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诡异仙 狐尾的笔

第三百四十章 欢欢

    “嘿嘿,大人,有什么事,您尽管吩咐。”驿官脸上的谄笑让李火旺想起了自己的上司。

    “去睡吧,没事别靠近我的屋子。”

    “那您就寝~小的先告退了,要是有什么事情,您尽管吆喝一声老吴头就行,小的随叫随到。”

    “嘎吱”一声,门关上了,当李火旺把门拴放好,从包里拿出被雨水淋湿的干粮啃了起来。

    馒头没在,他不敢随意吃这外面的东西,防人之心不可无。哪怕这是在梁国的驿站内。

    吃着吃着,李火旺忽然停了下来,看向自己的正在结痂的手背,那里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动。

    借着烛光仔细察看,李火旺才发现那似乎是一条非常纤细的黑色触手,它好似蚯蚓般在血管中不断蠕动着。

    李岁的触手顺着血管已经到达手背了,这还是之前没有过的事情。

    “我说什么来着?你瞧,征兆已经出来了,这才刚刚开始,这黑太岁会一步一步占满你全身上下的经脉!到那时候你就是死定了,大罗神仙都救不回来!”

    “按我说的做,赶紧把给黑太岁扔了!”

    李火旺嚼着嘴里泡发的炊饼,冷漠地盯着说这话的红中。

    “爹?”李岁的声音再次响起,这声爹中带上了一丝委屈跟彷徨。

    李火旺视线收了回来,把剩下的干粮放回袋子,直接吹灭了蜡烛,连洗漱都懒得洗直接躺在床上。

    他已经很累了,几乎后脑勺刚挨到枕头,就进入了梦中。

    听着窗外的噼啪下雨声,李火旺难得睡了一个好觉。

    昏昏沉沉中,李火旺忽然被一阵强烈的恶心给弄醒了。

    “怎么回事?”李火旺走到自己包裹旁,拿出水葫芦就要喝水。

    可刚张嘴,水还没有倒进去,几根触手反而从喉咙处钻了出来。

    “干什么?回去!”李火旺不说还好,一开口,更多的触手从里面钻了出来。

    “李岁!你在干什么!”李火旺在脑海中狂喊。

    “爹,你不死!”

    随着李火旺弓着腰一阵呕吐,由大大大小小蠕动触手形成的李岁裹着黏液直接吐了出来,她蠕动着触手迅速钻入了床底下去了。

    艰难的咽了一口带血的口水,很是烦躁的李火旺瞪了红中一样,“你不说话能死吗?”

    说完,他转身向着床边走去,可刚走到一半,李火旺表情痛苦地捂着脑袋。四周的一切开始迅速变化。

    等他再次回过神来的时候,刚刚站着的自己已经躺在了冰冷的水泥地上。

    李火旺错愕的向着四周看去,自己还在那桥洞底下,只是这里看起来比之前脏得很。

    “又回来了”李火旺无奈地叹了一口气,转过身来平躺在地上,看着拱桥底部的蜘蛛网。

    唯一庆幸的就是,这边再也没有母亲跟杨娜了,自己也不用刻意纠结什么真假,只要安静等着时间过去就行。

    “李岁现在认字越来越快了,已经能理解红中在说什么了,不过我得教教它,有些人嘴里的话不一定是真的。”衣衫褴褛浑身污垢的李火旺躺在桥洞里,看着头顶自言自语地说到。

    “哒哒哒”脚步声从桥洞口响起,他记得,那是欢欢的声音。

    李火旺侧头看去,就看到那背着红书包的可爱小姑娘双手捧着烧麦,有些不安地站在那里,她看起来比之前高了一点点,衣服也换了,唯一没换的是她脑袋上的樱桃发卡。

    “欢欢,不用给我送吃的了,我饿不死了,如果饿死了更好。”

    李火旺的话让欢欢顿时瞪大了眼睛,“叔叔,你能认出我来了!你已经好久都没有认出我来了。”

    无声地笑了笑,他站起来向着那小姑娘走去,这一次欢欢难得地没有跑,很是不安仰头看着李火旺。

    李火旺接过她手中袋子里的五个烧麦放进嘴里。“之前在幼儿园的那次,对不起了,你也知道我是精神病,有些时候我分的不是很清楚。”

    看到李火旺吃了起来,欢欢甜甜地笑了,紧接着随着她摇头,两侧的双马尾辫也开始左右摇晃。“没关系的,我知道你也不是专门要伤害我的。”

    李火旺举起手来,想要拍拍她的小脑袋,可看到自己那肮脏的手掌,想想还是算了。

    “多谢你的烧麦,你记得以后别给我带吃的了,我发疯的时候,有可能会伤到你。”刚说到这,李火旺愣了一下,自己为什么要在这废话,这明明只是幻觉罢了。

    “嗯!我知道了!叔叔再见,我回家去了!”欢欢给了李火旺一个大大的拥抱,转身离开了。

    李火旺走到桥洞边缘,站在阴影下看着那在阳光中奔跑的娇小背影,眼中露出一丝暖意。

    自己在那边十分忌讳的善意,在幻觉这边反而到处都是,如果让他选的话,真的想把这边当成真的。

    就在他刚准备转身重回桥洞的时候,远处拐角一个正在抽烟,脖子带着大金链子的胖子立即让他表情一凝。

    他那时不时向这边偷看的猥琐眼神,让李火旺眼中的暖意迅速变成冷意。

    “他想对欢欢干什么?”李火旺立即想起一部叫《素媛》的电影。这让他脸皮抖了抖。

    哪怕就是在自己的幻觉中,自己也绝对不会让那种恶心的事情发生。

    左右看了看,他从旁边河里捞起一块趁手的鹅卵石,向着那胖子摸了过去。

    就在那胖子刚一转身,看到李火旺的刹那,李火旺手中的石头已经对着他的脑袋拍了下去。

    等那头破血流的胖子被手上的剧痛给疼醒的时候,已经被李火旺拖到阴暗的桥洞深处。

    当他低头看到一把碎玻璃扎穿了自己的左手手掌,顿时腮帮子颤抖地惨叫起来。

    李火旺一拳头锤在他的胸口,顿时让这胖子的惨叫戛然而止,半天喘不过气来。“叫什么叫!我还没开始呢!”

    等看到那胖子回过劲来,李火旺冷漠地盯着他,“说说吧,你盯着那小姑娘想干什么?”

    那胖子听到这眼泪都要下来了,表情无比的委屈,“我哪盯着那小姑娘了!我明明盯着的是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