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大荒扶妻人 不如放牛去

第二百九十章 我是魏国的,魏国临城的

    一日后,临城城墙。

    贺繁死死地瞭望着远方,黄沙苍茫,不见狼烟。

    城外的荒地,不见荒军一点踪影。

    但那种窒了息的压迫感,却让他几乎喘不过气来。

    口嗨归口嗨。

    这次魏国面临的危机,可不是背后骂几句赵昊就能缓解的。

    临城是魏国第一道防线的关键,他主动请缨,率重兵把守。

    即便临城一城守御荒军六十万,他也有信心拖延一阵子。

    但也只是拖延一阵子罢了!

    因为这第一道防线,本来就是打算直接放弃的存在,这么危险的地方,魏国早就把重要资源转移走了。

    各个城中的物资,已经注定了这条线撑不了多久。

    所以朝廷给贺繁的底线,是守住十五天。

    只要守住十五天,就算是魏国的胜利。

    可我贺繁,是贺家人!

    贺家人铁骨铮铮,可能只守十五天么?

    贺繁不甘心,他觉得骄兵必败,现在所有人都认为荒国必胜,所以现在是荒国最容易露出破绽的时刻。

    所以,他们的破绽在哪?

    以前贺繁没找到,现在好像找到了。

    “将军,你这几天为什么一直在烧香?”

    一旁的副将问道。

    贺繁扒拉了一下小鼎里面的香灰,又三支竹立香燃烧殆尽。

    他笑了笑:“我在乞求上天,能给赵昊无尽的勇气!”

    副将有些疑惑:“给他勇气做什么?他可是敌国的君主!”

    贺繁眯了眯眼:“给他足够的勇气,让他好大喜功!赵昊这个人虽然颇有几分才能,但从这次御驾亲征来看,他对名望无比看重!我只希望,这次他不止满足于亲征,我更希望他能上前线督促攻城!”

    只要赵昊敢出现在视线范围内,贺繁就有胆量做掉他!

    荒国夫妻两个君主,只要去掉一个,别管胆寒还是暴怒,都会打乱荒国的节奏。

    要么对面士气受挫,魏国得到喘息时机。

    要么对面失智狂暴,魏国就能乱中取胜!

    不怕赵昊狂妄。

    就怕赵昊不来。

    贺繁捏了捏下巴:“吩咐下去,第一日守城可以稍微放点水,放几个荒军上城墙,让他们感觉临城唾手可得!我就不相信,赵昊忍得住这个白捡的功劳。

    让将士们打起精神,虽然现在城内物资匮乏,但只要把这一场仗打漂亮,我就向朝廷申请,给大家要来一顿肉宴!”

    “是!”

    副将精神一振,现在魏军说不上饿肚子,但伙食的确越来越差,已经好几个月没有尝到肉滋味儿了。

    他拔腿便走,去鼓舞将士的士气去了。

    副将刚走不久,一只箭鸽径直飞下,落在贺繁肩上。

    贺繁连忙将信纸取下,看到内容以后,眉头顿时一跳。

    “终于来了!”

    他连忙远望,果然看到视野之极出现了黑压压的一大片。

    一声令下,城墙上全体警戒。

    整个将士都严阵以待,他们等荒国实在等得太久了。

    贺繁也是眯着眼,死死地盯着远方,望眼欲穿。

    看见赵昊!

    看见赵昊!

    一定要看见赵昊!

    作为将门世家贺家人,他从小就修炼明眸之术,为的就是能轻易洞察战场局势。

    所以他目力极强,隔着老远,就能看到荒国军阵的情况。

    相距三里时。

    他看到了一个白衣青年,脸上挂着一幅“我要立功了”的笑容。

    这青年极为眼熟,最近他每天晚上入睡前都要看好一会儿。

    赵昊!

    赵昊竟然真的来了!

    打头阵不说,还特娘的穿一身布衣?

    布衣很帅么?

    贺繁感觉到了轻视,但他现在巴不得自己被轻视。

    这次!

    定斩赵昊的狗头!

