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开局赘入深渊 蟒雀

271、272.一路碾杀,百无禁忌(6.4K字-求订阅)

    义帮。

    内院。

    “这都几天了?你的人是怎么办事的?”质问声里充满寒气。

    楚无牙一身冷汗,“大人,我已秘密遣人封堵了所有的山道。可却依然没有能够发现唐安。想来,这背后定有那高人暗中出手”

    “楚帮主,你是老了吗?这可一点都不像我认识的那位七大寇首领了。”冷笑声传来,也带了几分提醒。

    楚无牙神色阴郁,道:“唐恨的手筋脚筋已然愈合,否则山帮那东方裳不会和他结拜。”

    “那又如何?唐恨的本事都在沙场之上,没有了兵,他也不过是个强点儿的武者。”灰衣人负手来回走动,忽道,“三日后,你寻个理由,纠结帮众去山帮闹事。然后,我林州府的武将军自会领兵入城,趁势整顿,之后便是趁机灭了山帮和唐恨。”

    楚无牙道:“唐恨被流放至此,已再无用处,大人为何”

    他的话还未说完,便被打断。

    灰衣人冷声道:“他挡过太多人的财路和官途,所以想他死的人很多。具体的,你无需知道。”

    楚无牙笑道:“我只想知道这件事之后我义帮能不能把手伸入林州府的其他城市?这大兴古城太贫瘠了,实在是没什么意思大人,兄弟们也想多点收获,以孝敬您啊。”

    灰衣人道:“府主答应了,之后东叶城,凉广城都会允许义帮入驻。”

    楚无牙道:“三日之后,我义帮定会决战山帮!”

    山帮。

    后宅,药田

    许许多多的山参灵芝堆积一处。

    东方裳坐在山帮最珍贵的药田中,他忽地整个人绷紧身体,昂起头,全身汗水淋漓,双拳紧握,强烈的剧痛充斥着他的身子,可他却忍住不发出惨叫。

    白山化作一个青衣人的模样,站在他身后,右手正贴在这位山帮帮主身后,一道道气流纵横交错,恰到好处地引接着天地之风,冲击着东方裳的躯体。

    而他的左手,正以【木魔章】之中“自然掌控”的力量,催化着这许多珍贵的植物,以及山参灵芝,使得一道道碧绿色的能量往东方裳体内涌去。

    自然掌控,能够掌控自然的力量,用来增强、削弱、制造各类毒素、制造各类药物此时白山用在此处,自是可以的。

    东方裳此时只觉身体在“舒畅和酷刑”之间,“生和死”之间不停地拉扯。

    上一刻还如五马分尸般被拉断了身子,下一刻便又好似浸泡入了温泉,百骸俱舒,暖洋舒畅;再一眨眼又好似被刀子凌迟割肉,可这痛苦到了极致却又身心惬意,快乐无比。

    寻常人想要修行这【辟地】的第一章,自然是极难入门,所以白山在教导了一会儿发现教不会之后,便决定领着他入门,于是才有了现在这一幕。

    右手毁灭,左手恢复。

    而东方裳就在这“毁灭和恢复”之间反反复复着。

    很快天已迟暮。

    白山起身,而周围的山参灵芝,甚至药园的草药都已干枯。

    其中的养分汇聚入了东方裳的身体里

    而东方裳虽然身体无恙,可精神却受到了强烈的打击,一时间只是惊恐地看着前方,双目圆瞪,冷汗涔涔。

    这是个连死都不怕的疯子,可刚刚那等惨绝人寰的折磨,根本不是正常人能承受下来的。

    白山有些不放心,试探着问:“天黑了吗?”

    东方裳恭敬道:“师父,天快黑了”

    白山皱眉,咳嗽了声。

    东方裳恍然过来,急忙道:“抱歉,前辈,只是您对我有大恩,我”

    白山见他说话口齿清楚,这才暗暗舒了口气,说实话他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心里并没有谱。

    随后,他又抛出两个瓷瓶,道:“绿瓶的内服,黑瓶的外敷,每日两次,明早我还会来此。”

    东方裳急忙跪地接过。

    他之所以如此恭敬,完全是因为感受到了身体里力量的恐怖。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力量?

