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北渊仙族 闲袖手

第一千三百六十九章 宝盒

    见王道远踌躇不前,老者问道:“小友是担心我设下陷阱害你?”

    王道远并没有狡辩,大大方方地回答:“确实如此,不瞒道友,我被人这么坑过,差点没逃出来。

    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更何况,以前还是在人界,现在去冥界,我心里就更没底了。”

    老者叹了口气,拿出一块漆黑令牌:“罢了,要是不给你点东西,你是不会轻易相信我的。

    这是出入冥界之门的令牌,我也只此一块。

    你炼化之后,这冥界之门就由你来掌控了,这下总该放心了吧?”

    王道远真正担心的是御劫阵仙的后手整自己,对这阵法,还真不怎么在乎。

    任你再强的阵法,总有破绽在。

    即便阵法太高明,找不到破阵手段,还可以不断从阵法中抽取灵力。

    反正有灵珠这个无底洞,抽走多少灵力都有地方收。

    无限制抽灵力,能扛住的阵法聊聊无几。

    不过,老者将令牌给自己,也确实多了一个保障。

    若是真有御劫阵仙留下的阴招,大不了再用灵珠玩硬的。

    想到此处,他接过令牌:“如此,就谢过前辈了。”

    说罢,就接过令牌。

    仙力和神识涌入其中,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地方。

    同时,老者也已经解开了认主。

    王道远用神识在令牌中凝聚出认主符纹,稍一催动,阵法上就出现了一个若隐若现的洞。

    他取出一个探路傀儡,操控傀儡走了进去。

    傀儡并没有受到阵法影响,王道远这才放心。

    拎起玄元,背在自己身后,防备白虎妖仙出手。

    应龙缩小身形,缠在王道远身上,这才慢慢走进阵法内部。

    白虎妖仙跟在后面,看王道远毫不掩饰对自己的防备,也是哭笑不得。

    即便出手,也是打在玄元的龟壳上,根本无法对王道远造成实质性的损伤。

    而且,应龙的一双眼睛,还在死死盯着他。

    应龙口中含着一朵赤红色火焰,好像随时都要喷出来。

    看到这重重防备,老者完全没有出手的欲望,只能老老实实地跟在王道远身后。

    随着逐步深入阵法,周围的灰雾越来越浓郁。

    领域神通的探查范围,连三十里都不到。

    若是现在有人偷袭,危险还真不小。

    向下方飞了十余里后,下面只有一条直径十余丈的通道。

    要是有什么手段埋伏在这里,可就真的危险了。

    见他停下,老者笑道:“进入这通道,下面就是放置宝物的地方,我平时就在里面呆着。

    云翼此时也在里面关禁闭,放心就是。”

    王道远小心地进入通道,向下走出三里左右,身边确实没有了大型阵法笼罩。

    里面到处都是漆黑一片,没有一丝光亮。

    走入通道之时,周围的空间明显变化,好像脱离了外面那个世界。

    老者解释道:“到了这里,就算进入冥界了。”

    王道远点了点头,继续向前走,没走多远,就出现了岔道。

    一条岔道通往下方,不断有灰雾涌出来,应该是连通冥界。

    另一条岔道中非但没有魂雾,还有一些光亮。

    老者笑道:“有光亮的岔道,就是我平时居住的地方,宝物也放在那里。

    这边有阻挡魂雾侵蚀的阵法,我给你的那个令牌,可以打开这个阵法。”

    王道远催动令牌,打开阵法。

    部分灰雾涌了过来,但瞬间被应龙吞噬。

    王道远和老者先后进入岔道,阵法再次开启。

    岔道之中极为宽敞,哪怕建几座宫殿,也不会显得局促。

    “前辈,你说的宝物在何处?”

