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美漫:开局指导蝙蝠侠 遇牧烧绳

第二百八十一章 哥谭过家家(下)

    赛琳娜从布鲁斯手里接过爱莎的时候,就已经有点费劲了,爱莎毕竟不是婴儿,三四岁的孩子抱起来已经有点费力,赛琳娜的体型不如布鲁斯高大,想控制住亢奋状态的爱莎,自然就更加吃力。

    可偏偏这个时候,经过短暂停歇的空中飞人表演,又进入到了高潮,令人眼花缭乱的空中动作让爱莎彻底兴奋了起来,她使劲往前一蹿,赛琳娜根本抓不住。

    爱莎直接窜到了前排的座位上,然后沿着椅子爬到地上,又穿过更前一排椅子的底下,赛琳娜沿着相同的路线追过去。

    可谁知,爱莎就仿佛觉醒了什么超能力一样,速度快的不可思议,几乎一瞬间就消失在了观众席层层叠叠的座椅当中。

    赛琳娜完全追丢了,只能一排一排的找过去。

    同一时间,舞台的后台,一个小小的黑影窜了过去,马戏团的老板感觉到有些动静,他猛然回头,却什么也没有发现。

    此时马戏团的老板正拿着一把锯子,走近固定空中飞人表演绳索的木桩。

    空中飞人表演中,用来荡起来的绳子都是挂在一根更高的绳子上的,马戏团老板则拿着锯子狞笑着接近固定那根最高处绳子的木桩。

    马戏团老板握着锯子开始锯那根粗壮的绳子,一边锯还一边十分解气的咒骂,可就在绳子快被割断的时候,一个小小的身影瞬间出现,一口咬在了他的胳膊上。

    爱莎可不是来伸张正义的,她本来就对会动的东西感兴趣,马戏团老板锯东西时,手臂一上一下,整个黑暗的后台就只有他的手臂会动,爱莎当然是想也不想的就咬了上去。

    可惜,爱莎的体重太轻,而且咬的也不重,就像是平常咬布鲁斯和赛琳娜的胳膊一样,除了留下一排牙印之外,并没造成实质性的伤害,也只让马戏团老板的手臂迟滞了一瞬间。

    那根已经被锯到极限的粗壮绳子,只剩下最后一丝连接在一起,但最后还是崩断了。

    但也正是这迟滞的几秒钟,让从洗手间走出来的布鲁斯更靠近舞台。

    绳子绷断的瞬间,挂在绳子上的两人就开始坠落,可这么长的绳子,想要完全从另一端抽离出来,也需要几秒钟的时间,就是这几秒和几秒的叠加,布鲁斯瞬间冲上舞台,在幕布的阴影当中,一把拽住了飞起的绳子。

    可他只是一个人,而绳子的那头坠着两个人,他的体重并不足以让绳子上的两个人停止坠落,布鲁斯在抓住绳子之前就考虑到了这个问题,于是他一手抓着绳子用胳膊绕了两圈,然后另一只手飞快的抓住身旁的幕布。

    有了固定点,绳子才停止了抽离,而绳子那头的格雷森夫妇停在了半空。

    忽然,布鲁斯听到吸冷气的声音,他转头看到,幕布之后,正站着那个自称为格雷森家族继承人的小男孩。

    他睁大眼睛,张大嘴巴,满脸震惊的看着布鲁斯。

    从观众席到舞台还有一段距离,布鲁斯所在的位置前面还有几排座椅,而且舞台比观众席更高,旁边还有三层台阶,布鲁斯在短短几秒钟之内就完成了翻过座椅、冲上台阶、抓住绳子、抓住幕布这一连串的动作。

    反应之快,动作之流畅,处理之精准,让这看起来不像是英雄救人,更像是艺术表演,在旁观者的小格雷森眼里,布鲁斯整个人都在发光。

    布鲁斯叹了口气说:“别愣着了,过来帮忙拉绳子。”

    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的小格雷森,才发现他的父母刚刚差点就要掉下去了,他脸上的震惊转变为愤怒,一边帮助布鲁斯把绳子往下拉一边说:“一定是那个马戏团老板干的!他看我父亲不顺眼很久了!!”

