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过去从四合院开始(重生飞扬年代) 金蟾老祖

第五百八十七章 按照惯例,就叫小白

    原本杜飞对张华兵这个人没太放在心上。

    但是随着接触到越来越多情况,他发现这个人竟有些类似枢纽的功能。

    由他连接着李志明,连接着周常力,之前还有意无意的想跟杜飞勾连上。

    现在又出现在东城分j,他究竟想干什么?

    或者说,李志明究竟想让他干什么?

    虽然杜飞只远远见过,张华兵跟李志明在一起的场景,但明眼人都不难看出,他们两人的主从关系。

    张华兵虽然显得十分活跃,但他确实只是一个工具人。

    想到这里,杜飞忽然灵机一动:“张华兵说过,在东直门中学上班,那不就是张野的学校吗?难道……”

    之前杜飞还没往这边想。

    但是现在,却隐隐有些端倪。

    同在一个学校,张野很可能早就跟张华兵有交集。

    如果真是这样,青年公园的殴斗会不会另有隐情?

    有了这种猜测,杜飞不由得盘算:“等回头,必须让刘匡天和杨志功去打听打听,看之前跟张野亲近的人,是否有知道内情。”

    等饭局散了,四个人道别分开。

    因为一早上是杜飞骑车子带朱婷出来的。

    结果回去的时候,只能杜飞驮着朱婷,再让朱婷双手捧着放着鳄龟的脸盆。

    路上朱婷不由得疑惑道:“小飞,你说你弄回来这么个东西干啥?吃吃不了,这么难看,你还想留着?”

    杜飞笑呵呵道:“谁说吃不了,这东西跟甲鱼差不多,红烧炖汤都不错。”

    朱婷撇撇嘴:“你少来,乐意吃你回家吃去,疙疙瘩瘩的,比癞蛤蟆好不多少,我可吃不下去。”

    杜飞也就是开玩笑,好不容易弄来这么个好东西,他哪舍得给吃了。

    不一会儿,两人回到机关大院。

    把朱婷送回家,杜飞有些迫不及待要回去炮制这头鳄龟,没待一会儿又兴冲冲走了。

    朱婷送他出来时,看见杜飞捧着脸盆,看着里边的怪物嘿嘿傻笑,都恨不得狠狠掐他一下,真不知道他怎么想的,这么丑一个怪物,比自个还招稀罕?

    她却不知,杜飞刚离开机关大院,没多远就钻进了一个小胡同。

    趁着左右没人,把盆上的网兜扯下来,直接把鳄龟收入到了随身空间内。

    这一次,杜飞毫不犹豫,在鳄龟进进去的一瞬间,立即集中精神,引导大量白光,包裹住鳄龟形成了一个硕大的光茧。

    接下来就是耐心等待,看一看改造之后的结果。

    因为有了之前几次的经验,杜飞也不着急。

    根据现在随身空间内储存的白光总量,这一次改造鳄龟最快也得到今天半夜才能完成。

    抬手看了一眼时间。

    刚下午四点多。

    杜飞想了想,干脆到老杨家,去找刘匡福和杨志功。

    ……

    与此同时,草园胡同附近的一栋筒子楼里。

    两名有点流里流气的青年从二楼的一间屋里出来。

    其中一个回身冲屋里道:“张叔儿、张婶儿,该说的都已经说了,你们好好考虑考虑。我们跟张野都是朋友……”

    原来这里正是张野的家。

    张野父亲是一名铁路工人,母亲是个普通家庭妇女,家里还有两个弟弟两个妹妹。

    这俩人“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好听的,最后归根结底就是想让张野父母,把张野手上那些东西给拿出来。

    之前张野这帮人没少搞好东西,不仅有古董字画,还有金银细软。

    虽然在杜飞这里变卖了一些,但也只是一小部分,不到五分之一。

    现在张野折进去了,就有人盯上了他剩下那些东西。

    当初公an抓人的时候,就从他身上搜出了一千多块钱,其他东西一概没找到。

    不知道被他藏到了什么地方。

    砰的一声,房门被人从里边关上。

    还在喋喋不休那人戛然而止,眼中闪过一抹阴鸷,对门啐了一口,恶狠狠道:“敬酒不吃吃罚酒!”

