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的前世模拟器 红颜三千

293【贺曌:“我阴险,我卑鄙,我无耻,但我是个好人。”】

    “说起范先生,四春城谁人不知,谁人不晓?一身医术不敢说无人能及,却当得起妙手回春四个字。从其行医至今,治好了太多病患。

    城内,不少人想要拜入门下,学习他的医术。可惜,对于这些人,他没一个瞧得上眼的。四十多岁,愣是无有弟子。

    当然,纵然拒绝了无数人,亦有许多人不甘心。药堂里那些伙计,心里面怕不是都想着,有朝一日被收入门下,借此飞黄腾达。”

    说到此处,刘蛟顿了顿,抿了一口酒,继续道。

    “如今,范钟亲自登门,收你为徒弟。你还觉得自己继承不了玉芝堂吗?他只有一个二十五岁,眼光奇高,至今嫁不出去的女儿。

    可以肯定地说,只要你学医期间,不干一些出格的事。他的药堂、钱财、人脉,乃至女儿,早晚会落入囊中。

    恭喜你啊,曌弟。哥哥我敬你一杯,祝你从此出人头地,不会再吃不饱饭,终日为了口吃的,来回奔波。”

    言罢,一口干掉碗中烈酒。

    “好!”

    一众泼皮们顿时叫好,狠狠恭维着自家大哥。

    “所以,你说了一堆,到底要干嘛?”

    贺曌抬起酒碗,同样一口饮尽。

    “老弟,想发财吗?”

    姓刘的没有直接开口回答,而是面带微笑反问道。

    “?”

    对于他的疑惑,泼皮大哥开口解释。

    “你知不知道,四春城有几大帮派?”

    “三个!”

    别说姓贺的知道,村里面会说话的孩童,一样门清。

    城内三个帮派,跟现实世界联盟中,历史上的三国鼎立差不多。

    第一个,乃是以本土势力为主的本地帮派,屋里面喝酒吃肉的泼皮们,便是属于此帮中人。背后站着城里的士绅,又有官府帮衬,黑白两道通吃。

    借助老爷们、官方的关系,垄断了许多行业,无数人靠着他们讨生活。不仅实力雄厚,声势更是大的吓人。

    第二个,则是掌控码头的漕帮,徒众皆以漕运为业,又被人叫做粮船帮。大江南北,入帮者颇众。甚至有的时候,哪怕是官府也要畏惧三分。

    借着水运便利,大搞走私事业,赚了许多银子。他们不仅有钱,拳头亦是很硬。在水上不止跟水匪打仗,偶尔还要跟官兵打,个个心狠手辣,一般人不敢招惹。

    第三个,遍布整个北方的药帮,帮众多数以种药为生。他们药田成片,手里掌握着大量土地,市面上流通的药材,有五分之一出自本帮。

    据小道消息说,军队是他们的大靠山。因为不仅供应军中药物,有时候运送草药时,经常能看见有官兵保护。

    以上,便是雄霸四春城的三个大帮派。其余一些小帮小派,没啥可说的。只能仰仗三者鼻息生存,顶多小偷小摸,干一些大帮大派不愿意干的脏活累活。

    “三个帮派,漕帮不必多说,只要不把手伸进漕运方面,他们一般不会参与争斗。唯有本地帮和药帮,各种明争暗斗,死人更是家常便饭。”

    这倒是实话,双方都有背景。

    本地帮有府衙护着,药帮有军队护着,靠山势均力敌,谁也奈何不了谁。唯有借着帮众搞事,三天两头互相找茬,一旦打起来,不死人誓不罢休。

    昨天我折了三个帮众,今天你得折六个!

    打来打去,火气越来越大,俨然已成为世仇。

    “你应该清楚,为何两个帮派斗的如此激烈吧?”

    贺曌喝了一口酒,心里暗道可太清楚了。

    无非是利益二字!

