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唐奇谭 猫疲

第二百三十七章 归向

    既然是王府拿出来待客,尤其是招待特邀贵宾的饮食,自然是在色香味的功夫上穷尽心思。摆在长案上最显眼的,就是一座金黄香脆的酥山(油炸食品拼盘);用各种咸甜口炸食,被做出了山石人物花鸟的形态。再用果脯、蜜汁和饧浆、乳酪,点缀出了诸如苍翠莺红,雪顶流泉的缤纷色调。

    然后围绕着这座声先夺人式的, 大型高端艺术品一般酥山,则是各种鱼形、蕉叶形、莲形、桃心形,浑体通透彩绘花鸟蔓枝纹的盘碟;所盛放的各色冷盘熟食。有淋着酸甜汁的水晶淆(肉),有沾芝麻的胭脂脯、有梅干配的蜜炙鱼白、有多种禽肉切丝拌酱的五千丝、有虾黄鱼子填芯的果团。

    而后才是作为垫肚子的精致点心和小食的五彩漆盘。里面放置着摆成各种花卉形态的红绫饼、酥酪条、龙晶团子,桂花冻、雪顶糕、灯盘糕、七卷果子、汉宫棋(印花饼)、单笼金乳酥、曼陀罗夹饼、金铃炙(鸡蛋酥油煎)、金银夹花(蟹黄蟹肉卷)……最后是块尺宽的古楼子(羊肉大酥饼)

    然后,摆在这些五彩漆盘间隙的,又有开胃消食的小盅、小盏五花什物。用洗净的花瓣和绿叶作为衬垫, 放着金栗(生鱼子拌搅蒜泥)、糖蟹(糟腌蟹)、光明虾(醉虾)、连带鲊(粉酿鱼脯),逡巡酱鱼(鱼羊肉酱)、赤明香(数色肉脯雕花成束)、九炼香等等一系列的冷食。

    最后一圈环绕着长案最外缘的, 便是一圈放置在砸碎的冰块里的无色(透明)琉璃盏子。里面乃是漂浮着各色的鲜果和蜜脯,正散发着淡淡冷气的饮子;粗粗看去有乌梅、红果、黄桃、碎梨、金桔、杨梅、青梅、石榴、林檎、荔枝、樱桃等等,正当季的时鲜果凭或是不当季的稀罕果子。

    此外,还有一些名目,就实在不是江畋前身的记忆,可以当场认出来了。但是丝毫不妨碍他走上前去,拿了一副筷著、调羹和薄胎瓷的十二瓣莲纹盘,就此随心所欲的挑拣出来,慢慢的品尝当下;就像是回到了当初新到考察队的联谊活动时,去过好几次的那个高档自助餐厅一般的情景。

    “监司,您这样好么?”然而作为跟班随行而来,依旧做一身男装打扮的令狐小慕,却是忍不住轻启朱唇道:“毕竟是受邀前来府上的一番美意和干系……”

    “为什么不好?”江畋不以为然道:在那块几乎保全完好的古楼子上, 用力切下一大角, 又在酥山上挑下一只“雪顶觅食”的飞鸟, “我肚子饿了,主人家又贴心提供了饮食, 我若是再拿捏做乔, 那岂不是辜负了人家这番款待的拳拳心意了么?”

    “难道,难道……监司你就全然未有其他的想法么?”令狐小慕却是有些无奈而气结道:“好歹广陵王也是宗室中兼具身家丰厚,且风评上佳的人物;就如成(士廉)从事和辛(公平)勾当所言,无论是想要富贵安逸的,还是仕途畅达,都是……”

    “我为什么还要有其他的想法?”正在长案前仔细琢磨菜品的江畋,却是突然转身过来,将一块颤颤巍巍的金栗,眼疾手快送进了她微张的朱唇当中;顿时就把她给消声了。“他们所言的富贵前程,与我而言也不过是可有可无的点缀和过程。”

    “更何况,这世上哪里有轻易白送的前程和富贵,而不用为止付出努力和代价么?”江畋又突然贴近伸手,抹掉她嘴角沾上的几颗鱼子,这才继续道:“有句老话所的好,命运赠予的每样礼物,其实早在暗中标注好了价格;就看你是否付得起代价?”

    “……”然而,令狐小慕闻言,却是突然有些说不出话语来;下一刻在某种突如其来的触动和莫名情绪当中,她居然就被又一口喂食的青精糕团给呛住了。连连呛咳着揉着胸怀,一起喝了好几口不知道什么滋味的冰片白蔻饮子;才得以缓了过来;

    “原来, 你早就知道了……”这一刻的令狐小慕,却是满心不是滋味的声音低沉道:“亏我还一心自以为是的,想要……”

    “知道什么?是你身后武德司的指示?还是暗中交给你的任务?”江畋却是不以为然的打断她道:“这难道不是意料和清理之中么?你既然出身于此,又怎么能轻易摆脱,潜在的束缚和羁绊呢?但我始终看中的还是你啊,狐狸小妹;换别人来谁鸟他!”