    还没等老者回答,一道白光就飞了过来,直接向王道远怀中撞过来。

    王道远右手化作龙爪,向前猛地一抓,将白光抓住。

    此时,白光显出原形,正是云翼这憨货。

    王道远掂量了一下云翼的分量,把他扔在地上:“才散养你几年,又吃成这样。”

    云翼看清王道远之后,抱着他的大腿就开始哭诉:“主人,您可算来了。

    这老东西真不是个好玩意,一点荤腥都不让我见,还整天给我吃这种臭石头。

    这半年时间,我是生不如死,您看我都瘦成什么样了。”

    他的爪子中正托着一块半透明的黑色晶石,看起来有点像深色玻璃。

    这晶石中蕴含着一股类似神识之力的能量,品质极高。

    王道远又看了看他拖到地上的肚皮,实在没看出他怎么瘦了。

    老者可不惯着他,一巴掌扇在他脑门上。

    云翼怒吼一声:“主人您看,这老不死的敢当着您的面欺负我,快打死他。”

    老者气得直喘粗气,脸上的褶子都深了几分。

    想要接着揍,但王道远在边上,不宜做得太过。

    强忍着动手的冲动,呵斥道:“我白虎一族怎么就出了你这个败类,除了吃什么都不会。

    我喂你的石头是魂魄元晶,是无数魂魄碎片凝聚而成,只有冥界黄泉河中才能蕴养出这种至宝。

    拥有白虎血脉,吃这东西可以提升血脉纯度。

    你身怀噬魂冥虎血脉,吃这个东西的效果更好。

    人族大能服下一颗,也能提升元神强度。

    这么珍贵的东西,白给你吃你还不乐意。”

    王道远仔细探查云翼的身体状况,修为还是六阶巅峰,身上的虎威倒是强悍了不少。

    这是噬魂冥虎血脉提升的结果,看来魂魄元晶的效果不一般。

    王道远拍了拍他的脑袋:“你先在这里好好修炼,我和这位前辈还有事情要谈。”

    云翼不乐意了:“主人,您可不要被这老混蛋骗了,他一肚子坏水,肯定是要坑你。”

    老者忍无可忍,将云翼一脚踹开。

    “小友是怎么养这家伙的,又馋又懒,血脉提升也不大,就是这筋骨不弱。

    一般的六阶妖族,我这一脚下去,保证几年爬不起来,可云翼竟然跟没事一样。”

    “道友还是快点带我去看那宝物吧,这里虽然还不是冥界,但阴气有点重,我呆着不舒服。”

    老者轻笑一声:“小友真有意思,能把魂雾当饭吃的人,竟然说在这里呆不惯。

    罢了,你想尽快看到宝物,就随我来吧。”

    说罢,就带着王道远向洞穴深处走去。

    见王道远没有给自己撑腰,云翼也没办法,只得在一旁生闷气。

    这洞穴极深,走了足足百里,眼前出现了一座宏伟的宫殿。

    王道远冷笑一声:“道友莫不是哄我玩?御劫阵仙留下各种东西的时候都非常仓促,怎么会花时间建造宏伟的宫殿?

    道友带我来这里,恐怕是想跟我决一死战吧?

    我虽然不是道友的对手,但生死相搏,道友必死无疑。”

    老者连连摆手:“小友莫要误会,宝物确实在宫殿内。

    这宫殿是我平时居住的地方,我在这里呆了三十多万年,改造一下也不为过吧?”

    王道远微微点头,没有再说什么。

    要是自己一个人困在这里三十多万年,别说宫殿了,早就把这里改造成一个秘境了。

    老者头前带路,王道远紧随其后。

    这宫殿是按照金銮殿的布局建造的,只是装饰有点奇葩,柱子和房梁上的纹饰不是龙凤,而是各种形态的猛虎。

    看来,白虎一族对龙凤挺不感冒的。

    在后墙宝座台之上,并没有龙椅和龙书案之类的东西。

    整个宝座台像是一个祭坛,中心处是一个直径一尺左右的石柱子,上面雕有白虎纹饰。

    柱子顶上,放着一个不知名材料的盒子。

    老者指着那个盒子:“这就是那位前辈留下的宝物,东西是他亲自放上去的,这个祭坛也是他亲自建造的。

    从三十多万年前到现在,我没有动过这边一分一毫。

    只要你能拿走这东西,我也就解脱了。”

    王道远心里有些没底,这可是御劫阵仙亲自建造的祭坛。

    堂堂九道真仙,想要布置什么手段,自己这点本事也看不出来。

    王道远将背上背着的玄元拎了下来:“玄元,你发挥作用的时候到了,看看这祭坛上有没有陷阱。”

    玄元一双绿豆眼扫了祭坛一眼,就觉得眼花缭乱。

    “主人您饶了我吧,这祭坛我看一眼都头疼。

    里面藏了多少阵法禁制之类的东西,您自己心里有数。

    我劝您还是赶紧走吧,这里有再多的好东西,也不值当得如此拼命。”

