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重生飞扬年代) 金蟾老祖

第五百一十三章 不怕没好事,就怕没好人

    杜飞早就等着天黑。一看外边立刻精神起来。

    刚睡了一觉,他也是精神饱满。

    立刻心念一动,视野同步到小红那边。

    这时小红正在洞里懒洋洋的吃东西。

    被杜飞给打扰了,它也很无奈,但还得执行命令。

    顺着地下的耗子洞,七拐八拐的来到地面。

    在大杂院里,因为空间有限,不太可能一家挖一个地窖。

    一般来说一个地窖都是好几户一块用。

    杜飞叫小红出来,主要是为了标记地窖的具体位置

    但杜飞一看就皱了皱眉。

    这个地窖就挖在进中院的垂花门左边。

    这个位置前院住的几户人家,随便在窗户边儿都能瞧见。

    而且杜飞还注意到,地窖门上还挂着锁头。

    心里更有些无语。

    这年月不少住大杂院的,出门上班去都不锁门,反而弄个地窖给锁上了。

    不过转念一想,似乎也没毛病。

    家里不锁门,是因为家里实在没啥可偷的。

    况且真有人进去,就是入室盗窃,这可是重罪!

    但地窖却不一样,里边装着不少杂七杂八的东西。

    尤其到秋冬季节,存着大白菜和做的西红柿酱。

    真要被哪家的半大孩子偷了,只要没抓住现行,也不好到处嚷嚷。

    这无疑给杜飞进地窖拿东西,又平添了难度。

    随即杜飞又把视野转移到小黑那边。

    刚才他已经把小黑叫过来。

    小黑平时就在水塔顶上栖息,飞到这边连半分钟都用不了。

    随着视野同步过去,小黑在空中盘旋。

    杜飞居高临下,观察下边的地形。

    这个院子右边跟另一座四合院紧挨着,左边则是一条小胡同,连着里边的一个小院。

    杜飞只能从这条小胡同翻墙进来。

    进院之后,再进地窖门儿,也有两个法子。

    要么利用随身空间,直接把锁头收进去。

    要么提前让小红把地窖门给破坏了。

    但是这样一来,第二天肯定要引起一些人的注意。

    万一惊动了派出所,只要杜飞打开地窖下边的暗格,十有八九会被发现……

    杜飞的大脑飞快转动,思考种种可行的方案。

    好在他还有一个优势,就是随身空间。

    到时候不用把暗格上面的砖头全都拆开,只要打开一个洞,让他把手伸进去,就能把那箱子收进随身空间。

    杜飞正在想着,脑中计划渐渐成型。

    不过要想付诸行动还不能着急,必须得等月黑风高的天气。

    像今儿晚上这样就不行。

    一轮明月,高悬半空,从屋里往外,看的真真儿的。

    就在杜飞大致有了主意,打算收回视野的时候。

    忽然从前院的西厢房,钻出一个鬼鬼祟祟的人影。

    今晚上月光明亮,看下边看得清清楚楚。

    那人顺着门廊走到墙根地下,然后脚步飞快来到地窖门口,跟着就拿钥匙,开门钻了进去。

    杜飞一开始也没多想,以为是个普通住户,上地窖里拿点什么东西。

    毕竟人家手里有钥匙。

    但在收回视野之后,躺到罗汉床上,他却灵机一动,暗道一声“不对”!

    如果是正常上地窖拿东西,何必鬼鬼祟祟的?

    不过也不一定,也许人家天生走路就那样呢~

    杜飞想了想,立即又把视野同步到小红那边。

    小红刚回到洞里,又被折腾出来,心里老大不快。

    对付这货,杜飞也有招,直接拿酒砸。

    小红立即想起了上次吸满了汾酒的面包片,顿时精神抖擞起来。

    倏倏几下,就来到了地窖里边,顺着耗子洞口往外边看。

    刚才居高临下,杜飞没大看清。

    此时近距离才看出,这人竟是一个女的。

    看着岁数不小了,最少四十往上,吃还挺胖!

    正跟那撅着屁股,不知道在翻什么呢?

    杜飞借着小红视野观察,发现这女人这找找那翻翻,全然就是无的放矢。

    这令杜飞更加怀疑这人的目的。

    心说:“难道这老娘们儿也知道,野原广志把东XZ在地窖里了?就是不知道具体在哪,才半夜来翻找?”

