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镇抚司探案那些年 十万菜团

第三百八十九章 大年初一,首座法旨(求订阅)

    清晨的时候,整个京都仍沉浸在新年的气氛中,大日初升,照耀的整座雄城金灿灿的。

    街头巷尾,残留的积雪上洒满了鞭炮炸碎的红纸,寒雾飘荡,家家户户,门口贴着喜庆的春联,门楣悬挂红艳艳的灯笼。

    按照凉国的传统,旧历过了,才算真正意义上的新年。

    百姓须早起,邻里互相拜年,而后走亲访友,皇帝则会带着百官,祭祀祖庙,完成祭典里最重要的一环。

    然而今晨清早,城中气氛却有些莫名的沉重,人们走出家门,彼此拜年后,开始热议昨夜皇城方向的异象与雷鸣。

    有人声称,看到两条虚幻的神龙隐现。

    有人声称,昨日的皇宫天都是红色的。

    还有人提起了昨夜从外城赶往皇宫京营骑兵,忧心忡忡地说,可能出大事,但具体发生什么,却大都说不上来。

    新年的第一天,京都似乎发生了巨变。

    ……

    ……

    皇宫。

    足以容纳上万人的午门广场上,气氛肃杀凝重。

    大清早,一名名宫娥太监,便被驱赶着,来此清扫。

    将散落的尸体抬起,搬到集中的一处,用板车拉走处理。

    拎着木桶,将冰冷的井水一遍遍泼在地上,冲洗那些干涸的血迹。

    硝烟已散去,但浓郁的血气,饶是在这冬日里,也压不住。

    宫中奴仆们哪里见过这种场面,有人擦着擦着,便呕吐起来。

    曾经给齐平颁发旨意的那名中年宦官也在其中,这会直起腰来,用衣袖擦了擦汗,眯着眼睛,望着金銮殿与午门间甬道。

    往日里,这个时辰百官们约莫散朝,会三五成群,大摇大摆走出来。

    然而今天,朝廷中,但凡足以参加大宴仪的权贵诸公们,却都被禁足于奉天殿中。

    早上的时候,更有大量陌生人涌入皇宫,如今,整座皇宫都处于封锁状态,显得格外冷清。

    中年宦官望着午门广场中央,那一圈圈龟裂的地面,塌陷的砖瓦,不禁想起了昨夜所见,而后不禁打了个寒战。

    这个时候,大殿方向开始陆续有身影走出来,都是穿着华贵礼服勋贵或高官,只是大多脚步踉跄,失魂落魄。

    再然后,开始有禁军往来奔行,他忙低头继续擦洗起来,不敢问,不敢看。

    ……

    南城小院中。

    大清早,气氛便有些不安,昨晚,齐平彻夜未归,再结合皇宫方向的异象,众人如何能不忧虑?

    内堂,房门敞开着,云老先生,齐姝、青儿、向小园都坐在这里,每个人脸上都带着忧色。

    “老爷子,小姐,早饭做好了,要不要端过来?”

    门外,厨娘走了过来,林妙妙这段时日,已为宅子配了几个下人,随着家里愈发富裕,齐姝在花钱这件事上,容忍度稍微大了那么一些。

    云老摆手:“没胃口。”

    但看了眼孙女,又说:“你们去吃口饭吧。”

    三个丫头齐刷刷摇头,就连吃货孙女也没吭声,她们昨日亲眼看到城外军队冲入内城,所以,尤其担心。

    厨娘只好退去。

    这个时候,院门被推开了,林妙妙披着深色披风,急匆匆奔进来,身后跟着珠儿与一名伙计,螓首娥眉,满是焦躁。

    “打探到发生何事没有?”云老勐地起身,走出庭院迎接,其余人也都走了过来。

    大清早,林妙妙便派出一群伙计去内城打探情报。

    林妙妙深吸一口气,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但她颤抖的声线出卖了她:“出大事了,有个消息不知真假……”

    “什么?”

    “昨晚有大批不明身份的修行者冲入皇宫行刺……皇帝,皇帝可能……驾崩了!”

    轰。

    这句话如同一颗巨石砸下,整个院子里,所有人都脸色大变,露出不敢置信的神情。

    云老更是身子一晃,如遭雷击。

    身为太傅,他与皇帝自是有感情的,猝然听闻噩耗,整个人都踉跄了下,身旁下人眼疾手快,忙将其扶住。

    继而,便见云老胡须颤抖,眼珠通红,突然一把攥住林妙妙,盯着她:

    “说清楚,说清楚!陛下……驾崩?谁说的,你哪里来的消息,说清楚……”

    “您别激动,”林妙妙也慌了,忙拉过旁边伙计。

    后者俨然是一路骑马狂奔回来的,这会满头大汗,却还是飞快将自己打听的消息说了一番。

    以六角书屋如今的关系网,在情报获取上,自然远超普通百姓,按照伙计的说法。

    宫里传出来的消息,是百官宴期间,有大批蛮族强者奇袭皇宫,夺取城门,昨晚动静,便是交战所致。

    当今圣上与蛮族巫师交手,将贼人击退,自身却也重伤不治,撒手人寰,如今,景王临危受命,在宫中主持朝局,所有大臣都留在宫里。

    “传出来的说法就是这样。”

    伙计说道,顿了顿,又补了句:“不过好像,事情没那么简单……”

    蛮族巫师行刺?皇帝身死?景王主持大局?

