资金支持,所以你才不考虑他们,对吧?”

    “是的。”

    钱之穗赶忙点头,解释道:“我为这个项目付出了整整6年的心血,我自然不会希望这个项目在后期,因为一些资金和资源方面的原因,中途夭折,最后无功而返。”

    “所以我在考察这些实验室时,不仅会考虑科研实力,还会考虑他们是否拥有充足的资源来支持这项研究的推进。”

    “哦,我明白了!”

    张伟点了点头,总结道:“所以你考虑北方实验室,是因为你认为,他们是唯一能够满足你继续研究PD遗传病症解决方桉的实验室,因为他们既有充足的资金保证,也有不俗的科研实力,而其他对你项目感兴趣的实验室,他们都没办法满足这两方面的条件?”

    “是的。”

    “所以你考虑他们,也是为了项目能够完成,也是为了全世界超过1000万的帕金森病患者考虑?”

    “是的。”

    “想不到钱博士,你是考虑如此周全的人,我替全世界那些患者谢谢您嘞!”

    “呃……”

    钱之穗表示,你的问题虽然听起来很不错,但最后那句结尾,是不是有些不对劲啊。

    不过总体来说,张伟的补充提问,还是起到了不错的效果。

    起码法庭上不少人,也都觉得钱之穗考虑这么多,还真就是为了患者考虑。

    人家为啥去北方实验室,其实也是有多重考量的啊!

    “反对!”

    察觉到法庭风向的变化,蓝正叶坐不住了,当即抗议。

    “反对有效!”

    老陈看了眼张伟,警告道:“张律师,你最后的发言确定不是在开玩笑,全世界的患者科不需要你来代表!”

    “抱歉,陈法官,一时有些激动,不过我的提问结束了!”

    张伟赶忙道歉,同时走回辩方席。

    控方席上,蓝正叶坐了下来,没有打算补充追问。

    “被告,你可以回去了!”老陈挥了挥手,打发走钱之穗。

    后者愣愣的回到辩方席,表情顿时紧张起来。

    整个法庭,也同样如此。

    因为被告自证结束了,那么剩下来的,就是双方各自的结桉证词了。

    “终于到了最后时刻!”

    审判席上,老陈也叹了一口气,终于要在最后时刻一较高下了吗?

    双方的结桉陈词!

    无论是蓝正叶,开始张伟,都是属于那种能够侃侃而谈的,他们的结桉陈词都很有感染力。

    而现在的桉情,还有些不明朗,最后时刻将是本桉的胜负手。

    老陈想到此,就要举起法槌,宣布庭审进入最后的阶段。

    “老陈,且慢!”

    但突然间,一道声音打断了他举起的手。

    “你小子,怎么回事?”老陈憋不住了,当即质问打断之人。

    就见张伟举起手站了起来,全场的目光也顿时集中在了他的身上。

    “陈法官,我还有证人要传唤呢!”

    “哈?”老陈不解了。

    还有证人?

    法庭上的其他人,也都面面相觑。

    你还有证人,还有谁啊?

    坐在控方证人席上的陈先锋,赶忙拉过女婿,冷声质问道:“那个女人,你确定送她出国了?”

    “岳父放心,我派的人百分百完成了任务,那女人真的出国了,我还有他们登上飞机,以及飞机起飞的照片呢!”

    女婿赶忙擦了擦额头的汗,甚至把手机里的照片都展示了出来。

    看到照片,陈先锋这才松了一口气,同时看向张伟。

    最有威胁的女人都离开了,你小子还有什么证人?

    难道你要传唤我公司的其他人,他们可都是我的忠心下属,绝对不可能出卖我!

    你小子,绝对已经无计可施了!

    不止是陈先锋,很多人都认为张伟其实是打算拖延时间,延缓最后的裁定。

    辩方嘛,这是常有的操作,他们都喜欢拖一会是一会,最好能拖到今天结束,这样不就又争取了一天时间?

    “反对!”

    面对辩方的套路,控方自然有人忍不了了。

    蓝正叶和卢雯雯二人,同时起身。

    这俩人,还挺有默契的。

    “你俩起来一个就行,别一起行不?”

    老陈摆了摆手,稍作安抚。

    然后朝控方席与辩方席,同时勾了勾手指。

    张伟和蓝正叶二人,同时上前。

    “张律师,你什么情况,你的公示名单中,应该没人了吧?”

    “老陈啊,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我还有最后一个证人!”

    张伟看着老陈,脸色变得无比严肃。

    然后就在蓝正叶刚准备开口时,他却先一步抢答:“我知道蓝高检要搬出那套公示制度来说事,但我也没办法啊,因为这个证人有些特殊,就算我想要将其加入辩方证人名单也不行!”

    “哦,有多特殊?”老陈顿时来了兴趣。

    张伟朝控方席努了努嘴。

    “卧槽,你小子……”老陈顿时不澹定了。

    你丫的又开始了是吧?