    过了一会,绳子被拉回原位,两位演员也当回了平台之上,他们走下来,对布鲁斯道谢。

    格雷森夫人已经泪流满面,小格雷森十分愤怒的说:“肯定就是他!我们去找他算账!”

    “别去!迪克!回来!”格雷森夫人叫他,那个叫迪克的男孩已经冲了出去,可最后还是被他的母亲叫了回来。

    “能说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吗?”

    此时,格雷森夫人精神已经濒临崩溃了,她抱着自己的丈夫不停的哭泣,而格雷森先生也有些颓废,这两夫妇只是普通人,刚刚经历了生死危机,被吊在半空不知何时会掉下去的恐惧,已经完全击垮了他们的内心。

    就像找寻一个发泄的出口一样,格雷森先生对布鲁斯说:“……我知道是他干的,就是那个马戏团的老板,我们也不想在这工作,可我们没有办法。”

    “东海岸应该有不少马戏团,你们怎么不去那里?”

    格雷森先生叹了口气说:“你应该不关注这方面的事吧?我的父亲老格雷森,也就是上一代空中飞人,他在表演中出现了一个重大的失误,不光从半空中跌落下去,还正好撞在了舞台道具的边缘,他……”

    “好了,我知道,你不用细说,请节哀。”

    “那是一场规格很高慈善晚宴中表演,许多参与者都是达官贵人,他们没见过血,这种血腥死亡让他们其中许多人都吓坏了,格雷森家族就此名声扫地,大马戏团都不愿意雇佣我们,害怕我们再闹出这样的乱子……”

    “只有这个马戏团愿意接受我们,因为这里是哥谭,人们不怕我们摔死……”

    这个理由既荒唐又合理,布鲁斯也说不出什么反驳的话,他问格雷森夫妇:“你们不是哥谭本地人,对吗?”

    “其实我们已经来这很长时间了,也买了自己的房子,算是半个本地人了,不过我们的故乡在布鲁德海文。”

    “我们回去吧,回布鲁德海文!”格雷森夫人抽泣着说:“放弃吧,我们不能让小迪克也生活在这种提心吊胆的环境中……”

    格雷森先生抿着嘴,他满脸憔悴,格雷森夫人继续边哭边说:“我知道,我知道你一直想重振家族事业,可是这样下去真的不行,你要想想,要是我们死了,可怜的小迪克要怎么办?在哥谭,没有父母的孤儿很可能会被送去那所可怕的寄养学校,然后……”

    格雷森夫人又开始哭泣了起来,布鲁斯听出了她话中的一些信息,但现在也不好追问,小格雷森走上去安慰他的母亲,一家三口抱在一起。

    布鲁斯走进后台的时候,赛琳娜正打完最后一个绳结,被她绑起来的是那个马戏团的老板,爱莎还是咬在他的胳膊上不松口。

    布鲁斯去抱爱莎的时候,还以为又要和她搏斗一番,没想到的是,爱莎很轻易的就松开了嘴。

    看到旁边的锯子,布鲁斯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他给戈登打了个电话,然后抱着爱莎,和赛琳娜一起离开了马戏团。

    就在他们坐上跑车打算开车回家的时候,一个身影却出现在了他的车前,布鲁斯松开方向盘,侧头过去,望向那个身影,他问:“……迪克?你怎么了?你要干什么?”

    迪克从车前面绕过来,站到了布鲁斯驾驶座的车门旁,说:“我父母打算回布鲁德海文了。”

    “那应该恭喜他们,那里比哥谭好多了,你们应该会过上安稳的生活。”

    “可我不想回去……”

    “为什么?”

