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刹那辉煌

第五章 老头子的危机感

    “老夫也这么认为,既是邪魔,这一亩三分地能够令其觊觎的,也只有老夫多年来收集的那些灵石了……自然是不会令此獠得逞的。”

    斋藤道三缓缓点头,这段时间山上那边一直出问题,不用安倍晴明说,他自然也会将两件事情联系在一起,脸色不由得更为阴沉。自己虽然一直都非常小心掩饰隐瞒,但是天底下哪有不透风的墙呢。

    现在总归是有野心勃勃之辈找上门来了,而且还对自己女儿动手了。

    何其可恨!

    “义龙,你是怎么着了道的”只是看向自己的次女的时候,这位老人表情才缓和下来,尽可能用温和的语气询问。“不用着急,仔细道来,不会有问题的……”

    只是在看到她罕见的流露出不安扭捏,面红耳赤的小女儿姿态,再看看旁边的那个可恶家伙的时候,老头子还是觉得心里极其不爽,忍不住的就怒哼一声,发出一个重重的鼻音来。

    尽管知道这是无奈之举,但是也还是看着就觉得来气……

    “喂,您老人家怎么又瞪我,要不这样吧……我走开一点行不行?”顾墨一脸无辜的看着老爷子,作势就想要起身走远一些,怎么好好的又突然对自己吹胡子瞪眼,鼻子不是鼻子,眼睛不是眼睛起来了。

    自己真的没做什么吧,甚至说起来这还多亏了自己呢。

    不然的话,搞不好就像是原本的命运那样,要变成父慈女孝,姐妹相残的局面了,老头子会被入魔的斋藤义龙逼入死局,而等到后来秀千代攻下稻叶山城之后,也会亲眼看到自己的同胞妹妹死在自己眼前。

    所以说,老头子明明应该好好感谢一番自己啊。

    “你!别动……你坐在那里,就这样!不要动!”

    斋藤道三心里憋火,但还是咬了咬牙,郁闷的挥挥手,努力移开视线不再看他。

    现在义龙的情况有些麻烦,暂时只能够靠这小子来压制,即使自己再怎么憋火,也只能够暂且维持这样子了。刚刚也已经证实过了,只要这小子手一离开就会像是先前那样,义龙会直接变成另一个人似的……

    可是作为一个老父亲,他总觉得自己的两颗明珠可能都要不保,自己还要干瞪眼看着,这如何不气!

    顾墨耸耸肩,他也没有办法呢。

    虽说既然是按照本我的真实属性来进行同比例削减,所以他这具化身的精神之力仍是最强的。

    但是因为化身行走之术只是刚刚推演成功不久,还没有好好完善,所以也仍然存在许多的不足之处。譬如说因为化身既没有本我的真人之躯,也没有物质层面的血肉,本就是纯粹至极的宏瀚精神投射之力

    想要成型并且稳定维持“人型”实体,其核心就是以术式压缩精神,以约束神意散逸。

    如同一个气球,神意就是气球里面的气体,一旦其内的气体漏光了,形体轮廓自然也就撑不起来了……因而基于这么一个状况,所以他目前反而没有办法主动将精神力外放,以影响干涉外界种种。

    因为这是在设计之初,就从程序上被限制住的。

    这也是一个暂时有些无可奈何的冲突,毕竟精神力外放与化身的稳定存在,这两者目前是矛盾对立的关系。

    暂时只能够等待后续的更新版本,看看本我那边,什么时候解析掌握核心技术,或者就有机会发送一个升级补丁过来……

    不过没有办法外放,却能够通过近距离的物理接触,来让神意蔓延过去、影响目标对象,所以他现在才要维持这么一副样子……当然,基于这么一个原因,也不一定要用手掌贴住少女的额头

    握住手什么的大概也是可以的。

    就是可能老头子的血压会更高,那样也会显得更加奇怪。

    “这……这,我……”

    和服少女下意识的咬了咬洁白的贝齿,努力摒除脑海里的杂乱思绪,也尽可能不去想贴在自己光洁额头上的那只温热手掌,她强迫自己尽量冷静,认真思忖了好大一会儿,最终还是微微摇头。

    “我完全没有什么印象,最近也没有遇到什么怪事……”

    她什么都不知道,正如她不知道自己心魔发作时候的事情那样,自然更加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中招的。

    无论如何回想,自己似乎也没有遭遇过什么奇诡的事情,这段时间以来每日都只如寻常,不是修行练武,就是翻阅兵书,只为自己的兴趣而行动,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插曲,既没有见到什么特别的人,也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

    说到这里,她的脸颊微红,忍不住偷眼瞥了一眼旁边的某人。

    “完全没有头绪吗?这么看来那家伙可能比想象的还要麻烦……”

    顾墨也是若有所思,那个邪灵果然不是好相与的,本身也的确非常难缠,是极其可怖的幻术高手,而且还偏偏喜欢像是奈落一样躲在背后。

    不,或许要比奈落还要纯粹……

    因为奈落还有着各种各样属于人的欲望,而那个邪灵却是从头到尾都只是负面恶念的化身,制造战乱、获得灵石,扇动天下兵争,除了是为了解除封印,其本质未尝也不就是如此的混乱。

    “你知道什么吗?”斋藤道三瓮声瓮气的问道。

    “哦,是晴明知道,我也是之前听他说过的……”

    顾墨非常澹定的往阴阳师的方向示意,自己年纪轻轻,在当前的这个副本里也没有什么名气声望加成,再加上老头子对他的偏见,这种事情还是让大阴阳师来解释吧,他在这方面进行科普比自己更有说服力。

    安倍晴明无奈一笑,不过也知道他想法,也不如何推脱,略微思忖了一下便开口说道:“道三大人,想必也知道我和赖光是为什么出现在这里的吧?”

