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在1982有个家 全金属弹壳

306.我有个想法……

    饭局结束,王忆说道:“喝酒不开车,喝酒不行船。”

    然而没人听他的。

    庄满仓上车跑了。

    天涯三号顶上的探照灯亮起,稳稳地行驶回了天涯岛。

    他们必须得今晚回来,因为家里人都在挂念着。

    确实如此。

    此时月牙弯弯,天涯岛上晾着昏黄的灯火,码头上的灯亮着,好些人家的灯都在亮着。

    码头上蹲着不少人,他们一边聊天一边担忧的看向远处海面,每当有船出现,便有人期盼的站起身去看。

    再失望的蹲下。

    终于一道探照灯光出现在远处海上,王状元跳起来大叫道:“我爹他们回来了,绝对的,这就是咱渔船的灯光!”

    天涯三号停靠码头,好些妇女老人赶紧上来问:“都回来了吗?”

    “有没有谁出事呀?”

    “一个没少是不是?大义大义,你那里怎么样?”

    王东义没出声,问话的妇女一下子提心吊胆了。

    这时候王东峰叫道:“大义哥喝醉了!”

    妇女先是一愣后又大喜并大怒:“什么?老娘在这里担惊受怕,这狗草的竟然喝醉了?你们不是去抓坏分子了吗?怎么喝酒了?”

    “肯定是抓到了,这肯定是喝的庆功酒。”凤丫说道。

    大胆嘿嘿笑:“还是我媳妇机灵,对,我们把人都抓到了,县里领导请我们喝了一个庆功酒,这家伙喝的是啥你们知道吗?西凤酒!”

    码头上的汉子们听到这话羡慕的叹息。

    西凤酒啊,这可是老陕出产的名酒,他们几乎都是只听说过而没有喝过。

    这顿饭确实是庄满仓请的,王忆按照一人五毛钱的标准来收的费用。

    他们下船之后王向红还要去一趟金兰岛,得把黄庆两口子送回去。

    相比天涯岛上灯火朦胧,金兰岛则漆黑一片。

    只有一点月光洒在岛上,好歹能照亮路。

    相比天涯岛码头上热热闹闹,金兰岛码头上冷冷清清。

    连狗都没有。

    黄庆对王向红说:“王支书,以前都说你们队里穷、落后,我们队里人拿你们队里说笑话。”

    “可我现在看出来了,就你们队里好,我们队里不行!”

    王向红打了个饱嗝,他不说话,只是微微一笑。

    对于自家生产队如今的光景,他万分满意!

    等到他回到码头上的时候人群还没有散,王忆被社员们围在中间,要求他把这次抓诈骗犯的行动说一遍。

    王忆主讲,其他人负责帮腔,笑声一阵又一阵,很欢畅。

    王向红停靠渔船后没有下船,直接在船头坐下了,叼起烟袋杆笑眯眯的看着人群欢腾。

    王东方跳上船来,问道:“爹,你怎么不让大家伙赶紧回去睡觉?我以为你回来就赶人哩。”

    王向红说道:“不用着急,撩海蜇撩的差不多了,明天给大家伙放半天假,上午都歇歇,这几天可累坏了。”

    王东方撇撇嘴:“爹啊,你太小气了,才放半天假?放一天假吧,这几天睡不够,早出晚归的,回来还得做三矾,真是太累了,就想睡觉。”

    王向红怒视他:“你就知道睡睡睡,你真是个觉迷!”

