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历史军事 -> 我在春秋做贵族 荣誉与忠诚

第310章:看不起骑兵是吧?

    攻打秦国对智氏来说是意外,却也有那么点意料之中。

    一切只因为秦国两三年前就已经显露异动,晋国是挡在秦国东出路线上的国家,一旦秦国有东出意图肯定是攻打晋国。

    那么,秦国知道晋国的强大吗?或许他们知道,要命的是秦国没有太多的出路,想东出只能跟晋国打。

    为什么秦国不想西边扩张呢?他们并不是没有在向西扩张,早在秦穆公当政之前,秦人就一再向西开拓,碰上了戎狄展开厮杀,一打就是没完没了,一直到秦哀公时期才有所见效。

    秦国跟戎狄打了近百年,后面认清光是依靠武力没用,改为征缴与安抚并持,并且还鼓励秦人与戎狄通婚。这样或许是让戎狄的麻烦减少,只是秦人的胡化变得越加严重了。

    如果没有秦穆公将秦国这辆战车调头向东,也许秦人会一路向西,直至某天变成类如鲜卑那般的国家?

    什么意思?

    游牧民族其实也有农耕,只是像匈奴这般的势力在农耕方面占到的比例很小,大约是占了一成左右,他们依靠武力抢掠汉人,最为主要的还是向西域诸国收税。

    鲜卑是游牧民族中的一朵奇葩,他们的农耕占了约三成左右,不要看只是三成,却是游牧民族中比例最高的一个,并且他们还有渔猎民族的特性,不光会放牧和种田,还精通渔猎。

    那是没办法的事情,鲜卑的前身是东胡,他们一度被匈奴人追得上天入地无门,再分裂成为好几个部族,想要活下去肯定就需要掌握多种生存技能,以至于后面的其中一支……也就是契丹都搞到冶炼技术和锻造技术比大怂高超了。

    大怂输给契丹耻辱吗?他们还有更耻辱的地方,比如一亿两千六百万人口,号称世界头号经济强国,然后被人口不到两百万人口的西夏摁在地上反复摩擦。

    智瑶很清楚秦国一旦彻底胡化将给历史带来什么改变,偏偏很想打得秦人就此以后不敢东顾。

    一旦秦国真的胡化,他们将会是一个掌握先进冶炼技术和锻造技术,并且掌握农耕、纺织技巧、等等的族群,一路向西对沿途的各色人等简直会是天灾级别的灾难。

    “此次出兵,我需三‘旅’骑兵。”智瑶说的骑兵就是真正意义上的骑兵,不是骑马的步兵。

    也就是农耕民族有条件用谷物喂养战马,乃至于可以加盐以及油,能够将战马养得膘肥体壮。

    所以,一旦农耕民族有足够的战马,玩骑兵其实远比游牧民族更加奢侈,能够将骑兵部队建设起来,再加上装备上的优势,很难不把游牧民族摁着狂揍。

    智氏尝试训练骑兵的历史并不长,也就五年不到的时间而已。

    而智氏骑兵的唯一一次亮相是在“晋阳之战”,用于拦截代国之君的队伍。

    那一次指挥骑兵的人是程武,以完成战略目标来说算比较不错,战果方面则是极度辉煌。

    按理说,代国也是一个披着诸侯皮的异族化国家,他们的疆域极度适合养育战马,携带战马的数量充足,不至于被围堵和狂揍才对。

    不要忘记现在是一个游牧族裔全面拉垮的时代,他们肯定会有能骑马射箭的骑手,比较迷的是作战时基本不这样做。

    为什么呢?其实就是他们弓和箭都不行,打猎时候都要反复射箭才能杀死一只体型稍微大一些猎物,与人作战遇上穿甲胄的人就没辙。甲胄都不用太好,一件羊皮袄,或是木甲、竹甲,弓太软又没有金属箭镞,真的射不穿啊。

    其实吧,除非是强弓,再加上专门用于破甲的箭镞,要不然什么时候箭矢对穿甲的人有一击毙命的威胁了呢?(能专门射面部或颈部的神射手除外)

    穿戴甲胄之后身中数箭还能酣战不休是现实。

    有穿甲胄被射中一箭就扑街?这是拍戏的时候龙套不够资格多露脸了。

    随着智瑶下达命令,得到征召的智氏骑士,他们本身在“邯郸”接受训练也就算了,其余各处得到征召的骑士纷纷做好准备带上随扈往“邯郸”赶。

    目前骑士并不是常备兵的一份子,他们却一定是家境殷实的准贵族。

    战马、甲胄、武器、包括喂养都不是集体来出资,没有足够的訾产想当骑兵?梦中都不敢这么想啊!

    当然了,智氏骑兵目前并没有专门款式的甲胄,乃至于大多数根本不披挂甲胄,原因是对上同为诸夏的列国冲不了阵,平时袭扰和顺风仗追杀不需要用到甲胄,穿了反而是负担。

    虽然是到春秋晚期了,列国的军队除非是行军遭遇偷袭,或是战败溃逃,要不然作战时还是会有严谨的阵型。骑兵去冲击有严谨阵型的步兵方阵,冲上去送人头,是吧?