    “这个自然……”

    老头点点头,同时禁不住的看向秀千代的方向,又看了看边上的那个臭小子,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犯滴咕的,眼神似乎也有些怀疑。

    穿越时空,回到过去,太初武士……

    等等等等。

    这些事情听起来实在是有些玄之又玄,更何况据说正是因为阿秀回到过去,才会有那把讨伐鬼的刀出现,而那把刀后来又成为名为楚叶失村落的起源,也是自己早年间作为除妖师出身的村庄……

    但是如此一来,这到底哪个是头,哪个是尾?

    自己明明才是老子,结果就连自己出身的地方,都是因为自己女儿在过去留下的刀而存在的?

    老头子对此难免有些凌乱,很多时候未免也会为之纠结,只是越想越湖涂,无论如何都理不清其中的逻辑与关系顺序。

    “我和赖光是为了防备平等院的灾祸,而平等院的封印松动是其一,还有其二,可能就是这一次的祸害……道三大人是否听闻过果心居士?”

    安倍晴明娓娓道来,注意着老头子的神色变化

    “那是曾经的大妖怪大岳丸的负面恶念的化身,被楚叶失丸封印于鬼角之中,不过随着时代变迁,不知道何时就逃出了一道意念,于不同的时代附身于人类及妖魔身上,扇动战乱,根据我和赖光这几年的调查,在当下时代应该就是那位果心居士……”

    也许是化身化名成为果心居士,又或者是附身在那位果心居士的身上,总之基本上大差不离。

    “果心居士,我也曾听说是个奇人,只是行踪飘忽不定。本来以为是个不错的忍者,原来居然是披着人皮的邪魔吗……”

    斋藤道三自然也听说过这一位的名声,他的眼睛里杀气四溢,不管那邪魔有多么凶戾,他都有剁了对方的心。

    “此事怕是极难,毕竟敌暗我明,它又擅长附身,更多时候根本就不出现,只是不知道怎么的就挑拨了他人心中邪念……”安倍晴明摇摇头,又看向了沉默不语的斋藤义龙,“况且目前的当务之急,是先解决义龙大人的问题。”

    “也是,这个更加重要……”

    目光一转,老头子连连点头,“那就拜托晴明阁下了,尽快打造一件可以暂时镇住义龙的血的器物吧。”

    这么说着的同时,他又看向了对面,禁不住脸庞都抽了抽,只能够愤愤的转过头去,干脆眼不见为净。

    “不必客气,份内之事……不过道三大人自己也要注意,果心居士蛊惑人心最是厉害,义龙大人都着了道,你也不可不防。”阴阳师笑着点头,同时也关切的提醒了一句,他可不想看到女儿刚救回来,老子又出问题了。

    那样的话,情况只会更加糟糕。

    毕竟说到底,现在的美浓一国还是属于这位老先生的,他要是被蛊惑了,发出什么不好的命令,那才真叫一个令人头疼。

    …………

    尽管也是一道留存后世的分身,不过阴阳术造诣还是没得说的,安倍晴明花了一点时间,打造了一道护身符。

    大概是因为本就准备了不少相关的器物胚子,才能够这么快,而且因为斋藤义龙的本心配合,所以也的确成功压制住了那沸腾的血,倒也没有出现什么岔子,她自己也是颇感惊心动魄的。

    鹭山城当晚就被封闭,如狼似虎的士卒们大肆的全城搜查,尽管知道不会有什么作用,果心居士也不可能被这种方式揪出来,不过老头子也不可能什么都不做。

    结果也是如此,没抓住指不准有没有形体的邪魔,倒是揪出了好些个敌国间谍、忍者啥的,他们正好撞在霉头上,自然是好好招待了一番……

    源赖光也是出门去忙活什么了,错过了这件事,当晚回来才知道,顿时就是柳眉倒竖,连夜拖着安倍晴明就在城中巡视了一圈,接着马不停蹄的往山上去了,准备将蝮蛇神域里里外外掘地三尺。

    一切都这么的轰轰烈烈,以至于猴子被吓住了。

    从天守阁那里传来巨大声响,接着被斋藤道三管控,再到全城戒严……

    一系列的乱拳出击本来是想要逮住一个神秘的妖魔,却反而是将刚刚睡下不久的藤吉郎吓得够呛,还以为是某人终于激怒了美浓的霸主,直接就撕破脸什么的了,还动起了兵戈,发生了骚乱……

    先前就太过劳累,现在被这么一吓,然后就生病了。

    是夜。

    万籁俱寂,在天守阁的望楼上,顾墨独对天上的明月。

    他轻轻的伸出手指,像是要接住月光,不过什么都没有发生。这具身体感应不到月光的亲和与独特气息,黑夜也是寻常现象,也不是他的盟友,权柄领域什么的似乎都不存在。

    “到底哪里不对呢……”

    他微微沉思起来,进入副本之后就是确认情况,接着一路赶回鹭山城,然后又遇到果心居士作乱……

    直到现在,他才有时间好好检阅一番这具化身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