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些妖怪怎么都有血条 真的亦沉醉

第三百五十章 神都,交易

    有扶摇表态在先,李敬自然不会含糊。

    当下他将自身已知有关狐主的信息,以及狐主与妖物联合会苟合悄悄接手了其国都据点的事实讲述出来。

    扶摇很有涵养。

    坐定在香案前倾听李敬言语,始终没有插嘴。

    李敬将所有的一切诉说明白,望向扶摇。

    “狐主具体姓甚名谁,我这里没有准数,不知扶族长可有想到对应的人?”

    “大致有数。”

    扶摇颔首,吐气如兰道。

    “我们岭南狐族对外界狐妖素来来者不拒,这间接导致经常会有天性较为恶劣的狐妖混进来败坏郓城风气,此类狐妖我们从来不会姑息都是驱逐处理。为避免这些被驱逐的狐妖败坏我们岭南狐族的名声,在被驱逐后一段时日里,我们通常会悄悄观察他们。”

    说罢,她继续道。

    “李巡查你口中提到的狐主,应该是大约五十年前加入岭南狐族,随后没两年便因为在族内拉帮结派横行霸道遭到驱逐的广信。与他一同遭到驱逐的,另还有六只七境狐妖。当年这事闹得挺大,我印象也比较深。”

    听得扶摇如此讲述,李敬眉头轻挑。

    扶摇口中的郓城,毋庸置疑是此刻他所在这座城镇。

    其提到狐主曾在岭南狐族内部拉帮结派,与六只“志同道合”的七境狐妖一同被驱逐。

    这些他事先有推测,但并没有讲到。

    推测毕竟推测。

    当这岭南狐族当家做主的扶摇面上,他不可以假设为根据。

    此刻扶摇道出几近完美吻合他推测的信息,说明人肯定是对上号了。

    所以。

    除却狐主之外,其背后确实有另还有六只七境狐妖。

    这,很香。

    不过有一点令李敬有些在意。

    扶摇能一下子通过他所道出的信息想到狐主的本名及其同伙,想来其不仅是对以狐主为首的七只七境狐妖印象深刻那么简单,在驱逐过后的观察中其恐怕有过一些别样的发现。

    正有此想法,扶摇侃侃而谈道。

    “郓城建立将近有两千年,多少年来被驱逐出去的狐妖不计其数,但广信那一伙毫无疑问是最麻烦的。由于这七人修为强横,天性又是蛇鼠一窝,沦落到现世不一定会造成怎样的乱象。”

    “我们岭南狐族有与龙宇签订和平条约,自然不能说驱逐了他们就算了事。在驱逐他们之后的时日里,我曾有派人重点观察他们。”

    “要盯住七个七境狐妖很难,他们也很熟悉我们岭南狐族的行事风格。离开后没多久,他们便离开龙宇国境去了神教国,以此摆脱了我的人。”

    一连道出三番话语,扶摇停顿了下,接着道。

    “神教国的地界,我们岭南狐族无法涉足。在我们与龙宇签订的条约中,有一项即是在国境线上协助防范神教国的入侵及一些小动作。神教国李巡查你应该了解,龙宇建国以来他们从没有消停过,时常会有冒犯龙宇国境的小动作。尤其在龙宇建国之初较为混乱的那个年代,神教国的动作尤为频繁。”

    “从当年开始,神教国的种种小动作便多数是由我们岭南狐族挡回去。一些大规模的行动挡不住,才有龙宇介入。为了履行条约,我们岭南狐族与神教国始终是交恶状态,有近千年的历史。那边始终在研究着怎么应付我们,常年有强大的苦行者驻守边境。”

    诉说了这么两番话语,扶摇轻叹。

    “对我们岭南狐族而言,神教国是一个禁区。如非必要,我们不会涉足。广信等人能做到越境去往神教国的地界,显然是与神教国达成了某种交易。如若不然,作为狐妖的他们是不可能被接纳的。”