    “日后的骑兵威慑力会那么大,主要是步兵心理素质太差,遭遇骑兵没打就先心里虚,再给自行溃逃掉,指定会被骑兵衔尾追杀啊。”智瑶明知道这样还发展骑兵做什么?

    看看智氏骑兵的规模,明显智瑶没有想要搞出数量极为庞大的骑兵部队,用来攻击敌军粮道,或是进行袭扰战,不行吗?

    现实是什么?以当前时代列国军队的素质,除非能把用于冲阵的突骑兵,乃至于是将具装骑兵发展出来,要不然大规模发展骑兵真心是一种歧途。

    智瑶知道冲阵骑兵怎么玩,无非就是不计代价将敌军冲垮,或是把敌军的信心吓没了,瓦解敌军阵型就会让己方骑兵进入收割人命的时刻。

    非常现实的是智氏所拥有的战马质量不行,突骑兵或许能玩一玩,具装骑兵就压根别想了。

    更现实的是什么?用突骑兵去跟步兵换,一次两次或许可以,次数多了家里有矿也玩不起啊!

    没有突骑兵或是具装骑兵?想一想匈奴用十来万骑兵围攻五千汉军打了多久,搞到汉军将粮秣和箭矢消耗见底才投降,立马能够有更清晰的认知了。

    三个“旅”的骑兵部队在短暂的一个月内集结完毕,相应的粮草调度也集中向了“智”地。

    智瑶先回到“新田”向智申问安。

    “瑶欲往伐秦?”智申一脸的不理解。

    现在对智氏来说最重要的不是经略齐国和消化卫国吗?好多事务需要智瑶来拿主意,怎么想到要去攻打一个从实力到重要性都很低的秦国。

    智瑶说道:“我家已有骑士,听闻秦人善于养马,日后需良马实多,今次往之乃是适逢其会。”

    智氏需要将骑兵的规模扩增到一万,等于说起码要有三万以上的骑士或准骑士,用于骑乘作战的战马不能少于十万匹。

    这么算账绝对没有错,三万名骑士是用来轮换与替补,哪怕有马掌这玩意,进入交战状态之后战马的损耗也会很大,确确实实是需要那些数量,并且还要一个全面建康的内循环过程,不然骑兵的数量只会越打越少。

    智申是有看过智氏骑兵怎么玩代国之君战报的人,着实没想过原来单骑走马能那么玩,尤其还展现出了超乎想象的威力。

    尽管智申对骑兵的建设和发展还是两眼摸黑,他有一个好的品德,不会或不懂,听智瑶的安排准没错。

    “对齐可全权交予穰苴,卫地之事授权程朔。”智瑶说道。

    孙武哪去了?他还在“鲜虞”那边,负责全面清理那边的诸多不服,争取早日让該地成爲智氏真正的一部分。

    什麼叫真正的一部分?不是光从军事角度的占领,还要当地的人认可作为智氏一份子的身份,该有的生产重新恢复起来。

    仅仅是军事的占领,不叫疆域的一部分,称之为羁糜区都算虚的,说白了无非就是一个占領区了。

    当地的人成为兵源,并且还有产出,起码不要每样都中心枢纽提供,才算是有效疆域的一部分。

    智申想了想,其实也没怎么多想,基本是智瑶怎么说,事情便那么决定下来。

    “我家在齐用兵二‘师’,卫地用兵一‘师’,‘鲜虞’用兵二‘师’,余下皆已行‘棘门’而散。多处用兵,便是损耗意在长治久安,产出可抵,乃至有余。大人勿用心忧。”智瑶看到智申皱眉,安慰了一句。

    智申不光军事思想跟不上时代,有点连内政也有好多看不懂了。

    这个也是智瑶一阵操盘下来的结果。

    所以,不是智申或者其余人跟不上时代,完全是智瑶行步踏进的节奏太快了。

    一个半月之后,智瑶带着军队来到一个叫“大荔”的地方。

    韩庚早在等候,看到智氏来了那么多骑马的士兵,一时间无比的懵逼。

    在绝大多数人……,或者说九成九以上的人看来,骑马作战的人都是菜鸡来着。

    当然了,韩庚看到马鞍和马镫,不敢说第一时间搞懂用途,稍微琢磨过后也就能懂,心里却是丝毫没有多琢磨的念头。

    事实也是,他们都觉得单骑走马是菜鸡,哪有闲工夫去研究,需要等待智氏的骑兵发威,才会跟在屁股后面接着学了。

    韩庚有点苦涩的是智瑶竟然亲自来了,等于说军队的指挥权要落在智氏手上。

    他们出动一个军团的兵力,结果指挥权不在自己手中?这都叫什么事嘛。

    另一方面,韩庚又很期待智瑶这一次能带给众人多大的惊喜。

    毕竟,智瑶可是先后攻陷“临淄”、“濮阳”、“仇由”和“鲜虞”的男人!

    敌国都城被破了四座,会不会在战绩上多添加一个“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