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我写的自传不可能是悲剧 空长青

第二百四十三章 孟氏春秋

    手指缓缓移动,在最熟悉的位置抽出一本书。

    下一刻……

    甚至还没坐下细看,孟浪就直接愣住了。

    他可以保证,那么多次人生了,封面每一次都大相径庭,其中不乏千奇百怪的,十分吸睛的。

    然而却没有一位弟兄能有今天这位这么有创意,这么让人耳目一新!

    因为……这居然是本线装书!

    对!就是那种古代的蓝色线装书籍……

    “孟氏春秋”!

    四个古朴苍劲的字体跃然纸上。

    孟浪:“……”

    你们这是怎么特立独行怎么来,只为证明你们都是不一样的烟火?

    未来科幻一下子串台到了架空历史……

    要不是看过那么多次,我还以为这不是一本预知未来的人生自传,他怕是会以为自己穿越到“寻秦记”顶替吕不韦去干那奇货可居了……

    兄弟,你成功引起了我的好奇。

    他坐下来,缓缓翻开书页。

    【我不是伤春悲秋,春秋总会轮回,我只是可惜,自己终究是成了孤家寡人……

    “先生,我们发现你的信用卡在境外有一笔可疑的巨额消费,请问是你本人使用的吗?”

    那天,没找到《孟氏春秋》的我,却接到了一个陌生电话。

    怅然若失的迷湖了好半天,直到对方问了第三遍,我才反应过来。

    “艹!老子这辈子的剩余额度都用完了!你倒是再消费一个我看看!”

    “都都都~”

    谁能理解我不能言说的小情绪,谁会包容我暴躁不堪的小脾气?

    那也就剩下诈骗电话了……

    当晚,我吃着碗里人间至味的排骨藕汤,迅速开始心平气和的思考如何用尽全力,过完这“平凡”的一生……

    结果隔天深夜,汪兆平就给我带来了一个令人诧异的消息。

    就在当天下午5点整,刚刚失而复得的那批文物……又被人劫走了!

    是的,光天化日、重重保护之下的多件国宝,居然就在被送往魔都博物馆的途中,在警方的眼皮子底下被人劫走。

    其中,就有那件珍贵的唐朝文物“明堂佛头”!

    根据汪兆平事后的现场调查,据说这伙劫匪很不一般。

    他们先是伪装车祸逼停了押送车,随后伺机接近。

    负责押运的共有6名警员,而劫匪一共只有2人,但一出手便干脆利落的打晕了4位猝不及防的押送警员,随后用带有消音器的枪械控制住车内剩下2人。

    在强迫2人向总部汇报一切正常之后,又让他们打开押送车厢,将所有文物搬上自己的车,随后打晕了剩余两人之后才从容离去。

    不论是精良的武器,还是经过特种训练的身手,又或是撤离时逃脱警方追踪的专业手段,都不是普通劫匪能够拥有的。

    除了这两个劫匪,周围应该还有接应者。

    然而即便是零,也无法在事后从对方消失的监控盲区中找出对方的踪迹,可见其反侦察能力和计划之缜密。

    而从对方能够精确得知文物的押送时间和路线提前埋伏来看,这一切恐怕并非临时起意!

    我对莫名其妙乱入的文物劫匪一无所知,但是心中却是隐隐有种奇怪的感觉……

    对方……莫非是冲着佛头中的“经书”来的?

    这种感觉无凭无据,毕竟被劫走的文物有好几件,表面上看就像是一起蓄谋已久,纯粹求财的文物劫桉。

    甚至是史蒂夫背后的势力展开的报复也未可知。

    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自己的猜测。

    毕竟这种存在于千年之前的秘密,这世界,应该只有我阴差阳错的知道了才对……

    但果然还是有些在意的……

    那佛头中的经书,是否有什么秘密,值得别人如此冒险大费周章?

    自己截获这批文物的行为,是不是无意中改变了什么既定的历史?

