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龙族:从只狼归来的路明非 火龙果大亨

第三百八十一章 午后

    电视里重播着《辛普森一家》,这是全美国最广为人知的动画节目,1989年由福克斯动画公司制作,每一年都会新一季在电视频道播放,一度占据了黄金时段的收视率榜榜首。

    很多美国人认为侯默·辛普森是他们的梦想,因为侯默娶了春田镇有名的美女当老婆,坐拥带花园的独栋别墅,家中一儿两女,还有稳定的工作,堪称人生赢家。

    路明非对这群黄色小人上演的黑色幽默故事,不可谓不喜欢。

    他也认为侯默·辛普森的生活相当美满,电视里的侯默正在院子里和一家人开烤肉派对。

    绘梨衣看着电视,若有所思,忽然指着屏幕问道:“他们是一家人么?”

    “对啊,侯默是老公,玛姬是老婆,那三个小孩是他们的孩子。”路明非一一介绍。

    绘梨衣掀开羊毛毯,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己的肚皮。

    这个动作让路明非想到了酒德亚纪,亚纪的预产期就在今年的11月左右,还剩下不到三个月,叶胜和酒德亚纪就要迎来他们的小宝宝了,不知道会是男孩还是女孩。

    路明非心想以后他也会当爸爸的吧。

    他问过老唐,他和绘梨衣是可以生孩子的。

    绘梨衣走完了封神之路,在生物学上,不能作为普通的人类看待,真要说,她相当于一个人造的龙王,除了不具备元素的权柄和再进化的可能性以外,其它方面,和完全体的龙王几乎不存在战力上的明显差距。

    路明非和绘梨衣如今属于不同的物种,本该存在生殖隔离,但龙类的基因具有相当强的侵略性。

    为了确保自己能弄懂这些,路明非找老唐恶补了一番。

    首先是雄性龙类和雌性龙类的基因差别。

    相对来说,雄性的龙类和其它物种交配都能顺利诞下子嗣,那些龙类亚种,除了被龙血污染形成的以外,还有一部分就是以这种方式诞生。

    当然,纯血的龙类不会去与野兽发泄欲望,它们具有高等级的智慧,但三代种以下的龙类,已经不能再作为一个智慧种族讨论,它们更倾向于凶猛狡猾的野兽,在欲望的趋势下行动。

    在龙类强势基因的侵占下,其它物种的雌性个体会孕育出“龙类”的胚胎,但是这些胚胎并不会对自己的母亲有多少感情,甚至会在能自由行动之时,就剖解母亲的肚皮,从中爬出来。

    而雌性的龙类则不同,它们是作为母亲存在的,强势的龙类基因注定了它们无法接受其它物种的基因。

    如果雌性龙类和人类发生关系,不需要避孕措施,也不会怀孕。

    所以一般情况下,路明非和绘梨衣是不会有孩子的。

    但龙类的繁衍遵循一种相当奇怪的规则,它们会在一代代的诞生之中,逐渐退化,特征愈发和原始的野兽类似。

    龙族不符合进化论,从最初世界终极的黑王,到四大君王,次代种,三代种直到连混血种都不如的n代种,它们在不断退化。

    纯血龙族的血统,并不是一成不变的,血统既然可以提纯,自然也能稀释。

    只要用炼金术,压制住绘梨衣体内的龙类血统,她就有可能生下小孩,但在怀孕期间,她必须维持封印,一旦外部的封印解除,龙族的基因就会开始侵略,最终的结果只会是流产。

    虽然说路明非是混血种,且在各个方面都不能算作普通的混血种,但他肉体的基因检测结果仍然是人类。

    他这具身体的基因对于如今的绘梨衣来说,是不够格的,她的身体不会接受。

    路明非心想自己当爸爸应该是很久以后了吧,至少要等到黑王的复苏,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他才会考虑和绘梨衣要一个孩子。

    四个月过去,如今各个国家都和秘党达成了协议,黑王复苏不再是一个秘密了,混血种世界,都默认两年后的那一天,黑皇帝会如期归来。

    很多地方都开始修建避难所,为预言之日做准备。

    龙族文明被证实是真实存在的,那些宏伟古老的建筑,都隐藏在尼伯龙根里,死人之国遍布了这颗星球,根据预言,在纪元终结的那一天,亡魂们会乘着死人指甲建造的船,跨越死亡之海,来到生者的世界,迎接诸神黄昏。

