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从李元芳开始 兴霸天

第四百九十五章 既然有陷阱,那就给公孙判官一个表现的机会

    “‘针’、‘灸’自古联称,就民间普及程度而言,针法反倒长期处于灸法之下。”

    “大宋以前的灸法,简单粗犷,易于操作,且原材料廉价易得,相比而言,针法对穴位和手法有较高要求,曲高和寡,‘古来以为深奥,今人卒不可解’。”

    “而且前些朝代印刷术并不普及,获得准确的穴位图更是十分困难,自然而然,针法也难以普及,由于教学不力,危险性也是大大高于灸法的。”

    “如今印刷术逐步普及,明堂图等人体穴位图的流传力度,要大大高于前朝,医家也能普遍采用人体模型的教学法,所以针法水平进步显著,大宋子民也比隋唐时期的人更信赖针法,以安医师的家传神针造诣,他日当大有作为。”

    郑工匠所住地在外城,林三陈五等人去租了马匹,众人上马后,李彦和安道全并肩而行,一路聊天。

    准确的说,是李彦在说,安道全只顾着点头。

    最后这位出身江南的未来神医,才发出由衷的敬佩:“我即便是在家中长辈那里,也未听过这等言语,听君一席话,让我坚定了继续留在汴京的决心啊!”

    李彦道:“安医师原来是准备回江宁府了?”

    安道全苦笑了一声:“我也不想依靠家人,来汴京闯荡一番,结果……唉!”

    李彦发出感叹:“京漂大不易啊!”

    安道全苦笑:“可不是嘛,这里的房价太惊人了,实在让人难以承受!”

    李彦说出历史上的评价:“重城之中,双阙之下,尺地寸土,与金同价,非熏戚世家,居无隙地……”

    北宋汴京的房价极高,主要是不加限制地使商品经济蓬勃发展,又是全国的绝对中心,强干弱枝,吸天下之血,人口密度就达到了惊人的13000人/平方公里。

    如果对于这个没有概念,那么后世俄罗斯人口密度是8人/平方公里,中国是146 人/平方公里,印度是412人/平方公里,东京13000人/平方公里,上海核心城区人口密度最高,才是32000人/平方公里。

    汴京13000人/平方公里,恰好跟东京差不多,巧的是,汴京的别名之一也叫东京。

    要知道后世是有高楼大厦的啊,汴京最高的建筑才多少层楼,还有地广人稀的宫城分摊面积,可想而知里面挤了多少人。

    在这样的情况下,京城的房价不断上涨,前期一套豪宅需要上万贯,普通的住房叫价1300贯左右,而到了北宋末,京城的豪宅价格狂涨至数十万贯,普通住房虽然没有数据,但也可以想象多贵。

    世代居于汴京,有房子的人还好说,比如林家,后来才把户籍迁入的朝廷官员,有些甚至都买不起房,或者只能买得起小户型的“蜗居”,更多的是租房。

    像安道全这种医道精湛的,如果不得达官权贵看重,努力多年,或许能在汴京买一个厕所。

    不过这位京漂如今是希望满满的,他觉得能用自己的能力,为这座城市贡献一份力量:“我现在不想再回去了,继续留在汴京打拼,闯出一番名声来!”

    按照原本的路线,沦为麻木的洗纹身机器的安道全,终究还是回到老家,安安分分地继承家业,安安分分地被逼上梁山,结果倒是躺赢了,李彦还能说什么呢,只能觉得有梦想谁都了不起,给他鼓了鼓气:“你能行的!”

    老汴京人和外州人,一路展望着美好的明天,骑马出了东门。

    作为外来人口,想凭一己之力在京城买套房子,犹如登天,但在外城租房却比较容易,毕竟外城可以不断外扩。

    只是走着走着,李彦看着周围愈发冷清的街道,眉头不禁皱了起来:“郑工匠住的如此偏僻吗?”

    安道全叹了口气:“恐怕是为了节省一些房钱吧,他为了医治那女子,买药用了不少银钱。”

    李彦环视四周:“安医师刚刚可还注意了,距离此地最近的医馆和药铺在何处?”

    安道全一怔:“我没有注意。”

    李彦眼观八方,淡淡地道:“都很远,住在此处想要求医的话,很不方便。”

    他想了想,又问道:“安医师租房时,是庄宅牙人经手的么?”

    安道全点头:“当然,我那住地虽然破旧,但也是邻着小甜水巷,若没有庄宅牙人,根本寻不到这等租处的。”

    汴京的房屋租赁市场十分发达,还衍生出了庄宅牙人这个行业,这类牙人就不是拐带孩子那么缺德了,当起了放盘招租的房产中介。

    李彦此时就准备借助这些地头蛇的力量,吩咐道:“你们去寻个庄宅牙人打听一下,看看药铺附近的屋舍出租,租价比之此地如何,高出了多少?”

