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碧落天刀 风凌天下

第十八章 身份暴露

    触目所及,这一整片的区域,干干净净。

    所有植被树木草丛,尽都被清除得一干二净,寸草不余。

    这种作法之下,令到天荡山出现了一个断层:往上一直到山顶,郁郁葱葱,往下也是树木丛生,百草丰茂,唯独最中间的一整圈,平平整整沙漠一般,不见丝毫绿意!

    打个比方,就好像一颗树,被人从中间削了一截皮。

    上面有树皮,下面也有树皮。

    就这一截没有,完全白森森的。

    在这种地方,哪怕有任何的动作,哪怕只是一条小蛇路过,估计也会在第一时间被发现,而且还是看得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那种。

    “这也太阴了吧!”

    庄巍然只能按照风印指挥,再次藏身在左近的一棵大树上,注目于面前的诡异现象,不断地咒骂。

    “至于嘛?至于将半座山都铲了嘛?”

    “这分明是绝户计啊!”

    “这特莱莱的……”

    此时此刻此地,即便是风印这位大挂比看着面前这等景象都傻眼了,颇有几分无处下手的微妙感觉。

    这还能咋整?

    满目尽是一片光秃秃,就像是农民刚刚翻过的土地一般,虽然满目疮痍,却可一览无余。

    “是不是可以让这棵树……也如法炮制一下?”庄巍然传音询问风印。

    “肯定不行。”

    风印苦笑:“庄叔您想,这左近哪哪都一马平川,突然冒出来一截树根能济什么事,更有甚者,只要有心人一联想,基本可以将我们最大的秘密,推理出来,彻底暴露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了,那对于我的未来,简直就是毁灭性的打击。”

    “这倒也是,是我想的简单了。”

    庄巍然深以为然:“你这个能力,可千万不能暴露于人前。真真逆天啊,能够和树沟通已经骇人听闻,还能对其驱使利用,如臂使指……啧啧,老夫到现在都不敢相信,即便亲历,仍觉梦幻。”

    风声呼呼,大批人手从先前藏身的地方向这边赶过来。

    那三人率人将那边搜寻无果之后,即时知道自己上了当。

    虽然没有什么具体发现,甚至不知对方到底用了什么手段,却还是立即撤掉了那边的防线,撤回天荡山这边,两边兵合一处,综合实力更上层楼,实在是干净利落,当机立断。

    “按照时间来论,目标一行人已经来到天荡山了,只是因为这边的地貌变故,一时无计,难有抉择,咱们集合人力,实力更增,形势仍旧于咱们有利。”

    虽然这么说这么想,可连续没有发现敌人的诡异手段,接连被突破,所有的飞翼众心下难免忐忑,如临大敌。

    要知敌人就只得一个女人出手一次,就已经无声无息的连过几道关,来到了天荡山下!

    若非天荡山山腰有此出人意表的布置,阻住其去路,说不定对方已经趁刚才的时间差空隙,突围而去了呢!

    这等实力,当真恐怖。

    而此刻,仍旧没有发现,自是愈发佐证了敌人的强大以及手段的高超,绝不能有半点轻视,半分疏忽大意。

    随着两边人手兵力汇流,现在天荡山,堪称重兵把守。

    但也正因为于此,一旦被对方突围而出,越过天荡山这一最后防线之后,去到另一边一片平原区域,秦军和暗卫势必接应,那就更加没有希望拦截到了。

    这一次的提前布防,也正是因为这区域隶属于两国分界线,更因为料敌机先、占据先手优势,才能提前部署。

    但随着暗卫高手的不断到来,飞翼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了。

    毕竟这天荡山,非止尽属燕国,尚有一半的领土,是属于秦国的。

    所以留给飞翼的时间,却也未必很多。

    真要等到暗卫的高手腾出手来从另一边赶过来,彼此状况就可能会出现巨大的变化,优劣之势瞬时逆转,也非稀罕。

    届时兵对兵将对将,所有的胜负手,都将回归到战场那边。

    眼看对方从后方赶过来,庄巍然一咬牙,猛地将风印往自己身上扔,道:“抱住我!”

    话音未落,就已经气势汹汹的冲了出去。

    既然是这样的恶劣环境,既然注定了无计可施,那就以实力硬闯,一力破万法,可能不是最好的方法,却是当前唯一的可行性方案!

    胡冷月紧随其后,如影随形,不即不离。

    庄巍然这一动作,有如一支暗箭,无声无息,却仍是将自身速度瞬间提升到了极致,向着山顶,贴着山壁急疾而上。

    后方正赶来的飞翼因为地势,反而比彼端的飞翼众更早一步看到庄巍然的动作,不禁一声厉吼出口:“闯关啦!”

    随即无数的响箭,冲天而起。

    山崖顶上,数以百数的黑影齐齐现身,尽皆一个冲天盘旋,然后就是像一道道黑色利箭一般,向着正冲上来的庄巍然射去。

    居高临下,狮子搏兔!