    另外一头。

    杜飞骑车子没回四合院,径直来到老杨家。

    刚进大院,就看见刘匡福骑跨在一条长凳上,正在拾掇木工的工具。

    杜飞叫了一声“匡福”。

    他扭头一看,立马放下手头的东西,笑着站起来,冲屋里喊:“师父,师娘,我杜哥来了。”

    话音没落,杨志功先从屋里钻了出来,看见杜飞忙叫了一声“杜哥”。

    老杨跟在后边:“领导,您快屋里请~”说完又往里边叫了一声:“瑞珠,赶紧沏茶。”

    一阵忙活之后,杜飞总算到屋里坐下来。

    有日子没看见老杨媳妇,身体比当初强多了,不仅脸色红润,也胖了不少。

    瑞珠张罗着让杜飞晚上留下吃饭。

    杜飞推说刚吃过了,嘴里还带着些许酒气,倒也不算敷衍。

    转又问起刘匡福和杨志功,关于张野和张华兵的关系。

    两人一听‘张华兵’的名字,全都摇头,说没听过。

    其实也难怪,他俩跟张野毕竟不是一个学校的,凑到一起的时间也短,不知道很正常。

    杜飞又问:“那你俩在东直门中学还有相熟的人吗?”

    刘匡福想了想道:“杜哥,我倒是想起一个人,她叫翟晓彤,说是张野妹妹,其实就是对象。”

    杜飞一听,来了精神,让他仔细说说。

    刘匡福挠了挠脑袋:“其实我也没见过翟晓彤,不过可以找人问问。”

    杜飞点点头,如果翟晓彤真是张野对象,应该会知道不少内情,包括张野是否跟张华兵有联系。

    确定了这件事,眼瞅着到饭点了,杜飞没在老杨家多待。

    让刘匡福打听清楚,回头再去找他,便在骑车走了。

    等回到四合院,将将到五点。

    因为是星期天,不少家吃两顿饭,下午早早吃完了。

    等杜飞回来,只见中院的水池子边上,聚着好几个洗碗聊天的老娘们儿。

    杜飞打了几声招呼,一走一过听她们议论。

    白天娄筱娥竟然送医院了,见红要生了!

    杜飞先是一愣,还以为娄筱娥早产了。

    不过心里一算,似乎也差不多了。

    娄筱娥是去年过完年怀上的,正常预产期应该是十二月初。

    现在已经快十一月底了,就算提前也没提前几天。

    倒是白天杜飞没在家,没赶上去搭把手。

    杜飞一边想着,一边推车子进了后院。

    刚过月亮门,正好迎面看见秦淮柔从老太太屋里出来,走路带风,十分飒爽。

    “哎呀,回来啦~”秦淮柔笑呵呵的,心情挺不错,到跟前就道:“听说了没,娄筱娥要生了。”

    杜飞“嗯”了一声,一边停好自行车一边道:“从中院过来刚听说的,你没去给帮帮忙。”

    秦淮柔抿嘴一笑:“你是没看着,许代茂那么大一个老爷们儿,看见娄筱娥下边见了红当场就傻了,全是我帮着张罗的,娄筱娥她妈去了,我才从医院回来。”

    杜飞暗暗点头,果然这才是秦淮柔。

    遇上院里有个大事小情的,肯定会冲在前头。

    不说别的,这次许代茂两口子,就得欠她一个大大的人情。

    杜飞随口又问了句:“开了几指了?”

    秦淮柔生过三个,当然明白‘开几指’什么意思

    抬手拍了杜飞一下,小声道:“流氓,女人生孩子的事儿你也琢磨。”

    杜飞一愣,旋即反应过来。

    这些在后世的常识,在这个比较保守的年代,真未必有几个老爷们儿知道。

    尤其杜飞还是个没结过婚的大小伙子。

    杜飞撇撇嘴,顺势在秦淮柔屁股上拍回来,小声道:“今儿晚上来不?”

    秦淮柔脸一红,忙回绝道:“你个索命的冤家,连着两天你要搞死我呀!”

    说完了一熘烟的落荒而逃。

    杜飞撇撇嘴,心知肚明秦淮柔是假装的。

    自从跟他有了关系,秦淮柔的体质跟着水涨船高。

    现在在炕上,早就跟他有来有往,不再像一开始那么不堪一击了。

    只不过面对女人这种求饶式的恭维,有几个男人能免疫?

