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道诡异仙 狐尾的笔

第四百二十四章 司天少监

    李火旺现在的地方,是之前记相留给自己的带院小楼,不得不说,在上京有这么一屋子很方便,至少不用去住客栈了,而且放在院子里黑太岁也不怕别人睢见了。

    此时的他背着手,眉头紧锁地看着外面飘雪的冷清街道,街道上已经没多少人,因为今天的上京城提前宵禁了.而李火旺一言不发地站在窗口边,仿佛在等待着什么。

    忽然"哒吃哒达"清脆的马蹄声响起,一群穿着裂皮的壮汉骑着马,向着上京城内冲夫。

    这已经是最近几天的第三批人了,他们身上的气息还有他们刻意挂在腰间的腰牌,都让李火旺明白,这些人就监天司在大梁其他六道的人手。在接到了调令,他们都来上京了。

    虽然按时辰来算,这才算黄昏,可因为空中正在飘雪的天阴沉沉的,基本上已经变得跟夜晚差不多了。不但人少,而且此刻整个上京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如同一块沉甸甸的石头压在他的心头。"刷!"一只黑鸟从空中掠过,紧接着又远处划了一大圈后,稳稳地在李火旺面前的船沿上。

    李火旺认识这鸟,这是那位叫司马岚的墨家肩膀上的鸟。而此刻它那鸟嘴上叼着一张折起来的纸张。当李火旺打开那张纸,看清楚上面的内容后,表情顿时激动起来,"总算是要开始了!"

    听到主人下楼的急促脚步声,正在缩在椅子下面凯窝的馒头顿时精神起来,他刚摇头摆尾地靠近,却被一掌拍开。

    "老实守家!等会不管听到了什么,都别出去看"李火旺说着翻身骑上院子里的马,快马加鞭的向着监天司衙门方向冲去。

    等他走过卧着两座石狮子的衙门口,紧接着顾着暗门抵达当初那布满屏风的大殿时,发现那些屏风已经全部撇了下去,已经站满了人。

    可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墙上的油灯并没有点燃,让在整个空间无比得昏暗。

    哪怕李火旺绝佳的视力,也只能看清这黑暗中那一团团零散的人影,而无法看清楚这些人的样貌,唯有走得很近才能看清这些人的验。

    从这些人群中穿过,此刻让李火旺有种重回学校操场的感觉。

    只不过这些人跟充满气的学生不同,这些或站或蹲的人群,他们身上那些各种古怪的气息,让感知敏锐的李火旺浑身不自在.

    这些监天司低沉模糊的议论声相互交织在一起,再配合着这大殿内压抑的气氛,让身处其中的每一个人都感到有些喘不过来气。

    上京城内的监天司,李火旺熟人并不多,左右看了看,李火旺走到有过一面之缘的司马岚旁边,之前给自己送信的那只鸟已经重新站在了他的肩膀上了.

    如此醒目的辨识度,也是能让李火旺在人群中顺利找了他的原因。"来了?"那只黑鸟扭过头来,向着李火旺点了点头。

    "司马兄,这么些人都是从其他六道调过来的?"李火旺向着其他人张望到。

    "不止,听说司内通过关系,也从青丘监天司借了一些好手过来,呵呵,司内这下要动真格的了。"

    "青丘?"李火旺脑海中闪过那带着黑色羊群的老喇嘛,左右看了看后,他看到了远处的培角有一固带着喇嘛头冠的人,至于是不是,他暂时无法辨别清楚。

    "既然人都到齐了,那我们在这等什么?"李火旺再次开口问道。"等司天少监大人,这次的事情由他来管。"

    "哦?那这司天少监大人算是监天司内最大的官了吗?实在对不住,在下过夫一直在外面,对这些实在有些弄不清。"

    "无妨,都一样,我当初来京也是如此,花了好一阵才弄清楚,其实这监天少监大人一共有五位,不过他们都不是监天司内最大的官,监天司内最大的官是司天监。"

    "司天监李火旺仔细球磨了一会这个词后,再次开口问道∶"那对付坐忘道这么大的事情,司天监大人,还有剩下的其他四位司天少监不来吗?"

    "按理来说是要来的,可他们都进宫了,兴许是有什么要紧事情吧。""哐"的一声清脆的啰响,在场所有人都向着啰声方向看去。

    不知道从哪冒出来轻柔好似月光的光芒,照亮了一张气派的太师椅,而那太师椅的上面刚好端坐着一个人。

    那是一位士大夫打扮得白发苍苍的老年人,宽大的袖口刚好子滑落到他脚边,而跟他袖口同样异于常人还有他的耳垂,宽大的耳垂,好似耳坠般挂他的肩膀上。

    这人看起来气场很足,不怒自威地坐在那里一言不发,大殿内的议论声顿时逐渐变小了不少。

    这时候,李火旺仔细辨别,才发现这老人坐着太师椅背后,还整齐地站着一排人。同样因为昏暗的原因,他无法分清楚他们的样子.

    "今日监天司召集尔等过来,想必所为何事不必我多说了吧?"

    随着这位司天少监一开口,一股恐怖的气息瞬间从他如同山一般压了下来,整个大殿瞬间变得雀无声。"彭"!彭"!彭!"人群中时不时有人身体发僵,径直向着地上倒去。

    就在李火旺以为那些人是被吓晕的时候,却发现有人走到他们身边,伸出带锈的铁钩子,直接搐开了他们的脸皮。而他们脸上那麻将的花色证明他们的身份,坐忘道。

    本来就是召集来对付坐忘道的,没想到居然有五位坐忘道企图混迹其中,不过想想也正常,坐忘道不可能看不出监天司要对付他们。

    那位司天少监的视线淡淡的在这些坐忘道面前扫过,仿佛一点都不意外的样子。

    "想要对付坐忘道本不难,难就难在这些骗子藏在百姓中不出来。不过无妨,上京城毕竞是我们的上京城,而不是他们的。"

    "他们以为自己天衣无缝,可那都是自欺欺人罢了,居然胆敢明目张胆杀了司内监承!哼!直以为腾不出手来对付他们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