    王东方拔脚就走。

    老头子又发疯了。

    歇一个上午其实是王向红为王忆着想,早上要上工大喇叭就得响,王忆睡觉轻,听见喇叭声就被吵醒。

    这样今天累到现在,那明天王忆肯定得睡到日上三竿。

    王向红是知道,王老师也是个觉迷,是个睡精。

    后半夜还挺好,下了一场小雨。

    朦胧细雨。

    王忆醒来后雨水早停了,这场雨不大,但对于缓解外岛旱情多少有点帮助,所以社员们还挺开心。

    再一个立秋早过去了,再过几天到23日就处暑了,这样现在下的雨就是秋雨。

    一场秋雨一场寒。

    天气要渐渐转凉了。

    王忆起床出门,秋雨之后海上清风徐徐,天空中还有阴云残留,连续两个月的烈日终于羞答答的藏起来了。

    草木上凝有雨珠,晶莹透亮、清澈澄净。

    水珠慢慢的落下来,有的汇聚在山顶石头的小凹地里,然后就成了一片小水洼,倒影了秀气的天与海、草木与人。

    王向红看他出门招招手,说:“教师宿舍还有我家里的厕所都修好了,你要不要去看看?”

    王忆说道:“厕所那种地方有什么好看的?”

    王向红笑道:“现在可好看了,你先吃早饭,吃完了我领你去熘达着看看。”

    有老人上午过来打一杯酒解解馋。

    王忆卷了一张鸡蛋饼,然后在学校菜园摘了个绿辣椒,辣椒屁股摘掉往里点一熘的豆瓣酱,这样把辣椒卷在鸡蛋饼里咬着吃。

    又香又辣又清新,非常美味。

    他给老人们打了酒又一人送了一片五香豆干。

    这一片豆干足够支撑老人们喝完这杯酒,而一杯酒一片豆干,他们能喝一个钟头!

    王忆吃过早饭擦擦手跟王向红去教师宿舍。

    恰好林关怀正在这里安装电闸,他说道:“王老师,你们这里要用大功率发电机的话那得家家户户搞一个电闸了,这样方便保护电路。”

    王忆说道:“该弄那必须弄,你是专业人士,你做主就行了,我们该买什么或者该出多少钱说一声……”

    “什么也不用买,钱也不用出,我出。”林关怀爽快的笑道。

    王向红急忙说:“林技术员你这大清早也喝酒了?喝醉了?这什么话?”

    林关怀说:“支书,我清醒着呢,你们队里电路都走好了,只要家家户户加装个电闸就行了。”

    “电闸不贵,我买了送给你们生产队,就当感谢王老师帮我考上心仪大学的礼物。”

    “你昨天可带了不少礼物来呢。”王忆说。

    林关怀笑道:“那算什么?比起你指导我复习帮我考上大学这件事,它们什么都不算。”

    “何况,我和大刘后面还要待在你们岛上跟着王老师学习呢,到时候我们要吃你们大灶,早就听说你们这里学生日子过的好了。”

    王向红笑道:“你们去我家里吃,我让秀芳给你们开小灶!”

    他拍拍王忆肩膀,心里更是美滋滋。

    生产队平白得了一批电闸。

    白嫖,真香。

    他们去厕所看了看。

    现在厕所修好了,是个小厕所,内外都用石灰抹成了雪白色,然后有个陶瓷蹲坑。

    坑位旁边有水桶,这厕所上完之后要用水冲的。

    王忆试了试,没什么问题。

    王向红叼起烟袋杆对他笑:“我家里现在用上城里的厕所了,哈哈,这是跟着小秋老师沾光。”

    这话是实话。

    秋渭水用不惯旱厕,她每次上厕所都提心吊胆怕自己不小心摔下去这玩意儿可就太丢脸了!

    不过她不想给人落下一个娇生惯养、脱离群众的印象,所以只能忍着这恐惧去上厕所。

    厕所修好,这样教师宿舍的装修工作便结束了,王忆把准备好的台灯放上,一人的书桌上放了一个。

    他琢磨了一下又去对林关怀说:“你再给我们生产队一家安装一个插排吧,插排的钱我来……”

    “让大刘出。”林关怀截住他的话,“大刘有钱,他一直还想买一块手表呢。”

    王忆想了想说:“行,那让大刘出吧,另外我送你们两人一人一块手表。”

    “大学生是得有一块手表,不是为了显示身份,主要是为了更好的利用时间。”

    听到这话林关怀大为吃惊:“王老师,你说的是手表啊?送我们两人一人一块手表?”

