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我家掌门天下第一 鹿食萍

第307章 力强者尊,武高者冠!

    也就在陈沙得知了自己前来中央大陆要寻找的那名叫做“周青”的人,疑似有可能就出现在了这皇城脚下,前来参加这次甲子大比的时候。

    另外一个地方。

    皇宫。

    天都宫。

    宫内,布置简单,陈设自然。

    一个白衣男子端坐在棋盘下棋。

    棋盘的对面,则是空无一人。

    仿佛,与他对弈的只有他自己,亦或者,是面前的虚空。

    “启禀大皇子,周家那个叫做周青的青年,前来参加甲子大比了。”

    有侍卫从宫外带回了这一消息。

    吧嗒~

    白衣大皇子将一枚棋子放在了棋盘上,转而,又捻起了一枚黑色的棋子,眉头思索。

    “周青,那不是你的那位侄儿吗。”

    吧嗒~

    大皇子又将黑色棋子落在了棋盘一角:

    “嗯?武林,孤记得,当年就是你亲手把他父子逐出了家族之中。”

    “启禀大皇子,是的。”

    殿内还站着一个人。

    这个人的年纪面貌,看上去在三十许间,身形高瘦,手足颀长,脸容古挫,神色冷漠,一对眼神深邃莫测,予人狠冷无情的印象,但亦另有一股震慑人心的霸气。

    正是周家被派来侍奉在大皇子身边的周家半神。

    周武林!

    他微微低头,眸光闪烁,冷哼一声:

    “当年正是因为周炼这个人,才导致我周家……”

    说罢。

    周武林再次低头,冷声道:

    “总之此人已经与我周家没有任何关系,若是大皇子有旨意,臣即刻能将他擒来。”

    吧嗒。

    大皇子的棋子又落在了棋盘上,淡淡道:“他若是武举中试,便是王朝之人,岂可自相残杀?”

    “是。”周武林沉默,片刻后道:“今天就是甲子大比了,大皇子不过去看看?”

    大皇子手指停在半空:“你并非不知道,这次是老二在诈老三,我掺和什么,坐山观虎斗,岂不是更好。”

    周武林低下头去:“大皇子深谋远虑。”

    吧嗒。

    大皇子的最后一颗棋子落在了棋局之中,整个棋局,顿时呈现了一股极强大的大势,轻声自语道:

    “有老二牵制住老三,孤才能去探寻父皇和诸位皇祖的大事,那,才是我阴月皇朝的大事件,小小甲子大比算什么……”

    ………………

    ………………

    另外一边。

    皇城。

    甲子武比的现场。

    偌大的黑土地上,积雪早已经消融,巨大的校场周围,是一个方圆十里大小的瓮城,这种城池,在遥远的时代,主要是用来算计攻城的人,引君入瓮。

    但现在,成了甲子武比最适合的举办场地。

    四面城墙上,站满了皇城内的百姓,足足数十万之多。

    轰

    滚滚气爆滚滚扩散,大若水缸一般的巨大铜锤,呼啸着砸爆空气。

    咚!

    伴随着大地上的那挥锤之青年,抬步一踏,数千丈方圆的瓮城大地,都好似水花一般震荡了一下。

    一锤,砸向了对面的一个持戟的青年。

    “青哥,干他!”

    数千丈的城墙脚下的围栏之后,拓跋飞发出了大喊,给持戟青年鼓劲。

    青年正是周青。

    呜呜呜

    周青眼中这一大锤砸来,耳边空气都响起了鬼哭狼嚎的撕扯声,心中道:“这就是陈家神族这六十年之中的最厉害的青年一辈高手,陈霭!”

    轰!

    四面城墙上的人,这一刻只见持戟的周青一步踏出,迎着大锤的方向,纵身跳起,到了百丈高低,手中长戟将空气都破开成了两道长浪。

    暴烈音鸣之中。

    呜~

    雷炸般的尖锐呼啸声,如飓风一般呼啸向了四方。

    这种尖啸已经如同声波攻击一般,一个普通人靠得近了,顷刻间耳膜都要被震破。即使四周城墙上的阴月皇朝百姓,大多都有一些武功根底在身,还是难以忍受,只觉得耳膜阵痛,脑袋嗡嗡作响。

    同时,眼前更是为那声势浩大,血气浩荡的持戟青年周青的这一击,所感到双股战战。

    “这持戟的好厉害!”

    “今日大比才开始,他就一连挑败三十七名对手,现在终于遇到了陈氏神族的陈霭,却一点都没有落于陈氏神族下风的感觉。”

    “一起手就如此厉害!”

    ……

    在周青一起手,便引起了周围惊天动地大喊声的轰动环境中。

    挥锤的紫衣青年陈霭,看着自己一锤子下,对方反而跳上了高空,朝自己劈来,掌中水缸般的大锤陡然抬起,横在头顶,扬天砸去。

    硬接这一戟。

    当!

    锤戟相交!

    一片片的涟漪荡起,所过之处空气震荡出好似雷鸣般的巨响,拉出一连串剧烈的火花跳动。

    轰隆隆!

    巨力爆发!

    无与伦比的力量波动,瞬间摧枯拉朽的震塌了两个人脚下的大地。

    一个方圆百丈大小的深坑,瞬间出现在了两个人所在的中间。

    呜呜!

    一瞬间,土雾扬天而起。

    轰隆!

    紧接着。

    当!

    当当!

    四面城墙上的人,只能从土雾之中,看清楚不断纵横交错,就好像两头蛮龙般碰撞。

    各自手中的兵器碰撞出撕扯人耳膜的钟鸣声,比音波攻击还厉害。

    轰!