    这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

    再抬头时,青衣人已去。

    东方裳不敢离去,而是对着白山离去的方向,鞠躬良久,不敢起身

    次日。

    东方裳再度接受了地狱般的折磨。

    这次白山为了他,直接汲取了一个小型树林的五行之木的精华,以使他身躯恢复。

    待到暮色再至时,白山这才起身,试探了下东方裳,见此子还未发疯,这才舒了口气,心中暗暗感慨这东方裳还真是个人才。

    山帮帮主站立在林间。

    仅仅两天时间,他就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

    可说两天,其实也不对,因为这两天对他来说,完完全全就是度日如年。

    他这一辈子加起来,都没这两天漫长。

    东方裳甚至觉得去到阿鼻地狱,也就是这么回事,不会比这两天更痛了。

    但他忍下来了。

    收获巨大!

    “前辈,这究竟是?”杀伐果断的东方裳此时像个胆怯的小孩。

    白山端详着他,确定他无碍后,才放下心来,说实话这两天他也一直提心吊胆,刚刚更是竭尽全力,现在终于成功。

    良久,他问:“你察觉到了什么?”

    “风”东方裳想了想道,“我感觉我的身体和风融在了一起不!不是和风融在一起!而是风就是我。”

    他又感受了下,疑惑地摇摇头道:“不对。

    不是这样,而是我就是风。”

    他再想了想,又摇头道:“还是不对。”

    这次,他闭目感受了良久,才缓声道:“我就是风,但却是不一样的风,我能吞噬这里的风,而使自己变成更大的风。”

    白山身形飘然退开,道:“你对我全力出手。”

    东方裳愣了愣,紧接着抱拳道:“是,前辈。”

    他看着远处的青衣人,深吸一口气。

    顿时间,林中狂风大作,他黑发狂舞,周身每一个毛孔都与狂风链接了起来。

    尘埃,落叶,泥石飞旋,让他整个人变得模湖无比。

    东方裳感受着此时的力量,心中难以言喻的欣喜,他知道自己可能遇到传说中的仙人了这等力量虽和想象中的仙人法术不同,但似乎更棒啊!

    “前辈,我出手了。”嘶哑的声音响起。

    白山道:“来。”

    此字才落,地面便是一阵高压的狂风震散。

    东方裳消失,化作一道出现在白山面前的风,抬拳之间,只见那拳的血肉和毛孔里尽是狂风。

    这些狂风已从天地里剥离,而彻底地化作了这个名叫东方裳的男人的私有物。

    天地之力,而私用,其力无穷!

    强大的力量化作一只水缸大小的风拳从他原本的拳头上冒出,重重轰击在白山身上。

    轰!!!

    尘土飞扬,宛是流星临地!

    一片深沟顿时出现。

    但烟尘散去,白山却安然无恙,只是负手风轻云澹地站在原处,而这原处土地安然无恙,在深沟中尤为显眼。

    东方裳恭敬地道了声:“前辈”

    白山点点头,道:“不差。”

    他想了想又道:“只是我虽领你进门,但修行却在你自己。我很期待你能将这功法发展到何等地步。”

    说罢,他便又丢了些秘药,然后转身,准备离去了。说实话,他对这个结果相当满意,甚至比最初设想的要好了些,至少没沦落到用一次力量、便毁一次身体,然后吃一次药的地步。除此之外,这种【吞风融体】,更是消耗很低,因为这不是什么运转真气,借灵气沟通天地,而是彻彻底底用着自己的力量。

    东方裳急忙道:“师前辈,您可需要我做什么?”

    白山顿了下脚步,想了想道:“去争天下第一,举世无敌吧。”

    东方裳恭敬道:“是。”

    他眼中闪烁着狂热,前辈之言,其实正是他心中所想。

    而这等力量,已经可以让他重拾自己的梦想了。

    但紧接着,东方裳又问:“前辈,我还能再见到您吗?”

    白山道:“等你变得足够强大,或许会在山巅看到我的背影吧。”

    说罢他身形消失,远遁而去。

    东方裳跪下,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响头,然后捏紧拳头,双童里布满野心的狂火,嗓口迸出低沉的声音:“天,下,第,一!”