    杜飞越想越觉着可能。

    而且这应该不是巧合,很可能这人天天晚上,至少是隔三差五就来找一回。

    即使不是今天,换成明天或者后天,也极有可能会发现她举动。

    杜飞看了一会儿,倒是不担心她能发现墙角上面的暗格。

    而这女人明显不敢肆无忌惮。

    轻手轻脚的翻找片刻,也没什么发现,站在地窖当中,显得十分沮丧。

    之后便拿着手电筒转身爬出去,轻轻关上地窖门。

    随着地窖里变成漆黑,杜飞收回视野同步,仔细思索刚才的情况。

    那老娘们儿究竟是谁?

    半夜三更跑到地窖去,难道真是在找野原广志留下的东西?

    还是在找别的什么,恰巧碰到一起了?

    杜飞决定明天找人,先查查这人的底细。

    虽然突然冒出来的胖老娘们,对他接下来的行动并没多大影响。

    但既然出现了可疑人物,总得大致搞清楚,免得将来被动。

    杜飞拿定主意,在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九点四十多了。

    心里正在合计,白天秦淮茹说今儿晚上过来,怎么到这时候了还没动静?

    谁知道,说曹操曹操到。

    杜飞念头刚起,就听到钥匙开门的动静。

    紧跟着秦淮茹就钻了进来。

    杜飞嘿嘿一笑,起身迎了上去。

    秦淮茹娇嗔道:“你先别闹,刚才帮一大妈干点活儿,弄得一身汗,都臭死了,我先洗洗。”

    杜飞道:“我闻闻,这不挺香嘛,要不怎么叫香汗淋漓呢。”

    ……

    (自行脑补,不敢瞎写啦~)

    第二天,6月27号,星期一。

    杜飞精神抖擞,骑车子来到单位。

    因为眼瞅着要过七一,上上下下都有一些庆祝活动。

    街道办这边也忙了起来,上边区里市里,下边的居委会,还有各个院儿,都要照顾到了。

    杜飞一早上刚到,就被钱科长拉了壮丁,跟着一起去区里开会。

    开完了会,领回来一大堆材料,印刷分发也是杜飞的活儿。

    杜飞跟钱科长回来,已经十二点了。

    骑车子正好经过白老四的小饭馆。

    杜飞叫道:“钱叔儿,回去也没饭,要不咱爷俩儿在这吃一口吧?”

    钱科长一瞅,点了点头。

    这家馆子他知道,听说羊肉做的不错。

    俩人停好自行车,一进门就感觉到一股热气扑面而来。

    天气本来就热,再被热气一熏,瞬间又是一头汗。

    “嚯~这也太热了!”钱科长叫了一声。

    杜飞笑道:“咱上后边去,那有电风扇。”

    正说着,白老四瞧见杜飞,连忙迎了上来,叫了声“杜领导”。

    杜飞笑道:“老四,我算什么领导。”说着一指钱科长:“瞧见没,这位才是领导呐!”

    白老四连忙点头哈腰。

    钱科长哭笑不得:“同志,您别听他瞎说,可别领导领导的,您叫我老钱就成。”

    白老四连道不敢。

    杜飞有日子没来,属实有点馋白老四做的小锅羊肉。

    又要了俩凉拌菜,完事跟钱科长道:“叔儿,您喝点儿不?”

    钱科长摆摆手道:“下午还上班呢~让人瞧见不好。”

    杜飞“嗯”了一声,其实他也没想喝,但该问却得问。

    最后杜飞上外边走了一圈,美其名曰买了两瓶汽水。

    钱科长一摸,诧异道:“嚯~这么凉!刚从冷库出来的?冰镇都没这么凉。”

    杜飞打个哈哈道:“可能是刚到的吧。”

    钱科长也没深究,直接灌了一大口,顿时透心凉:“啊~这家伙的,镇的牙直疼。”

    杜飞也喝一大口,感觉凉快不少,随口闲聊:“对了,叔儿,上次您跟红星小学那张校长,最后怎么解决的?”

    钱科长脸上闪过一抹得意,撇撇嘴道:“就他,还跟我斗~原先我是不想搭理他,不道好歹的玩意,还蹬鼻子上脸了……”

    杜飞一看这架势,钱科长这回应该是大获全胜了。

    当即开始刨根问底。

    倒不是杜飞有多好奇,但这明显是钱科长亮点。

    要不配合着让钱科长把牛*吹完了,那可就太没眼力见儿了。

    果然,钱科长话匣子打开了,说的是眉飞色舞,兴致勃发。

    等说完了,钱科长也问起杜飞:“小朱那边培训也该完事儿了吧?”

