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悟性满级:剑阁观剑六十年 我不是小号

267、万妖令,天鹤翼,真龙骨(2/2五千字大章)

    “呵呵,可惜,太年轻,便不知天高地厚。”灵道宗那边,一位金丹大修冷笑一声:“我看他这一剑后,还有什么本事。”

    九玄剑门剑阁传承,一甲子苦修,一剑横行。

    这一剑后,应该就是个凡人了吧?

    云头上,很多人神色复杂。

    有此一剑,今生无悔了。

    修行,到底是追求这般战天动地的一剑,还是,长生苟活?

    苟活,被大宗门压住,不得自由。

    无数人目中有难以言语的情绪涌动。

    那是一种对大道的思索。

    自己修的道,是不是,有错?

    “轰”

    下方湖水中,忽然一道灵光炸裂。

    然后,无尽的青光升起,化为一个方圆百里的巨大旋涡,一个倒卷,将所有的龙舟和人都裹走。

    “秘境!”万化真人一声低呼,身形向着下方撞去。

    云头上,一道道身影也跟着冲下。

    可是等他们飞身撞在清泽湖上时候,下方的旋涡已经消失。

    一道道青色的流光在水面上交织转动。

    “这是,上古大宗的试炼阵法?”一位白须老者抬手拍在青光上,然后面上露出遗憾之色。

    “这,这需要触发传送之力才能进入。”

    老者愣了愣,霍然抬头看向灵道宗万化真人。

    “万化道友,这也是九派重排大比中的一关?”

    是?

    不是。

    当然不是。

    这本是灵道宗与妖族商量好的,以血祭之力激发上古遗迹,搜寻其中宝物。

    这机缘,该是属于灵道宗和那些妖族,最多其中还有些一起参与的联盟宗门。

    没想到的是,最终这阵法如愿触发,可进入的,是所有参加大比的弟子。

    这等机缘,竟是要所有人分享。

    当真不甘。

    “万化道友真是大方,此等上古秘境都拿出来分享。”拓跋成面无表情的低语一声,转身飞回云头。

    其他金丹大修相互看看,不敢确定具体情况如何,但既然灵道宗的人也进去了,想来,不会有太大危险吧?

    确实,危险真不大。

    当韩牧野身形落在这片无际密林时候,就感觉到其中的异样。

    灵气,剑意,全部被压制!

    这空间中,除了肉身力量,根本发挥不出其他力量。

    丹田,气海,神藏,都能感应,却无法催动其中力量。

    要想硬催动,就需要与这空间中所有的力量对抗。

    一个纯肉身力量的空间,对于他来说,确实不会有太大危险。

    这种空间韩牧野在中州翻阅皇族典籍时候看到过。

    这是大宗熬炼弟子肉身力量时候,专门布置的空间。

    其中还有各种试炼。

    不过寻常宗门布置的空间,绝对不会这么广袤。

    韩牧野飞身奔行百里,竟是不见边际,也没有见到一位修行者。

    这就是南荒妖族传承的云鹤宫故地?

    小小的云鹤宫,恐怕没有资格拥有此等广袤的空间吧?

    “吼”

    一声虎啸,然后便是山林动荡。

    韩牧野身形一动,冲入山林。

    那边,一头吊眼白额猛虎追着几道身影,咆哮扑杀而去。

    那身影,是穿着皮袍的人族样子。

    “五伯快走”

    “金哥别管我!”

    “逃回去,寨子里不能没有你们!”奔在最后的身影高呼,然后转身,手中握着断矛,迎着近丈长的猛虎撞去。

    “咔嚓”

    断矛撞在猛虎抬起的前爪上,再次断裂。

    那持着断矛的身影也翻滚着甩出去。

    猛虎身形一顿,咧嘴嘶吼一声,一个猛扑,举爪拍向滚落的身影。

    这一爪拍实,那身影必然身死。

    刚才奔逃的几道身影转过身,狂吼着,想要让猛虎收手。

    但猛虎不但没有停,反而速度快出几分,一爪子拍下。

    “嘭”

    乱石四溅。

    猛虎的一爪子拍在那地上身影前三尺位置。

    不是猛虎没拍准,是猛虎的身体被人从背后拖着尾巴,硬生生拖了三尺。

    “吼”

    猛虎回头,扑向那放开它尾巴的人。

    “快躲!”