    药帮听名字就明白,以草药为生。

    而本地帮垄断了四春城内多个行业,其中最赚钱的行业,无疑是药材、粮食、青楼等等。

    世上没有人不生病,更没有人可以不吃饭,亦不会有不喜欢女人的男人。

    二者,正是因药材结怨。

    一些草药,能够通过种植获取。有一些则不然,不能通过大批量种植获得。即使能种活,药性亦会大大减弱。

    所以,必须依靠大量的山民,长期进山采取。

    于是,两个帮派打起来了。

    你多拿一点,我就少赚一点。

    双方觉得自己拳头硬,那就开打,看谁先揍趴下谁。

    结果,他们确实很强,斗了几十年,一代代把仇恨传了下去。

    不过药民们并未获利,两个大帮派甭管打成啥样。各自默契的保持着,十分之一价格收购药材的潜规则。

    “范先生是药帮座上宾,你日后会不会替代他?骤时,咱们两个便拥有了合作的基础。”刘蛟瞥了一眼小年轻,眼中闪烁着精光。

    好嘛,果然所图甚大,居然让他贺某人去做二五仔。

    “咱们兄弟二人联手,有朝一日定然能扳倒药帮。一旦功成,我坐上本地帮的龙头,自然有你的好处。”

    你猜我信不信?

    自古以来,当二五仔的人,没几个有好下场的。

    一些历史上的大人物,干出过多少食言而肥的事情,何况区区一个山村恶霸。

    再者说,跟谁俩搁这儿画饼呢?

    开空头支票的招儿,我贺某人用了不知多少次。

    思前想后,他开口问道。

    “刘哥,空口白牙,你信得过我?”

    二人商量的事儿,可不是过个三五天就成。一切顺利的话,少说得十年往上,晚一点二十年吧。

    中间,但凡出点岔噼,顿时就会瓦解。

    或者姓贺的混得不错,直接把泼皮头子给办了,也不是不可能。

    “呵呵,当然信不过!所以,曌弟你得留下点把柄。我想好了,写一张契约,咱们把要干的事写上去,你签名按手印。

    而老哥我,手里有了契约,定然放心。若是老弟背信弃义,我就拿着他公布四春城。到时候,药帮绝对不会放过你。”

    岂止是不放过,估摸着得挫骨扬灰,范钟都保不住他。

    大爷的,够狠呀!

    手里面捏着他的把柄,刘蛟说啥就得干啥,要不然等死吧。

    “刘哥”

    余下的话没往下说,只是双眼扫了扫周围吃酒的泼皮们。

    “呵呵,放心。他们从小跟着我,况且为了前程,舍得告发我吗?”

    对此,众人齐齐点头。

    虽然计划的时间可能长了点,但成功的话,他们起码能坐上帮派高层的位置,没有人会跟自己的前程过不去。

    “想不到啊想不到。”

    贺曌摇头,连续说了两句想不到。

    顿时,刘蛟的眼神儿变得危险起来。

    先不谈姓贺的没有正式被范钟收为徒弟,他们一行人来的时候,可没旁人看见。

    今儿签也得签,不签也得签!

    要不然,一刀杀了,随便找个地方一埋,谁挖的出来?

    “不想干?”

    “不想干!”

    “啪!”

    一个泼皮拍了一下椅子,拔出腰间别着的尖刀,冲着着名狠人怒目而视。

    “小子,别给脸不要月佥”

    话说一半,舌头突然变得麻木,话说不利索。

    紧接着,整个人麻了。

    “噗通!”

    泼皮一头栽倒在地,全身上下能动的,唯有一对招子。

    “菜里有毒”

    “噗通!噗通!”

    很快,十几个泼皮倒了一地。

    刘蛟在第一个小弟躺下的时候,迅速从怀里摸出了一粒黑漆漆的药丸,毫不犹豫送入口中。并且,快步向着窗户跑去。

    “蹭!”

    刚刚窜到窗户旁边,半边身子一麻,当即步了其余人等的后尘。

    “噗通”

    虎背熊腰的泼皮老大,一头撞在窗户上,摔了一个屁股蹲。

    “不可能,我为何中毒了?”

    另一边,贺曌端起酒碗,抿了一小口,细细品味。

    “你的确没有吃菜,可是你喝酒了。”

    谨慎的泼皮头子,双眼不可置信的盯着屋子里唯一站着的人。

    “我倒酒的时候,偷偷掺了些麻药。对了,你吃的解毒丸,对麻药不管用。那玩意儿严格来说,算不上毒药。”

    制作解毒丸的药堂,估计想不到会有人拿麻药把人给麻翻。

    理由?

    犯不上。

    麻药很贵,是为了给一些富户治病时,用来缓解疼痛的。

    有买麻药的钱,弄点见血封喉的毒药,简直不要太容易。

    “不可能,我怎么没看见?”