    王忆说道:“不用这么吃惊,放心吧,我有钱,而且我现在身边好几块手表,都是托朋友带过来的。”

    “你们是不知道,我现在干倒爷的生意了……”

    “倒爷?”林关怀奇怪的问,“这是什么生意?”

    王忆暗暗一琢磨,噢,现在国家还没有实行价格双轨制,倒爷们还没有出现。

    于是他自己给简单的定义了:“倒卖物资的爷们,这不就是倒爷吗?不过咱这不是投机倒把,也不是要扰乱市场秩序,只是赚几个小钱来给学生买点肉补补身子。”

    林关怀才不管他干什么工作呢,听说他这里有手表便来兴趣了。

    这年头年轻人谁不想有一块手表呢?

    82年的手表对于青年来说,还要甚于22年的智能手机。

    王忆领着他回去拿手表,这个他还真准备好了,床底皮箱里墨镜、手表都不少。

    林关怀看见墨镜后也来兴趣了,听说这就是国外生产的麦克镜,他赶紧买了一副。

    王忆送了他一根手表,22年买的老梅花,这个时代是新梅花。

    林关怀戴上墨镜又戴上手表,给自己整理一下服装站在门口吹海风。

    年轻人都有一颗装逼的心。

    王忆推销生产队的生意:“等你要上大学之前,我们的服装队差不多会开始卖衬衣,到时候你买两件白衬衣带上,手表、衬衣、钢笔,你这一打扮绝对能成为大学里最靓的崽。”

    中午吃饭前,金兰岛这边有船过来,支书黄志武意气风发的踏上了天涯岛。

    他直接去了大队委跟王向红打招呼:“王支书,看报啊?又在学习呢?”

    王向红放下报纸轻咳一声,说:“是志武支书,这个点怎么来我这里了?家里揭不开锅了?”

    黄志武哈哈大笑:“王支书你也变得爱开玩笑了,我家里头一缸的大米,怎么会揭不开锅?”

    王向红端起茶杯抿了口禅茶茶水,嗯,满口生香。

    他慢慢悠悠的说:“你家里有一缸的大米,但你们队里不少人家里确实揭不开锅了。”

    黄志武听到这话不太高兴了,说道:“我们队是大包干不是大集体,我缸里的米不偷不抢,是我用力气赚来的。他们家里揭不开锅,那是他们懒。”

    王向红撇撇嘴。

    黄志武换了话题,说:“我听说公社电业局有技术员在你们岛上?”

    王向红说道:“对,来跟我们王老师学习的,他考上大学了,成为了大学生,然后来向我们的王老师学习,同时请我们王老师帮忙辅导功课,提前为大学的学习生涯做准备。”

    说到这里他赞叹一句:“大学生们就是不一样,爱学习,咱们老同志要向他们学习。”

    黄志武讪笑道:“学习学习,确实该向他们学习,不过再学咱也学不会电力知识呀。”

    “那个你帮我跟那技术员说说,让他去我们岛上一趟,我们岛上也要通电了。”

    王向红说道:“呀,好事,恭喜恭喜,你们金兰岛也有发电机啦?”

    黄志武昂起头说:“嗯,买了一台柴油发电机,潍柴生产的好东西。”

    王向红听到这话挺吃惊:“呀,潍柴的发电机?你哪里买的?”

    黄志武昂起的头又放下了,低眉顺眼的说:“通过佛海县那边一位领导从他们厂子里买的,他们厂里换了新的生产线,旧的发电机功率不够便卖给了我们。”

    王向红昂起了头,问:“哦,买的一台旧发电机,花了多少钱?”

    黄志武说:“那边领导是朋友嘛,所以不贵,花了两千块。”

    王向红再问:“是柴油发电机?”

