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三国从养鸡开始 血月青山

第八百一十章 做合格商人

    孙权给小妹说话,自然是不会带一丝谎言,他传承于吴郡孙家,为官之道与人际交往能力非常的强,此次是孙权第一次正式来找妹妹,而且还是这关键事情,这足以表明如今大汉的官场与商会有多么的紧张。

    “二哥,我大汉律法清晰,任何事情都有章法可寻,在这种环境下百姓享受到了以前无法想象的权利,我大汉商会迎来盛世,十七年时间,注册商会数量增加了六十倍,商会数量超过八万家,商会注册总资产达到四万七千亿汉元,使我大汉朝廷年收入的五倍还多。

    陛下藏富于民,做的可是前无古人,大汉现在每年难有一名百姓饿死,我大汉文盲率已经下降到了一半以下,十二到三十岁之间孩子上学率达到99.2%,这无论在哪个朝代都是无法想象的。

    大汉百姓知道他们的陛下为了他们做出了多少努力,而世家们却是在抱怨,他们说是陛下让他们失去了权势。无论世人承不承认,世家对陛下的意见它是一只存在的,这是因为我华夏数千年的家国思想根深蒂固,要想改变需要些时间。

    陛下为什么收回世家特权,二哥你作为陇州牧,对这些比我一个女人知道的多。陛下不是不喜欢世家,他只是不愿意看着世家继续剥削穷苦的百姓,吸百姓的血罢了!

    如果陛下真的要打压世家,你还有曹丕、刘备、刘琦这些以前这些世家代表,一个都活不了。在陛下费劲一切力气为我大汉谋取未来的时候,他允许世家扩大商会贸易,拥有更多的钱,而商会有了钱后都做了什么?”孙尚香看着孙权平静的说道。

    “小妹,你变了!你无论如何也是出自我孙家,如今却是心思都在皇宫之中,孙家这么多年从没想过依靠你谋取什么好处,也是极力不影响你,可是你却是如此看我家族。”孙权说道。

    “我孙尚香是孙家的女儿,更是大汉的皇后,不说大汉百姓与孙家在我心中谁重谁轻,看看我皇家与世家表现。

    我皇家也有商会,麒麟商会每年收入归于国库,只给自己留下一小部分用于生计,我大汉皇子比孙家子弟每年花销要小的多,这一点二哥你可承认。”孙尚香说道。

    孙权没有说话,世家子弟生活奢靡超乎普通百姓的想想,或许大汉内阁是应该加大对商会的管制,才能拯救商会所有家族为国之心。

    “你是陇州牧,知道陛下为了我大汉都做了哪些努力,从国外势力应对,到我大汉建设、教育、军事、文化、科技等方面发展,他付出的比普通人想象中要多的多,他在实验室有时候一待就是好几个月,世家那些享受我大汉盛世的有钱人可想过这一切都是谁给的?

    我大汉皇室,为了不拖累国家发展,三世以外失去皇室身份,如此魄力世家由谁去做。尽管如此,皇家子女十二岁就可是游历天下,去体验我大汉百姓疾苦,当我的儿女们离开我身边的那一刻,二哥你猜我在想什么吗?”孙尚香看着孙权说道。

    “这一点是二哥最佩服陛下的,他把天下百姓放在心中最重要的位置,这也是他能够赢得百姓爱戴的原因,这一点自古无有君王能够做到他这样,所以他也是我最敬重的人。”孙权气势逐渐被孙小妹压制。

    “妹妹在想,我的儿子女儿这要长大了,他们很快就能够与他们的父皇一样为了大汉奉献自己的力量,哪怕他们的力量还很弱小。

    可是当我想到那些依靠我大汉赚钱后还在一直想着如何向官府争权,如何欺压百姓谋取利益,自己只图享受的世家子弟,妹妹有时候甚至在想,陛下应该再心狠一些,收了他们可以随意享受的权利,这样才能显得更加公平公正。