    对此,他懒得解释。

    不得不说,熟练度满值,升无可升的《猴步》,赋予的关节灵活,给了太多惊喜。

    “其实吧,我一开始想着把你们全部杀了。可,万一阴沟里翻船呢?而且,杀了你们到是容易,收拾屋子会很麻烦。”

    一剑在手,只要不碰见怪物,他有信心把他们全给杀了。

    但,溅起的血,收拾起来比较费劲儿。

    索性用麻药全部放翻,挨个不见血的弄死。

    风险小,收益高!

    “放我一命,以后绝对不会再来招惹你。另外,我愿意拿出我全部身家,零零散散加在一起,足足有二百两银子。”

    刘蛟强忍着舌头的麻木,迅速说出了自己的条件。

    可惜,某人不为所动。

    “你杀了我,本地帮不会罢休。”

    “谁看见你来我这儿了?”

    一句话,噎的对方哑口无言。

    “看来,没有人知道你来。”

    “你诈我?”

    泼皮头子气的差点吐血,刚才若是反驳两句,估计就能活下来了。

    “别怪我,谁叫你所图甚大呢?还想着拿捏老子,让我当你的傀儡。草,你也配!”话音落下,贺曌解开裤子,冲着躺在地上瞪着大眼的刘蛟瞄准。

    “你要干什么?”

    先前不可一世的恶霸,面色勐地一变。

    一道带有弧度的水流溅起,毫无意外的浇在对方脸上。

    “你”

    惨遭奇耻大辱的刘蛟,面目通红,眼珠子差点爆开。

    “看起来,你的确动不了。”

    没错,又是一次试探。

    杀人嘛,一剑的事,犯不上如此羞辱人。

    “锵”

    他系好裤腰带,弯腰俯身从床底下,拿出一柄带着剑鞘的长剑。

    一抹寒芒,于烛火的照映下闪烁着。

    虽然、可能、大概,对方不是装的,但有万分之一的几率,他不会冒险。

    实在是不清楚,姓刘的实力如何。

    “无耻!”

    体质要比小弟们好很多的泼皮头子,见此破口大骂。

    先是羞辱,后又不放心,准备拿剑戳死自己。

    草!

    “算你狠!”

    话音落下,平地惊起一声雷。

    刘蛟腾地一声起身,瘸着一条腿撞碎了窗户,翻身没入夜色。

    “好险!”

    贺曌看着即便瘸了一条腿,速度、灵活亦要比普通人强出数倍的泼皮头子,暗暗心惊。

    刚刚要是毫无戒心上前,怕是要遭到暗算从而翻车。

    “不愧是练家子,麻药居然没有彻底把人放倒。”

    他并未第一时间追上去,反而是脚下一动,勾起了一位麻翻倒地的泼皮。

    “啪!”

    左掌用力,一招将之打的横飞出去。

    “砰!!”

    人影刚出了草屋,站在屋里的人,借着月光见到,一个黑影从侧面闪现,双手成拳狠狠出击。

    然后,飞于半空的泼皮,在空中画了一个【7】,飞入夜色。

    “嗯?”

    刘蛟保持着出拳姿势,心中略有疑惑。

    对方中拳之后,为何不发出痛呼?

    下意识转头向着屋内望去,却见一道寒芒闪烁。

    “不好!”

    使出吃奶力气,疯狂瘸着腿向后暴退,险之又险的避开了剑锋。

    但,呼吸中总感觉哪里有点不对劲儿。

    “啊切~”

    打了一个喷嚏,伸手摸了摸鼻子。

    只见手掌上,多出了许多粉末。

    “麻药?”

    “不错。”

    某狠人笑吟吟的望着,惨遭暗算的村霸。

    “我跟你拼了!”

    刘蛟自知今晚逃不出对方手掌心,索性豁出性命,临死也要撕下来一块肉。

    趁着药力尚且未能发作,双拳宛如出洞的毒蛇,阴狠的“撕咬”上来。

    他年轻时曾经拜入青山门中学拳三年,一门青蛇拳使得异常老辣。

    可惜,有一条腿麻着,要不然配合步法,有信心三招之内,生生打死对面的无耻之人。

    “死!”

    口中怒喝,拳头上的力道,不由得加重了三分。

    贺曌抬手,向前一刺,欲要逼迫对方后退。

    可拼死一搏的恶霸,豁出性命的含恨一击,哪里有那么容易被逼退。

    “咱们两个,同归”

    “砰!”

    姓刘的保持出拳姿势,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无他,蛋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