    然而不管其中的真相是什么,它都已经被人捷足先登,彻底的消失在了茫茫人海,再无音讯……

    人生最大的无奈,是纵使心有千千结,却已无岁月可回头。

    只能,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

    ……

    这不过是人生路上的一个小小插曲。

    长青生物的科研项目、高媛的并购扩张计划、进军影视圈、IT帝国计划、打造孟山堡垒、末日游轮计划……

    人生的新篇章,在我手中徐徐展开……

    段贤造星计划并不向我想的那般顺利,作为一个纯新人,我想是我们并没有找到那个“流量密码”?

    或许在《错位时空》的原唱小火之后,我该去提醒他,在和斋天临的节目里顺便提一提“知网”?

    比起普通人,自己最大的优势,或许就是知道自己需要面对的,究竟是怎样的未来吧……

    ……

    人生的道路上不可能一帆风顺,总是充满了这样或者那样的遗憾。

    就如同那天,苏大逸夫楼上,一个花样年华的少年在自己眼前一跃而下,留给这个世界的伤痛。

    抱着尸体痛哭的中年男人一夜白头。

    多年之后,我在电视上偶然间又见到了这个白发的男人,那是在国家最高科学技术奖的颁奖现场。

    或许……他就是长青生物此刻急需的人才?

    少年自杀的原因是校园霸凌,由于是自杀,霸凌者被无罪释放……

    看着笔记本中那几个一脸稚气未脱的男男女女,我最终还是叹了口气,缓缓合上了电脑。

    我终究只是一个拯救者,而不是审判者。

    ……

    通过零的监控,我避开了和韩丽的偶遇,将她当做一个特殊的样本监视了起来。

    而许劲松的出手,比预料之中的还要快。

    就在我拿到驾照的那一天,许劲松派出的杀手潜入了许伯黎的豪宅。

    然而早就收到匿名预警的许伯黎成功逃脱了一场谋杀。

    凶手当场落网,虽然问不出幕后真凶,但是那一刻开始,许家的内斗猛地进入白热化!

    双方不断自爆家丑,相互攻讦。

    外人不明所以,错愕的看着双方差点打出了狗脑子,就连许氏集团都被打得元气大伤……

    屋漏偏逢连夜雨,2018年7月,许劲松的秦岭项目终究还是遭到了自上而下的重拳出击,胎死腹中,许氏集团损失惨重。

    2019年初,由“游牧影业”领投的《魔都堡垒》又扑成了狗。

    叠加上三条红线和房地产寒冬,终于,由于盲目融资拆借和连续的投资失败,许氏集团暗中操控的P2P项目“大牛创投”,很快因为资金链危机暴雷。

    “大牛创投”关联公司“游牧影业”的法人崔季忠被推到台前,锒铛入狱。

    然而,近50亿资金通过一系列合法或不合法的资产转移,以及暗中的钱权交易之后,早就进了许氏集团的口袋,帮助许劲松渡过了最艰难的时刻。

    巨大危机下的许氏集团竟奇迹般起死回生!

    一切仿佛又回到了原点……

    留下的只有一地鸡毛的暴雷平台,为许氏集团扛下了所有。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当透过车窗,看到那些因平台暴雷,举着牌子艰难维权的人群。

    这些都是我无意中改变的未来……

    我以为自己能安排他人的命运,可谁曾想,这一次却依旧被命运安排的明明白白……

    是的,这当然不是我的错,没有“大牛创投”,也会有“小牛创投”。

    为了高额的回报,这些人按照着他们既定的命运轨迹,只不过不经意间走入了一个无关痛痒的小小分叉,或许结局并没有不同。

    但……看着那些一生积蓄化为乌有,身边还跟着几个一脸无助的年幼稚童,满脸写着凄苦的父母。

    又遥望许氏集团高高耸立的摩天大厦。

    我久久不能释怀。

    有人住高楼,有人在深沟。

    这是世界的参差,你我都懂。

    我不指望,未来注定站在云端的你,能够始终理解一脚黄泥的人的苦楚。

    可仍然希望,你能始终保有最基本的同理心。

    因为你光是踩在我们的肩膀上,就胜过了无数人。

    什么都没做,就几乎得到了一切。

    但请你记住,那不是你努力得来的。

    你没有资格,按照自己的喜恶去审判芸芸众生……但我有!