    李敬听过扶摇讲述,眉头微皱。

    扶摇提到的种种,喻示着狐主背后的势力发展是从神教国开始。

    他们为什么会被神教国接纳,倒是不难推敲。

    毕竟扶摇说得很直白。

    千年以来,岭南狐族始终在边境线上为龙宇解决来自神教国的麻烦。

    双方不仅不对付,神教国始终在研究怎么应付他们。

    狐主等七人只要随便提供点信息,神教国自然能容得下他们这批二五仔。

    不仅容得下,还会将他们奉为座上宾。

    以狐主为首的七只狐妖遭到驱逐已有接近五十年。

    如今其背后势力发展到哪种程度,不太好说。

    关键他们的发展,未必没有神教国的鼎力相助。

    这么说来的话。

    狐主背后势力无论在境外有怎样的发展,其根据地定然是神教国腹地,且极有可能与神教国本身保持着一定联系。

    这就有点麻烦了。

    关键,其中牵涉到了一个国度。

    值得庆幸的是。

    神教国虽然不弱,但基本属于是干啥啥不行的类型,时不时就干些奇怪的事情。

    狐主等人背后的势力从神教国能得到的支持相对有限,不至于无限膨胀。

    这事……

    李敬寻思要不要到此为止。

    但相关想法,很快被他掐灭。

    那六只七境狐妖,他可是很惦记的。

    狐主背后的势力可能有神教国支撑,是难搞不错。

    可同时也叫李敬相当期待他们发展到了怎样的程度。

    发展将近五十年,这足以让狐主他们吸收到很多狐妖,甚至是其他妖物?

    稍许沉默一阵,李敬抬眼。

    “狐主等人去了神教国以后有怎样的发展,扶族长你这里是否有知情?”

    “多少知道一点。”

    扶摇点头,道。

    “我们岭南狐族在龙宇与神教国的边境上也不是吃干饭,等着对面来冒犯的。情报工作我们一直有搞,且龙宇情报部门长久以来都有与我们协作,以更好应对神教国。”

    说着,她淡淡道。

    “根据我手头掌握的信息,广信等人在神教国北部荒凉的荒漠中建立了一座类似郓城的城池,命名为神都。以类似我们郓城的运转方式持续吸纳蜕变为妖物当地特有狐种神教狐,在城池建成之初他们人为地点化过大量神教狐。”

    听得扶摇如此言语,李敬面色古怪。

    狐主他们,还挺会玩的。

    照着郓城的运行方式,在神教国境内整一座狐妖城池?

    这TM要说没有神教国的支持,那肯定弄不起来。

    掌握这一信息,李敬愈发坚定了要去神教国走上一遭的想法。

    短短五十年。

    狐主他们搞起来的狐妖势力,跟发展了数千年的岭南狐族相比肯定不能是一回事。

    扶摇刚刚可是有说过。

    郓城建立,是在两千年以前。

    龙宇建国才不过千年……

    他们在这里的发展,至少是龙宇历史的两倍。

    五十年,怎么跟两千年比?

    但这,并不妨碍广信他们搞出一个相当庞大的阵仗来。

    原本李敬咬着狐主他们,也就是馋几只七境狐妖身子。

    现在,他却是馋上了经验。

    在郓城,他不可能搓上一发万界雷罚。

    可到神教国地界上,他能有啥顾忌?

    神教国境内,没有一处地方是会欢迎龙宇人的。

    他要过去不可能以龙宇人的身份,更不可能以官方身份。

    到异国地头搓禁术。

    哪怕是在荒原之上,这妥妥也是犯忌的。

    但只要没人知道是他就行了不是?

    越是寻思,李敬就越蠢蠢欲动,一脸和善抬眼望向对座扶摇。

    “扶族长,你可知狐主他们建成的城池具体是在神教国北部什么位置?”

    狐妖天生灵慧。

    对座扶摇看着像是个二八少女,作为八境她的实际年龄那是奔着近千岁去的。

    人老成精。

    妖又何尝不是?

    单纯李敬这一问,扶摇便品味到眼前这货要去神教国搞事情。

    这,说实话扶摇喜闻乐见。

    岭南狐族对整天跟他们不对付的神教国从来谈不上有什么好感。

    纵使没有与龙宇的条约,他们也是要跟神教国作对的。

    要能有人去霍霍一下,那再好不过。

    换做寻常人,扶摇倒不至于认为其有能力以一己之力面对一国势力搅风搅雨。

    但李敬不同。

    人是直接跟天道对话过的存在。

    此等存在,扶摇活了上千年只见过这么一个。

    不论李敬有怎样的能耐,她都不会意外。

    问题是……

    李敬什么身份啊?

    在职巡查……

    这要是在神教国国境被人逮到,那可不是简简单单非法入境,妥妥得被按照间谍处进行处理。

    更别说这货明摆着是要去搞事情,万一被抓个现行……

    偏偏眼前,李敬就是一副不怕事的模样。

    定睛看了李敬两眼,扶摇忍不住瞄了眼端坐在他身边玉怜。

    这位,从两人打开话匣开始又一声不吭坐在那里,甘心做个花瓶。

    这会李敬要去隔壁神教国搞事,玉怜依旧眼皮都不抬一下。

    这,讲真叫扶摇有点吃不准这俩什么情况。

    两人同行,总该有个懂事不是?

