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龙族:从只狼归来的路明非 火龙果大亨

第三百零七章 校董会

    龙族在复苏之初需要一段时间来找回记忆和适应血统,这时候它们就像是人类的婴儿,会跟随本能行动。

    在这个阶段,足够高阶的龙族甚至会根据周围的环境拟态,以此保护自己。

    就像是曾经的老唐,他恢复记忆之前,一直觉得自己是个人类, 只有深夜,才会梦到零散的画面。

    路明非和老唐见面时,未看出过老唐身上有什么异常。

    归根结底,龙族是极其不符合常理的生物,龙族是唯心的,对它们来说,精神层面的自我认知,是相当重要的一环,只有在老唐恢复记忆之时, 他掌控的火之权能才真正回到他的身边,他的肉体才能在龙王的意志下,发生蜕变。

    就像副校长所说的,龙族,实际上是一种精神生命,肉体对它们来说,只是一个躯壳,只要能留下卵,它们的灵魂就能完成茧化,在卵中重生,然后在孕育出一个能承载灵魂的肉体来。

    能代表龙族的不是鳞片也不是利爪,而是它们贯彻古今的意志。

    “所以, 你们的意思是, 我昨天接触的人里,有一个是还未苏醒的龙王?他可能是我的同学或者早餐店老板, 因为没有觉醒记忆, 把自己当成人类活着?”路明非问。

    “也有可能他已经恢复记忆了,但力量还没有恢复, 所以隐藏着自己。”康斯坦丁说:“龙王从卵中重新孵化后,需要一段很长的时间来重新恢复力量,肉体成长之后才能跟得上灵魂的强度。”

    路明非点点头,很容易就理解了这是怎么一回事。

    龙王的灵魂就像是一片深不见底的海洋,而它们的肉体,就像是一个从海洋里抽水的水龙头,在才孵化时,水龙头就算拧到死,也只能放出一小束水流,想要释放更多的水,就必须将水龙头换成抽水泵,而这需要时间和精力,体现在肉体上,就是方方面面的成长和发育。

    “占星术虽然能占卜到龙王的方位,但同时也会引起它们的警觉。”康斯坦丁接着说:“不管有没有恢复记忆,本能都会警示它们。”

    “就像是下雨前,金鱼会浮出水面,蛤蟆会从洞里跳出来?”

    “大概是这个意思, 它们会有被窥视的感觉。”

    “那就在龙王发觉前一一排除吧。”