    王道远也觉得玄元说得有道理,自己现在修炼到这个程度,十年之内必定突破大能境界。

    到时候,就可以尝试离开这里。

    以后突破地仙境界,也不是什么大问题。

    现在为了一个不确定是什么东西的宝物冒险,实在不值得。

    他转身向老者拱手道:“这祭坛实在太复杂了,里面的陷阱绝对少不了。

    我不可能拿自己的命开玩笑,这好处我还是不拿了。”

    谁知老者一脸平和:“这也是人之常情,为了一个虚无缥缈的宝物去拼命,确实不值得。

    当年我刚进来的时候,确实总想着早点出去。

    现在三十多万年都过去了,当年的那些好友和后辈,要么已经飞升仙界,要么早已经死了。

    出去也没有什么意思,不如就在这里呆着,把云翼培养出来,也算是为白虎一族尽一份绵薄之力。”

    听他这么说,王道远也松了口气。

    突然,老者一拳砸了过来。

    虽然王道远一直没有完全相信这老家伙,可也没想到他会突然发难。

    两人近在咫尺,仓促之下来不及调动灵力去抵挡,只得用肉身力量硬扛了一下。

    碰撞的瞬间,整个身体都飞了出去,径直砸向祭坛。

    瞬息之间,他整个身体都撞在了石柱上。

    噗嗤~

    一口鲜血喷出,溅落在祭坛上。

    王道远骂道:“老东西可真是够阴的。”

    老者仰天大笑:“你个小东西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废了半天的力气,总算是把你送上去了。”

    王道远冷哼一声:“现在你有什么意图,也该说出来了吧?”

    “我可没那闲工夫去骗你,之前跟你说得那些话都是真的。

    这祭坛和那宝物,都是那位前辈留下的。

    老夫被困在这里三十多万年,岂能不想出去?

    你若是好好地走上去,咱们相安无事。

    可惜你不愿意走上祭坛,我也只能帮你了。”

    王道远感受了一下身体状况,五脏六腑都受到震荡,受伤不轻。

    不过,也不是多严重的伤势。

    仙力从元神中流出,流遍整个肉身。

    他的仙力之中,本就有生命灵火的成分,对恢复伤势有很大的作用。

    经过仙力滋养,伤势在快速恢复。

    王道远还取出一株紫玉龙参,一口吞下之后,继续打坐恢复伤势。

    老者再次喊道:“快把宝物取走,咱们各走各的路。”

    王道远也不搭理他,自己有伤在身,绝对不是他的对手。

    玄元那个家伙,已经被吓得缩壳,根本帮不上忙。

    若是取走宝物,难保这家伙不会对自己出手。

    还是等伤势恢复以后,再动手不迟。

    反正这老东西也不敢对祭坛下手,否则也活不到今天。

    不过一刻钟的功夫,王道远的伤势就恢复得差不多了。

    他化作半龙状态,全身覆盖着一层坚固的龙鳞,头上长出龙角,这才站起身来。

    伸出一只手,向石柱顶端的盒子抓去。

    他的动作并没有受到丝毫影响,一下子就将盒子拿在手中。

    到手的一瞬间,盒子上灵光闪烁。

    咔擦

    一声轻微的响声传来,好像有什么东西碎裂了。

    这盒子看起来朴实无华,但上面却有繁复的阵纹。

    现在想要打开,也不是容易的事情。

    王道远直接将盒子收入灵珠空间,准备专心对付白虎妖仙。

    此时,这家伙满脸喜色,老脸都笑成了菊花。

    口中还在喃喃自语:“限制终于解开了,三十多万年了,我终于自由了。”

    王道远搞不清楚他此时的状态,也不敢轻易动手。

    只是祭出应龙斩魔剑,紧紧握在手中。

    等了一个多时辰,这老家伙才反应过来。

    “还要感谢小友,帮我解开限制。

    之前偷袭小友,也是迫不得已。”

    说罢,还拿出一个乾坤戒放在地上:“这里面还有不少魂魄元晶,都是我从另一个岔道进入冥界黄泉河收集来的。

    全部送给小友,就算给小友赔礼道歉了。”

    王道远有些意外:“御劫阵仙留下的宝物,你就不动心?”

    老者自嘲一笑:“当然动心,但这三十多万年来,我也活明白了。

    不是自己的东西,千万不能拿。

    跟天命真人争宝物,那不是找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