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小生意 飘荡墨尔本

番外三 男人的魅力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斐一班又重拾了鲁班传人的梦想。

    身为已领证人士,他已然失去了实现成年之后的梦想的机会开着赛车、载着金发碧眼的大长腿、去银石赛道上风驰电掣。

    梦想,从来都不是可有可无的。

    只有心怀梦想的人,才能不辜负生活、不迷失方向。

    成年之后的梦想,和小时候的梦想,总有一个是需要坚持的。

    到了斐一班这儿,超模梦碎时分,就是鲁班梦醒时刻。

    智能锁的私人订制,在很多工艺都还不熟悉的时候,对斐一班来说,反而是最轻松的。

    那时候,他完全是按照自己的设计惯性,在做自己最擅长的事情。

    锁的基本原件都没有动,所有的设计思维,只要是体现在了外观和功能整合上。

    最开始的那些创意,他解释一下,孟佟鑫就能理解,并且想办法找人执行。

    随着时间的推移,订单越来越多,对创意的需求也越来越高。

    仅仅只有外观的改变和功能的整合,已经不能满足私人订制的要求。

    即便斐一班把自己的创意画出来,也已经很难有工人可以直接上手。

    每一个私人订制,都必须是独一无二的。

    只有这样,才能让【请给我一栋房子,配得上锁的私人订制】系列视频剪辑的热度得以延续。

    【非一般私人订制】的价格和定位摆在那里。

    想要订锁的人,都得拿一栋房子出来搭配。

    斐一班没有可能对任何一个订单敷衍了事。

    这就需要他自己把所有的工艺都融会贯通了之后,再不断地推陈出新。

    这样一来,斐一班就不得不回到厂区生活。

    久旱逢甘霖,他肯定是恨不得把易茗拴在裤腰带上一起带走。

    备受折磨的最新一任【床君】,听到这个消息,直接对着卧室墙上的装饰黑镜,展露了史上最完美一的笑颜。

    【镜子君】一脸的不屑:“你不就提供了一个皮质床架吗?连床垫的那种亲密接触程度都没有,你在那里傻笑个什么劲?我整天收看全方位无死角的现场直播,我有说什么吗?”

    【镜子君】嫌弃【床君】没有见过世面。

    【床君】很是有些委屈。

    床承受的压力有多大,哪是贴着墙面冷眼旁观的镜子,能够感同身受的?

    【床君】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面,期待开始一段毫无压力的生活。

    易茗却没有遂了【床君】的意。

    “大斐,我现在还不能和你一起回厂区去。”

    “为什么啊?夫为天,你怎么可以连夫唱妇随这样的小事情,都做不到呢?你还是不是我老婆大人了?”

    “在易家村,没有举行婚礼的,通常被视为还没有结婚。”

    “这样吗?那是不是意味着,我还有机会回去找超模给我生混血龙凤胎?”斐一班无所畏惧地追问道。

    “那肯定是可以的。你准备什么时候去?我送你上飞机。”易茗非常好说话。

    从表情,到肢体语言,都透露着坦荡和随性。

    “小易真有这么大方?”斐一班将信将疑地问。

    “那必须啊。”易茗换上了斐一班的语言习惯。

    “啊?你怎么可以这样!”

    “这还不满意?”易茗似笑非笑地看着斐一班。

    “当然不满意啊!你老公都要和别人生龙凤胎了,你竟然都不会吃醋!说吧,你是不是根本就不爱我!”斐一班就差来个气鼓鼓的两手叉腰。

    “你都要找超模给你生混血龙凤胎了,还管我爱不爱你?”

    “那必须要管啊。我这么大一帅哥,四处留情,不是常规操作吗?”

    “颜值即正义是吗?”

    “没得错!”

    “那也行。”易茗拿了个随身镜出来照了照:“我这儿的正义程度,应该比你高,你好好找超模,我也找个金发碧眼的帅哥,争取直接来个三胞胎。”

    “……”斐一班提起来一口气,忽然不知道要说什么。

    卡壳好一会儿才气愤不已地说:“不是我说你啊,易茗姐姐。你都这么大个人了,怎么好意思欺负弟弟?年纪大了不起啊?”

