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在尊魂幡里当主魂 灵山王

238、熔铸

    丁家老祖早已经准备好了一应器具。

    本打算劝说涂山君暂缓,毕竟他身受重伤,不宜动手。

    不过找寻过来之后,丁家老祖便惊疑了起来,眼前的涂山君分明气息稳固,半分也无重伤的模样。

    但是他又是亲眼所见斗法,两大妖魔争斗许久,后来术式反噬之下还将涂山君从天空击落,怎可能没有受伤。

    想来应当是用了什么保命的灵丹妙药,这才恢复了一身的伤势。

    既然丁邪都不打算说些什么予以阻止,丁家老祖便也同意了涂山君动手。

    使用地火熔炼法宝与寻常的炼器并没有太大的区别,同样讲究火候。

    涂山君操作的也更加精细。

    这残缺的酒樽法宝毁不毁无所谓,当务之急还是将丁邪双亲的灵魂拽出来,之后就能任其施为。

    削去三身妖鬼的肢体,只保留着主要的身躯。

    以金丹级的实力,这点伤不过尔尔,并不会要了他的命。

    提前动手封镇了妖鬼的金丹,令他后继无力。

    再以血杀术嵌入五脏六腑,稍有异动就会被吞噬殆尽,纵然是顶着法宝的金丹妖鬼,也逃脱不了。

    地火是以岩浆的模样被引了上来,祠堂之下本就是中空熔炼之所。

    熔岩将四周墙壁映照成火红色,熊熊热浪层层发酵。

    只是顺着眼前的断桥走过去,便感觉到扑面而来的炙热。

    从断桥半空俯视下去,沸腾的岩浆就好似一个巨大的赤色湖泊,火光萦绕,映衬在三人的身上,将他们的模样照亮。

    赤色湖泊之中矗立着几座好似小岛一般的宽阔石柱,以粗壮的锁链相连。

    三道异色锁链沉入湖泊之中,纵然是如此高温,也仅仅是让锁链的颜色略有改变。

    站在断桥上,丁传礼怅然似的说道:“想当年,北落山也曾出过厉害宗师修士,只不过这世间并没有长盛的家族,终究……”

    “哎,都是些陈年旧事,不提也罢。”

    并未继续诉说丁家过往的荣耀,不过话里话外其实也步伐感叹,似乎有一种‘我祖上也曾阔过’的追忆。

    相比于年轻的丁邪,丁家老祖无疑可以有这样的感慨。

    “本是用作炼制法宝,奈何家中无有高明的炼器师,没落之后为防被歹人觊觎便封了地脉。”

    “既然要炼宝,我想此地正好。”

    身侧的丁邪不由得称奇。

    观此模样,这分明是需要金丹宗师才能催动的炼器大阵。

    过了最初的惊讶,涂山君倒是淡然的很。

    这些传承的大家族要是没有点底蕴才是怪事。

    如今再出一位金丹老祖,延寿数百载,以后也不愁家族不兴。

    丁家老祖倒是大方,如此秘地都能让他走近,这倒是涂山君没有想到的。

    “催动大阵吧。”

    听闻涂山君的话语,丁传礼倒也没有故作大方的将大阵口诀告知他。

    这是宗族的底蕴,能领涂山君这个外人进来都是破例而行,又怎可将催动大阵的口诀告知。

    涂山君自不会贪图人家的宝贝,也没有追问,只是让丁传礼抓紧时间催动大阵。

    喃喃咒文,繁复术式。

    最后一点灵光飞入悬挂在上方的两仪轮盘之中。

    轰隆!

