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春秋做贵族 荣誉与忠诚

第309章:可算露脸的秦国

    现在的秦国并不是那个强大到令诸侯忌惮的国家,硬要有个实力对比的话,约是跟郑国或宋国同一档次。

    武德充沛的晋国,但凡所有卿位家族能精诚合作,一对一基本上能吊打现如今的大多数国家,能够攻灭的国家大概是除了楚国之外?

    像是郑国、宋国、齐国、秦国……等等一些国家,他们单独对抗晋国肯定没戏,联合起来也要是看跟谁联合,缺了吴国或楚国的话,其余所有国家进行联合都打不过晋国。

    有那么一件事实,也就是秦国是诸侯中第一个跟异族联盟的国家。他们在晋景公时代联合赤狄与白狄,再与楚国结盟进犯晋国。

    当时的晋国主要精力用在跟楚国争霸,遭到了秦国两次比较大的偷袭,其中的一次还让秦军入侵到“魏”地大肆烧杀抢掠,不是韩氏和智氏救援及时的话,几乎都要让魏氏废了。

    有了历史上的惨痛教训,魏氏目前主要消化从范氏获得的城邑,一边还在努力南扩,魏驹还是很怕再被秦军偷家的。

    韩氏重视秦国就显得更加简单。他们的封地目前主要集中在晋国的西部,一旦秦国有东出的意向,受到威胁的会是韩氏、魏氏和狐氏,又以韩氏和狐氏承受的压力比较大。

    魏氏注重秦国东出一事,主要是体现在秦国跟楚国有结盟过的历史。

    “好像还真的是那样。一旦秦国跟楚国结盟,魏氏不止西边出现威胁,更可能会出现一个楚国、秦国和郑国的联盟,魏氏的压力一下子就会变得很大了。”智瑶心想。

    从这里能看出晋国的一个改变,卿位家族都盯上了自己的目标,有了扩张的方向之后,压根就没有想过与列国结盟的事情。

    用现代的外交术语来说,晋国现在奉行的是一种霸权主义,并且执行的是一种不结盟政策。

    那也是一种扩张之下必然性,再来就是对自己实力信任。

    智瑶倒是有心玩一手远交近攻,比如屡屡提议跟楚国结盟就是意向体现,奈何有些话不能讲出去呢。

    要是将“远交近攻”的理念提出来,岂不是智瑶在教世人聪明,先闷着乐也就行了,不将理念提出来,纯粹是不想某天有人将这招使用在智氏身上。

    智瑶问道:“何人告知秦有东出之意?”

    这里有点破坏规则。

    既是,有什么消息渠道,哪怕是合作对象都不该问。

    毕竟,谁没有属于自己的秘密呢?

    韩庚答道:“乃是伯鲁告知。”

    想来,韩氏是真的有点急了,乃至于根本不在乎什么规矩。

    韩氏怎么会这么急?那是他们正在进行内部改革,包括学习智氏大肆赏赐有功之人,使得这些人拥有恒产;他们还在训练新军,打算学习智氏搞出一支规模约在三千人的常备军。要是新军体现出效果,接下来还会加大规模。

    另一个魏氏为什么会急就不用多说了,秦国东出将影响到他们的南扩计划,再来就是魏氏也在进行内政梳理,好些东西同样是学习智氏的做法。

    情况就是那么种情况,智氏成了改革的开创者,用成果来证明做的好些事情极度正确,别人不知道也就算了,有那份心和有能力执行,看到改革的好处,没有能力去玩新花样,为什么不对智氏行之有效的举措进行效彷呢?

    如果不是时机不合适,魏驹都想学智氏搞一波极限动员,检验自家行政体系和效能的同时,看一看必要时能拉出多少青壮用于征战。

    魏驹想干而不做,一来是突兀那么做会引起邻居们不安,再来就是查了一番之后发现自家的行政体系比较乱。

    所以,哪怕魏驹想做,应该先完善魏氏的行政体系,再把管理人员补充完整,要不然学智氏那么搞,一下子会让魏氏暴露出内部行政的不堪,引起其他家族的窥伺。

    其他家族有想学智氏调动青壮的吗?绝对有。没有做的原因跟魏氏可能存在相彷上的细微区别,不过大体上遭遇的难题应该是相差无几的。

    那么就存在一个事实,各个家族不止是在体量上输给了智氏,连带其它方方面面都出现了或大或小的不如,以至于连联合起来对抗智氏都不敢,装鸵鸟的继续装,装友好也是极力演,为的就是不刺激智氏执行的策略从往外转变为对内。

    魏驹谈起了其它的话题,说道:“为何狐氏对秦国异动并无表示?”

    他们都知道狐氏正在极力对付白翟,猜测这个是白翟重新跟秦国勾勾搭搭的诱因之一。

    事情既然跟狐氏有关,狐氏却是一点表示都没有,想当没有那么一回事,再不想从中出力,还是什么个情况呢?