    黄志武说:“对,是柴油发电机其实跟你们的那台发电机差不多,不过比你们的新一点。”

    说到后面他有点得意了。

    王向红再次抿了一口茶水。

    心里暗暗的摇头。

    这个黄志武啊,死性不改,还是没有个社员干部的样子,他这是买一台发电机吗?他这是弄了个油老虎回来!

    不过老支书知道自己说什么都没用,现在其他生产队看着天涯岛上通电了都很眼馋。

    有电确实舒服。

    但问题是如果电是用钱来烧出来的,那还能舒服吗?现在各生产队好些家吃粗粮都吃不饱肚子的户,然后有些人家就要着急用上电?

    王向红断定,金兰岛上通电不是一件好事,恐怕会激化社员们之间的矛盾。

    他叹了口气去把林关怀叫回来,把黄志武介绍了一下。

    林关怀跟黄志武认识,说:“黄支书你去我们单位问过架设电路的事对吧?我听我们所长说来着。”

    “如果你们队里要通电,那一切跟天涯岛一样,先设计出电网路线走势图,然后安插电线杆,最后架设电线。”

    黄志武干笑道:“要不然你去我家里吃午饭,我酒菜准备好了,到时候咱们慢慢聊聊怎么样?”

    这年头公职单位吃喝问题很常见,甚至是个潜规则。

    林关怀说:“行,那我先去你们岛上看看情况。”

    他跟着黄志武离开,王向红去找王忆,而王忆那边正在收拾东西准备出发去县里。

    二十四天的全县教育工作者进步大会要进入尾声了,他得去准备参加考试了。

    王向红跟王忆谈论T恤售卖工作,现在岛上的人已经买过T恤了,服装队又做出来一百多件,可以去城里售卖了。

    王忆说:“这件事让麻六来负责吧,你可以让他在14号的时候去县一中门口摆摊,到时候参加培训的教师们散伙回家,他们手里有钱,也喜欢追求时髦,咱们的T恤肯定能热卖。”

    王向红说:“行,那我等今天麻六回来跟他商量一下。然后,还是给麻六一件商品一块钱的提成吗?”

    王忆摇头说:“如果按照咱们队里的销售价格来销售T恤,那不能给那么多了,平安结给那钱是因为在咱们手里卖不动了,T恤肯定能热卖。”

    王向红急忙说:“对,我也是这么考虑的,这衣服其实不用麻六让咱们社员自己去卖也能卖的好。”

    王忆说道:“支书你别急,我话没有说完咱们T恤对内销售和对外销售不能是相同的价钱,这样吧,让麻六先尽快带上衣服去县里试试水,找一个合适价格。”

    “找到合适价格后,将衣服分成两类,一类是让咱们社员自己摆摊慢慢的卖,另一类是在这个价位上提五块钱,然后给麻六提成一元钱,让麻六负责去卖。”

    经济上的事王忆做主,王向红没有提出什么意见,记下他的安排便回去了。

    下午王忆背着书包、推起小车上学堂。

    在县码头下船的时候他又看见了犀牛虾也就是拟蝉虾这种珍贵海鲜,有外地渔船卸下了一筐筐渔船往外卖。

    恰好王忆给宿舍里的教师们带凉席推着车,见此他便买了几筐,看到有大螃蟹和大对虾也买了两筐,最终借了一辆大推车一起给推去了大众餐厅。

    通过时空屋去22年,他很顺利的将这些犀牛虾交给了邱大年进行处理。

    这东西利润挺高的,而且在22年不多见,可以给自家饭店当拳头产品。

    同时他让邱大年跟家里父母说一声,进一批劣质布料做点民工西服的半成品,不要高端大气上档次,怎么土怎么来。

    他叮嘱说:“你父母九十年代就开始做西服了,他们肯定还记得九十年代时候西服的样子,你就让他们按照那个样子来做。”