    陈五等人应命:“是!”

    眼见他们纷纷散开,李彦又问道:“安医师给那位女子治过几次伤?”

    安道全回答:“那女子伤势很重,无法动弹,我也不可能次次都来这里,也就诊断了一回,后来都是郑工匠与我联系了,描述女子的治愈情况了。”

    李彦继续问道:“那她伤势有所好转吗?”

    安道全摇摇头:“从郑工匠的描述上看,并没有,伤筋动骨本就不易治愈,她的伤势更是反复累积而成,我起初还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听了快活林的血案,方知是扑戏摔打所致,真是太残忍了,郎君可有治好她的办法?”

    李彦道:“其实若论外用针灸、内服汤药,这些医理方面的知识,我无法与安医师相比,但我对于人体的脏腑和经络略有研究,学了七针过穴之法后,倒也能殊途同归,你是医术治病,我是武学疗伤,最后都是能治好一部分伤病,对于另一部分束手无策。”

    安道全在医学方面理解很快:“如此说来,我们或能形成互补?”

    李彦点头:“不错,那些女飐处境悲惨,若能将人救回来,自是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只是那女子到底是何情况,到底是不是快活林女飐赛的受害者,目前还不能确定。”

    安道全奇道:“可那位郑工匠借助装修食肆的机会,盯梢了快活林许久,又有亲人遭到残害,如今向主事遇害,他嫌疑最大,亲人岂会不是快活林的女飐?”

    李彦开始分析:“此番追凶,一路顺藤摸瓜,未免过于顺利,那凶手如果是这般粗心大意之人,在现场留下的线索应该会更多,但开封府衙的公孙判官检查过现场后,似乎并没有发现多少有用的线索,场外却留下这么大的破绽,这就产生了矛盾。”

    “当然,智者千虑,也有一失,倒也不必将凶手想得那么完美,面面俱到,或许正因为现场中的毫无破绽,让他放松了警惕,只不过我们不能掉以轻心,需要防备一切可能。”

    安道全听得一愣一愣的。

    而就在这时,林三和陈五等人回来,带来消息:“禀公子,我们询问过庄宅牙人,医馆旁边最便宜的小宅月租5贯,此地的租房则是每月4贯。”

    安道全终于琢磨过味来了:“那女子既然病重,为何要住得如此偏僻?要知道别的医者也不会如我跑这么远,此地相较于外城的其他地方,已经是较为荒凉的了,完全不必节省这每月1贯钱……”

    李彦微微眯起眼睛:“所以这位郑工匠,到底是无比看重这个家人,为了替她复仇,不惜去杀害疑似外戚的向主事呢?还是根本不在乎这个家人,或者说穷困到连1贯钱的房租,都无法多付的地步?”

    安道全低声道:“这不会是一个陷阱吧?”

    李彦凝眉道:“不排除这种可能,但如果是陷阱的话,凶手又图什么呢?”

    安道全想了想,后怕地道:“我跟过来,其实也免不了有些立功的想法。”

    “这案子再怎么说,也是一个涉及太后外戚的大案,更是光天化日的热闹瓦市内,影响极大,若能迅速破案,那无论是谁,都能出一场大大的风头,或许凶手也是打的这个主意?”

    眼见李彦如此泰然自若,如此年纪,肯定不会是对大案司空见惯,而是有着超乎常人的养气功夫,安道全愈发感到钦佩,干脆抱拳道:“得见林兄,是我之幸也!”

    李彦还礼:“我才弱冠之龄,安医师比我年长,岂可称我为兄?”

    安道全正色道:“达者为先,林兄所学所感,均非我能及,怎能不叫一声哥哥?”

    李彦心想你要在唐朝叫我哥哥,那和喊爸爸是差不多的意思,总觉得挺别扭的,但一个朝代有一个朝代的风格,也只能道:“安医师过誉了,你我确实一见如故,可称兄弟!”

    安道全大喜过望:“林兄不嫌弃小弟就好,接下来该如何,都唯兄长马首是瞻!”

    林三和陈五等人岂能落后,齐齐抱拳:“唯公子马首是瞻!”

    李彦并没有他们这般热血激昂,查个案子激动个什么劲,很淡定地做出判断:“我们终究不是开封府衙,既然嫌疑人有异,那就等待公孙判官和快班弓手前来,再看情况也不迟。”

    ……

    两刻钟后。

    快马飞奔而至。

    看着目标屋舍并无动静,为首的公孙昭脸上冷硬的轮廓终于冰雪消融,翻身下马后步伐都轻快了许多,声调激昂:“进!抓捕嫌疑人郑工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