    韩庚知道一些,说道:“狐氏欲在‘北川’筑城,中军左当在此处。”

    说起来,狐氏目前的封地并不小,比较尴尬的是城邑没有几座。

    狐氏的整体实力很弱,他们回归晋国之后也发现了一点,想要追赶上其余家族,怎么都要先把农业发展起来。

    而现在想发展农业,找到一块适合开垦的土地是前提,再在当地筑城会变成硬性标准。

    之所以需要筑城,其实就是形成一个行政支点,城内再建设工坊等等硬性设施,城墙带来的安全保障在作为晋国卿位家族的定位上并不是首要。

    说白了就是,敢于入侵晋国的国家不多,有能力打到腹地的更少,城墙的存在更多是防止野兽蹿进去肆虐。

    韩庚又说道:“既是秦国复有东出之意,我可先行侵之?”

    一句话说得智瑶和魏驹全部愣了愣神,有点不敢相信韩庚竟然会有这种提议。

    长久以来,晋国其余卿位家族很爱搞事情,韩氏却是仅在韩起担任“元戎”时期高调了一阵子,更多的时间显得无比低调,几乎不会主动提议攻打哪个国家。

    韩庚看见智瑶和魏驹都有些愣神,笑着说道:“二位如此,秦国岂能想到我先攻之。”

    魏驹暂短的愣神之后,赞赏地说道:“庚此言大善。如何使之来攻,当是我先攻之。”

    智瑶大概知道韩庚的想法,更加明白魏驹怎么会巴不得。

    韩氏正在改革,不想主动挑事,更不想改革被人打断,还不如主动出击。

    有韩氏牵头去打秦国,哪怕魏氏一样需要出兵,一下子却会让魏氏在西边的压力骤降。这样一来,魏氏肯定会同意的。

    尽管秦国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对智氏没有什么威胁,智瑶还是很赞成殴打秦国,最好是持续不断地进行削弱。

    只是有一点,智瑶也就问道:“讨伐秦国,需用兵多寡?”

    魏驹看向韩庚,大概意思就是:韩氏力主攻打秦国,那就由韩庚来确认用兵规模。

    得到两人注视的韩庚看上去有点不自信,说道:“或需两‘军’之兵?”

    曾几何时,晋国一个军团就能吊打除了楚国之外的各种不服,怎么轮到要打一个好些年没有消息的秦国,需要动用两个军团了呢?

    魏驹问出了关键,道:“韩氏出兵几何?”

    这点很重要。

    韩庚答得比较快,说道:“我家可出一‘军’。”

    正好检验一下韩氏的新军,再来就是其余的纳赋人员也该动弹一下,免得太久不作战忘记安身立命的根本。

    再则就是各个家族都在用兵,韩氏却是唯一一个没有大举用兵的家族,留存那么多兵力不免会遭到忌惮。

    魏驹想了想,说道:“我家可出一‘师’。”

    韩庚立刻看向智瑶。

    讲道理,作为晋国“元戎”在职的家族,惯例就是国战时需要出兵最多。

    好多惯例已经在晋国消失,明显的就是魏氏不顾实际情况耍无赖,智氏可别也跟着拉垮了。

    智瑶做出了思考状。

    大家都知道智氏在“晋阳”那边动用了两个军团,分别又在齐国和卫地、鲜虞用兵,很想知道智氏又能在秦国那边动用多少兵力。

    智瑶则是在想:“秦国与晋国的交界处几乎没有城邑,并且秦国当前还是游牧和农耕对半开的国家。听说秦国跟晋国临近的疆域以游牧部落居多?”

    老智家哪怕是有了多个方向的战马获取渠道,自家还新建了不少牧马场,每一个地方获得的马匹品种都存在区别,是不是能去秦国那边大肆获得战马呢?

    再则,秦非子本身就是给周天子养马的,他们因为一次护送周天子有功才得赏拥有立国的资格,相信牧养的战马质量应该是不会差的。

    智瑶还有其余的思考,作为“元戎”所在的家族,历来出兵最多看似吃亏,那是没有将战利品的分配算进去。

    其实就是出兵越多,代表战利品的分润额度也是最多,能打赢又损失少为基础,获得更多的战利品就是对家族有益。这个也是为什么晋国卿位家族都抢着当“元戎”的原因之一。

    智瑶微笑说道:“如此,我家出二‘师’,再使狐氏、钟氏各出一‘师’,合为二‘军’同往讨伐秦国。”

    不要看智氏在攻打秦国时出动两个“师”少于韩氏,别忘了出兵是韩氏的主意。

    既然是韩氏需要其他家族相助,并且还是以国战的出征模式,战事的指挥权或许不会落在智氏手上,战利品的分配权却一定是智申说了算,别说还有智氏在出兵上的权重加持了。

    韩庚知道是个什么情况,对于智氏表现出来的贪婪没什么好说的,更欣喜讨伐秦国成为一种定局。

    那么,接下来他们就应该调动粮草,再把出征人员调动到位,再派人去“雍”向秦庭宣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