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战地摄影师手札 痞徒

第710章 斯大林时代繁忙又枯燥的一天

    第二天一早,当卫燃在生物钟的催促下,睡眼惺忪的从铺着熊皮毯子的单人床上爬起来的时候,窗外依旧一片漆黑呢。

    虽然昨晚在这温暖的生活舱里睡的格外舒服,但这里毕竟不是喀山的卡班湖畔,这个时候出门去跑一圈,恐怕刚好赶上那支狼群的早餐。

    难得能睡个懒觉,卫燃撒了泡尿之后又重新躺在床上。当他被发出低吼的贝利亚叫醒的时候,窗外也已经天色大亮了。

    安抚住警惕的贝利亚,卫燃先躲在车窗的边上往外观察了一番,见没有什么异常,索性攀着床头的梯子打开天窗,直接从车顶跳到了前面一节车厢,以最快的速度顺着没有上锁的天窗钻进了驾驶室,直接启动了运输车。

    当发动机的轰鸣声响起的时候,足足四头狼也从生活舱的底盘下面猛的窜了出去,一溜烟的跑向了远处的废弃建筑。

    擦了擦额头的冷汗,卫燃驾驶着运输车往今天准备过去搜索的那几栋楼靠了靠,随后又如昨天一般,用冲锋枪对准废弃建筑的外墙打出了一串点射,并且直等到那支狼群再次跑进森林,他这才熄灭了发动机,返回生活舱将贝利亚带了下来。

    幸亏了这个小家伙的预警,刚刚他要是贸然的打开生活舱,估计这时候就算没凉,也得琢磨着那家医院整容科技术最好了。

    耐心的等着贝利亚拉完屎撒完尿,卫燃将它带回生活舱之后,给取暖炉里添上了足够烧上一整天的煤炭,接着又把昨天没吃完的饭菜热了热算做早餐。

    直等到吃饱喝足,他这才牵着贝利亚,继续探索剩下的那几栋建筑。

    和昨天一样,这些建筑同样搬空了所有的东西,同样炸掉了通往楼上的楼梯。当然,也同样充斥着大量动物粪便和骸骨,以及每栋楼顶层会议室里必定会有的斯大林头像。

    不过,卫燃却并不气馁,一如既往的逐栋逐层的检查着每一个房间。终于,当他走到一栋位于建筑边缘,同时距离码头最远,距离针叶林最近的一栋建筑时,总算有了不一样的发现。

    站在这栋楼的门口,卫燃看着焊接在门框上的角铁皱起了眉头。之前那十几栋楼,它们的一楼大门即便完好,可也没有额外焊接上横档的情况。

    不仅如此,这栋楼虽然和之前那些一样,都有保存的还算完好的,多达五六层的窗户。但只有离着近了才能看出来,那些窗户的里面竟然全都砌着一堵墙!

    而且,这堵墙明显不是直接垒砌在里侧窗台里的,而是垒砌在房间地板上,和窗户之间隔着起码一米的距离。

    也正是因为这点距离,让人在外面离远了看根本不会发现什么异常,只有离着近了,甚至扒着窗户往里看,才能勉强看出个实情。

    没有急着打开一楼被焊死的大门,卫燃绕着这栋楼转了一圈,直到确定找不到任何的突破口,这才扭头走向了运输车的方向。

    将贝利亚关在生活舱里,卫燃驾驶着运输车,直接将车头贴住刚刚那栋建筑的墙体,这才踩着车顶爬上了二楼。

    让他没想到的,当他砸开二楼那五六层带着裂纹的玻璃窗里,里面竟然同样出现了一堵砖墙!

    这砖墙呈一个U字形,从地板一路通往了天花板,试着用刺刀撬了撬墙缝间的水泥,接着又戳了戳依旧坚硬的红砖。

    可惜,或许是因为这里近乎密闭的环境,这么久的时间过去,这堵墙依旧格外的坚固,他甚至都找不到一个透光的缝隙。

    “我大老远来了,还能打不开你?”卫燃骂骂咧咧的嘀咕了一句,顺着窗户跳到了外面的运输车上。

    操纵着运输车往后退了几十米的距离,卫燃跳出驾驶室,挥手取出了金属本子里的反坦克枪。

    压上一盒芬兰在上世纪80年代生产的高爆弹,摇动炮架上的手柄缓缓将枪口对准了刚刚去过的那扇窗户。

    如此近的距离,即便只用反坦克枪上的机械瞄准镜都不会脱靶,所以在完成上膛之后根本就没有浪费多少时间,他便果断的扣动了扳机。

    连续打出了五发高爆弹,那扇窗子也已经只剩下了窗框,见状,卫燃举着望远镜观察了一番,这才活动着发麻的肩膀,收了身前的拆墙利器。

    当他驾驶着运输车第二次靠上去,并且踩着车顶爬上满是玻璃渣子的二楼窗户时,曾经堵路的红砖墙也被高爆弹削掉了一大半,得以让久违的阳光重新照进了墙后面的房间里。

    小心翼翼的跨过倒塌了一半的单层红砖墙,卫燃却皱起了眉头,这栋楼虽然被保护的挺好,但这房间里同样根本没有找到任何的家具。甚至就连房门,也同样被拆走了。

    小心翼翼的走进漆黑的楼道,卫燃打开了提前准备的头灯,接着又开启了手中的强光手电筒。

    阴暗冰冷的楼道里,即便有口罩的阻挡,卫燃依旧可以闻到浓重的霉味,随着手电筒和头灯的光束扫过一个个的房间,卫燃却越发的失望。

    这栋同样只有三层的建筑,一楼和二楼没有任何的区别,能搬的全都被搬走了,楼梯也已经全部炸毁,不仅如此,一楼的楼道里还结着厚厚的一层坚冰,显然是在夏季的时候有水渗了进来。

    不过,当他爬上顶层的时候却立刻发现了不对。手电筒的光束扫过之处,竟然铺满了毯子,那毯子上,也放满了大大小小各种各样的东西!而这其中最多的,便是斯大林的胸像!