    一时间,他嘴都快笑裂了。

    但很快他就发现了不对劲。

    因为赵昊没有骑着他标志的火麟马,而是坐在一辆装满物资的粮车上。

    身旁虽然有个凰禾同车而坐,但三丈之内的所有人都没有穿盔甲,荒原上崎岖不平,两人就这么挨在一起,众目睽睽在车上不停震来震去。

    光天化日之下。

    一国之君就坐这么破旧的粮车,就不嫌丢人么?

    不对!

    这个不是重点,他身边的人才是重点。

    很明显那些人身穿布衣,多是老弱妇孺,不像有修为在身的样子。

    最重要的是,他们身上的衣服竟然都是魏国百姓的制式。

    这是什么情况?

    赵昊该不会想要让魏国百姓当盾牌,让魏军投鼠忌器,然后趁机攻城吧?

    太卑鄙了!

    真是太卑鄙了!

    等会该怎么办?

    如果荒国那边,攻城的时候,真让魏国百姓混在军队里,城墙上的弓箭手和投石手,火力肯定会受到影响。

    这特娘的就太难受了!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卑鄙的人啊?

    贺繁有些火大,但一时之间又想不到有什么对策,只能静静地等待荒军兵临城下。

    于是,一刻钟后,荒军真的到了城下,看起来就像闲庭散步,万分悠闲。

    最夸张的是,那些魏国百姓并没有混入荒军阵营当中,反而完全被当做先头部队,脱离了荒军主力不对,慢悠悠地走到城墙下面。

    这特娘的怎么回事?

    这下不止贺繁迷了,城墙上的魏军也都懵圈了。

    看不懂啊!

    一时间,城墙上所有弓箭手都软了,手软了。

    彼此对视了一眼,有些茫然无措。

    贺繁面色凝重,死死地盯着赵昊,不知道他想要搞什么鬼把戏,但现在这种情况,明显是不能下令放箭的,魏国现在最不稳的就是民心,就这还是靠皇帝带着文武百官种地勉强维持的。

    若是现在下令放箭,魏国民心必崩。

    赵昊也在瞅着他,朗声问道:“城上守将何人?”

    看他懒洋洋的样子,贺繁心中有些不爽:“本将贺繁!赵君有何高见?”

    “贺繁?”

    赵昊眉头拧了拧:“这名字怎么这么耳熟?”

    凰禾蹲在麻袋上,双手踹在袖口里,抵御着寒风。

    她仿佛回到了望归山里蹲姜淮的那一天,抽了抽鼻子:“就姜淮坑死两万魏国精锐,串通的那个魏国将领啊!”

    “哦……原来是他啊!”

    赵昊恍然大悟,又有些不解:“好好的一个将军,为什么叫盒饭?听这名字我还以为活不了多久呢,结果竟然撑了这么长时间。”

    他是真的有点不理解。

    这种名字出场难道不应该一秒躺么?

    这要是小说,只能说作者笔力不够,一个小龙套都弄不死。

    拉胯!

    听到这话,贺繁脸上有些挂不住,狠狠地剜了赵昊一眼:“赵君这是什么意思?让荒国人假冒我们魏国百姓,妄图扰乱我们军心,赵君好手段啊!”

    他说话的时候运足了真气,将声音传到了每个人的耳朵里。

    他就是想要告诉魏国将士,这是对方的奸计,千万不要被搞心态。

    赵昊切了一声,用剑胆文星催动声音:“我们难民镇里几十万魏国百姓,我为什么要找荒国人假扮?咱们两个,到底谁脑子不够用。”

    贺繁眯起了眼睛,冷哼一声:“竟然要用我们魏国百姓当挡箭牌,真是卑鄙无耻。”

    赵昊撇了撇嘴:“哈?你这逻辑有问题啊,世先有箭,然后才有挡箭牌!你不射箭,你们魏国百姓怎么当挡箭牌?”

    贺繁:“……”

    虽然这个逻辑没什么毛病,但这无耻得也太嚣张了些吧?

    他扫了一眼城下的魏国众人,约莫有近千,全都静静地坐在原地,脸上却没有担忧害怕的神情。

    一时间,他心情有些烦躁。

    这些人,莫非得到荒国的好处,已经准备叛国了?

    若是这样,杀还是不杀?