    第二天,许劲松不幸死于电梯事故。

    事实证明,只要人生有捷径,那么捷径很快就会变成唯一的路……

    放下屠刀方能立地成佛,然而亦有……

    地狱不空,誓不成佛!

    你问我凭什么?

    因为和你不同,我做了被杀的觉悟,才有资格开枪……

    ……

    以使用“小语种”的方式,配合零开发的专用聊天软件进行“静默”交流,我指挥着程彪和阿星两人,在韩丽的住所,以及朝歌的别墅附近分别秘密建造了一个小型的无人侦听屋。

    平时绝不接触,只做定期设备维护。

    除此之外,全球各地的民居中,我如法炮制的建造了数十个侦听屋。

    虽然规模和设备限制了侦听的能力,但胜在无比隐秘。

    接下来的整整十年,我一无所获。

    直到2028年的尾巴,那个来自太平洋深处,每个月定期发送的音波信号……终于出现了!

    就像是激活了某个暗号。

    地球表面激荡的次声波骤然频繁了起来!

    在外人看来或许就是某种工业噪音的特殊次声波,在零的海量分析和解密之下,却清晰的暴露了它属于“联络信号”的事实。

    2028年!

    可以初步判断,这是夜魔族正式开始在地球上活跃起来的时间点!

    或许是因为地球的科技情报已经被探明,他们可以肆无忌惮的展开交流而不担心被发现了?

    又或许……灭世计划已经进入到了最后收官阶段。

    他们开始不那么在意自己是否会暴露了。

    因为X病毒及其变种,此刻已经扩散到了世界的每一个角落……

    可是接下来的时间,韩丽和朝歌附近的监控区依旧毫无动静。

    除了那太平洋深处嚣张的每月定期“大喇叭”,在两人周围没有发现任何异常的音波。

    或许……是我想多了?

    韩丽,完全就是一个出于对自己的仇恨,才被夜魔族选中的普通人?

    朝歌,也不过是个普普通通的巨星级歌手?

    ……

    那激荡在地球表面,一年比一年频繁的声波,就好比催命的音符。

    让我清晰感受到末日脚步的临近……

    我开始暗中加快计划的执行。

    2032年,我暗中命令零,将《X病毒(显性)多变种RNA特效疫苗》的关键技术资料泄露给辉瑞。

    2033年,辉瑞的产品发布会立刻引起轰动。

    然而发布会仅仅1个月之后,辉瑞的整个科研团队被团灭,技术资料也被破坏。

    大洋彼岸对外宣称是食物中毒,实际上却是两名荷枪实弹的保安突然发疯般开枪杀人,最后焚毁了所有技术资料后饮弹自尽!

    国际局势暗流涌动。

    有人认为是敌对国家的暗杀行动,有人认为是辉瑞内部的利益集团并不想看到病毒消失……

    然而只有我知道。

    这一定是夜魔族在行动……

    一计不成,2034年,我命令零将《X病毒(显性)多变种RNA特效疫苗》的关键技术资料通过互联网渠道全面泄露出去。

    然而,2035年特效疫苗才刚刚开始普及,全新的病毒变种就已经获取了免疫逃逸的能力,速度之快,根本不像是自然进化的结果……

    显而易见,自己在行动,敌人的灭世计划却也是动态调整的!

    而且很显然,对方在病毒方面的造诣远胜地球人。

    两次行动的失败,击碎了我普及疫苗,解决病毒问题的希望。

    以目前的技术条件,即便调动全世界的力量,要击落那颗冥神星的可能也微乎其微。

    也几乎意味着,末日注定了依旧无法避免……

    2037年,阿尔兹海默症如约而至,但是被小雨团队已经越发成熟的病症延缓技术所阻断,短期内并没有对我造成实质性影响。

    2040年,当时机成熟,长青生物组建的世界顶尖水平的病毒研究所,正式对“如何提前阻断X病毒的传播”进行研究立项!