    轮盘借地下灵脉运转,铭文闪烁顿时令整座沉积的大阵复苏。

    三道石柱也化作九节相逆而行。

    沉重的锁链轰隆隆作响,又好似巨兽的怒吼,令人心神震动。

    大阵之中的枢纽拖拽着探入岩浆的锁链。

    伴随着轰鸣声,锁链缓缓升起。

    咕嘟。

    咕嘟。

    原本如赤色湖泊般平静的地脉岩浆立时翻涌奔腾。

    锁链继续收缩,最后从湖泊中拽出了一尊高大的炼器炉。

    三丈高的赤红炼器炉的三只炉足落在赤湖中央的三道巨大石柱上。

    “喝!”丁邪看的眼睛都瞪大。

    这东西萦绕着赤红光芒,浸泡在地脉岩浆之中不仅没有被融,反而神光熠熠,好似岩浆只是为其洗去身上尘埃。

    “法宝级炼器炉?”涂山君轻声说道。

    “李道友好眼力。”丁传礼颔首赞同道,要不是看涂山君为了丁邪父母的事儿要拼上性命,丁家老祖也不会信涂山君。

    而且这两次变故,这鬼修都在丁邪的身侧,不由得让人怀疑他们的关系。

    既要熔炼法宝,自然需要利器,也就只能将家族底蕴拿出来,免得徒生异变。

    涂山君的目光并没有太大的变化,猩红双眼十分清澈。

    他自己都只是一件法宝,又怎么贪图眼前这东西,这玩意没有大阵落座,没有地火加持,拿在自己手中就是一口废锅,砸人都嫌费力不讨好。

    倒是让人怀疑丁家老祖的目的。

    如此重宝,怎可示人于前?

    ‘莫非,他……’涂山君看了对方一眼,也许丁传礼已经看出了他的一些跟脚。

    然而现在的涂山君并不太担心这个问题。

    以前是因为实力不足,尊魂幡品质太低,被人所知多半觉得会有灾祸,如今魂幡已成法宝,他这主魂也臻至金丹,已经有了些许自保的能力。

    “起!”

    一点灵光注入地火,砰的一声燃起熊熊火焰。

    橙色的炽焰蔓延燃烧。

    随后分散出细小的赤色莲花注入到炼器大阵的阵脚之中。

    分散的蜿蜒炎柱最后汇聚到炼器炉底。

    “铿!”

    炼器炉的穹盖被锁链拖拽着掀起来。

    “李道友,接下来就交给你了。”

    涂山君微微点头,将手中提着的三身妖鬼扔进炼器炉中:“道友,该上路了。”

    神识释放,笼罩住面前的巨大炼器炉。

    涂山君摆开坛仪,双手结成控火术式。

    “控火。”

    “疾。”

    金丹期的修为应对面前爆裂的地火并不困难,而且涂山君还曾研究过炼器之术,虽不算有天赋,好歹用作拆解面前的残破法宝是没有任何问题的。

    地火熊熊,丹炉底座被橙色地火照映的金光灿灿。

    身处大阵之外并未感受到温度多么高,但是热浪的波纹却丝毫没有停下。

    盘坐于半空的涂山君运转着一道道术式,灵光如狂风骤雨一般嵌入面前的炼器金炉。

    “融。”涂山君轻声低吟。

    手中两道控火光束再次拔高地火的温度。

    金炉之中回荡起妖鬼凄厉的惨叫。

    “三宝,你这朋友是何方神圣?”左右无事,丁传礼便闲谈似的问起丁邪。

    丁邪略思量:“起于微末的朋友。”

    随后便全神贯注的盯着炼器的金炉。

    不说誓言规劝,就是没有那东西,丁邪也不想让涂山君的身份暴露出去,对涂山君有害无益。

    而且尊魂幡如今得晋法宝,还拥有如此神奇的功能,难免引人觊觎抢夺。

    最后还不知道要造成多少杀孽,更会让涂山兄成为争斗的漩涡。

    “你这朋友不简单。”丁传礼也看出丁邪并没有闲谈的兴致,只是感叹了一声,便不再多言。

    两人浅言刚结束,那边的涂山君已开无明界。

    “开我法眼。”

    金炉内的情况涂山君作为主持者了然如胸,神识笼罩也知道大半,但是仍旧不算保险。

    额头鬼眼猛的睁开,怪异的转动一圈,最后目光直视。

    “找到了。”

    “引!”