    男人不懂。

    女人也该懂呀!

    自己要是别的身份,扶摇倒是没所谓。

    关键,她是岭南狐族族长。

    她要提供信息让李敬跑神教国霍霍一番闹出茬子来,回头龙宇遭罪追究起来,她指定得背上一个大锅。

    所以。

    自己该咋办?

    扶摇迟疑。

    李敬是明白人。

    知道扶摇能看出自己想干什么去。

    同时也大致能看出她怕背锅的心态。

    人是一族之长,有顾忌可以理解。

    不过有关信息,他势在必得。

    问题在于。

    要怎样说服扶摇把她所知的信息说出来?

    稍许寻思了下,李敬道。

    “扶族长,我们做个交易如何?”

    “交易?”

    扶摇皱眉。

    “我在郓城停留一天,让你研究研究我身上残留的天道气息,期间我会尽可能配合你。”

    李敬微笑。

    “……”

    扶摇。

    这条件,不是一般的诱人。

    她原本都不抱指望如何了解了,李敬突然“识趣”了起来。

    轻咬红唇,扶摇纠结片刻,缓缓竖起两根手指。

    “两天。”

    “成交。”

    李敬很是干脆地点了下头。

    如此简单地得到应允,扶摇面色一喜。

    但紧接着。

    她又觉得自己“要价”少了。

    天道气息,这可不是寻常事物。

    两天,她怕是研究不出什么来。

    可话已经说出去,她又不好反悔。

    这边,李敬与扶摇分分钟完成“交易”,转头望向玉怜。

    “小玉你是自己在郓城耍两天,还是……?”

    “我留在你身边。”

    玉怜轻声回应,道。

    “何谓天道气息,我很感兴趣。扶族长的修行更是与我同源,观摩一番对我未来的修行多半大有好处。”

    “成。”

    李敬点头,接着再次看向扶摇。

    扶摇见状会意,讲述道。

    “广信与其同伙建立的城池在神教国与北方神国的交界处,那边同样有幻阵存在。你若是不懂阵法之道,想要找到确切所在可能……”

    没等扶摇把话说完,李敬摆手。

    “问题不大,知道有幻阵存在,我有办法可以找到。”

    见某人如此有自信,扶摇没说多余的话语,确认着道。

    “所以,我们的交易算是成立了?”

    “当然。”

    李敬耸肩,做出一副你可以开始了的表情道。

    “我对天道气息没啥概念,扶族长你需要我怎样配合?”

    “这个急不来,我得事先做些准备。”

    扶摇回应,犹豫了下,询问道。

    “仅我一人布局可能会有些麻烦,我可以请几个帮手来吗?”

    “不能。”

    李敬果断拒绝,道。

    “交易仅你我二人之间,与旁人无关,另外我不想被人围观。”

    扶摇闻言“啧”了声,不过也没反对,起身道。

    “先去我个人的住处。”

    “行。”

    李敬起身。

    这波,他是为了捞经验豁出去了。

    言出必行,是他的准则。

    但也正如他所说。

    他不想被人围观。

    扶摇口中的帮手,不外乎是岭南狐族除了她以外的几名顶级强者。

    被一群狐妖围观,那可不是什么好事。

    其中指不定有几只母的……

    ……

    片刻后。

    李敬与玉怜随同扶摇离开藏香楼,来到郓城一处偏僻的院落里。

    吴明有跟着一起过来。

    不过他并未进入院落,而是守在门外。

    扶摇引领着李敬与玉怜进了院落来到内堂,止步回首。

    “李公子你先去我屋里沐浴一番,不用急慢慢来即可。玉怜小姐你随我来,我要准备的东西不少,需要你的协助。”

    不得不说,扶摇也是比较真实的主。

    原先还是喊李敬李巡查的,这会俨然已改口成了“李公子”。

    抛开这一点。

    玉怜原本就只是想跟着看看,不想扶摇会寻求自己的协助。

    这,倒是个难得的机会。

    她留在李敬身边,本就有想见识见识扶摇有什么手段的想法在里面。

    要能参与其中,那自然是极好的。

    不过玉怜没有满口答应,而是向李敬投去了询问的视线。

    李敬见状欣然点头。

    得到应允,玉怜才轻声开口。

    “我修行尚浅,可能帮不到扶族长太多。”

    “无妨,你给我搭一把手即可。”

    扶摇笑笑,道。

    “机会难得,我不妨也指点你一番。待会布局只消你能掌握三分,日后你步入七境时渡劫至少能多六成把握。倘若能掌握五分,七境天劫不足为据。”

    听得这般言语,玉怜眼睛亮了一亮。

    扶摇如此信誓旦旦,显然不会嘴巴一张吹牛X。

    这一遭,自己得好好学着点。

    李敬听到扶摇那么说,也是神色有些异样。

    到底是直逼九境的八境后期。

    仅一番布置的三成,即可叫六境妖物渡劫时多六成把握?