    邱大年说:“行,不过不好卖啊。”

    王忆说:“不是卖,是有人要怀旧呢反正你让你家里这么做就行了,还有你帮我买一批烧炭的铜锅,有朋友想做老首都火锅生意,我送他点铜锅意思意思。”

    在22年安排了采购工作,他洗洗手换了衣服去县一中。

    明天就要考试了。

    宿舍里弥漫着一股紧张氛围。

    王忆进门后给大家分冰糕,然后调侃说:“我怎么闻见了火烧火燎的味道?你们抽烟是不是抽太狠了?怎么?紧张啊?”

    李岩京一手拿冰棍吃一手抠脚,说:“王老师你闻见的不是我们的烟味,是县一中礼堂失火的味道。”

    王忆听到这话吃惊了:“什么?礼堂失火了?怎么回事?”

    大家伙吃着冰糕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

    “有学生纵火,四个学生?五个学生?”

    “他们高考失利了,心里很不高兴,他们觉得是学校教的有问题,于是来纵火发泄。”

    “还好咱们都在这里学习呢,火焰燃烧起来后徐老师很警惕,第一个发现了火情……”

    “对,幸亏徐老师,要不然那大礼堂得烧光,这些学生太狠了,在幕布上倒上了煤油来烧……”

    王忆想起了昨晚庄满仓的话,庄满仓说他没睡是因为抓几个纵火犯,还提到了一嘴的‘学生’。

    他们当时有诈骗犯要对付,所以没有在这个话题上深聊,没想到是县一中落榜生为泄愤来学校放火。

    徐横张开嘴巴进进出出的嗦着冰糕,然后说:“幸亏的不是我发现了火情,幸亏的是他们学艺不精,那几个货竟然自己配制了火药做了炸药包!”

    听到这话王忆张开嘴巴……

    这么野的吗!

    他苦笑道:“我想起了一首儿歌,就是《上学歌》……”

    “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小书包?”李岩京立马唱了起来。

    王忆摇摇头:“太阳当空照,花儿对我笑,小鸟说早早早,你为什么背着炸药包?我去炸学校,老师不知道,一拉弦我就跑,回头一看学校不见了……”

    听完他的歌声,宿舍里鸦雀无声。

    然后哄堂大笑。

    教师们纷纷学着唱了起来,黄辉学会后说道:“哎哎哎,这歌回去想怎么唱就怎么唱,在这里不能唱啊嘿,王老师你是真厉害,真有才!”

    王忆苦笑道:“这不是我自己做的词,是我听人家唱的。”

    听到这话孙征南警惕的问道:“是谁唱的?这首歌的歌词具有强烈的反动和暴力含义,它会不会预示着什么事?”

    王忆说:“应该不会,因为这是我刚上大学那年听到的。”

    他这么一说孙征南躺回了床上。

    王忆说道:“对了,给大家捎带的凉席我拿回来了,因为咱们买的多,厂商还送了咱们凉席枕套,一套凉席一个枕套,小凉席是小枕套、大凉席是大枕套。”

    教师们欢呼一声跳下床,纷纷围上来看了起来:

    “呀,这凉席真不赖,你们摸摸,又凉快又细致,一点不夹肉。”

    “还有竹枕套呢,这舒服啊,我就是头容易出汗,夏天睡一觉就要湿透一个枕套。”

    “老黄你需要个竹裤衩,你睡一觉就要湿一件裤衩。”

    “我草,这叫滑精,是病、得治,我们公社的老枪很会治我草老黄你怎么还打人呢?哈哈哈哈。”

    大家伙在打闹,而王忆听到这话后却心里一动。

    大码公社的这个教师叫杨晨。

    王忆把凉席分出去后又把杨晨拉到一边,问道:“杨老师,你给我说说老枪这个人吧。”

    杨晨暧昧的看了他一眼问道:“王老师,你要去老枪那里治病吗?”