    弯腰从被枕木架起来的木头箱子里拿起一本旧书,当他用袖子拂去灰尘发现,深蓝色的封面上,用烫金的俄语写着“斯大林全集”的字样。

    轻轻放开发霉板结在一起的书页,里面甚至还有钢笔写上去的大段读书感悟。

    将这本书放在一边,卫燃又拿起了下面的一本。这本书发霉的情况更加严重一些,但却依旧可以勉强辨认出这是一本《论苏联伟大卫国战争》。同样,在这本书里,在空白处同样写着当时读这本书时的各种感悟。

    放下手中的旧书,卫燃继续往前走了两步,轻轻撕开一个被报纸包裹的画框之后,发现这里包裹着的是一张超过了半米宽的斯大林画像。

    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卫燃推开一个房间的房门,小心翼翼的让手电筒和光束照进去。

    目光所及之处,放着的全都是和斯大林有关的各种东西,从书籍到挂像,从雕塑到旗帜。甚至,他还看到了一箱箱不知道内容的电影胶片,和好几大箱子带着包装纸的斯大林头像铜章。

    退出房间,他已经可以肯定,之前那些建筑之所以炸掉了楼梯,八成就是为了隐藏这里的情况做的掩饰。而藏在这里的这些东西,毫无疑问是赫鲁晓夫时代“去斯大林化”的产物。

    在那场涉及东欧多个国家的轰轰烈烈运动中,这些带着浓烈个人崇拜意向的物品要么被毁要么统一上交,当然,也有不少像这样被藏匿起来的。

    而眼前的这些东西,在卫燃身处的这个思想相对自由的时代,无疑可以卖出个好价钱。当然,前提是这些东西能用相对廉价的方式全部运到欧洲部分,并且有方法卖给对的人这显然不是卫燃擅长的。

    将这赚钱的想法抛诸脑后,卫燃在这满地的“宝藏”中寻找着对自己有用的线索。

    他可没忘自己是干嘛来的,不管这些年头并不算长的古董能卖多少钱,先找到可能存在的翠榴石才是此行的正事。这份搜寻工作显然不是一时半刻就能完成的。原因无他,这里堆积的东西实在是太多了。

    用刺刀撬开一个发霉的木头箱子,卫燃从里面拎出两个暖壶大小的青铜站像看了看。和建筑外面的广场一样,这俩站像一个是列宁,一个是斯大林,甚至连动作都和外面的雕像相差不大,仅仅只是个头小了无数倍而已。

    将其放回原位,卫燃挪到第二个木头箱子的边上,用刺刀撬开了盖子,出乎预料,这里面放着的,竟然是满满一大箱子苏联风的宣传海报。

    显而易见,这些带着些许霉斑的海报从印刷出来的那天开始都没有得到被张贴起来的机会,便被永远的尘封在了这个木头箱子里,又跟着木头箱子躲进了这栋暗无天日的建筑。

    继续往前,当第三个木头箱子撬开的时候,里面放着的却是一个挨着一个的搪瓷杯子。随意拿出来一个,上面果然印着斯大林的头像。

    将这带着牛皮纸包装的搪瓷杯子放回原位,卫燃在这昏暗的房间里继续乐此不疲的玩着开箱子游戏。

    接下来的箱子里,不但放着更多的搪瓷杯子,还有风格类似的暖水壶、镜子、甚至连印刷口号用的木头模版都成箱成箱的冒了出来。

    一直忙活到头灯的亮度都开始变低,卫燃也终于停下了手,带着翻找出来的线索物品返回了运输车的生活舱。

    能被他带回来的东西仅仅只有两样,其中一个,是半张折起来垫在胸像与胸像之间的地图。

    这半张地图绘制的明显是这片矿山的情况,其上不但详细标注了各个楼的功能,同时也证实了卫燃之前的猜测那些长长的壕沟,果然是给战俘居住的地窝棚!

    只可惜,这半张地图也仅仅只涉及了这片建筑群以及一小半的壕沟。剩下的区域却是缺失的。卫燃回来之前大部分的时间,也是在寻找另外半张不知道被塞到哪去的地图。

    被他带回来的第二件物品,是一张原本卡在镜子上的黑白照片。从拍摄的角度可以大致推断,这张照片应该就是从某栋楼的楼顶拍摄的。

    当然,吸引卫燃注意的,来自这个镜头聚焦的部分,那是一片繁忙的景象,用于俘虏居住的地窝棚外面有排着长长队伍的人群,打头的位置还能隐约看到似乎正有人在给它们打饭。

    在那些打饭的人身后,壕沟的边缘,还能清晰的看到正有三五个人正对着镜头的方向跪成一排,在它们的背后,还有两个人举起了手中的武器。

    翻过照片背面,流畅的蓝色钢笔字简单的描绘着当时的情景:1951年7月20日,52号矿山在行刑队的枪声中开始了繁忙又枯燥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