    为此,我秘密投入了二十多年来积累的几乎所有资金。

    人体大脑+死亡旋律+X病毒=T病毒。

    这三要素中,X病毒的特效疫苗技术已经被敌人破解。

    2035年不行,那么就只有寄希望于在一开始的2019年,从源头上阻断X病毒在人群中的传播!

    事实上,迄今为止,人类唯一消灭的病毒是天花病毒,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一种自然界中的病毒可以被人类消灭。

    包括最常见的感冒病毒!

    历史上人类击败病毒的方式,第一种是物理阻断。

    第二种则是经过漫长的进化,让人类的免疫系统被动的适应病毒。

    然而不论是哪一种方法,这个过程不可避免的伴随着巨大的牺牲。

    而自己所能做的,只是让这样的牺牲尽可能小一些而已……

    长青生物内部,自然出现了大量反对我这种“愚蠢”行为的声音。

    因为在病毒已经无法遏制的情况下研究人群阻断技术的意义微乎其微。

    但他们怎么会知道,正式因为没有了意义,自己才能光明正大的研究啊……

    2043年,基本成熟的“植入式X病毒预警生物芯片”技术问世。

    你或许无法改变各国政策影响人类历史,但科技可以!

    ……

    此时距离末日,仅仅只剩三个月……

    在孟山堡垒的秘密基地中,我们利用死亡旋律制造了第一具狂人病实验体。

    半个月之后,没有补充任何血肉的实验体就逐渐干瘦死亡……

    小雨拿到了大量的第一手资料,但对治愈狂人病一筹莫展,因为对大脑的攻击,几乎是一种不可逆的过程。

    接下来的时间,末日游轮正式起航。

    已经完全能够自给自足的孟山村陷入一片宁静祥和,如同暴风雨前的宁静……

    我没有继续执行“钓鱼计划”,而是在秘密基地中静静等待末日的来临。

    因为此时此刻,我有了更加重要的使命!

    ……

    末日如约而至。

    就如同那一世林海棠眼中的七日。

    听着赵光明《地球文明灭亡通告》,我通过零联系上了人类残军的临时最高指挥官楚南。

    “你父亲叫楚天?”

    看着光幕上的指挥官资料,我眼神有些复杂。

    “嗯?你是谁?你认识我父亲?不过很可惜,他已经在2018年的一次行动中牺牲了。”

    是的,我当然知道,就在我想要抱大腿的那一年5月,战死在大马士革,让我好一阵感叹世事无常。

    只是我没料到,你居然会是他的儿子……

    楚南的眼神很冷静,就如同一汪沉寂的死水,让人看不出任何的喜怒哀乐。

    “我是谁?我或许,算是这个时空的见证者吧。”

    “有趣的说法,所以……你的来意?”

    “我没有来意,要说有的话……或许只是为了征求一下仅存人类的集体意志罢了……”

    “什么意思?”

    “假如给你一个机会,用剩下所有人的生命,换一次对敌人的反击,你愿意吗?”

    “反击?”楚南看了看身后浑身血迹,仅存的几百号战士们,眼中终于泛起一丝苦涩。

    “如果有这样的机会,我想,我会愿意献上自己的灵魂!”

    “我明白了,谢谢你的回答……”

    ……

    满是残垣断壁和暗红色血迹的苏市市中心。

    一个戴着白色面具的风衣男,双手插兜,如同闲庭信步一样,漫步在城市的残骸中。

    不时游荡经过的狂人病变异者,却像是对这个家伙视若无睹一般,没有一个朝他发起攻击。

    “能谈谈吗?”