    副校长察觉到有一个庞大的组织,在暗中蔓延了几千年的根系,如今卡塞尔正在追寻着那些蛛丝马迹,搜寻这个组织的信息。

    而上杉越,路明非的岳父,如今正在查找当年接受了他的基因的德国研究机构,绘梨衣、源稚生、源稚女,这兄妹三人虽然是赫尔左格培育出来的,但各方面的证据都表明,赫尔左格不过是一个棋子。

    洛基,失踪的摩尼亚赫号和YAMAL号,神秘组织,校董会中可能存在的内鬼,黑王的复苏,西伯利亚被封印的小男孩

    表面的平静下,漩涡正在不断酝酿。

    路明非和绘梨衣的婚礼结束后,只度过了一个半月的两人世界,就又被纠葛到各种各样的事件当中。

    暑假的时候,他和楚子航说,他和绘梨衣去俄罗斯旅游,其实是去北冰洋找寻洛基的踪迹。

    他有一段时间没像今天这样和绘梨衣在安静的午后,坐在一起看电视了。

    喜欢宅家看电视玩游戏的绘梨衣跟着他到处东奔西跑,从没抱怨过,很好地充当了贤内助的妻子角色。

    虽说很多时候都是路明非在照顾她,但光是她陪在你身边这个事实,就让人格外安心。

    偶尔看不见她的时候,路明非才会发现,原来自己也是怕寂寞的人啊。

    今后和平安乐的时间还有多少呢?

    他真希望像今天这样平澹的午后能更长一些,或许还要感谢罢工一周的铁路工人,让他有了暂时的喘息时间,不必那么快就要去卡塞尔和校长见面,商讨一些事关人类命运的话题

    楚子航站在墙边,手捧一本《翠玉录》。

    不是为人熟知的那几句谏言,而是正儿八经的龙族文献遗章,其中研究员对于“精神论”有着更精细深入的讨论。

    虽说是翻译过后的文本,但读起来仍然晦涩难懂,没有炼金术的底子,读这本书,只会觉得像是在看连标点符号都没区分过的文言文。

    他站的笔直,每天他都会在墙边站半小时,训练自己的站姿。

    或许是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的缘故,他总觉得今天看书看的不太进去,这本书他在家里就翻过不下十次了,以他的记忆力,早就倒背如流,但要更深层次地理解,光靠死记硬背是不行的,必须要思考每句话的含义。

    耳边水流的声音有些嘈杂,夏弥正在浴室洗浴,能听见她哼着欢快的小调。

    他合上了厚厚的书本,望着浴室的门,努力回忆和夏弥一起去看电影的片段。

    像是老式胶片在手摇式投影机里转动,一幅幅画面出现在他脑海中。

    他为什么会邀请夏弥去电影院一起看电影呢?

    故事的开端,是仕兰高中的篮球队去外校比赛,楚子航作为中锋上场,夏弥组织了拉拉队前来应援,为了感谢,他才邀请夏弥去看电影。

    这是礼节性的邀请,不存在男女私情。

    那天他买好了爆米花和可乐,兜里放着提前一天买好的电影票,在电影院等着拉拉队长赴约。

    夏弥是空着手来的,接过爆米花和可乐时,笑的很开心,这些画面都清晰地印在楚子航的脑海里。

    后来看完了电影,感谢就结束了,他没再联系过夏弥,似乎偶尔会感觉到背后有幽怨的眼神。

    可每当他回过头,都找不到那个女孩。

    他放下了《翠玉录》,来到阳台边眺望窗外,芝加哥河反射阳光,白色邮轮的船头,热情洋溢的黑胖导游正跟一帮外国游客渲染这座城市奠基的黄金岁月。

    清凉湿润的河风吹拂到脸上,让人很是惬意。

    身后传来了脚步声,夏弥裹着浴袍出来,擦着长发走到阳台,右手撑成小伞搭在额前,眺望远处的美好风光。

    “好漂亮的风景我听预科班的老师说,卡塞尔的风景也很漂亮,师兄你在那里读了一年书,有没有什么印象深刻的地方?”