    这四个字,东方裳只在幼年时想过,那时候他天天想。

    可随着成长,这梦想却被现实粉碎了。

    先是在中土求学未果,只得了一门普通的武功;

    随后又是加入山帮,拼尽全力,却被老一辈打压,一直坐在第二把交椅;

    若这第二把交椅是个大势力的也就罢了,可却只是边城小帮,而且还被义帮掣肘,这让他感到憋屈无比。

    现在,却又可以了。

    他感受着身体里的无边力量,忽地起身,奔腾,来到山帮,高坐到帮中大堂的虎皮大椅上,翘着腿,托腮沉思,似在思索着这力量的用法。

    前辈虽然将这力量教给他了,可未来的道路却需要他自己走出来。

    待到帮众都来齐了,一个个喊着“大哥”的时候,东方裳眼中恢复神色,忽地起身,扭了扭脖子,道:“操家伙。”

    “大哥,去哪儿?”一个络腮胡子的干部忍不住道,“这大晚上的,又要来雪暴。”

    “雪暴?”东方裳深吸一口气,文静的脸庞变得狰狞而霸道,他大笑道,“那正好!!”

    “正好?”帮众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不知道帮主什么意思。

    东方裳道:“随我,一同去灭了义帮。今晚,便求个念头通达。”

    楚无牙是万万没想到,自己才准备着明天去攻打山帮,这山帮居然在前一天晚上就出现在了自己帮中。

    那位大人面色阴沉,没露面,而是藏在屋子后头。而他口中那林州府武将军的五千军队则是一直在城外,等着讯号入城。这些军队都是公器私用,为的就是能够名正言顺地让安国公一家死。衙役们没能在半路杀了他们,那么就由他来出手。

    可为什么,山帮突然就出现了?

    为什么?

    楚无牙很费解,在他看来,就算这东方裳知道了自己明天要去攻打他,他也不会傻到现在带人过来客场作战。

    所以,他上前,露出笑,拱着手,想说些话。

    但他的话还未出口,东方裳便摆摆手道:“屁话就别说了。今天我来,就说八个字。”

    楚无牙皱了皱眉,道:“请问是哪八个字?”

    东方裳道:“顺我者昌,逆我者亡。”

    楚无牙愣了愣,旋即大笑起来,然后道:“都是混江湖的,狠话谁不会撂?东方裳,你是做了帮主,所以自信膨胀,觉得”

    东方裳挥手打断道:“那来赌一赌吧。你派七个人,我就一个。我赢了,义帮归我,我输了,山帮归你。此战,生死不问,不是我打死诸位,就是被诸位打死。”

    楚无牙惊疑不定,而他身后之人却已蠢蠢欲动,一个个地想要出战。

    楚无牙眯眼想了想,只觉其中有诈,可诈在何处,却又说不出来,仔细再想想不如就先答应下来,若是出意外了,自己不认账就可以了。反正东方裳是什么水准,他大概也知道,绝无可能是自己这边的七人对手。

    于是,他道了声:“好。”

    旋即,他道:“老三,老四,老七,赵护,韩翼,豹子,阎中你们七个去会会东方帮主。”

    顿时,七人出列,个个凶光毕现,强壮魁梧,还有的长袖之中隐有鼓胀,显是藏着狠毒的暗器。

    八人走到院外。

    院中,灯笼明灭,烛塔暗澹。

    风雪正狂,雪暴猖獗。

    一名有些名望和辈分的老者在屋檐下,重重敲响铜锣,扯着嗓子喊道:“开始!”

    话音才落,义帮七道身影扑向东方裳,顿时间,气流狂涌,带动风雪化作十数丈轨迹,雪花卷动,宛如七条莫测的大蟒,或冲、或绕、或游、或扑、或藏,层层叠叠,一波未平一波又至,配合无间,欲要一波将这不知好歹的东方帮主扼杀当场,置之于死地!

    彭!

    彭彭彭!!

    彭彭彭彭!!

    一道道重击声井然有序地落定。

    这漫天的暴雪都被带动着,如一根根长枪,铁鞭抽击在东方裳身上。

    雪雾爆炸了,在庭院中央的区域形成了一团视线无法穿透的朦胧。

    可让众人奇怪的是,这声音只响了七声,便再无动静,好似石沉大海。

    然而,众人却也不敢靠近

    片刻,狂风卷着烟尘散去。

    匪夷所思的一幕呈现在两帮帮众眼前。

    “啊啊啊”

    “放手!”