    王忆催促他说:“我是给徐老师问的。你赶紧说,我不打听老枪的医术,我想知道他为人怎么样。”

    杨晨说:“老枪医术行,但人不怎么样。所以他虽然有一手治阳萎的医术可早前在我们公社却扑棱不开,我们公社的人不待见他。”

    “后来改革开放了,他便挑上扁担去走江湖,这样慢慢的把名声给打出去了,到了现在他没少赚钱,家里头连二层小洋楼都盖起来了。”

    王忆缓缓点头。

    明白了。

    杨晨劝他说:“我让你去老枪那里看毛病是开玩笑的,你要是真不行别去老枪那里,我听人说有人在老枪那里看毛病反而出现了毛病。”

    “只是老枪治的毛病吧,你明白的,男人都不愿意多说,所以有人在他那里吃药吃出毛病但却不会去找他,这才让他逍遥到现在。”

    王忆问道:“在老枪那里吃药吃出毛病的是怎么回事?你了解内情吗?”

    杨晨摇摇头,但说道:“我有一次听一个学生的家里人说,老枪的药害死过人!”

    王忆摸了摸下巴,陷入沉思。

    杨晨拿走凉席给自己铺在床上,躺在上面开始继续背《中小学教师规章制度手册》。

    毛海波笑道:“这凉席真好,躺在上面滑熘熘的还凉丝丝的,出汗侧侧身风一吹就给吹干了,铺着凉席脑子都清醒了一些。”

    这话很夸张,里面不无炫耀成分。

    但他本意不是为了炫耀,就是买到了一件舒服的凉席心里头高兴,忍不住就把话题放到了这凉席上。

    没买的几个老师很懊恼,他们觉得自己不该过于节俭,这几个钱不能节省。

    有人便去问王忆:“王老师,你还能再给我们捎一件这凉席吗?”

    王忆说:“天马上就要凉下来了,还买凉席干什么?我给你们捎一件毛毯吧,垫着暖和、盖着舒服。”

    教师们精神一振,又纷纷来找他问毛毯的事。

    不过没买凉席的教师们还是想要买一件凉席,现在是进入秋天了,可秋老虎凶勐,天气依然炎热,再说夏天过去又不是不回来了,明年还要过夏天。

    最后整个宿舍就李岩京和毛海超没买凉席,他们两个家里条件困难,实在拿不出钱来。

    但王忆让徐横给他们俩偷偷带了话,等过几天让两人去天涯岛上做客,送他们一人一套凉席。

    这两个教师挺可怜的。

    王忆在宿舍里闹腾了一阵带上笔记本去找秋渭水。

    秋渭水拿到笔记本后很高兴,抱在怀里揽住王忆手臂说道:“白老师跟我说,她把你的小说第一篇送给她一个在出版社工作的同学看了,她同学说你的小说很出色,可以出版!”

    王忆微微诧异:“是吗?真可以出版呀?”

    他的本意是写给学生们看,没想到还有机会能在这年代出版。

    秋渭水开心的说:“当然是真的,这有什么好疑问的?你这么好看的书肯定可以出版走,我领你去找白老师,白老师特意叮嘱我了,说你回来后第一时间去找他。”

    在路上走了几步她又犹犹豫豫的看向王忆,几次想开口几次没开口,整个人纠结成麻花了。

    王忆问道:“你想说什么直接说,怎么了?”

    秋渭水飞快的瞥了他一眼,委屈的说:“王老师,你跟白老师不能、不能有不好的感情。”

    王忆自然明白她这话的意思,笑道:“你说你这丫头,怎么了,你对我人品这么没信心?你以为我会背着你乱搞啊?瞎想!”

