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武侠修真 -> 真君请息怒 张老西

第三百六十八章 雪夜得兵图,神秘第三方

    什么?

    王玄眉头一动,缓缓端起茶杯,“消息从何而来?”

    他并不觉得屠苏子渊在撒谎。

    深宅大院,外表光鲜,内里污秽不堪,许多事他已早有耳闻,并不奇怪。

    屠苏子渊既有志于家主之位,连坑害兄弟的恶名都不愿沾,何况这种市井闲汉嚼人舌根的事。

    他所虑只有一点,没法开口。

    原本见秦州王有所求,准备到时求个薄面,即便查不出真凶,也能随意托个妖人作祟之名混过去,各方都有交待。

    但如今,怕是提都不能提。

    “消息来自城内一名巫医。”

    屠苏子渊沉声道:“曾有人找他帮忙,炼制遮掩鬼胎的丹药,要求三月内看不出异状,且随时能够打掉,刚好那人来自王府。”

    “还有一名我屠苏家安插在王府的侍女透漏,秦州王已一年未宠幸这名小妾,小妾却突然嗜酸多食,每顿都要吃风蛇肉,正是那丹药药引。”

    王玄若有所思,“人呢?”

    屠苏子渊摇头道:“全死了。”

    “我已询问过子明,当日王妃寿辰,他正好在安庆城,便上门送贺礼,与宾客喝了几杯便不省人事,醒来后已在小妾闺房,对方赤身裸体,喉骨尽碎,明显是被人掐死。”

    “这件事应该是有两方发力,王府中某个公子嫁祸子明,随后山城倒卖地元雷火珠者顺势甩锅,形成死局。”

    王玄眼睛微眯,“子渊兄不老实啊,山城是谁在甩锅,恐怕你一清二楚吧。”

    屠苏子渊沉默了一下,“是烈老祖那一房子弟,所以这件事查不下去。”

    王玄摇头嗤笑,“虽查不下去,但也有嫌疑,但如今这口黑锅扣给了子明,那一房便重新有了机会,你不仅是要清除自己嫌疑,还要搬开绊脚石吧?”

    屠苏子渊面色不变,“王都尉猜得没错,帮子明,也是在帮我自己。”

    对方说了实话,王玄反倒放心,沉思了一下说道:“那么如今便有两方对手。”

    “一个是王府公子,事关皇族丑闻,秦州王即便有所察觉,也会将错就错,让此事归于平息。”

    “一个是你屠苏山城子弟,也会将此事做实,说不定那巫医便是他们灭口…”

    “不,应该还有其他人。”

    旁边突然响起个声音。

    王玄二人谈话,并未避开莫卿柔,她原本不在意,帮二人倒茶,但听了一半却突然开口。

    “哦?”

    王玄微笑道:“夫人请说。”

    莫卿柔摇头道:“你们忽略了那小妾,若她怀鬼胎,要么一开始便害怕,直接打去,要么用情至深,想办法离开王府生下孩子,用丹药遮掩三月然后打掉,分明是将腹中胎儿当做了筹码…”

    王玄若有所思,“那小妾身份有问题!”

    屠苏子渊接话道:“我已查过,那小妾原本是走江湖的歌姬,三年前在王府唱堂戏后被秦州王看中。”

    “她在王府中甚少与人来往,也不争风吃醋,因此逐渐被冷落,其他的什么都查不到…”

    就在这时,二人同时停嘴望向窗外,只见祁隆阔步走进院内,拱手道:“大人,秦州王派人前来相邀。”

    王玄心知,秦州王终于要说正事。

    屠苏子渊也起身道:“王大人既有事,那在下便先行告辞,查到什么,再告诉大人。”

    临走时,突然又转身道:“还有件事,王大人在并州让利于民,秦州不少人计划迁往并州,秦州王欲效彷此道,逼迫世家法脉平抑粮价,若无永安支援,怕做不成此事。”

    说罢,便拱手转身离去。

    王玄也恍然大悟,原来秦州王是这打算。

    屠苏子渊放出消息示好,估计山城中另一股势力也让他颇为头痛,只能想办法救出屠苏子明,给对方打击。

    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王玄微微摇头,随后在内卫引导下,来到一座临湖花园。

    此时大雪已停,假山积雪,明月高照,侍女拎着灯笼前行,而秦州王则在凉亭内温茶煮酒。

    “王都尉来了。”

    秦州王笑得很和蔼,“明月初雪,也算王府一景,与老夫喝几杯如何。”

    王玄拱手道:“王爷雅致,在下自当奉陪。”

    坐下后,秦州王闲扯几句,便摇头叹道:“王都尉不仅是兵家奇才,永安境内也经营得有声有色,可怜我秦州去岁大旱,粮食产不足,各州又粮价高昂,不知永安可否平价放出一些?”

    王玄已知对方打算,自然心中有谱,沉声道:“王爷发话,当然好办,不知王爷需要多少?”

    秦州王端起茶喝了一口,“未来两年,太康新城三成粮产,平价购买。”

    三成平价,还未来两年?