    赵昊从马车的麻袋上跳了下来,冲众人挥了挥手:“都别愣着了,赶紧干活!”

    听到这话,荒国这边的“布衣营”瞬间就动起来了。

    城墙上众人都是心弦一紧,上万弓箭齐齐拉至满月。

    只要荒国那边异动,就会有成千上万支箭矢射过去。

    只不过,荒国方的下一个举动,让他们所有人都懵了。

    这些人架起来的,不是攻城器械,而是……

    锅?

    这些人架锅干什么?

    光有锅还不止,他们甚至拆了麻袋,从里面取出了各种各样的食材。

    其中,近一半都是冻肉。

    贺繁:“???”

    城墙上众将士:“???”

    副将犹豫了一会儿,忽然问道:“将军,他们锅里是什么?怎么一半是红的,一半是白的?”

    贺繁眉头紧锁:“这是重点么?”

    副将思索良久,点头道:“常言道,使出反常必有妖,这锅我没见过,恐怕有猫腻。”

    听到这话,贺繁神色也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半红半白的锅,难道真是什么法宝?

    难不成他们把这些摆好阵法,就能产生极强的威力?

    但什么阵法,需要冻肉、面条和蔬菜呢?

    不对!

    他们在吃饭!

    看着城墙下,近千魏国百姓,围着一百多口锅,端起碗筷的时候,贺繁终于绷不住了。

    他声音有些狂躁:“这些人想要干什么?”

    吃饭?

    你们在这里吃饭?

    就丝毫不顾及我们的尴尬么?

    他们该不会以为,能靠吃饭就能攻破魏国城门了吧?

    你们这么烦人,我到底射箭还是不射箭?

    城下,没有人回答贺繁的话。

    只是慢悠悠地添柴。

    很快,腾腾的热气冒起,一时间,城下烟雾缭绕。

    虽然隔着不近的距离,但城墙上的士兵仿佛都能听到那“咕嘟咕嘟”的声音。

    “将军!你看,那是什么!”

    副将忽然开口。

    贺繁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发现荒国后面的军队中,架起了一面半径三丈的圆环,圆环中间还有三面铁板。

    副将小心翼翼地问道:“他们是要攻城?”

    贺繁皱着眉毛,微微摇头:“不像!这不像是攻城器械!”

    “可这是……”

    “静观其变,现在还不能放箭!”

    远处。

    “嘿嘿!”

    赵昊笑了笑,给凰禾夹了满满一大碗肉:“凰禾姐,多吃点,等会这风扇你来摇!”

    “嘶……”

    凰禾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么损的事情,难道不会遭报应么?”

    赵昊:“我也怕报应啊!”

    凰禾:“……”

    赵昊又给她夹了一块猪大胯:“要真受到国运反噬了,我帮你治好!”

    “行吧!”

    凰禾点了点头,这几年她一直都自己一个人睡,被治疗一下不是什么坏事。

    真要能被国运反噬,等会一定得使劲摇。

    伤势得重一些,至少也得治一晚上。

    眼见阵前一百多口锅热气越来越浓,却因为没有风消散在天边,赵昊忍不住有些心痛。

    “可以开始了!”

    “好嘞!”

    凰禾撸起袖子,笑意盈盈地就走到了铁风扇下面,手里握着摇柄便缓缓转动起来。

    铰链传动,咔咔作响。

    在铰链的带动下,大风扇开始缓缓转动,随后速度越来越快,形成了一股不大不小的风。

    本来弥散的热气被风这么一吹,全都朝魏国临城吹去。

    围着火锅坐的魏国百姓下意识紧了紧衣襟,感觉稍微有些冷,连忙朝锅下面加柴。

    热气愈浓。

    一时间,麻辣鲜香的味道,全都被吹到了临城城墙上。

    然后,魏国军队破防了。

    “好香!”

    “就是有点呛!”

    “阿嚏!阿嚏!阿嚏……可还是好香!”

    “这就是肉味儿么?”

    本来无比安静的魏国城墙,变得有些乱哄哄的。

    贺繁头皮有些发麻。

    这汤里花椒绝对放多了。

    不是……

    之所以发麻,是因为他察觉到了赵昊的险恶用心。

    魏国的将士没有挨饿,但国内经济太差。

    以前的军粮中,精粮糙粮五五分,别管大小,每顿还都能分一块肉吃吃。

    现在呢?