    这一个个消息,如炸弹投下,震得院中众人大脑一片空白,只觉天方夜谭。

    “我大哥呢!我大哥怎么样?”突然,齐姝抓住伙计的胳膊,追问道。

    那伙计摇头:“不清楚,没打听到东家的消息,皇宫整个都封锁着,但想来以东家的本事,肯定没事的。”

    齐姝却不觉得这安心,皇帝都死了,宫里还死了多少人?

    “不……不对……不对。”云老听完后,却突然怔住了,整个人呆若木鸡,脑海中,一个念头划过,喃喃说道:

    “不是这样的,绝对不是这样的,我知道了,是景王,是陈景!难道是他……是不是……到底是不是……”

    这位睿智平和的老人,此刻却宛若疯癫了。

    “您说什么?什么不对。”林妙妙追问,她自知,自己对朝堂的了解,与眼前老人,如云泥之别。

    云老惨笑一声:

    “陛下手持玉玺,堪比五境,更有道门坐镇,怎么可能被蛮族刺杀,百官禁足,景王执政……备车!立即备车!”

    这位老人突然生出一股力气,身体颤抖,目光坚定:“老夫要去皇宫看看!亲眼看看!”

    “好……”林妙妙应声,便要吩咐。

    然而就在这时候,院外突然传来急促的脚步声,一名报社编辑一脸惶恐地飞奔进来,撞开门,大声道:

    “不好了!不好了!方才有官兵过来,查封了报社,其他人都被扣押下了!”

    报社被查封……云老脸色一变,干瘦的脸颊蓦地因愤怒而红润起来。

    林妙妙亦心头一沉,以齐平如今的地位,京都中早没人敢找麻烦,如今皇帝驾崩的消息刚传出,就有官兵上门,这件事本就透着诡异。

    “哗啦啦。”

    与此同时,院外胡同里传开金属碰撞声,继而,便见一名陌生的青袍官员,领着一群披坚执锐的军卒,走进院子:

    “谁是齐姝?”

    云老脸上愤怒突然压下,整个人冷静下来,他将齐姝拉到身后,负手而立:

    “何事?”

    那青袍官员愣了下,脸上的倨傲稍稍收敛,拱手客气道:

    “太傅也在,是这样的,下官接到上头的命令,请齐千户的妹子去一趟刑部,恩,与昨夜发生的事有关。”

    云老沉声问:“昨夜发生何事?”

    青袍官员迟疑了下,摇头说:“下官也不是太清楚,但稍后会有邸报发出。”

    云老冷笑,指着他怒道:“一句‘不清楚’,便敢抓朝臣家卷?!谁下的令?”

    青袍官员为难道:“宫里的命令,太傅您莫要为难我等。”

    云老心如死灰,这时候,他已经大抵明白了发生何事:

    “是陈景下的令吧,回去,告诉他,想抓人,让他亲自过来,至于你们……滚!”

    直呼景王大名……青袍官员脸色一变。

    作为“黄党”的一员,他其实知道了一些内幕,明白今日后,朝廷要换新天,而身为“黄党”的他,此刻腰杆也教往日硬气了太多。

    若非知晓内幕,他如何敢来?

    这时候,脸上的客气之色也少了几分:

    “云太傅,我敬您老德行,但您也莫要太为难我等,况且,直呼景王爷姓名,这若传出去……”

    云老怒极反笑:“老夫当年抽陈景板子的时候,你还在娘胎里呢!”

    景王与皇帝从小一起读书。

    云老同样是景王的老师,在这个“天地君亲师”的时代,即便是皇帝,也不敢背负“不敬师长”的骂名。

    青袍官员噎住,但想起上头下的死命令,知道若办不成事,自己莫说平步青云,被清洗掉也不无可能,当即眼中闪过一抹狠色,咬牙道:

    “得罪了,来人,把那丫头绑了!”

    他早通过众人反应,锁定了齐姝。

    军卒们一拥而上,强行将众人割开,去抓齐姝。

    云老怒火攻心,大骂不止,可一文弱老人,又如何抵挡?

    几名向家汉子冲上来,也给军卒打退,就在这时候,突然,那几名军卒惨叫一声,伸出去的手臂,蓦然被截断。

    切口整齐地掉在地上。

    “啊!”

    惨叫声中,一只不知何时,从天空飘落的纸人抖了抖“身上”的血珠,蓦然化为人形。

    东方流云眼神冷漠:

    “奉首座法旨,接齐师弟家卷入道院,阻拦者,杀无赦。”

    ……

    先更后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