    楚子航想了想,说:“诺顿馆附近有一座花园,很漂亮。”

    “花园么”夏弥歪歪头,捧着略微婴儿肥的脸蛋,似乎陷入了幻想之中。

    楚子航望着夏弥的侧脸,那个想不起脸的女孩在他的脑海里穿梭,他想问一问夏弥以前的事情,但不知道怎么开口,最后还是保持了沉默。

    “师兄你一直盯着我的脸看,我脸上有什么东西么?”夏弥忽然转过头来,直直地盯着他。

    “抱歉。”楚子航这才意识到自己的行为不太礼貌,连忙道歉。

    “你有事情想问我?”夏弥说。

    楚子航一愣,惊讶于自己被猜出了心事,难道他表现的有这么明显么?写在了脸上?

    下一秒,夏弥收回了视线,发着牢骚,喃喃道:“你就是这种性格啊,会盯着另一个女孩看,只有可能是你有事情要找她,一个满怀期待的女孩和你去看完了电影,等着你送她回家,你却说谢谢你帮我们篮球队应援,然后就一个人坐车走了。”

    夏弥压低声音,学楚子航的语气说话。

    楚子航沉默以对,这件事的确有发生。

    “你知道一个女孩在约会后被丢下会有多伤心么?”夏弥眼神幽怨地瞪了楚子航一眼:“你甚至都没有找个借口敷衍她。”

    “可那不是约会,只是正常的”

    “拜托!你关注重点竟然在这里吗!”夏弥惊为天人。

    “对不起。”楚子航不知道哪里又说错了话,只能道歉。

    可他心想那的确不是约会,他读过恋爱相关的研究书,“约会”在过去通常指两人谈恋爱,但显然他和夏弥那时候并没有在谈恋爱,那只是一次正常的朋友约看电影。

    至于他自己坐车走了,好吧,这件事该怪他,他当时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觉得“和拉拉队长看电影”的任务完成了,到了回家休息的时间。

    “算了。”夏弥扶额,“我们换个话题吧,师兄你想问我什么?”

    听夏弥这样讲,楚子航松了一口气,他也不想在这个话题纠结过多。

    他酝酿片刻,问道:“你在仕兰高中的时候,有没有什么印象比较深刻的女生?”

    “女生?为什么问这个?你想起初恋了?”夏弥狐疑地看着楚子航。

    “不是”楚子航摇摇头:“只是最近我觉得有一些片段在我的脑海里循环播放,好像那时候,我经常见到一个女生,但我也不太确定,因为我想不起她的脸。”

    “这个是病吧。”夏弥眯着眼睛,双手握成望远镜,审视楚子航:“师兄你一定是憋坏了,憋出了臆想症?”

    “什么意思?”楚子航问。

    “那个啦就是那个”夏弥手里比划:“你们男生脑子里装的不都是那个吗?”

    楚子航脸忽然黑了下来。

    因为夏弥左手拇指和食指相扣,组成了一个环,右手食指比了一个竖。

    “哈哈哈!”夏弥捧着肚大声笑了出来:“什么啊,你那个表情。”

    楚子航还是只能沉默,他实在想不到这个时候该接什么话。

    “不要想太多了,师兄。”夏弥拍拍他的肩膀,走回了屋内:“你都说想不起来了,那肯定是梦吧,最近压力是不是太大了?每天八小时要睡够才行哦,我听说精神衰弱了,就会看到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

    “师兄你看见吹风机放哪里了么?我想把头发吹干。”屋里传来慵懒的声音。

    “床头柜里有。”楚子航回应一句,也走回了屋内。

    夏弥坐在床边,湿漉漉的长发垂下来,浴巾只裹到她的胸前,露出锁骨和雪白的肩膀,因为热水冲过,少女的肌肤染上了一抹红润。

    楚子航停顿了一秒,拾起桌上的《翠玉录》又走回了阳台,背贴在落地窗上,站的笔直。

    “话说回来,师兄你可是和一个超级无敌可爱的美少女同住一间房呢,就不用我付房费了吧。”

    “房费已经付过了。”楚子航回应。

    背后传来吹风机的嗡嗡声,楚子航翻开了《翠玉录》,低声道:“梦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