    秋渭水一脸认真的说:“我对你有信心,真的!可是我对白老师没有信心,白老师跟我聊起你的时候,她的嘴角是这样的……”

    她那红菱角般的嘴角轻轻上挑,眉目一转,眼波流转。

    有股子媚意。

    王忆倒吸一口凉气,蹲在地上说:“你等等我,我先背一会《滕王阁序》咱们再上路。”

    秋渭水害羞的不行,说道:“王老师你你你……”

    “我我我,我跟你开玩笑。”王忆站起来哈哈笑。

    哥们现在穿了牛仔裤改的裤衩。

    秋渭水不高兴的说道:“这时候了你还乱开玩笑,白老师真的对你有意思,我是女人,我能明白女人的心思。”

    王忆说道:“你别去明白别人的心思,你只要明白我的心思,就像是我会明白你的心思一样。”

    他想起了不久前在网上看到过的一段话,组织了一下继续说:“我给你说一件我大学时候听到的的事情,我隔壁宿舍有一个同学,他和他的对象从初中认识开始处对象,他们互相激励着学习,最终共同考上了大学,但并不在一个学校。”

    “两地分隔,鸿雁传书,这很考验人的感情。然后在大三那年,学校学生会的一位女干事看上了他,并主动向他示好。”

    “女干事长得好,家境也殷实,她是首都人,父亲是医院的主任母亲是银行的干部,而我那同学的对象呢?她和他的家里都是贫下中农。”

    “这种情况下我的同学便为难了,他喜欢这个女干事,而且女干事家里保证了,只要他们处对象,那他们家里可以将我这同学留在首都。可是我同学的对象对他很好,他不想伤害这姑娘。”

    “怎么办呢?”

    秋渭水说:“如果他负心了,那他就是陈世美,要被狗头铡给铡了!”

    王忆笑道:“我们班长后来知道了这件事,他找到我同学说,作为你的亲密同学,我希望你能过得更好,希望你能和更优秀的姑娘在一起。但是作为男人,我觉得你应该对你的人生、对你的对象去负责,毕竟你还没有做错事,她更没有做错什么。”

    “你得知道,你是个优秀的男人,所以才有出色的姑娘在追求你。由此可见你的对象也是优秀的姑娘,很有可能在她的身边也有出色的男人在追求她。”

    “但在你不知道的时候,她或许为你拒绝过比你更好的男生。”

    “退一步说,她没有为你拒绝过男生,可既然你当初选择了她,就要有所担当!你现在还没有做错事,所以只要去做正确的事就好了,记住,世上没有后悔药,你做错了题可以改、做错了事无法挽回!”

    秋渭水鼓掌笑道:“你们班长很有水平,难怪有你这么优秀的人,他还能成为班长,他也很优秀。”

    她又叹了口气,说:“王老师,你们班长说的很好,可是我们情况不一样,我知道你不是你同学那样的人,问题是白老师很有文化也很、很健康,跟你更合适……”

    王忆摆摆手打断她的话:“我还没有说完呢。”

    “经历这件事后我去请教了我们一位教授,他年纪很大了,对这个世界对感情对一切都看的更透彻。”

    “他告诉我说,世间爱情分两种,一种是观感和欲望支配的本能,比如我第一次看到你那么漂亮那么忧郁那么性感,于是我想娶你、想睡你,本质而言这和动物发情没区别,是一种低级情感。”

    “还有一种是两个人互相认识、互相了解、互相依偎后产生的感情,这是用时间、用经历去沉淀出的感情,两个人有吵闹有帮助,经历风风雨雨、看过云卷云舒,最终把对方当作是人生的伴侣、当做自己身体的另一半,在余生去携手并进、去彼此爱护。”

    “这是一种成熟的感情,也是一种高级情感!”

    “人的一生要有追求,要去追求高级情感而尽量摒弃低级情感,起码不要为了低级情感去放弃高级情感,否则或许会有短暂的欢愉,但把时间拉长到一生这个长度,那最终一定感到痛苦并越来越懊恼!”