    “小心!”

    “跑!”

    那几位穿着皮袍的人高呼。

    但站在猛虎身前的韩牧野毫不在意。

    他抬起手,握成拳头。

    脚踏大地,万里之内,山河之力随便借用。

    这,就是天道亲和之力化为天道友谊的馈赠。

    哪怕此方天道似乎有些异样,但韩牧野能感觉到,这里,还是西疆。

    当初在中州,因为天道不同,这种依靠亲和向天道借力的手段废掉大半,便是想借力,恐怕也得不到多少回应。

    现在亲和之力提升为平等交流,在任何有天道的地方都会有即时回应。

    因为这是相互沟通,是交易。

    猛虎扑下,韩牧野的拳头送上去。

    “噗”

    一拳,猛虎一个翻滚,在地上踉踉跄跄,一时难以起身。

    韩牧野摇摇头。

    真的就是寻常的老虎罢了,他连自身肉身力量都没有动用多少,就让这家伙晕头了。

    往前踏一步,那猛虎龇牙咧嘴,然后恐惧的往后退去。

    刚才那一拳,打怕了。

    “吼”

    倔强的嘶吼一声,猛虎转头就跑。

    韩牧野活动下拳头,没有追。

    他看向那边小心围过来的几个人。

    身形倒是强健,但没有修过功法,连拳脚武技都没有修行过。

    若不然,修炼过一些炼体术,也不会被这猛虎追着无处可逃。

    “大,大人是,是天鹤域外面来的吧?”

    一位手持半截断弓的中年往前走几步,打量着韩牧野身上的衣袍,面上闪过激动神色。

    天鹤域?

    这里叫天鹤域?

    韩牧野点点头,开口道:“我从域外来,你们能跟我说说此地情况吗?”

    听到韩牧野说自己确实是外域而来,那中年和他身后众人都是满脸欣喜。

    这几人七嘴八舌,开始介绍起这处界域。

    他们的语音有些怪异,但韩牧野能听懂。

    此处是天鹤域,乃是属于云鹤宫的秘地。

    这里是留给云鹤宫试炼弟子试炼用的地方。

    不过跟韩牧野想的不一样,这里开始时候不是禁绝灵气力量的。

    只是后来灵气耗尽,才会如此。

    因为灵气尽了,天地之力难以为继,此界域之中的大道禁绝了灵气力量。

    否则,一位身怀灵气的大修士就能将此界中生灵斩杀干净。

    “本来,云鹤宫的大人们会在十年来一次。”

    “可是从几千年前,他们就不来了。”

    “他们不来,天鹤无人供养,有的死了,有的成了妖怪。”

    说话的中年面上露出惊恐,转头看向远处山峦,低声道:“天鹤都住在三千里外的天鹤岭,天鹤会在每三年巡游一次天鹤域。”

    “其实巡游,就是来吃人的。”

    一个青年咬着牙,肩膀颤抖。

    天鹤域的人族,当年都是供养天鹤的饲鹤人。

    数千年来,不断繁衍,这天鹤域中,人族越来越多。

    但天鹤三年巡游一次,除了几座大城依靠当年留下的一些手段,能稍稍抵抗外,其他地方的人族,都只能任天鹤吞噬。

    韩牧野对大城没有兴趣,但他对这些人说的天鹤很有兴趣。

    当年云鹤宫中人来,就是取天鹤头顶的精血。

    天鹤的精血,可以提升修行速度,拥有融合各种血脉之力的作用。

    也就是说,以天鹤精血融入其他血脉当中,就能炼化异种血脉。

    对于妖族来说,血脉精纯非常重要。

    而天鹤的精血,竟然能中和所有血脉。

    以韩牧野的见识看,这是世间难寻的宝物。

    对于妖族来说,堪比化云金莲子存在。

    要是能得到这样的宝物,那自己肉身修为提升,是不是更容易?