    这可有点牛X了。

    渡劫,不论对人对妖都是一件极为凶险的事。

    人修的状况比妖物更好一些。

    毕竟人修通常面对的是物理层次的常规雷劫。

    肉身扛不住,可以依靠法术及器物抵挡,甚至是击散雷劫。

    妖物们需要面对的元神劫,危险系数高得离谱。

    一方面元神劫属于是精神层次,妖物引以为豪的肉身强度形同虚设。

    另一方面元神劫虽肉眼可见但本质是无形无质,大部分妖物无力去进行击溃。

    妖物擅长是什么?

    物理。

    你拿拳头去揍无形无质的元神劫,这不是扯淡吗?

    他们既不懂法术也无法御器。

    也就是一些拥有独特天赋的妖物,可能拥有应对元神劫的能力。

    因而在渡劫一事上,在对阵中容错率远高于人修的妖物暴毙概率极高,甚至可以是数倍之多。

    玖里自从“跟”了李敬以后好吃好喝却仍还压制着天劫,本质就是为了尽可能规避自身消亡的风险。

    这波,倒是个意外收获。

    ……

    扶摇作为岭南狐族的族长挺会享受。

    其屋里,有一个完全由显然是某种灵物的白玉铸成的浴池。

    浴池中,是升腾着丝丝灵韵的冰凉清泉。

    这还不算。

    清泉中洒落了许多鲜艳的红色花瓣。

    见到这些花瓣,李敬说实话挺嫌弃。

    有着七境的修为支撑。

    只一眼看过去,他就能确认浴池和池水都很特别,花瓣却是普通事物。

    但这会他也是没辙。

    把自己洗干净,是扶摇的要求。

    事先答应了配合,他没的选。

    不过你别说。

    进了浴池,他当场就有感受。

    弥漫在浴池中的丝丝灵韵,在浸泡期间持续不断透过他周身涌入体内。

    对他的肉身产生极佳的滋养效果之余,令他体内炼体的行动路线运转提成了两成。

    两成什么概念?

    这等同于他的修行效率加速了两成。

    李敬并不修炼。

    但这仅限于是正统仙道的修行。

    他体内炼体行功路线无时不刻是在自行运转不断提升着他的肉身强度,尽管期间效果没有杀怪升级来得显著,可这种效果是在不断累积的。

    这澡,有必要泡久一些。

    反正扶摇需要时间准备,他不急着出去。

    ……

    不知不觉,两个多小时过去。

    天色逐渐昏暗,黑夜降临。

    李敬惬意地躺在浴池里,感受自己的肉身不断成长。

    正享受着,扶摇的话音以传音的形式在他耳边响起。

    “李公子,劳烦到清别院来。”

    得此传音,李敬不舍着起身,穿戴整齐出门往挂着一个“清”字牌匾的别院去。

    才刚进入别院,他便见别院宅邸内门洞开着,玉怜小脸泛红仅着一身半透明的薄纱立足在门内。

    扶摇立足在一旁,同样是如此装扮。

    骤然见到这一场面,李敬止不住脚下一顿。

    玉怜与扶摇此刻身着的薄纱很是特别,不似后者先前穿戴的那种。

    薄纱内里,有类似云雾的东西涌动。

    不过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

    两者周身薄纱之下,明显是什么都没有的。

    要不是薄纱内里有类似云雾的东西缭绕,李敬这一眼看过去,那就是直接看光了。

    这场面,略刺激。

    李敬作为一个正常男人,表示有点遭不住。

    关键你要知道。

    眼前这俩,是一双主攻魅惑的美人狐。

    魅惑,对他无法生效。

    可遭不住这俩如花似玉啊!

    眼瞅着李敬进了别院步子一顿,眼珠子差点掉出来,扶摇小嘴咂了一声,催促道。

    “赶紧的,别墨迹。没啥好看的,人的身子不就是这点东西?”

    “……”

    李敬无言。

    扶摇这话,很有道理。

    人嘛!

    不就是这点东西?

    但这,也得分人不是?

    尽可能避免自己的视线落在两者身上,李敬步入别院内屋。

    还没来得及站定,扶摇挥手关上屋门。

    “衣服脱了,裤子也别留。”

    “……”

    李敬。

    不是!

    这不太对啊!

    正凌乱着,扶摇美目一翻。

    “没让你全脱,裤头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