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战地摄影师手札 痞徒

第590章 断后

    凌晨五点半,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卫燃等人也已经赶到了美军阵地大后方的一条公路边上。这条蜿蜒的公路两侧都是沾满了针叶林的坡地,期间还分布着大量嶙峋的怪石。

    此时,赵胜利正骑坐在一颗松树的枝杈上举着个望远镜警惕的打量着这条公路的两个方向。而以林班长为首的其余四人,则正忙碌在的左侧松林坡地上挖掘着一块碾子大小的石头。

    很快,一阵喜鹊叫和紧随其后的猫头鹰叫声从松树上传来过来。

    “卡车!有很多!隐蔽!”

    林班长立刻从这两声惟妙惟肖的鸟叫中明白了赵胜利传回来的信息,指挥着众人用干枯的松针将那块石头边缘的挖掘痕迹盖住,随后分散开躲到了其他石头的后面。

    前后不到五分钟,十几辆卡车顶着刺目的车灯肆无忌惮的开往了美军阵地的方向,在个别几辆卡车的屁股后面,还挂着些大口径的榴弹炮。而在这支车队的最后,还跟着一辆敞篷的威利斯吉普。

    “班长,好像是给前线送弹药的,打不打?”一个穿着难含军装,却带着湘地口音的战士低声说道。

    “放走他们”林班长低声说道,“我们是来抓舌头的,别耽误正事。”

    “你们就没考虑过这么四五个人可能根本留不住那支车队吗?”

    卫燃抽搐着嘴角暗自嘀咕了一句,他丝毫不怀疑,要不是有抓舌头的任务,恐怕这几位还真打算掂量掂量那支车队的战斗力。

    短暂的交流过后,路边的树林里再次安静下来,那支庞大的车队,也浩浩荡荡的从众人眼前开过,消失在了视野尽头。

    直到发动机的声音彻底消失,路边那颗高大的松树上也传来了一阵含义不明的鸟叫。

    得到信号,众人立刻起身跑回路对面,扒拉开松针之后,继续挥舞着工兵铲开始挖掘方便这块巨石滚到路中央的坡道。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重新铺好松针之后各自找地方躲了起来,只留下赵胜利一个人,躲在松树的树梢里,警惕的观察着公路两端的情况。

    这期间,时不时的便会有或多或少的卡车开往美军阵地的方向,但自始至终,林班长都没有下达命令,众人也就只能继续躲在掩体里耐心的等待着,顺便看着味道相比炒面粉要好不少的压缩饼干。

    眼瞅着太阳即将落山,松树梢里再次传来了喜鹊“咔咔”的叫声,紧接着,又接上了几声惟妙惟肖的布谷鸟叫声。

    “两辆卡车,阵地开过来的,大李、小高,下料!”

    林班长一声令下,那两名穿着难含军装的战士立刻跳出掩体,用力推动那块提前挖好了路径的山石,任由它在重力和惯性的作用下哐当哐当的滚到了公路中央。

    与此同时,卫燃也放下了手里的步枪,赤手空拳的跟着拎着冲锋枪的林班长跳出掩体,以最快的速度躲到了路边的灌木丛里。这里距离落石的位置有差不多30米远,不出意外的话,当那两辆卡车停下之后,他们刚好在两辆车的车尾。

    而那两名穿着难含军装的战士大李和小高,则去了落石的另一边埋伏了起来。至于赵胜利,此时依旧在松树上藏着呢。简而言之,即便只有四个人,他们还是想包围敌人!

    “要两个活的,尽量别出什么动静。”

    林班长低声提醒着卫燃,“优先挑别着手枪或者挂着望远镜,然后挑黑色皮肤的做俘虏,如果都没有就挑看着个子小的。”

    “为啥?”卫燃下意识的反问道。

    “别着手枪或者挂着望远镜的,少说也得是个尉官,黑人普遍在他们美国人的队伍里受欺负,容易安抚让他们开口。”

    “个子小的呢?”卫燃追问道。

    “扛着走省力气”林班长给了理所当然的理由。

    卫燃咧咧嘴,实在是没办法从对方的话里挑出任何的毛病。

    片刻之后,发动机的轰鸣由远及近,刺目的车灯也照亮了拦路的石头。

    等到那两辆拉着油罐的道奇十轮卡车停下,打头的卡车车门推开之后,一个白人士兵立刻骂骂咧咧的跳了下来,一边拔出腿上的1911手枪顶子弹,一边招呼着后面那辆车里的人下来帮忙。

    “摩根队长,怎么回事?”后面那辆卡车驾驶室里的士兵一边推开车门一边问道。

    “有落石,背上武器,都小心点。”那位名叫摩根的白人士兵大声提醒道。

    “这里距离前线很远了”