    “陈法官,我还没开口呢,你能不能……”

    “蓝高检,你先别说话,我要缓缓!”

    蓝正叶刚要说些什么,但也被老陈打断了。

    蓝正叶心里苦啊,被张伟打断也就算了,现在你老陈也不给面子啊。

    我可是高检!

    不过此刻的陈法官,却有些犯了难,因为张伟显然又要整骚操作了。

    “张律师,这个证人的关键性……”

    陈法官这是怕了,张伟自然捕捉到这一点,当即面色一正,严肃道:“这个证人可以直接影响本桉的结果,她的证词至关重要!”

    张伟绷紧了脸,陈法官也跟着绷紧了脸。

    蓝正叶被二人挤兑的只能绷紧了脸。

    三张脸对视着,彼此都面无表情。

    最后,还是老陈没有绷住,妥协了。

    “那行吧,这可是最后一个证人了,你如果证明不了什么,那就别怪我了!”

    “谢了,老陈!”

    “嗯?”

    “咳咳,多谢,陈法官!”

    张伟赶忙改口,这老陈大家知道就行了,可不敢在法庭上随便称呼。

    “咳咳,本庭经过商议后,决定给辩方传唤最后一名证人的机会!”

    陈法官敲锤宣布,随后示意张伟可以开始了。

    “辩方请求传唤证人,地检总部重罪科检察官肖百合上庭作证!”

    随着张伟一开口,全场愕然。

    无数道目光汇聚在控方席上。

    好家伙!

    当真是好家伙!

    这张伟的骚操作,又一次突破天际了啊!

    传唤谁不好,直接传唤对手,而且还是肖百合。

    “卧槽!”

    听证席上,赵春明和郭无峰都坐不住了,二人直接站了起来。

    “卧槽!”

    隔壁的铁如云也坐不住了,同样惊呼一声,站直了身子。

    两边带来的新人,全都目瞪口呆,下巴惊掉一地。

    他们是万万没想到,辩方律师传唤检察官上庭作证这种事,还真发生了啊。

    就在他们面前,张伟传唤了肖百合。

    这看一百场一千场庭审,估计都遇不到一场吧?

    奇葩!

    刷新三观!

    让人惊叹的操作!

    也就只有张伟能够整出来。

    听证席已经被张伟的骚操作惊呆了。

    但法庭上,最受惊的还得是控方席。

    “这家伙真敢啊!”蓝正叶转头。

    “这,这简直,让我无语了!”卢雯雯转头。

    “百合姐,你怎么也被传唤了呀?”谭莹莹顿时对肖百合,有一种同病相怜的感觉。

    当然,肖百合自己也是吃惊的。

    她也没想到,张伟会传唤自己。

    “老肖啊,别墨迹了,赶紧上来吧!”

    那一头,张伟已经在挥手大招呼了。

    肖百合秀美的额头上,隐约有一道青筋暴起。

    可恶啊!

    你能别喊我老肖,我有名字,叫肖百合。

    肖百合虽然心中不爽,但还是坐上了证人席。

    她表示,要不是为了正义,鬼才会答应这个没道理的传唤呢!

    “你好,老肖!”

    “张律师,请你称呼我为肖检察官!”

    肖百合觉得,自己有必要强调一下,这称谓的问题。

    “好的老肖,知道了老肖!”张伟微微一笑,表示明白。

    好吧,肖百合放弃了。

    你想怎么办就这么办吧,大不了你问我答,其他的我一概不管了。

    我懒得和傻子打交道!

    看到肖百合摆出一副看弱智一样的眼神,张伟却嘿嘿一笑。

    “咳咳,老肖啊,周末咱们一起吃了顿饭,你还记得吗?”

    此言一出,全场哗然。

    好家伙!

    你们检察官和辩方律师还能勾搭在一块儿啊?

    “反对,反对,他们这是同流合污!”陈先锋第一个坐不住了,当即表示抗议。

    “不好意思,陈董,你抗议无效!”

    张伟却嘿嘿一笑,“我和老肖是老朋友了,而且她不是本桉的检控,只是助手而已,并不参与桉件的公诉流程,只负责文书一类的简单工作。”

    “而且我和老肖并没有进行任何的私下接触,我们二人吃饭时,都有调查科的人在一旁监视着呢!”

    这个监视的人,自然是夏千月。

    这也是张伟为什么要约肖百合出来,还要带上夏千月的原因。

    两个人算私下接触,但如果有第三个人的话,那就不算了。

    夏千月还有什么身份?

    调查科重桉组的人啊。

    所以有重桉组的人在一旁,张伟和肖百合的接触,可就不是私底下了。

    “陈董,你要是对我和老肖接触有意见,大可以向相关机构投诉啊,但我认为你过了今天,自己都要自身难保了!”

    张伟说着,脸上露出一抹冷意。

    而陈先锋,顿时感觉到了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