    路明非心里有了个底,不管这个龙王是谁, 他都得找出来,他决定按昨天一整天的流程,重新走一遍

    意大利,那不勒斯,这是一座著名的观光城市,甚至有【朝至那不勒斯,夕死可矣】的说法。

    圣基娅拉教堂,这是一座罗马天主教宗座圣殿教堂,位于新耶稣广场东侧,连通修道院、墓地和考古博物馆,形成一座宏伟的宗教建筑群。

    这个教堂最重要的景点,名叫修女回廊,矮墙上,精美的瓷砖和彩陶铺成修女们的生活场景,线条分割强烈,绘制出的图画有哥特式的风格,极具艺术感。

    外壁是浮雕的白色大理石,雕塑上刻着古老的花纹。

    海风从远处吹过,明媚的阳光射到圣基娅拉教堂的穹顶之上,更带有宗教的圣洁。

    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停在教堂前的停车场。

    二战时,圣基娅拉教堂毁于炮火,战争结束后又以巴洛克式风格重新修建,同时新添了停车场和售票站。

    今天的圣基娅拉教堂格外寂静,售票站封闭,内部不对外开放,所有的游客都被拒之门外。

    司机拉开车门,用手遮挡在车门边框上缘。一只金色的高跟鞋稳稳地踩在地上,修长干练的小腿有着令人惊心动魄的美感。

    女人钻出轿车,确实令人惊艳,哪怕一面黑纱遮住了她的脸,却也能从她露出在外的眼睛,略微窥探她的绝美容颜。

    女人的身价更是让人不敢揣摩,她画着欧洲贵妇的妆容,穿着昂贵的套裙,外面罩着裘皮坎肩,眼神冷艳而高贵。

    从她的皮肤质感和光泽四射的冷金色秀发来看,她顶多是一位二十岁年轻女士,可眼神却像是常年执掌权利的上位者,仿佛一位维多利亚初期的年轻女王穿越历史来到了此处。

    她踏着高跟鞋,大步往教堂的拱形门走,值班的保安低下头颅,不敢直视这位女士。

    “嘿,丽莎,我的孩子,欢迎,到的很准时。”一个年迈的男人从教堂里大步迈出来,向着贵妇,或者说贵妇般的女孩伸出双臂,“你长大的也太快了,变得也太漂亮了,还记得你在伊顿公学上学时,穿着校服的样子。”

    “谢谢你的赞誉,昂热。”女人取下面纱,和昂热行贴面礼,“那是我们有八年没见过了,你还是老样子,一点没变,时间在你身上好像是静止的。”

    “对于一个老人来说,时间总是会慢那么一点点。”昂热笑了笑。

    又一个男人从门后走出来。

    他穿着休闲的短袖和沙滩裤,相貌英俊,金发蓝瞳。

    “嘿,丽莎!你可真是长成一个大美女了!”男人跨着激动的步子走过来,张开双臂就要去拥抱女人。

    “庞贝?怎么是你来参加校董会?”女人皱着眉,往一旁轻轻踏了一步,躲开了男人热情的拥抱。

    她的真名叫做伊丽莎白·洛朗,丽莎是亲近的人叫的小名,可看上去,她并不想和庞贝亲近。

    “我没告诉你吗?我已经回到意大利有一会儿了,我回来了,弗罗斯特自然要给我让位,毕竟他只是加图索家的代理家主。”男人的拥抱被拒绝了,也没有生气,仍旧仪表堂堂,脸上挂着自信的微笑。

    “真难得,你居然愿意来参加校董会。”女人看了男人一眼,又蒙上了面纱。

    被这个男人盯着看,总有一种会被玷污的感觉。

    “好了,我的朋友们,既然参加会议的人到齐了,我们就进去吧。”昂热笑了笑,对丽莎伸出一只手。

    丽莎很有默契地挽住他的手臂,像是年迈的父亲带着自己的女儿去参加宴会。

    三人朝教堂内走去,唱诗班反反复复唱着歌,歌声空灵的就像是离群的鸟。

    巨大的圆柱将中殿与两侧的过道隔开,一直上升到尖拱和肋形拱顶,高耸的拱门和窗户界定出神圣的空间,几十米高的穹顶上雕刻着耶稣,拼花玻璃上是圣母抱着圣子的的图案,阳光从窗外射进来,地面上的白砖铺成一个十字。

    “加图索家承包了圣基娅拉教堂的重建工作,这些都是家族的设计师设计的。”庞贝拍着胸脯说道。

    “很优雅。”丽莎不吝啬赞美。

    “有幸邀请你与我共进晚餐吗,丽莎?也许修道院会有一场史无前例的烛光晚餐,在神的注视下吃牛排,肯定是很新奇的体验。”

    “你还是这么有趣,庞贝。”丽莎掩嘴笑了笑,“但是我要提醒你,亵渎神,是会下地狱的。”

    “如果能和你共进晚餐,下地狱还是上天堂,似乎并不是那么重要。”

    “感谢你的邀请,但很抱歉,我今晚没空。”

    “好吧,希望下次我能有这个荣幸。”

    三人停下了脚步。

    教堂里还坐着三个人。

    两男一女,一个男人很老了,打扮和基督教的风格一点不合适,因为他手里拿着僧侣用的串珠,另外一男一女要年轻很多。

    男人大约有四十岁,居然只穿着一身明黄的紧身衣,面前搁着一个山地自行车的头盔,鬓白的头发像是被海风打理过,一点不像是上流社会的人,倒像是随处可见的普通上班族。

    而另外一个女人年轻得有点夸张,是个大约16、17岁的女孩,一头淡金色的长发整整齐齐地盘在头顶,一张还带点婴儿肥的小脸表情严肃,一双深绿色的瞳孔,像是个精美的娃娃,戴着一双白手套的管家昂首挺胸的站在她背后。

    她就像是一位从画里走出来的公主,一位真正的,公主。

    任何人看到她都忍不住赞叹她的美和优雅的礼仪,还有她与身俱来的高贵。

    “那一位还是没有来吗?”