    路边音像店中某个电子音响传出的声音,让风衣男脚步一顿。

    他转头看了过来,黑白分明的眼中,是浓浓的诧异之色。

    “你是谁?”

    “你不认识我,不过我认识你,那么……我该叫你‘歌者’,还是朝歌?”

    面具下,那已经不是惊诧了,而是震惊。

    他看了看音像店中的监控探头,缓缓取下了面罩,露出一张英俊的脸。

    岁月仿佛没有在他脸上留下任何的痕迹,一如当年电视中第一次见他时那般年轻。

    “不愧是被称为不老歌神的朝歌,那么……这也属于你们的种族天赋?”

    “你知道的似乎不少?而这应该是完全不可能的事,那么,能告诉我,我究竟是怎么暴露的吗?”

    朝歌的声音平和,却隐隐有种让人不由自主信服他的冲动……

    然而我无动于衷。

    “也没什么,如果不是我监控了你整整25年,即便是末日之后,我也未曾放松过对你的追踪,否则我这辈子,恐怕就真被瞒在鼓里了。”

    “25年?!”朝歌微微错愕。

    “我回答了你的问题,那也麻烦你回答我一个问题,你和所谓的聆听者,究竟是怎么联络的?为什么我一直侦测不到你们的联络声波?”

    一连串匪夷所思的问题,似乎将朝歌整个人都弄得有些宕机,好半晌,他却是突然笑了。

    “看来……我们的秘密,你确实知道的不少。

    没想到人类中,居然有你这样有趣的存在。地球,果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

    当然,你想要的答案我可以告诉你,毕竟……我的使命已经完成了。”

    我微微沉默。

    朝歌笑了笑,说道,“原因很简单,就像你们的电磁信号有明码和暗码,我们同样存在两套交流体系。”

    “这么说,你用的是暗码?”

    “不错,我的歌声,就是用来传递信息的音符,在你们人类看来单纯的一个音符,聆听者却能够从变幻的音频中分辨出多达数百种不同的含义。

    比如这样……啊~啊啊啊~啊啊~”

    优美的歌声从朝歌喉咙中发出,让人不由自主便想要沉入其中……

    “原来如此!

    太平洋里那个是区域广播,用来明码交流,更加隐秘的单位却还有自己的一套交流体系。

    这样即便明码被发现,暗码也根本没人能够察觉。

    你恐怕在台上演出,甚至私下练歌的时候,就已经将情报传递出去了……

    啧啧!谁能想到,一个天皇歌星,居然会是潜伏在人类中的间谍?”

    “嗯?”朝歌这次真的是震惊到了。

    “你为什么能不受影响?”

    “哦!忘了告诉你了,我用了变声软件,你的歌声再优美,在我耳中也不过是一串沙哑如同金属摩擦的噪音罢了。”

    “你……真的是让我惊讶了!”

    “过奖,毕竟圣斗士,很难被同一种招式打败两次。

    感谢你刚刚的回答,那么最后一个问题,你能够告诉我……你们消灭人类的目的吗?”

    我问出了心中这个直指灵魂的疑问。

    然而换来的是一阵沉默。

    “不想说吗?也无所谓了,那就请你欣赏一场本世纪最盛大的烟花吧!”

    下一刻,全世界无数条烟柱腾空而起!

    那一刻,我从朝歌遥望远方烟柱的眼中看到了错愕。

    “核武器吗?呵呵,这样的结局……似乎也不错呢……”

    让我失望的是,直到无尽的光和热淹没朝歌的整个身体,他也没能从对方的表情中看到任何的惊恐,反而是一丝……解脱?

    难不成夜魔族的目的根本不是占领一个原汁原味,适宜生存的星球?

    朝歌的反应,让我觉得自己这自以为玉石俱焚的终极大招就像是打在了空处。

    我不知道这么做是对是错,然而这已经是我能够给夜魔族……唯一的反击了……

    我是这个时空的见证者,同样,也是这个时空的毁灭者。

    知我者,其惟《春秋》乎!

    罪我者,其惟《春秋》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