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刹那辉煌

第三十一章 处刑流放的月宫贵人

    ,这个世界什么时候有血条显示了

    “月之公主?”

    顾墨略微沉吟了一下,原来是这么一位人物来到了地上吗?

    说起来,其实这件事情的起因还是在不久之前……emmmmm,等等,貌似即使是以这个副本的时间轴来看,也已经是十多年前的事情了!自己作为长生种的时间观念,是不是越来越合格了?!

    脑海里闪过这么一抹奇怪的思绪,他不禁略微有些感怀,关于自己在时间观念方面的显著变化。

    得道成仙,长生久视。

    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

    大概是从当初的精神境界达到的层次开始,这一切就已然注定了下来,只是在当时的短时间内不会有什么感觉,而是在之后经过一段较长的时光,才恍然发现自己对待时间的视点与心态早就截然不同了。

    而在这个时候,对面的妖怪少女,则是注意着顾墨那副唏嘘感慨的表情,不知道是从其中解读出了什么,或者说脑补出了什么,她忍不住的轻轻撇了撇嘴,表情显得尤为奇怪。

    事情就是这么一回事,大概在十多年前的一天夜里,非常突兀的发生了一个奇怪的现象。

    那是从月面上毫无征兆落下的一抹流光,以极快的速度降临在大地上的远方……这一幕非常隐秘,若不是顾墨在那段日子里,每到晚上都在感悟月光,时刻注意月亮的盈亏变化,而且青之星瞳的洞察力足够敏锐强大

    那么大概也注意不到这件个现象的发生。

    甚至可以说,或许大地上只有他自己,恰好察觉到了这么一个现象的发生。

    紧接着,就是各种卜算、预测的手段失效,显然是月面人不仅仅行动隐秘,而且针对这方面做了相当严密的反侦察的工作……八云紫在知道这件事之后,也开始变得认真而且关心起来了,她对于月面的那边还是抱着某种警惕的。

    毕竟月面人本来就对大地很是厌恶的吧?

    那么如此突然毫无征兆的采取了行动,还做得这么隐秘的事情,到底是在图谋着什么,落下来的那道光又是什么?是不是月面人用来针对大地的武器?

    坦白的说,有这样的怀疑也很正常不知道还好,若是知道了的话,大概不会有人觉得这种事情可以一笑了之,谁能够保证月面人不是因为过度厌恶大地,准备发动大清洗什么的呢。

    妖怪少女当即就对这件事情上心了,她甚至还为此专门再度登上月球,试图直接搞明白是怎么一回事。

    只不过,在那段时间里,月之都似乎发生了什么大事,在气氛特别紧张的同时,就连各种防卫措施也是变得严密起来,三步一岗,五步一哨的。月兔们也像是得到了什么命令,对发生的事情三缄其口,根本就没有讨论的。

    她还是铤而走险,才勉强在没有暴露自己的情况下,获得了一些情报。

    发现并不是月球要发动攻击,为清洗大地的计划做什么准备,而是某位月之公主和月之贤者触犯了绝对的禁忌……

    当然,八云紫当时也并没有立刻放下心来,完全相信这个说法。而是继续在这些年来努力追查,一点点的抽丝剥茧,最终将查到的东西和自己搜集到的情报相结合,从而互相印证。

    “所以真的是月之公主被贬下凡了?”

    听完妖怪少女的解释,顾墨饶有兴趣的问道。

    “嗯,据说是因为触犯了绝对的禁忌,然后月之贤者不知道怎么的,完全没有被问责,反而是那位公主大人被扣上所有的罪名,直接被处死了,不过因为处刑无果,所以月之都方面就选择将其流放到大地上……”

    八云紫点点头,同时也有些奇怪的看着他,目光显得略微玩味:“怎么?你好像一点儿都不了解的样子?”

    “啧啧,一同触犯禁忌,那位贤者没事,公主殿下却被直接处死吗……”

    顾墨也不禁咂咂嘴,对于月面的印象稍稍刷新了一下,既然是一同触犯绝对的禁忌,那么理应该一视同仁才对吧?

    不过贤者没有被问责,月面直接将其从整件事情之中摘出来,还把主要问题都推到那位公主的头上,直接将其处刑流放……

    这番操作实在是值得吐槽,也不知道背后蕴含着什么样的政治考量,又或者是单纯的因为利益价值而做出的取舍?譬如说贤者更加重要,对月之都更有价值,而与之相比,公主就可以直接被牺牲掉……

    还正好可以扛下整件事情的责任,给普罗大众一个交代?