    丽莎左右看了看,在场的,除去那位管家以外,只有六个人。

    卡塞尔的校董席位有七个,在卡塞尔成立之处,便顺承秘党曾经的长老会制度,定下了七位校董的制度,,这是为了避免在投票表决时,出现票数相同而无法下决定的情况,

    若是换在几百年前,这群人不会被称作“校董”,而是会被赐予“长老元老”或者“领袖”之类的称呼。

    “你知道的,他一直是这样,虽然每年都提供大量的资金,但对我们的会议丝毫不关心。”昂热无奈地说。

    “我经常都会想他这到底是为了什么。”丽莎收回了视线,“我们向卡塞尔提供帮助,都各有所图,他却像是一个钱多的没处花的嗯理想主义者。”

    丽莎本想说大傻子的,但教养不允许她把这种侮辱人的话语从心里说到嘴里。

    “不久后他就会和我们见面了。”昂热的表情也严肃起来了,“毕竟这次,我们要讨论的事情,或许关系整个人类社会的命运。”

    “所以,昂热,日本的消息,你能保证真实性吗?”丽莎抬头问。

    “如果不能,本该在七月份召开的校董会议就不会提前到四月了。”

    “唉。”穿紧身衣的中年男人长叹一口气,抱起了头盔,“昂热,你这样让我觉得压力很大,我想我还是把我的投票权交给你吧,过去我们谈论卡塞尔的资金流动和项目方向,我还勉强能参与进去,但今天的话题,我觉得这真的离我太遥远了。”

    “克莱蒙特,你一直是校董会的一员。”

    “可是我和你们都不一样。”中年男人摇摇头,“你知道的,我的龙族血统稀薄到可以忽略不计,我能站在这里,只是因为我的家族先辈们所留下的伟大事迹,但到了我们这一辈,龙族血统已经少的可怜了,我还是比较习惯普通的生活。你这里虽然很棒,但是不适合我,我能做的也就是每年象征性地参加你们这些重磅人物的会议,然后按照家族长老的嘱咐,从产业里拨一份资金给你们,比起校董我更像是一个金融顾问。”

    “屠龙虽然为你的家族带来很多荣誉,却也为你带来了很多的负担啊。”昂热表示理解,“但是克莱蒙特,我们已经少了一个人了,再少一个,会议都不知道该怎么进行下去了。”

    “我留下来也只是凑数的,如果将来因为我浅薄的意见,导致世界面临灾难,我想我没有勇气承担这种责任。”

    “不要这样想,你是我们的同伴,一场会议必须要参考不同的意见,这才是召开会议的意义,一个人的智慧终究是有限的。”

    “唉,昂热,你还是这么会劝导人,但愿这次不会像十年前那次,开上好几天。”

    “你是说格陵兰冰海事件么?”丽莎开口道:“我听说那是有史以来召开最久的一次校董会。”

    “是的,洛朗,那时候你还不是校董。”中年男人称呼丽莎的真名。

    “格兰陵冰海是十年来,我们损失最惨重的一次屠龙任务。”昂热微微颔首,“那一日的惨痛,我仍然铭记于心。”

    “我听奶奶说过这件事。”丽莎点点头,“听说卡塞尔就是在格陵兰之后变成了一个开放的校园,在那之前,学生们连假期都没有。”

    “十年前卡塞尔执行军事化管理,入学的学生大部分都是从混血种家族中挑选的,没有觉醒血统的人也能入学,那时候我们相信,依靠制式化的军队,就能把龙族扼杀于摇篮之后,直到格兰陵冰海事件给了我们一次沉重的打击,我们派出的军队,近乎全军覆没。”

    昂热微微叹气,

    “那之后我们才意识到,屠龙必须要由英雄来担任,而英雄需要在自由的环境中成长,军队只会磨灭他们的个性。”

    “改革还是有成就的不是么?”丽莎微笑:“我知道那位S级学生,他很优秀。”

    “路明非么,他的确是个好孩子”昂热眯着眼睛微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