    杜飞“嗯”一声:“说是今天举行一个仪式,明天就到区里报到了。”

    钱科长心中感慨,他熬了一辈子,才当上一个科长。

    这次朱婷调到区里,估计最多两年,就能再提一级,成为正科。

    但感慨归感慨,倒也说不上嫉妒,转又问道:“你俩准备啥时候结婚啊?”

    杜飞也没搪塞,笑着道:“先看看吧~看婷姐家那边怎么安排。”

    关于结婚这事儿,虽然是杜飞娶朱婷,但杜飞本身是个孤儿,家里没什么长辈。

    陈中原这个舅舅,在亲缘关系上,也显得远了些,没法替代父母。

    杜飞干脆当个甩手掌柜,交给朱婷那边,看她家怎么安排。

    俩人一边吃一边聊,因为没喝酒,吃的也挺快,不一会儿便吃完了。

    从白老四店里出来,把领回来的材料都送回去。

    杜飞又跑了一趟老杨家,把调查昨晚上那胖女人的事儿交代下去。

    结果到老杨家,一进屋却看见刘光福跟杨志功,一对儿难兄难弟,并排在墙角跪着。

    老杨一脸严肃坐在边上,看见杜飞才换了脸色。

    杜飞冲墙角努努嘴:“老杨,这怎么个事儿?惹祸了?”

    老杨直言不讳,苦笑道:“领导,还不是那两根小黄鱼惹的祸。”

    杜飞一愣,又听老杨叙说,才明白怎么回事。

    原来刘光福跟杨志功这俩货,不仅在杜飞这得了犒赏,还各自得了两根小黄鱼。

    都是十六七的年纪,骤然得到一笔巨额财富,怎么可能不发飘。

    而且有时候,不怕没好事儿,就怕没好人。

    在红星中学那一帮人里,就有心术不正的。

    昨天从杜飞那铩羽而归,还打折了闫解放的腿,令他们士气低落。

    回去之后,买了酒菜都喝醉了。

    然后就有人张罗打牌,一把一块钱。

    这筹码玩的可太大了。

    但这帮半大小子,手头捏着小黄鱼,一个个都膨胀了。

    结果一宿下来,刘光福输了三十,杨志功输了四十五。

    杜飞一听,也吓了一跳。

    他对赌博从来都是嗤之以鼻。

    过去都是有讲儿的,俩人甭管是亲戚还是朋友,喝酒越喝越近,赌博越赌越远。

    喝酒时候,你敬我,我敬你,都想把酒送到对方嘴里。

    赌博时候,却是想方设法,把钱从你兜里掏出来,揣进我兜里去。

    而且赌博会让人不自觉的,展现出任性缺点和恶性。

    杜飞瞅她们俩一眼,笑道:“那的确應該跪着。”

    一听这话,劉光福跟杨志功都瘪茄子了。

    他们原本还指望杜飞来了,能替他们说几句好话。

    老杨则叹道:“光福、志功,钱是好东西,谁都喜欢。但你们太小,驾驭不住。手里握着这笔钱不是什么好事儿。”

    说着从旁边桌上拿过四根小黄鱼:“志功,你这两根,我先给你存着。这是你自个的,你哥你弟谁都不能动,啥时候等你娶媳妇了,再原封不动给你。”

    杨志功连忙點头如捣蒜。

    跪了俩小时,腿都跪麻了,哪敢说个‘不’字。

    老杨又看向刘光福:“光福,不是为师拿你当外人,但这钱财之事……你还是拿回去,放你爹妈手里……”

    但没等老杨说完,刘光福忙道:“师父,我信您!我也跟志功一样,先放在您这。等将来,娶媳妇,您再一并给我。”

    老杨愣了一下。

    当初他收下刘光福,更多是看杜飞的面子,给刘光福一个容身之地。

    但相处这几个月,刘光福的表现倒是令他刮目相看。

    虽然天赋属实一般,但甭管学什么,都有个认真劲。

    偶尔打骂,也没有怨言。

    尤其,这可是两根小黄鱼,相当于四百多块钱!

    足够在外边置办一套体面的房子。

    刘光福竟肯信任他,这令老杨相当感动。

    “光福,你可想好了!”老杨再次确认。

    刘光福坚定道:“师父,我想好了!”

    其实刘光福也有小九九。

    他也不傻,在杜飞来之前,老杨就教育过他俩。

    他明白,把钱搁他手里,用不了多久就得造没了。

    但真要把小黄鱼拿回家,到他爸他妈手里,就甭想再拿回来。

    反而放在老杨这儿,以老杨的人品,又有杜飞在场,反倒更保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