    第二辆车跳下来的士兵虽然嘴上这么说,但依旧从驾驶室里抽出了一支加兰德步枪,只不过,他却只是把这支枪背在了肩上而已,甚至都没有顶上子弹。

    很快,两辆车的驾驶员也相继下车,这俩人同样只是把当作武器的M1卡宾枪背在了肩上,连子弹都没有上膛。

    但领头的那位摩根队长却格外的谨慎,几乎每走两步便回头看看身后和四周。

    卫燃朝着李班长比出个手枪的姿势,随后又指着自己比出了一个手指头。

    见林班长点头,卫燃立刻做好了准备,趁着那位摩根队长转回头的瞬间,悄无声息的跳上了公路,快步窜到了队尾卡车的另一面。

    林班长的动作同样不慢,几乎在卫燃钻进车底的同时,便已经一个懒驴打滚钻进了卡车的底盘下面。

    见对方已经到位,卫燃也不再耽搁,快步走到第一辆卡车的车尾,一把抓住走在最后的那名士兵的胳膊将其拽过来,顺势将另一只手中握着的毛瑟刺刀顺着对方的脖子转了半圈,在切开颈脉的同时,也将锋利的刀尖沿着喉头偏下的位置斜着往下直接捅进了胸腔。

    不等这名士兵倒地,卫燃已经松开手中的刺刀,一个箭步越过了摩根队长身后的那名士兵。

    几乎同一时间,已经爬到第一辆卡车车头的林班长也一把抱住了几乎和卫燃并排在一条横线的那名士兵的脑子用力一转,发出了“咔吧”一声让人牙酸的脆响。

    这个时候,卫燃的胳膊肘也已经和刚好回头的摩根队长的鹰钩鼻子狠狠撞在了一起,同时他的另一只手也已经捏住了对方持枪那只手的手腕关节用力一抖。

    “啪嗒!”

    随着那支顶着子弹的手枪砸落在地面上,摩根队长也因为鼻子遭受撞击发出了一声惨叫。

    然而,此时唯一能救他的,曾经和他乘坐同一辆卡车的那位司机,也已经在另外两名战士手中的武器劝说下老老实实的举起了双手。

    “你们唔!呜呜!!”

    摩根队长的嘴里仅仅蹦出几个单词,便被卫燃用摘下来的帽子将嘴巴塞的严严实实,紧跟着,又在他被堵住的惨叫声中,动作麻利的将他的双手手腕弄脱臼。

    “你这手法和谁学的?怎么这么血腥?”林班长此时也快步走了过来,在他的手中,还拎着一支几乎被血浸透的毛瑟刺刀。

    浑不在意的接过刺刀在摩根队长的衣服上蹭了蹭,卫燃咧着嘴凑到另一名被俘虏的司机边上,一边熟门熟路的堵住他的嘴巴并且将他的双手手腕弄脱臼一边敷衍道,“以前杀猪的,习惯捅脖子放血了,死得快还没多大动静。”

    林班长皱了皱眉头,终究没有说些什么,只是挥挥手说道,“三分钟时间,把地雷埋好。”

    闻言,卫燃立刻小跑着冲向路边的针叶林,将自己的背包和工兵铲拿了过来。

    左右看了看,见那两位穿着难含军装的战士正在那块巨石边上以及两边拉着斜线埋设地雷,而林班长正在收拢战利品,卫燃索性掏出地雷固定在了第一辆油罐车的底盘上,并将拉发线绑在了传动轴上,这样一来,只要这辆车敢动,周围的人绝对会被感动的上天堂给自己的牧师朋友解解闷。

    这还没完,他紧接着又钻进了第二辆车的车头位置,将地雷固定在地盘上之后,将拉发线固定在了油门连杆上。

    然而,几乎在他爬出车底的同时,已经在树梢里藏了几乎一整天的赵胜利却以最快的速度跑过来提醒道,“快离开这里!两个方向都有车队开过来了,看车灯数量很大。”

    “两个方向都有?”林班长皱起了眉头,“带上俘虏快走!”

    闻言,那两名穿着难含军装的战士立刻各自扛起一个俘虏就往林地里跑。

    “我留下来断后吧!”

    赵胜利突兀的说道,“不吸引下火力,根本没办法把俘虏按时送回去,他们肯定会在后面一直追我们。”

    “你们回去,我留下!”林班长不由分说的命令道,“大李,你接替指挥,带着大家和俘虏回去。”

    “别争了,我留下吧,正好在美国人的屁股后面折腾蒸腾。”

    卫燃话音未落,已经转身跑回公路,近乎挑衅似的将手中的莫辛纳甘步枪靠在一辆卡车的轮胎上,随后弯腰从被自己用刺刀捅死的美国士兵尸体身上解下弹药包和背包,顺手又捡起摔落在旁边的加兰德步枪,这才一边往对面山坡上跑一边招呼道,“我打的比你们准,他们追不上我。”

    “卫燃同志!”林班长下意识的就要追过来,可随后便咬咬牙,“我们走!”

    “我能帮上他”赵胜利突兀的说道,“班长,这地方我熟悉,我能帮上卫燃同志。”

    同样不等林班长招呼,赵胜利也跑回了路边,从另一具尸体的身上扯下一个M1卡宾枪的弹药包甩在肩上,快步朝着卫燃追了上去。

    “班长?”那两名扛着俘虏的战士看向了气的吹胡子瞪眼睛的林班长。

    “走!”

    林班长咬着牙做出了决定,“先把俘虏送回去,然后立刻回来接应他们。走!快走!”

    那两名士兵相互看了一眼,迈开步子便在针叶林里跑了起来。林班长看了眼对面正在朝自己招手的卫燃和正在敬礼的赵胜利,咬咬牙站直了身体,同样还了一个标准的、近乎永别的军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