    迪克抿着嘴,他虽然年龄不大,却有一股坚毅的神情,他说:“我祖父的死根本不是个意外。”

    “你怎么知道?”

    “我调查过。”迪克非常坚定的说:“他最后谢幕动作的那根横杆被人动过手脚,我查看过那根绳子,上面的勒痕显示那是一个错误的绳结,用来固定横杆的绳结根本不应该是那样的……”

    布鲁斯眯起眼睛问他:“所以呢,”

    “你不是普通人,对吧?”迪克用一只手抓住布鲁斯的车门,对他说:“我跟随我父亲学习杂技技巧很久了,我很清楚你的那套动作有多难,那些肌肉发力技巧绝不可能是临场发挥,你应该练很久……”

    迪克一直抿着嘴,他对布鲁斯说:“我的父母放弃了,但是我不会放弃,我要留在这里重振格雷森家族的声誉,也要替我的祖父报仇。”

    “更重要的是,如果不能查清我祖父的死因,不能找到害死他的凶手,那我的父母也不会安全。”

    “但是……”迪克露出一个无奈的表情说:“我知道哥谭是个什么地方,我从我父亲那学来的技巧根本不足以让我在这里活下去,我也没法说服我的父母把我留在这里,所以……”

    迪克深吸一口气,脸上露出了与他年龄不符的忧郁,他看着布鲁斯说:“要是你能准许我跟着你学习,我想,总有一天我能完成我的愿望,而且你救了我父母,如果我跟着你,我想他们也不会反对的……”

    还没等布鲁斯回答,迪克就说:“……好吧,我知道这听起来实在是很荒唐,我怎麼會指望一个阔佬……”

    迪克松開手,他叹了口气,然后挥了挥自己的手臂,示意布鲁斯开车。

    他也知道,自己不过是一时冲动,不和父母离开,独自一人留在哥谭,还想跟着世界首富学习?这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布鲁斯看着迪克,却有一种很奇妙的感觉,人总是会在某个时刻从另一个人身上看到自己,其实迪克的外形和他完全不像,而且也只是个七八岁的小男孩,谈不上什么性格,可他说话的语气却让布鲁斯感觉他很特别。

    可能这个世界上就是有两个人的相性天生协调,总之,迪克看布鲁斯非常顺眼,布鲁斯看迪克也非常顺眼。

    不过顺眼归顺眼,布鲁斯可没打算收养一个养子,一个女儿已经快让他和赛琳娜都疯了。

    等等,女儿……

    布鲁斯回头看向被完全固定在儿童安全座椅里,但却依旧不安分的爱莎,又看了一眼看起来比同龄人要成熟的多的迪克,就在迪克转身要离开的瞬間,布鲁斯叫住了他。

    半小时之后,韦恩庄园里,布鲁斯拖着爱莎的胳肢窝,就像展示宠物狗一样给迪克展示,并对他说:“这是你妹妹。”

    “等等,你是打算收养我吗?我……”

    还没等他说完,爱莎就裂开了嘴,那满口的尖牙吓了迪克一大跳,他震惊的问:“这是怎么回事???的牙齿怎么……”

    “天生牙齿畸形,年龄太小,还没来得及矫正。”布鲁斯想也不想的回答道。

    “呃,好吧……等等,她的眼睛怎么好像也……”迪克伸出手指着爱莎的眼睛说。

    “虹膜异色症,随他母亲。”布鲁斯语气自然的回答。

    “是……是吗?但是……她为什么不会说话?”

    “儿童自闭症,已经预约了精神科医生。”布鲁斯对答如流。

    “可是……”

    这时,阿尔弗雷德从楼上走下来,他满脸希冀的问布鲁斯:“老爷,这位就是大少爷了吧?法律方面的问题处理好了吗?我想我们可以……”

    ------题外话------

    今天晚一点应该还会有一万字,然后16号的就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