    易茗抬眼,用少女感十足的表情,对斐一班绽放纯真的笑颜:“对啊,姐姐年纪大,就是了不起呢。”

    斐一班最受不了易茗的这个表情了。

    明明是非常成熟的人,却能可爱到直接把他的整颗心都化掉。

    斐一班觉得自己有点喘不过气。

    这时候,他必须毫不犹豫地夺走易茗的呼吸。

    有福同享有难同当,一个人喘不过气,哪有两个人一起喘不过气刺激。

    就这么云里雾里的,【床君】又接受了一遍质检挑战。

    生而为床,不过是想过几天毫无压力的生活,怎么就这么难呢?

    “姐姐、姐姐、姐姐,你就陪我回厂区嘛,不然弟弟得多想你啊。”斐一班也学会了【可爱攻势】,并且还很会挑时间。

    易茗一般不会在这个时候拒绝他的任何提议。

    予求予取。

    凡是总有个例外。

    “弟弟、弟弟、弟弟,易家村还有许多未尽的事,得等到都理顺了,姐姐才可以回去陪你哦。”

    “这个弟弟他正经吗?”斐一班问得一脸狡黠。

    “哪儿不正经了?”易茗对着斐一班笑。

    笑得斐一班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没有表现好。

    斐一班心虚地把话题又拉了回去:“哪儿还有未尽的事?来旅游的,来祈福的,都会顺便买包鲁瓦克白茶。从旅游路线设计到白茶销售规划,一整条产业链,不都已经门清了吗?哪里还有什么需要理顺的?”

    “要不然,你留下来看看?”易茗其实也有点舍不得斐一班。

    人类最美好的情感,从来都是相互的。

    一头热的感情,要么坚持不下来。

    即便坚持下来了,最终也会走向索然无味。

    “我倒是想啊,可是我这个月要是再不做新的私人订制出来,Abu都要说我江郎才尽了。”

    Abu一下给斐一班下了十个订单,全都是osplay主题的。

    一看就是给他那个原本只能占据四分之一个老婆位置的联姻对象准备的。

    同一个主题,配是个不同的房子,要比是个不同主题的难度大了不知凡几。

    斐一班不是没有努力想办法减轻自己的负担。

    他曾经“苦口婆心”地劝过Abu:“一个房子,只要大门是私人订制的智能锁就好了,没必要每个房间搞一个。”

    Abu回复说:“哦,我的兄弟,我们的想法从来都是这么一致!我就是这么做的!你不要嫌订单少就行!”

    “少?”斐一班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是啊是啊。真的很抱歉,我的兄弟,我才来得及给我的爱人送十个国家的房产,而且全都在欧洲,你知道的,我们刚刚完成了欧洲十国游,你再等我一阵子,等我选定了其他大洲的新婚礼物,再看看一共要下多少个订单。”

    【欧洲十国游】很常见。

    【新婚礼物】也很常见。

    为什么这么常见的事情,到了Abu这里,就变得这么罕见。

    去一个国家旅游,就得在一个国家买房子,并且是配得上锁的私人定制的那种房子。

    这都什么情况?