    再或者阴谋论一些的话,搞不好就是那位月之贤者故意坑杀那位公主的手段,这种事情谁又能够说得准呢……当然,也不排除是顾墨想太多了,毕竟他对于月之都毫无了解,也不认识那什么贤者和公主。

    纯粹就是从外人的视角进行的胡乱揣测,至于具体情况如何,大概也就只有当事人知道了。

    至于对八云紫后面的那个问题,他也是理直气壮的摇摇头:“我当然不了解,如果知道是怎么一回事的话,之前就不会让紫你去查了,我现在就连月之都到底是怎么样的都不知道……”

    “这样啊……”

    美眸之中有着异彩闪过,紧接着就被掩藏起来了,对面的妖怪少女微微颔首。从逻辑来说,确实是这么一回事,甚至于对方完全可以不将发现的月面异动告诉自己,自己也完全不会察觉到。

    既然就连这家伙都不知道月面上发生了什么事情,同样也有些担心是不是月面要动手的迹象,大概就能够看得出来,这人早就已经不和月面人一条心了。大概率就连本体也不在月球上了,毕竟现在都已经不知道月之都是怎么样的了……

    至于刚才的唏嘘感怀,大概是陡然听到月之公主的名头,因此有所感触?

    这个想来也很有可能,毕竟以前是月之民的同族,总应该知道那位公主殿下,或者以对方可能的地位来看,还是熟人也说不准……所以到底是因为什么原因,导致他和月之都分道扬镳,离心离德?

    不过这终归是一件好事,这让妖怪少女舒了口气。

    她也不是没有想过这件事情,实际上从对方察觉到月面异动,对此抱有疑虑并且告诉自己的时候开始,就已经基本上将这些东西猜得七七八八了。就是因为某些原因,她还是觉得要听到这人的亲口说明,才会更感安心。

    “嗯?”

    看着妖怪少女轻轻的呼了口气,带有股放心的味道,顾墨略微有些疑惑的挑了挑眉毛,正想要说些什么。

    就在这个时候,八云紫已经把视线从他身上移开,说起了另一件事情:“那位月之公主的情况基本可信,我们之后可以再去确认一番……不过在那之前,还有另一件事情,你还记得我们当年见过的那棵妖怪樱吗?”

    “那棵妖怪樱?”

    顾墨思考了一下,想起了有点久远之前的那件事情,那棵在夜空之下安安静静的巨大樱花树。

    被眼前的这个妖怪少女评价为,很有可能达到第二个风见幽香的高度的妖怪树……在那之后,他们也都对此保持了一定的关注,只可惜随着时间流逝,岁月匆匆,那株妖怪樱始终没有绽放,从来不会开花。

    了解此事的几人大抵都知道,只要这棵妖怪樱花树能够绽放一次,就能够真正成为妖怪。

    但是始终没有开花,也就说明,这棵妖怪樱始终没有走出那一步。

    不过想想也是,植物系的魑魅魍魉相对来说就很是稀少,成精要比动物更为艰难,更遑论是风见幽香的那种妖怪之中的妖怪了。能出一个不代表能出第二个,本来就是小概率之中的小概率事件。

    再加上大家都有自己的事情,也没空一直关注着,不知不觉的也没有再注意了。

    毕竟在这世上,生来就拥有厉害特殊能力的例子,力量强大的存在不知凡几,这棵妖怪樱纵是特殊一些,也没有到很离谱的地步。他们本来就不可能面面俱到,将时间和精力都放在监视这些存在的方面。

    现在看来,似乎是终于有了变化?

    “怎么?那棵树已经变成真正的妖怪了?”

    “还没有……但是很可能也就快了,不过这不见得是一件好事情,因为它是被外力催生的结果。大概是因为那棵妖怪樱的附近,这些年来不知不觉间有太多的人类聚居,他们甚至将京都建立在附近……”

    八云紫抬眸瞥了他一眼,叹了口气说道:

    “在这些年间,那棵树夺去了太多的生命,不光有人类的,还有妖怪的。你大概能够想到发生什么事情,我也是这次循着那位月之公主的踪迹找到了京都,才正好发现了这个问题。”

    “吸收了太多生灵的精气?就像是血祭一样,本来没有什么倾向的树,也慢慢变得邪性了起来?”

    顾墨皱着眉头,迅速明白了八云紫要说的是什么事情。

    那棵妖怪树的力量很强,能力很危险,但是在正常情况下自然作为妖怪诞生,并不一定是坏事,因为它的性格还不确定,很大可能会和大多数植物系妖怪一般,性情温和善良,这个也说不准。

    再差劲大概也就是风见小姐的那个状况,不过也就是在孤芳自赏,不喜欢被别人打扰而已,只要不主动进犯她的领地,应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但是现在就不同了,如果是这么一个状况的话,那棵树被这样的方式不自然的催生成为妖怪……只怕是会从成型的那一刻开始,就注定是一个嗜血成性,残忍凶暴的危险怪物。

    不管是人还是非人,大概这世间的生命都会成为它眼中的食物。

    无他,吃惯了。

    只因为在成型之前,食谱就已经确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