    王玄立刻明白对方计划。

    这么点粮,养活一县百姓足够,但对于一州之地,却根本不够。

    秦州王要的是个消息,平价得粮,打压粮价。

    这是在学永安,只要安庆城一城粮价下降,再推粮票制度,若再有几家相助,整个秦州也不得不让利平抑粮价,要么那些世家法脉管辖县城人口就会迅速外流。

    “这个,有些难办啊…”

    王玄皱着眉头,故作为难。

    即便没有屠苏子明的事,即便两家算是同一阵营,空口白牙一张嘴就想拿走,也是不合适的。

    要知道,粮食人口,如今都是战略资源,是未来发展根基。

    秦州王抚须笑道:“本王自然不会让王都尉吃亏。”

    “听说永安最近正在收购灵兽血,这种东西可是难得,各家高手深入四荒,即便找到强悍灵兽斩杀,也要以秘法封存,其中危险可想而知。”

    “好些的灵兽血无论炼丹、制符、炼器都有大用,因此不会轻易外流,正巧皇族这段时间得到的灵兽血在本王手中…”

    老狐狸!

    王玄有些无语。

    离开永安时,莫怀闲还跟他说这段时间灵兽血价格飙涨,还很少有货流出,并州王询问了一下,神都也货源稀少,原来是秦州王搞的鬼。

    人族四方边境,北边黑渊冰原有蛮族,南疆有鬼獠,东边大海茫茫,任你修为再高也要听天由命。

    因此,西荒大泽便成了唯一选择。

    秦州是大燕西境,乃进入西荒大泽必经之路,要想动些手脚简直不要太容易。

    王玄倒不恼怒,都是常用手段罢了,无非想多个谈判的筹码。

    想到这儿,他皱眉道:“灵兽血到是不急,但永安人口今年大量涌入,若没粮食,心中没底啊…”

    小狐狸!

    这意思,是嫌给的不够。

    秦州王喝了口茶,点头道:“也是本王考虑不周,不过有样东西,王都尉或许有兴趣。”

    说着,从怀中掏出一块圆形石板。

    石板极其古老,虽边缘有些残破,但大致保存完整,上面布满密密麻麻细碎晶石,好似砂岩上的玻璃。

    看似凌乱,又好像充满某种韵味。

    王玄眼睛微眯道:“王爷,这是何物?”

    秦州王笑道:“王都尉想必也知道,西荒大泽与秦州隔着茫茫荒漠,传闻中乃上古战场。”

    “中土十大禁地之一的幻星海便在其中,偶有沙漠旅人看到蛮荒蜃景,凶兽与先民混战,但进入幻星海中者却很少有人能出来。”

    “百年前,有人误入幻星海得到此物,传闻乃上古兵图,引起一番腥风血雨,但最终无人能参透,落入本王手中…”

    王玄笑道:“王爷说笑了,那么多英才无法参透,在下又何德何能?”

    秦州王笑了笑,将石板递过,“王都尉看看便知。”

    王玄接过后,仔细打量。

    那些石板上的碎晶看似平平无奇,但若凝神,便好似漫天繁星,眼花缭乱,让人烦闷欲吐…

    王玄眼前一黑,连忙移开视线,面色凝重道:“这是观想图!”

    秦州王抚须笑道:“没错,还是罕见的兵家观想图,这种等级的东西,至少是地仙刻录,只是太过残缺,难以参悟。”

    “王都尉乃兵家奇才,说不定能从中悟出什么,将来入饕餮军也能有所助力。”

    王玄毫不犹豫拱手道:“多谢王爷美意。”

    这东西即便无法参透,也相当珍贵,秦州王拿出此宝,便是存了交好之心。

    再讨价还价,便不太合适。

    更何况,他有天道推演盘,只要刻录其中残存灵韵,便能将完整法门推演而出。

    绝不能错过!

    见王玄收下,秦州王抚须哈哈一笑,“那这件事,就说定了!”

    他心情也很不错。

    这玩意儿被别人高价卖给他,看似玄妙,可多年来无人参透,如同鸡肋。

    后来才知道,这玩意儿在皇族之间辗转流传,不知坑了多少人。

    用来促成合作,也算不亏。

    只希望眼前这小子今后别埋怨…

    两人各怀心思,心情都不错,正要多饮几杯,远处却有一道响箭冲天而起。

    “有刺客!”

    几名太监内卫和骁骑军士嗖得一声从四面八方涌来,将二人护住。

    与此同时,王府内一片喧嚣,火把闪烁,骁骑军铠甲隆隆作响。

    秦州王脸色迅速阴沉,冷笑道:“世子大婚,王府高手无数,还有刺客敢来?”

    “当真是蹊跷!”

    说罢,终身而起,浑身剑光缭绕向着呼喊处飞去,几名太监内卫也御剑跟随。

    王玄也觉得蹊跷,金光一闪便腾空而起,耳边夜风呼啸,如利箭破空而去。

    事发地是王府左侧一处大宅。

    王玄赶到时,屠苏子渊、卫天枢等世家英才,以及各地世子们都已赶到。

    秦州王脸色阴沉看着院中松树。

    只见古松之上,一片沾血白绫被匕首钉在树干上,随夜风飘荡。

    白绫上,银线绣着个“温”字。

    这分明是女子之物,

    血迹乌黑,已经许久,

    而死的那名小妾,正好姓温!

    果然有第三方!

    王玄与屠苏子渊一个眼色,开始观察场内众人。

    宾客不明所以,王府内不少人却面色微变,偷偷望向秦州王,秦州王更是眼神阴郁,充满杀机。

    而其中一名黄衣少年,却盯着白绫,眼中满是惊骇。

    这少年看模样,比并州世子独孤云还小,即便强装镇定,额头还是渗出细汗…

    王玄哪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微微摇头,再看另一边,屠苏子渊也是眼神冰冷。

    小小年纪,杀人嫁祸,心思够毒。

    王玄不动声色捏了个法诀。

    小院之中,阿福勐然抬头,抖了抖耳朵,身形渐渐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