    “想不到,官长是竟然如此看重妾身么?”然而令狐小慕闻言就不由抬头起来,而语气隐含满心复杂意味道:哪怕她知道对方说的也许是虚情假意的应付之语,但也也不由心中微澜的生出了那么一丝丝的期盼,就像是晨露上稍闪即逝的梦幻泡影也好。

    “当然是因为,我刚好认识的那点人当中,也就你这么一个长得养眼,能做事也不至于拖后腿,行事作风还令我满意的人选了”江畋毫不犹豫的直球式回答道:“所以,当下之际就舍你其谁呢?”

    “若是如此,还真是多谢官长的抬爱了。”令狐小慕闻言却不知为何松了一口气,这不就是她此刻的所求之故么;却又有些淡淡失望的平静道:“那还望妾身年老色衰之后,官长能许给我一个体面的离开,安度余生的机会便是……”

    “你在胡思乱想什么呢?”江畋却是毫不客气的在她紧致大腿上用力啪了一声:也打断了令狐小慕有些自艾自怨的思绪:“你觉得自己经历过这些事情之后,还可以轻轻松松的全身而退,或者说是未来额的朝廷,有可能冒着泄密的风险和干系,放你离开在外么?”

    “这么说,妾身这是被官长的手段,给拉上了一条无法回头的不归路么?”捂着腿侧不由翻出白眼的令狐小慕,闻言却是露出由衷的笑容和一丝难以形容的媚态道“官长可真是狠心啊,丝毫都不肯多加遮掩,就这么轻易对我挑破了。”

    “所以啊,你先顾好眼前就行了,何必想将来那么远?”江畋却是再度舀起一筷著的鱼粉羹,喂在了她的嘴里道:“这是一条充满凶险和危机的道路;身在其中之人又怎么能确保全须全尾的坚持到最后?所以啊,以我之能也就最多力所能及之下,尽量保全你的周全而已。”

    “当然了,眼下你涉入的还不算深,还是有所退出的机会。”然后,江畋又看着脸色隐隐泛红,而神态有些微妙的令狐小慕继续道:“至少在当下,我可以保证没有人可以以此为由追究与你的……”

    “官长真是残忍啊!”然而,却被令狐小慕给迫不及待的打断了:“官长既让我见识过那些,藏在暗中的光怪陆离之后,难道还觉得妾身还能够回到,那些一成不变的日常中去么?既然这世道已然有所大变,就算我身在武德司就能够躲得过么?”

    “也许那一日就带着无知和满心惊惧,莫名其妙的横死在外了。既然如此,又为何不能坦然主动面对之?”然而她又越发的脸色潮红起来,而自顾自的抢声道:“更何况兴许在这世上,就没有比官长身侧,更加安全的所在了。”

    “你说得没错,既然无可避免,那就勇于去面对好了;至少这世上拥有这般决心和勇气的人,可是少之又少。”江畋闻言,却是不免对她有些略微改观起来:“既然如此,倒不妨将目光再放长远一些;你看且看本部的岑夫人如何?就算上了年纪,也有许多人要为之俯首帖耳、奔走驱策的。”

    “……”令狐小慕听了,却是眼眸慢慢的变成明亮起来,当即对着江畋露出一个灿烂的笑容道:“却是我见识短浅而心神不定,让官长见笑了”

    事实上,经过了这几天的见闻,尤其实在西渠蕃坊和泰兴水城的地下,所亲历的那些事情之后;她已经明白了一个事实。就是自己没法再回到往日的武德司,那种蝇营狗苟、按部就班的沉闷日常当中去了,或者说是看不上那些人的手段和做派了。

    江畋见状也点点头,暗道:“计划通”。顺势给她喂食了一点心灵鸡汤后,也顺便树立起来一个现成的榜样和目标。主要是避免这些天的见闻刺激太大,由此产生什么心理阴影和精神问题,乃至由此逐步黑化的倾向,虽然她现在本来就有点粉切黑了。

    然而下一刻,他就见令狐小慕主动靠了过来;而用一种支支吾吾的细细声音道:“官长若是想要做些什么,能否别让妾身昏睡过去……”江畋不由心中一动,这算是主动的枕席之约么?这可真算是个意外之喜了。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还之以互动。

    然而,在远远的某处假山上,也有人在用精工打造的双筒咫尺镜/望远镜,打量着庭院里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