    在儒道修为精深,剑意越聚越多的情况下,韩牧野已经感觉肉身力量熬炼跟不上了。

    当初修的太古莽牛劲也需要再往后推衍。

    最好的办法就是借鉴妖族修行法,炼化血脉,提升肉身修为。

    这天鹤的精血,对自己有用。

    韩牧野没有在山林之中逗留多久,直接朝着天鹤岭方向去。

    本来,几千里地要是飞遁的话,不需要多久就能到。

    可现在这天鹤域只能靠肉身奔行,倒是要花费不少时间了。

    百里之后,韩牧野遇到个村庄。

    他没有进去,但是见到个有趣的事情。

    一条五丈长的黑甲鱼妖在村庄前的烂泥塘里打滚。

    然后,那些村民将烂泥塘的水坝,扒掉了。

    鱼妖扑腾,烂泥四溅。

    这鱼妖在天鹤域无法动用妖气,又还没有修到化形,还难以脱离水域。

    没有了水,鱼妖除了扑腾,尾巴甩动,凶狠的发出“呜呜”声,不让村民靠近外,竟是完全没有办法。

    落在这空间的修行者很多,鱼妖也多。

    有水地方还好,没水的地方,这些鱼妖恐怕都要活生生干死。

    想到此处,韩牧野神情一动。

    他悄然离开,在野地之中寻到一条十丈黑鱼。

    一拳击在黑鱼头颅,那黑鱼瞬间毙命。

    在黑鱼死亡的刹那,一股难言的力量在虚空之中交织。

    这是天道在吞噬神魂与妖气力量!

    这一方天地,会吸取外来者的力量。

    而在猎杀了这条黑甲鱼妖之后,韩牧野能感受到一丝灵气的松动。

    丹田之中的灵气,能够动用一丝丝。

    这是,天道的解禁。

    鼓励自己再去猎杀其他外来者,让他们身上力量反哺天地。

    天鹤域因为供养中断,无数年来,早已到力量耗尽的地步。

    现在,此方天道急需力量补充。

    抬头看一眼天际,韩牧野转身往天鹤岭去。

    沿途,遇到黑甲鱼妖,他也会毫不犹豫出手。

    到千里外时候,他已经猎杀数十条黑甲鱼妖,自身力量能动用十道剑气,凝气三重修为。

    这力量不多,但在这方世界,已经是横行存在。

    再前行,韩牧野见到一位宗门精英的尸身。

    是剑伤。

    这位出身道门的修行者,或许很擅长术法。

    可在这方世界里,无法动用术法力量的情况下,在一位剑修面前,真的是毫无还手之力。

    他有些期待再见到灵道宗那些宗门精英,会是什么样子。

    韩牧野在动用了一颗剑丸和云龙剑,出剑斩杀了两条十丈鱼妖之后,大岩道人和赵云龙都得到了现身的机会。

    只是这两道剑灵都只是淡淡虚体,淡薄到快看不见。

    这等淡薄,当然没有什么力量来战斗。

    不过无所谓,韩牧野招他们出来,不是用来战斗。

    是用来说话解闷的。

    “这天鹤域有点东西啊。”大岩道人双手背在身后,面上露出一丝缅怀之色。

    “我记得当年,袁天剑尊说过,西疆的妖族传承,来自上古一位大能。”

    “这位大能当年往中州大战一场,赢得了在四域横行的资格。”

    “那家伙,叫什么名字来着……”

    大岩道人挠挠头。

    “段九霄,那家伙有天鹏血脉,曾在东海以蛟龙为食。”

    一道声音在不远处响起。

    韩牧野转头,看到一位身穿青色衣衫的女修,手中提着一根长鞭。

    “玉,玉娘?”大岩道人愣住,然后摇摇头:“你不是,可你的身上,为何有她的气息……”

    “我就是她。”女修看一眼大岩道人,然后转头看着韩牧野。

    “当年玉宸剑丸落入清泽湖,剑灵即将消散。”

    “我也因为自身力量被那镇妖锁汲取,神魂将要破碎。”

    “玉娘与我神魂合一,方才以她的剑丸属性帮我抵挡住镇妖锁的力量抽取。”

    “你,你说,玉娘神魂,消亡了?”大岩道人一步跨出,瞪着眼,盯着女修。

    女修摇摇头道:“她没有消亡,是我们相融了,你知道,剑灵若不愿,没人能让他们屈服。”

    说到这,女修抬头看着大岩道人:“你虽然行事猥琐,对玉娘还是不错的。”

    “你一直想化成人身,然后尝尝她的滋味。”

    “我可以给你一回。”

    “这是她说的。”