    全是糙粮,吃的时候喇嗓子,至于肉……更是只有精锐中的精锐才能吃到。

    其他士兵,只有立功,才能分得一万肉汤,把糙粮泡开了吃。

    猛得闻到这么香的味道,心里肯定不平衡啊!

    敌人在对面吃肉喝汤。

    自己在这里啃冷硬的干粮。

    谁能顶得住?

    但他很快就想到了应对之策,深吸一口气吼道:“莫急!咱们仓里没有肉,但敌军有,若是有胆气,那就从荒贼手中抢!”

    听到这话,不少将士都是眼睛一亮,心中有些低迷的斗志,也开始有些蠢蠢欲动。

    就是啊!

    自己这边没有肉,从荒国那里抢不就有了么?

    可这个念头刚升起来,他们就听到了赵昊的声音:“现在吃肉的,可都是你们魏国的父老乡亲,你们这些当兵的,抢他们的肉简直就是大逆不道。”

    “放屁!”

    贺繁怒道:“你为乱我军心胡言乱语,弓箭手预备!”

    这种情况,让他十分恼火。

    若是任赵昊在这里乱搞骚操作,魏国将士的士气迟早会受到影响。

    反正隔着这么远,寻常人连城下人的脸都认不清,倒不如一不做二不休!

    若不牺牲这一千老弱病残,恐怕要多牺牲数倍的魏军将士。

    “吱呀!”

    “吱呀!”

    “吱呀!”

    弓箭手立刻就位,虽然心中有些抗拒,但军令如山。

    下面那些人虽然很可能是魏国人,但跟自己又没有什么关系,而且他们任荒军摆布,已然有了投敌的迹象。

    这个理由很扯。

    但他们必须这样催眠自己。

    只待贺繁一声令下!

    他们就会将箭矢射向这些疑似魏国百姓的人。

    可就在这时,城下忽然绽放出一面光幕。

    光幕之上出现的正是城下吃火锅的魏国百姓,让城墙上的魏国士兵看得清清楚楚。

    这容貌特征,明显就是魏国人。

    但一个个看起来容光焕发,一看生活得就很好。

    很快,光幕就移到了一个老人身上。

    老人注意到自己的身影出现在了半空中的光幕上,顿时变得有些拘谨,把吃了一半的肉全部塞到嘴里,却有些不好意思嚼,就囤在最里面。

    一旁,是一个微胖的俊小伙。

    看到这个人,贺繁不由眯起了眼睛,这个人的画像他见过,传说赵昊还是一个纨绔的时候,这人就一直跟赵昊厮混在一起,名字好像叫孟龙堂。

    孟龙堂瞅了瞅拘束的大爷,笑着问道:“大爷!刚才有人说你不是你魏国人,现在你不妨告诉告诉他们,你是不是魏国人?”

    大爷感受着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更加拘束了。

    活了这么多年,他从来没这么被关注过!

    边上一千多乡亲也就罢了,还有几十万荒军,几十万魏军!

    这谁顶得住?

    但孟龙堂这小伙一直对乡亲不错,他都开口问了,自己不回答实在有些掉他的面子。

    于是大爷木讷道:“我是魏国的!”

    孟龙堂笑了笑:“你说得详细点啊,对面不是好人,你说得这么不详细,肯定会被他挑毛病的!”

    大爷深吸了一口气,仿佛做出了极其重大的决定,一脸严肃地开口。

    “我是魏国的,魏国临城的,临城上稻镇,上稻镇李庄。”

    “年纪大了,下不了田,去难民镇避难。”

    “荒国住了两年,但我家就在这儿,我儿还当着兵呢……”

    “我真是魏国人……”

    说完,大爷就停住了。

    朝城墙上看了一眼,但眼睛花了,根本看不出来上面有没有他的儿子。

    握着筷子的手微微颤抖,想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喉咙却噎得很痛。

    正在这时。

    城墙上面一个弓箭手绷不住了,手中弓箭“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

    “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