    别人下的订单,斐一班还可以拖一拖。

    实在不行,还可以拒接。

    Abu下的订单,他是真的没有办法不全力以赴。

    斐一班完全没有,和谁关系好,就把谁的事情往后排的习惯。

    Abu的订单,在斐一班这儿的优先级是最高的。

    以为交情好就可以随便对待这样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在斐一班身上。

    现在的问题是,Abu的订单就和无底洞似的。

    他想创意的速度,根本赶不上Abu旅游的速度。

    尤其是欧洲,用脚步丈量,都有可能丈量到不同的国家。

    现在不努力熟悉工艺、连续不断地激发创意灵感,以后就真的有可能被Abu一个人的订单数量就逼到江郎才尽。

    易茗不愿意在这个时候离开易家村,并且每天都是多线程的,有很多事情要忙。

    斐一班在易家村待着,都没有获得太多的独处时间。

    搞得【床君】都以为自己要翻身农奴把歌唱了。

    斐一班很生气,气到自己回了厂区。

    他是被易茗深陷工作不能自拔的状态给气走的。

    他以为,一个人的厂区生活,每到夜晚就会感到寂寞。

    没想到,回到厂区之后,他自己也变成了一个废寝忘食的工作狂。

    一听到机器发动的声音,就开始兴奋。

    以至于都看淡了时间的流失和岁月的变迁。

    全然一种如鱼得水、复得返自然的感觉。

    回到了孩提时期,每天都在厂区,为梦想发光。

    所以说,这个世界,哪有什么懒惰的人。

    只有没有找到自己真正热爱的方向的。

    他以前最喜欢听一级方程式赛车马达的声音。

    现在的话,就深深爱上了厂区机器的轰鸣。

    看着自己的设计,在自己的手里,一点一点成型。

    那种精神层面的满足感,是他以前不曾体会过的。

    与之相对应的。

    和Abu在一起这么多年,才修炼好的贵族气质,回来没多久,就又返璞归真了。

    他甚至没什么时间管自己今天穿什么,发型怎么样。

    就一门心思地想着怎么设计出全新的智能锁。

    易茗在易家村理顺各项收尾工作的时候,还觉得这样特别好。

    因为,从骨子里来说,易茗是个比斐一班夸张的多的工作狂。

    她一忙起来,根本不分清晨和黄昏。

    在采茶的季节,易茗不仅要参与采茶、制茶的整个过程。

    还要盯鲁瓦克白茶的销售。

    几乎忙的脚不沾地。

    一班弟弟没有动不动就说想她、没有时不时打电话过来闹点小脾气,对易茗来说是最合适不过的。

    易茗也是有自己的计划的。

    茶叶,是有季节性的。

    忙过一阵之后,就能闲上一阵子。

    等到闲下来了,她就可以好好陪斐一班了。

    【特别好】、【最合适】这样的形容词,易茗到了厂区之后,就有点说不出口了。

    看着“脱胎换骨”的斐一班,易茗几次欲言又止。

    斐一班的关注点,压根没在那些浮于表面的事情上。

    一直到第四次,才终于感觉到有些异样。

    “怎么了,我脸上有脏东西?”斐一班问。

    “没有。”

    “那你这么看着我干嘛?”

    “大斐……”

    “嗯?”

    “我以前不觉得,但我现在忽然有了这样的感觉。”

    “什么感觉?”

    “我其实是个颜控。”

    “啊?你说这个啊。”惊讶不过一秒,斐一班又拿起了自己手边的工具,悠然自得地表示:“这有什么现在和以前的?小易见到我的第一眼,不就是被我的颜值给收归了的吗?”

    在自信这件事情上,自封的赛车谷首席车神,从来都是不遑多让的。

    “你那时候,头发是立起来的,很有型。”易茗继续提醒。

    “嗨!我现在头发扎了绑个小揪揪,也一样很有型的。”斐一班转了个头,把小揪揪展示给易茗看:“是不是帅的独树一帜?”

    “呃……”易茗斟酌了一下语言:“你那时候每天穿的衣服和鞋子,都会有些细节上的呼应。”

    斐一班低头看了看,说道:“嗨!我现在浑身上下,都是一个色系的,是不是更和谐了?”

    “你现在每天穿的几乎都是一样的,不仔细看,还以为你几天换衣服。”易茗更进一步表明自己的想法。

    “嗨!我就算每天穿一样的衣服,也一样超凡脱俗,对吧?我穿或者不穿,帅就在那里,不来不去。”

    说到这儿,斐一班停顿了一下。

    拍了一下手,做出了一个顿悟的表情。

    在易茗期待的目光里,斐一班激动地表示:“小易!你可真的是个天才!我得去买一打一样的衣服,都不需要每天醒来想要穿什么了。就这么办!这也太省时间了吧。要不然我直接找孟哥要一打厂区的工装吧!”

    “大斐,我说我喜欢帅的。我是颜控。”

    “我知道啊,所以你才这么疯狂地喜欢上了我。”

    “不!大斐,我的意思是说,你现在没有以前帅了。”

    “嗨!这可真是太好了!小易终于透过现象看本质。你是有被我有趣的灵魂给征服了,对吗?当你爱上我的灵魂的时候,自然就觉得外表没有那么重要了,是吧!果然啊,认真工作的男人最有魅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