    百姓方知感恩,世家却是不知,内阁这么多年一直在隐忍,原因世家都知道,可是世家不但不知道收手,反而越发的猖狂,陛下最近一直在学宫与各研究所之间忙碌,天下官员的处置,商会的律令注定补充都是内阁在负责。

    小妹知道今日之话二哥可能不喜欢听,二哥说我孙氏商会的发展,这么多年从未依靠我,可是如果小妹我不是大汉皇后,孙氏商会可能成我大汉第六商会,资产超过千亿?”孙尚香看着孙权说道,她身边两个已经成年的儿子看见自己的二舅,心里不由多了一些反感。

    “小妹,二哥承认我们孙家受家族传统影响,尤其是受我们父亲影响,一直秉承家族利益高于一切的理念,在大汉帝国飞速发展的这么多年,得到了很多。

    而孙家对大汉帝国的付出,远远比不上所得回报,这一切都是我大汉帝国与陛下的恩惠。

    世家是有做的不对,但是世家中很多的精英也是把国家利益看的比自己性命还重要,包括二哥我。”孙权认真说道。

    “这也是你为何能成为我大汉二品重臣的原因,也是今日你能入皇宫的原因。我朝廷对商会必然会有大的改革,但是商会依旧还是我大汉发展的主要动力,二哥要问妹妹主意,妹妹给孙氏商会几句忠告!”孙尚香道。

    “谢谢!”孙权给孙尚香行礼,孙尚香终究还是他的亲妹妹,不会看着孙氏商会灭亡,而他看了看自己的两个外甥,这么多年他也就只见了两个外甥几面,别说给外甥帮助,每次他们还都是在让外甥帮助。

    “第一,认真审查孙氏商会所有生意,罗列出一份生意清单,违反大汉规定造成严重影响的声音赶紧关闭,并且把一切参与者递交给官府处理。

    第二,把一些对大汉无益的生意全部交给其他商会来做,我孙家要那么多钱干什么?用来培养蛀虫吗?能够生活,培养出更优秀的后人才是关键,把家族的命运与大汉帝国完全绑在一起,如果孙氏商会还想做我大汉大商会。

    第三、培养家族优秀青年,限制家族人员生活方式,建立属于我孙家的人才培养准则,处置家族违规成员。最好能够建立我孙家特有的慈善会,用来帮助重要帮助的人。”孙尚香说道。

    “可以,明天孙家就会努力去做,我与大哥一定会做好家族成员监管工作,建立严格的家族成员违规处理办法。皇室做的很多,家族不一定要很大,人才的质量才是最重要的,我孙氏内族外族人数已经超过十万,很多家族小事族里也是管不到。

    大哥有意把孙氏商会拆分了,把家族也拆分了,但是祖里很多人都不同意。”孙权说道。

    “拿不出魄力,改变自身不足,一个王朝都会一步步走上灭亡,更何况我孙家。大哥勇猛天下有名,但是在管理家族方面还差很多,二哥有时候该争还得争一下,不能永远活在大哥的庇护下!”孙尚香说着,皇后的架势与威严不由展现,这让孙权不由感叹妹妹的变化。

    “如果孙氏想要与帝国长存,要做的改变还有很多。作为商人,越是有钱心中越应该有爱,可以为了天下舍弃一切的大爱,如今的陛下是我们所有人的榜样。

    我能够嫁给如此伟大之人心中自豪,绝不会为他抹上丝毫的污点。说了这么多,二哥你可明白?”孙尚香说道。

    “多谢小妹,我代表孙家谢谢你。你已经有十年未曾回家探亲,有时间回家一趟吧!老一辈族人如今已经不剩多少,再等几年你再回家,可能就剩不下多少认识的人了,大家都挺想念你。”孙权说道。

    “明年我想去建业市一趟,到时候会家住几天,我不想这事儿在吴市闹的沸沸扬扬,这对孙家没有好处。”孙尚香道。

    孙权离开了,走的时候脸上的担忧少了几分,孙尚香的两个儿子在舅舅离开后,也是知道母后在教他们出事,舅舅的事情他们不可能不管,可是作为皇子原则问题必须守住底线,如何做他们的父皇不会教他们,只能母后身后提点了。