    无数的密密麻麻的暗器,先一步脱手而出,形成第一波攻势

    刹那间,半空中遍布鬼哭狼嚎也似各种破空声响,摄人心魄,入心入魂。

    这一刻,落在远方眼中,正处于高速移动状态的庄巍然,就好像是一个最明显不过的靶子。

    触目所及,四下里空中都是灰蒙蒙的一片,那是由暗器构成暗器雨。

    而暗器暴雨之后,还有一道道黑色利箭也似的身影。

    面前是陡峭山岩。

    上方是来袭的黑衣敌人。

    背后是黑衣敌人!

    身前还有更多的黑衣敌人蓄势待发。

    形势之险恶,已经到了相当的地步。

    好一个庄巍然,在这等关键时刻,方是显现天级强者风采的一刻,但见其手往腰间一抹,一口刀乍然出现,寒芒迸射。

    随着呜的一鸣动,刀光闪动交错,一座纯然以刀光形成的山岳,突然间无中生有,拔地而起!

    在阳光下,璀璨闪烁,瑰丽无限。

    所有暗器,无任任何类型、体积大小,纤微不可见的牛毛针也好,霸道至极的浑铁胆也罢,在接触到刀山的一刻,尽数化作齑粉。

    刀光尽灭暗器暴雨之余,不见稍逊,庄巍然的身子更是往上直冲五十丈。

    此刻距离山顶,已然不过百丈距离了!

    一道黑影,当头压下来,口中怪笑一声:“我知道你是谁了!”

    “俺是你爹!”

    庄巍然的恢弘刀光仍自有余未尽,却转为暴雨也似的飞溅泼洒出去。

    当当当……

    一连串的撞击声响,如同风吹荷叶,雨打芭蕉,绵密的好似连成一片。

    庄巍然硬生生地顶着对方压下来的势头,逆势强封三名敌人的联手出击,再进八丈!

    上方的那三名黑衣人脸上尽是骇然之色。

    因为他们已经出尽全力,甚至是谋定而后动,愣是没有办法阻止对方的冲势。

    但他们也都看清楚了,在庄巍然背上的,乃是一个头发花白、胡子也是花白的老者。

    那绝逼就是神医!

    而他们的拦阻效果,也显现出来了,四周敌人的攻击在此刻来到了。

    而这个时候,亦是庄巍然一口气已尽之刻,再难以为继了。

    即便是天级强者,连番极限输出之余,也有回气不及的时候,是故天级强者,面对数量悬殊的围攻之刻,最忌讳的就是回气不及,一个不慎,天级强者也得身死道消,瞬时陨落!

    关键时候,胡冷月在庄巍然身下出现,一掌牢牢托住庄巍然足底,用力一震。

    嗖!

    庄巍然得到喘息之机,更借助这股力量,冲天飞起,乘隙回气调元!

    不得不说,这两夫妻配合之默契,常人难以想象,生生破去死关,令局势产生陡变。

    胡冷月一掌支援,身形稍挫,随即一声长啸,俨如一道青色的闪电,顶着刀山剑雨,飞升而起,鲜血滴滴洒落的同时,却见一道蓝色波浪,乍然涌动。

    一开始还只是一道蓝色波纹,跟着就化作了滔天巨浪。

    正是胡冷月师门绝学,东海绝刀,刀出无尽波!

    无穷无尽的波涛滚动,翻涌而起,排空激荡!

    夫妻二人,一山一海,接连而出,声势骇人至极!

    有人不禁惊呼出声

    “是西天一岳!东海血娥!?”

    果不其然,这等招牌功法出来,又是夫妻二人一同出现,实在是太过明显,已经被有心人识破了来历跟脚!

    庄巍然此刻早已经恢复了四十岁许中年人的丰神俊朗,而胡冷月此刻也是风姿绰约,如同凌波仙子下凡尘。

    “既然知道爷爷威名,还不快些滚开!”

    庄巍然回气之余,战力全开,刀劈,脚踢,拳打,隔空打得三个黑衣人齐齐脸色赤红,五脏六腑都受到了震荡冲击,身形连连倒退。

    但这个时候,背后的飞翼众也已经到来,加入战团。

    “下来!”

    所有人同时出手,群起而攻之。

    但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长啸陡然响起,无数道灰影,凌空飞跃,强势挡在庄巍然二人身后,刀剑齐出,尽是杀招纷飞。

    “在大秦截杀大秦人,问过我了么?”

    一人宽袍大袖,身穿灰色衣服的人,面上洋溢着懒洋洋温和的笑容,现身高空,一手横扫,已是掌力吞吐,挥洒周遭。

    砰砰砰,悬崖上的几个黑衣人,纷纷口喷鲜血踉跄后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