    话音落下,青衣女修定定看着大岩道人。

    大岩道人身形颤动,淡薄的身躯不断晃荡。

    然后“呲溜”一下,消失了。

    “还跟当年一样,有贼心没贼胆。”女修撇撇嘴,往前走几步,抬手,一颗玉色的丹丸在手中。

    “这是玉宸剑丸,是袁天剑尊当年的宝物。”

    “我说过,要以此物为酬劳的。”

    女修说着,将剑丸往前一抛。

    韩牧野伸手接住。

    剑丸入手,韩牧野一道剑气融入,然后遗憾摇头。

    这剑丸中的记忆和剑气都散了,或者说,都与面前女修相融了,完全得不到一丝记忆了。

    “我叫青桐,出身东海蛟龙皇族。当年溯源而上,结果与灵甲妖族一战受伤后,又被云鹤宫那些人拿住,用当年段九霄留下的手段锁住。”

    “他们想将我的血脉之力抽取出来,育养天鹤。”

    青桐双目之中透出一丝惊惧,然后咬着牙,低声道:“若不是袁天剑尊与域外修行者一战,毁了云鹤宫,我恐怕早已经死了。”

    这就是那条青蛟。

    那条被锁在清泽湖下数千年的青蛟。

    这是一位绝强的大妖。

    赵云龙身形一动,化为长剑,静静悬在韩牧野身侧,只等他抬手便能握住剑柄。

    见云龙剑如此,青桐笑一声,看着韩牧野道:“放心,我蛟龙一族恩怨分明,是你出手救的我,哪怕这是交易,我也不会向你出手的。”

    摇摇头,青桐压低声音:“何况,你还是袁天剑尊的传承者。”

    韩牧野没有否认。

    世间传承之奇妙,并不是自己否认就行的。

    得了袁天剑尊的遗泽,自己就背负了一份责任。

    正如当初拓跋成说的,强者,必然是要背负责任的。

    “青桐前辈可知这天鹤域怎么出去?”

    韩牧野看着青桐,开口问道。

    此地不过是一处试炼秘境,总不能永远生活在其中。

    “简单,以天鹤精血沾染身躯,就能拥有出去的资格。”青桐伸手指向远处。

    “那边就是天鹤岭方向。”

    天鹤岭,取了天鹤精血就能出去,这倒是不难。

    “不过,我们可以合作。”青桐轻笑一声道:“当年段九霄留下两件东西,一件是镇压万妖秘境的万妖令,一件是藏在天鹤域的天鹤翼。”

    万妖令?

    天鹤翼?

    这都不是韩牧野知道的。

    青桐介绍,万妖令乃是当年段九霄镇压南荒的令牌,其本身也是一件法宝,拥有震慑万妖的作用。

    此物,在南荒的万妖秘境中。

    天鹤翼是一双域外天鹤的双翅炼成之宝,据说此物炼化在身,能让修行者飞遁速度快到极致,域外虚空之中横行无忌。

    当年段九霄斩杀天鹤,也是耗费许多功夫。

    他设下天鹤域,也是想要通过秘法,催生出更多天鹤血脉,然后让云鹤宫弟子都有这等飞遁手段。

    “那天鹤精血,只是意想不到的惊喜罢了,对真正强大的血脉也没法融合。”

    听韩牧野说要去取天鹤精血,青桐笑着开口。

    “这天鹤翼只有一件,我们合作,怎么分?”韩牧野看着青桐。

    这等宝物他也想要。

    为别人做嫁衣裳的事情,他可不干。

    “我不要天鹤翼。”听到韩牧野的话,青桐摇摇头道:“我要镇压在天鹤岭下的,真龙玉骨。”

    “我们各取所需。”

    “真龙?”大岩道人的声音响起,虚幻身影出现在青桐身前。

    “就是当年被袁天剑尊他们围杀的那条?”

    青桐看他一眼,点点头。

    大岩道人抬头,身形微微一颤,消失不见。

    “好,那我们就各取所需。”韩牧野面上露出笑意。

    “不过,去天鹤岭之前,我们是不是先将后顾之忧解决的?”

    黑甲鱼妖落在天鹤域中无数,还有一位天境,数位半步天境。

    这些大妖就算无法动用妖气,但身为大妖,肉身力量之强,完全可以碾压所有的修行者。

    要是等这些大妖发现猎杀外来者就能恢复自身修为,那恐怕各宗精英都要遭殃。

    听到韩牧野的话,青桐目中精光闪动:“确实,这些灵甲妖族,都应该被诛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