    “一个成熟的人去对待另一半的时候,应该是因为对方的不好而放手,绝不该因为碰到了更好的人而去放手。”

    “因为世界上有几十亿的人,我们国家就有十亿,这里面优秀的、出色的人太多了,如果你有心去找、如果你欲壑难填,那总会发现有更好的人,所以不要用‘好不好、合适不合适’去作为判断另一半的标准,要用感觉幸福的感觉。”

    “如果你和你的另一半在一起感到幸福,那她就是好的、就是合适的!”

    “感情和生活不该是比较出来的,是自己过出来的!”

    秋渭水眨巴着大眼睛,被他一番话给整的五迷三道,这会要是有床王忆都可以准备要孩子了。

    王忆看着她精致的五官说:“小秋,你以后不要再乱想了,其实我能遇到你已经是我三生有幸,你多出色多优秀啊!”

    秋渭水期盼的问道:“我、我除了会唱会跳舞,还会做饭收拾家务,那还有什么出色优秀的?”

    王忆说:“你爷爷是领导啊,你自己也长得特别漂亮、气质特别好啊!”

    秋渭水听到这话一下子又沮丧了:“我爷爷是我爷爷,跟我有什么关系?至于我长得漂亮?对啊,我真的很漂亮,从小见过我的人就这么夸我,可是漂亮有什么用?漂亮不能当饭吃。”

    王忆暗道漂亮还真能当饭吃,而且能吃最好的饭!

    秋渭水继续说:“再说了,我爷爷说过,人漂不漂亮不重要,重要的是有本事、思想过硬。人长得漂亮可人会老,只有本事才会随着时间而越来越厉害。”

    王忆愣了愣,他被秋渭水给整不会了。

    这姑娘是因为以前的心理疾病导致的习惯性自卑,还是说这年头的风气跟以后不一样?

    她怎么会这么想?

    王忆说:“但你善良!你比天下所有的姑娘都善良!”

    “善良是一个人最可贵的品格,是人性中最璀璨的光芒!”

    他摆摆手不解释了,说:“总之我特别爱你,我能有你这样的另一半陪伴共度一生,真是我十八辈子修来的福分,我得感谢我八辈祖宗。”

    “哪有这样感谢的?”秋渭水嘻嘻笑了起来。

    王忆拉着她的手走,说:“你以后别瞎琢磨了,你只要记住我能娶到你是我福分就行了。”

    秋渭水情绪起伏很快,又沮丧的叹了口气:“可我总是容易瞎琢磨,我控制不住我的思想。”

    王忆暗道我跟你不一样,我控制不住我的身体。

    他们手拉手走去办公室,这会办公室里有人在讨论:“……怎么办?礼堂烧了,估计开学都修不好,更别说这三两天。”

    “换个场地吧,去食堂怎么样?食堂也很宽大。”

    “不合适吧?这大热天的食堂那地方一股子饭菜的馊味,到时候叶领导和各位领导都会来……”

    “那确实不行咦,王老师来了?王老师你怎么来了?”

    办公室里教育小组的几位老师正在讨论什么,看见王忆来了有人站起来打了个招呼。

    白梨花收拾了一下面前的笔记本说:“王老师是来找我的,我跟他商量小说出版的事。”

    她对王忆笑着点点头:“你和秋老师等等我,咱们找个教室聊。”

    王忆客气的说:“要不然你们先聊吧?我是不是打扰你们谈正事了?”

    白梨花说:“我们这件事呀,短时间内聊不出来,唉。”

    她叹了口气,其他教师也叹了口气。

    王忆试探的问道:“你们是遇到什么难题了?我能知道吗?如果可以,我试试能不能贡献一份自己的力量。”

    白梨花说:“你当然可以知道,就是咱们即将到来的结业晚会,本来是在大礼堂举办,可是大礼堂现在烧掉了,唉!”

    王忆一听这话,心里一动:“白老师,那我或许真能帮上忙,我有个想法你们听听行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