    “殷儿、彬儿,今日之事你们都看在眼里,在我大汉不越是位高权重就越是应该肩负很多。无法进入内阁在母后看来这其实也是一件好事,大汉还有很多地方等着你们去努力,未来成果不一定会比进入内阁低的。

    此次大汉官场会有很大变动,商会也会有非常大的改变,甚至我大汉商会用资产会减少一倍以上,但是这一切对我大汉来说影响不会太大,这最多就像一次普通的感冒发烧一样,过去了我大汉就系统循环就会更加完善,每过十几年或者几十年这种问题都会再出现一次。

    我大汉实力强大,有你父皇在一切病痛都只是暂时的,有时候问题出来的反而会是好事。母后只是想让你们可以了解更多,这样你们处理问题才会站在正确的角度。”孙尚香说道。

    “母后,孩儿知道了!”孙尚香两个儿子尊敬的向她拜谢道。

    十月,大汉地方四品以上官员有六十多人前往燕京城认罪,当然也有一些官员通过船只逃到了海外,对此内阁处理这些喷显得都很低调,只是一些特别严重被处15年以上劳改官员被报道,其他人都是没有传出什么处置的声音。

    内阁快速派出新的全员前往地方上任,有一些四品官员原本只是一郡太守,没有进入十部竟然一越成了一州州牧,一些郡甚至超过七成官员下马,可见此次大汉官场动荡有多么大。

    尽管如此,大汉各地还是四平八稳。很多商会也是不断主动伏罪,无数世家子弟被送到官府,每个法院审判罪犯都是从清晨到傍晚,一刻也停歇不下来,一些地方甚至成立了临时法庭,让城卫军保护在官府外审判。

    报纸上不断传来某商会破产,放弃哪些产业交给官府,官府每天忙着拍卖这些商会的工厂、店铺都忙的不可开交,只是交州一地,2市11郡总共有一千多家商会,上交房产二十多万处,价值超过三十亿汉元。

    无数的大船停靠在大汉东南沿海港口,官府看到这些船只上交数额头疼这些船只怎么处理,一直停留在这里可是会影响海上交通,而这一个月船只价格下降了一倍还多,许多的造船厂直接关门了。

    问题看起来如此严重,海外大汉很多商会工人听到传闻,还以为大汉这次动荡大到难以想象,可是在大汉帝国境内,这一切影响却是小的可以忽略不计,除了一些特殊商品价格有少许上涨外,其他的对百姓来说基本没有影响,反而是官府各部门今年考试变的非常火爆,今年很多部门招收名额都是翻了几倍,一些培训学院、辅导班大赚特赚。

    而此时的刘辛却是在燕京城南部的工业园内,这里是大汉第一个点子产业园,自从交流电被发明出来以后,刘辛就一直想把交流电用于生产与生活,经过这么多年的努力,工业区汽轮火力发电厂已经投入使用,电池生产车间也是开始生产,在这个园区随处可见各种灯泡,还有一些特殊的电器设备在这里实验中,要想把电用于百姓生活,这可是一个非常庞大的世纪工程。

    “信号如何?这里距离信号发出位置大汉有五公里距离。”刘辛站在工业区一座小山上,对身边的匠师问道。

    回来在得知自己看重的有线信号传送所有技术问题已经攻破,他高兴的来到研究所查看了这八年的研究成果,结果让他很是满意。

    “信号非常不错,声音特别清晰,已经听不到什么杂音了!”旁边的匠师高兴的对刘辛说道。

    有时候与刘辛一起搞研究,工匠们都把刘辛当做师傅,而忽略了他最重要的身份。有时候为了验证一个关键,大家争得面红耳赤,刘辛从来没有因为自己是大汉皇帝而责怪过任何人,在这里他也就只是一个匠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