    金炉鼎盖轰然掀起,灼灼热浪携带雾气汹涌。

    融化了大半的妖鬼怒吼着想要冲出来,迎面而来的是一张伏魔镇鬼的紫符,将其打了回去。

    “魔猿真意。”

    紧接着,就看到涂山君浑身闪烁金光。

    模糊之中可见身披袈裟的老猿踏空而行,双手这么一捞,就将残缺酒樽内的灵魂都抓了出来。

    “爹娘。”丁邪惊呼。

    他分明从那金光之中看到了爹娘的身影。

    真意留影出现在丁邪的面前,将金光递给丁邪。

    直到终于拿到爹娘灵魂,丁邪蓦然怔在原地,小心翼翼的伸手接过来。

    只听到凌空的涂山君传音道:“取魂幡来。”

    丁邪手一招,寸许魂幡迎风见涨化作丈许的猎猎模样。

    魂幡竖立在涂山君的身后,滚滚黑雾为他隔开热浪。

    “炼!”

    催动火焰再度提升。

    金炉光辉绽放。

    数个时辰后。

    内里的妖鬼惨叫声却越来越微弱。

    连最后的生息都消失不見。

    法眼神光照在金炉上,可見其中酒樽與妖鬼都融成铁水。

    三身妖鬼是三种颜色,最后被涂山君融入那金光灿灿的铁水之中,酒樽残存煞气被涂山君当作材料炼了进去。

    如今只要他意念一动就能重新凝聚酒樽,将这个残缺的法宝依靠金丹妖鬼修复完整。

    不过涂山君并没有这样做,而是伸手招来魂幡。

    “涂山兄?”丁邪回过神来,传音过来,只是呼喊了一声他的名字。

    涂山君当然明白丁邪的意思,这是劝他三思。

    别人不知道,他当然知道涂山君的炼器能力,绝对达不到炼制法宝的水平。

    “放心。”

    随后控制着金炉将鼎盖再次打开,将魂幡投入其中。

    “再炼!”

    金色铁水融入魂幡之柄,化作古朴的花纹攀附在魂幡的主杆上。

    连带着汹涌的煞氣也涌入魂幡。

    涂山君也明白自己的水平,炼制法器足够,想炼法宝就捉襟见肘了。

    他靠的其实是魂幡。

    煞气材料一经接触魂幡,魂幡就会自动开始自我炼制。

    说起来,涂山君只是一个辅助之人罢了。

    “想作乱?”

    涂山君察觉到金炉之中妖鬼阴神的动作,直接出手镇压。

    又是数个时辰。

    “幡成!”

    魂幡晋升的瞬间,涂山君的修为突破了金丹中期。

    翻手便镇压了三身妖鬼的阴神,并且将其投入到新成的魂幡中。

    幡面浮现三身妖鬼的画像。

    ‘果然,还是挂在魂幡上好看。’

    涂山君起炉盖,想要取出晋升的尊魂幡。

    “啊?”

    “我只听说过有人在战斗之中突破,怎还有人会在炼器途中突破?”

    “这也太有违常理。”

    丁传礼本以为经历了这么多,今日应该不会再多惊讶,但是眼前的一幕显然又让他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这炼宝的时间也太短了吧,小半日?”

    几个时辰还是因为使用地火融化妖鬼和酒樽,说起来确实不算长,不像是外界炼器宗师的那般数日甚至几十日之久。

    不过转而一想,涂山君只是熔炼法宝,所以难免会快一些。

    “起炉。”

    涂山君呢喃一声,术法控制,丹炉鼎盖轰然掀起。

    “哧!!!”

    黑雾自金炉口涌出,席卷赤湖。

    周遭的炙热仿佛一下子被压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