    即使明知道三分真七分假,听着心里也很舒坦。

    至于秦淮柔为什么拒绝,也不难猜出几分端倪。

    老话说,妻不如妾,妾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

    现在秦淮柔虽然占了一个‘偷’字。

    但归根结底,也就是图个新鲜刺激。

    真要予取予求,夜夜耕耘,时间长了,哪怕美若天仙也总有厌弃的时候。

    秦淮柔很聪明,她会偶尔选择杜飞心情好的时候,适当拒绝杜飞的索求。

    让自己从‘偷’暂时升级到‘偷不着’。

    这才是闺房之乐的长久知道。

    另外,她也是吃了之前的教训。

    虽然说,杜飞体格强壮,天赋异禀。

    但毕竟岁数不大,秦淮柔生怕他旦旦而伐,早早掏空了身子。

    所以,除了最开始那一两个月,之后她几乎没连着来找杜飞的时候。

    杜飞的心理年龄也不是毛头小子。

    秦淮柔端着,杜飞也没强求。

    见她出了月亮门儿,正要往家里走,却一转身之际,只见秦京柔在老太太家门前,正眼色复杂的注视着他。

    杜飞倒是没有被捉奸的自觉,笑呵呵道:“京柔妹子呀~”

    秦京柔抿了抿嘴唇,走过来,小声道:“杜~杜飞哥,那个,我……我也……”

    在杜飞的面前,彷佛下定了巨大决心,秦京柔想要说出自己的心声。

    原本她已经放弃了,觉着杜飞要娶朱婷,注定这辈子跟她无缘了。

    可是到了财务科,再加上来自李厂长的关心,令她心态发生了转变。

    秦京柔知道,这都是因为杜飞,否认人家李厂长知道她是谁呀!

    但在高兴之余,又开始患得患失。

    杜飞凭什么这么帮她?

    所谓小姨子,只是说说罢了,秦京柔心里明白,她堂姐在杜飞心里没那么重要。

    如果真有一天,她找对象结婚了,杜飞还会像现在一样照顾他吗?

    如果以后杜飞不再管她,她还能把握住现在的一切吗?会不会一朝被打回原形?

    回到现在还没通电灯的秦家屯。

    炕席下面满是硬壳小虫子,晚上躺上去能清楚听到压爆虫子外壳的“咯吱咯吱”的声音。

    晴天一身土,雨天一身泥。

    面朝黄土背朝天的苦苦干一整年,最后积攒的工分,连十块钱都没有。

    秦京柔不敢想象那样的日子。

    而她刚才出来,从这个角度正好看见杜飞拍在秦淮柔的屁股上。

    然后秦淮柔回眸暧昧一笑。

    这一下,再次触动到了秦京柔的心弦,让她想起秦淮柔最早跟她说的那些话。

    令她心里冒出一个念头,如果是杜飞的话,做小也不是不行。

    然而,就在她鼓起勇气,来到杜飞面前,结结巴巴,想说没说。

    却被杜飞一个脑瓜崩弹到头上。

    秦京柔“哎幼”一声捂住额头,等她回过神来,别提多委屈了。

    一瞬间,一双桃花眼就蒙上了一层水雾,可怜巴巴喊“疼”。

    杜飞道:“还知道疼呀~财务那些东西都学会了是不是?”

    “没有~”秦京柔更没底气,声音跟蚊子似的。

    杜飞见她这好欺负的样子,不禁有点手痒,顺手又弹一下:“没有不好好回去看书去。”

    第二次弹上去轻了许多。

    秦京柔刚鼓起的勇气一下子都没了,赶忙落荒而逃。

    杜飞见她跑了,暗暗松一口气。

    其实刚才秦京柔过来,杜飞已经猜到七七八八。

    但他现在绝不会碰秦京柔。

    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一旦他跟秦京柔发生关系,时间长了根本瞒不住,让他跟朱婷怎么交代!

    虽然没有挑明,但朱婷早就知道秦淮柔,并且已经默认了她的存在。

    这其中固然有秦淮柔是个寡妇的缘故,也有杜飞跟朱婷特殊关系的原因。

    杜飞跟朱婷,从一开始就不是正常谈恋爱。

    因为朱家笃信陈方石批的命数,恰恰杜飞的命格够硬,能扛得住朱婷的命数,两人这才走到一起,渐渐培养出感情来。

    但话说回来,除了秦淮柔,再冒出来一个秦京柔。

    以朱婷的性格,肯定不会忍气吞声。

    他们现在还没结婚,就算没了杜飞,大不了终身不嫁。

    真要弄到那一步,谁都没法收场。

    打发了秦京柔,杜飞终于回到家。

    进屋第一件事就是集中精神查看随身空间。

    此时,那个硕大的光茧,比之前已经缩小了一圈。

    杜飞能明显感觉到,鳄龟的生命力正在快速攀升。

    连名字他都想好了,按照惯例,就叫小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