    轰!

    不过十几个呼吸而已,大地之上,就好像经历了炮弹齐射一般的残破阵地一样,更像是月球表面的陨石坑一样,到处都是。

    最高的城门楼观赏台上。

    二皇子的一袭皇架,端坐在中央,周围至少千丈范围,都是阴月皇朝的武士。

    他坐在银色的椅子上,身边站立着陈家半神、云空道长这种半神级的高手。

    此时见到场中大战如此激烈。

    便是二皇子华元辰都忍不住笑了:“陈钟离,没想到你们家的陈霭在大比中遇到这么一个厉害的对手,此人叫周青?是周家的人?”

    陈钟离的脸上,还带着被陈沙镇杀了一半意志的惨白,看着场中,道:“一个周家杂血,得了些机遇,败局快显现了。”

    二皇子眯眼:“确实。”

    只见,两个人透过冲天土雾,能够清晰的看见大战之中,那持锤的紫衣青年,眼眸中瞬间闪过一抹血红。

    “陈家神血!”

    一瞬间,陈霭的气势便好似传说中被揭开的八卦炉一样,血气冲破了一切烟尘。

    “吼!”

    一声暴吼,如龙似象,手中锤子惨烈的朝着持戟的周青挥了过去。

    喀!

    一声最细微的,宛若陶罐被打破的声音浮现在了天地之间。

    “虚空被打碎了!”

    周青看着这一戟,眉头冷汗直冒:“这就是纯血的潜力爆发吗?”

    同样。

    望着这能够碾压同一境界的水缸大小的锤子砸向周青,观战的拓跋飞脸色大变起来:“青哥,小心,快用那招!”

    但。

    面对这一锤的周青,在一瞬间,内心经过抉择,终究还是选择了没有用杀招。

    轰~

    周青尽可能的躲开了这一锤子的正面,侧身转势,却还是被恐怖至极的锤力,擦着半边身躯和一条手臂而过。

    噗!

    就像是空气里的一个充血气球,被锤头打炸了。

    “青哥!”拓跋飞发出了大吼。

    “陈家,陈霭,胜!”

    瞬间,在四面城楼上,各自有巨大的声音,将胜败结果,传递到了所有人的耳朵里。

    “青哥!”拓跋飞冲着跑了过去。

    “别担心,我没事。”

    却见此刻,周青脸色苍白的摇了摇头,心念一动,那被砸烂成了漫天血雨的血肉,就在瞬间,从各处坑坑洼洼的地面上重新聚拢在了一起,汇聚成了一条崭新的手臂,飞过来接到了他的肩膀上。

    除了看上去周青的脸色苍白一些,别的什么都没有异样。

    这就是血肉衍生!

    而拓跋飞看着周青苍白的脸色,却是万分不解的压低声音:“青哥,你为什么不用那一招枪术?”

    “你不懂,那一招不能用。”周青只是摇了摇头,没有解释太多:“我们连败诸敌,得了进士就够了。”

    他满意于这一结果,退了下去。

    这时。

    四周响起了大喝声:“经过一天的决斗,已经诞生出了三十六位武进士,其中有十位,取得了四十连胜的战绩,有资格进行下一轮角逐,去决定武举状元、榜眼和探花的位置。”

    同时。

    城门口打开了一座,走出一队人马,抬着三个大箱子,到了场地中央,将之打开后,取出了里面的东西,高高挂起。

    “诸位看到了,那最高的栏杆上挂着的,就是皇朝给武状元的赏赐,一颗龙元,服下可以入千变万化境界,第二高的是一门‘远古神功’,第三个是一杆半神级的神兵。”

    “规则很简单,就在这个场地之中,谁力压群雄,拿到那最高位置的,便是武状元,以此类推!”

    “力强者尊,武高者冠!”

    场地上。

    十个气血强大的青年,彼此对视一眼,都从眼神之中,露出了势在必得的胜算。

    远处。

    “青哥,真让你给说中了,周不负、陈霭、步鲸龙、宁君白、石烂海、边九疆……最后果然是这几个人……”

    拓跋飞虽然对周青没能去最后竞逐武状元,很是不甘,但此时到了这个时候,却是也跟着好奇起来:

    “青哥,你说,谁最有希望能拿到那颗龙元,夺得武状元呢?!”

    周青眸光闪动:“我猜是……”

    与此同时。

    “大比开始!”

    伴随着四座城楼上的齐声大喝。

    轰!

    这瓮城之中的十位至少在血肉衍生境界的青年天骄,便如同十颗从大地上发射上去的炮弹,齐齐奔向了那最高处的龙元。

    没有任何一个人去选择榜眼或者探花。

    全都奔着龙元而去。

    城门高楼上,二皇子眯眼:“我这特地布置的请君入瓮,挂出了龙元,老三还不来,难道我高看了他的胆量?”

    轰!!

    却就在这一刻。

    二皇子和步家半神,以及身边的那位半神级道长,全都感应到了什么,齐齐看向了那挂着龙元的最高处。

    咔嚓!!

    虚空在那里直接破开了一个大窟窿,一个人从其中走出,正好站在了挂着龙元的那个高度。

    正是陈沙。

    他望着下方朝着自己齐齐冲来的十个青年天骄,转而看向了近在咫尺的龙元,一把将之摘了下来,看向了远处的二皇子:

    “放的位置这么显眼,看来你是为我准备的呀。”

    岂料,陈沙这一突然出现,夺走了龙元。

    “龙元!”

    瞬间,下方冲上来的十大天骄,下意识的不管陈沙是谁,全都朝着陈沙杀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