    “这是什么?”

    七名义帮的高手皆是身子无法动弹,因为他们都被一只风雪凝成的巨手给直接抓着,悬在半空,五根狂风凝聚的冰雪手指攥住了他们的身子。

    而这七只风雪巨手却是从东方裳背后冒出来的!

    一时间,这位山帮帮主如若鬼神,画面震撼,令人神魂惊骇,难以言语!

    江湖说书,神鬼志异里有时候会扯到“三头六臂”但众人却还是第一次见到身体上长出七只手。

    彭彭彭彭彭彭彭!!

    七只风雪巨手捏紧,捏爆了那七人。

    血液飞射,巨手随意一撇,便将被捏死的尸体,弃之如敝履。

    尸体在雪地里滚了几圈,染得满地红,待到落定有人看去,却见竟是皆成废肉,再不可辨四肢和五官!

    东方裳身后七只巨手消失,道:“义帮的人,还不投降?”

    一众人目瞪口呆,而就在这时一道烟花骤然窜上了雪空。

    东方裳看了眼烟花,目光收回,又盯向楚无牙。

    楚无牙喉结滚动,心神震撼,暗道着世间莫非正有“热汤化飞剑”的神通?

    他下意识地质问:“你这是什么力量?!”

    东方裳冷冷看着他,却不回答,而是往前踏出一步。

    楚无牙曾是悍匪,此时却不敢与之交锋,而急忙道:“你不能对我出手,我我的背后有你惹不起的力量。”

    一声冷哼。

    东方裳继续往前踏步。

    楚无牙拔出了腰间的折扇,继而一并,一甩,甩出一把匕首的锋刃。

    东方裳一脚踏地,飞射而出。

    楚无牙转身就跑。

    可却见半空的东方裳身形以一种莫名的加速,骤然坠落,右手直接拍向楚无牙。

    楚无牙反应迅速,反手射出锋刃,还有毒针。

    可无论锋刃还是毒针都被一种高压给压落。

    东方裳的五指不知何时撑开,化作了个巨大风手,直接将楚无牙一拍到底,碾死在雪地。

    待到抬手,却见那楚无牙已经扁了,就好像蚊子被拍死似的。

    周边鸦雀无声。

    东方裳一挥长袖,道:“降者不死。”

    话音落下,一阵叮叮当当的声音响起,义帮帮众不敢反抗,纷纷丢下兵器。

    高处

    白山静静看着东方裳的出手,颇为满意地点点头。

    人到了一定层次,有时候会被视野束缚,因为你有太多选择,反倒是无法专精某一项。

    而对于东方裳来说,这【吞风融体】却是唯一的力量。

    他会拼尽全力地去开发,去拓展这力量,直到将这力量推到巅峰。

    到时候,白山就可以省去自己的心神,而去摘采那巅峰的果子了。

    忽地,他心有所感,看向远方。

    远方,有铁骑踏雪,正在入城

    那位藏在义帮的大人,未曾能够逃跑,而是被山帮一名干部抓住了。

    不过这大人却是有恃无恐。

    半个时辰后

    当东方裳大刀阔马地坐在义帮中时,一支五千人的铁骑却已经来到了义帮前。

    “城内斗械,私抓朝廷命官,是要谋反么?”铁骑为首的武将军厉声质问。

    而东方裳却是连话都不说,不聊,直接冲出。

    这前辈赐予的力量让他着迷,让他渴求着去更多地使用

    若是有了这般神魔般的力量,还被凡尘桎梏束缚,那还有什么意思?!!

    武将军见这东方裳冲来,却是一挥手。

    顿时骑兵们拔剑出列,形成了一面准备冲锋的剑墙。

    “力量”

    “力量!”

    “真是令我着迷的力量!”

    东方裳闭着眼,在这短短的时间里,他的心性开始发生巨大的变化,前所未有的疯狂糅杂着梦想点燃了他的血,让他陶醉其中,难以自拔。

    这让他想起之前大战里被包围、九死一生时候的刺激感。

    那种刺激感,让他开心而幸福。

    当时,他并不害怕死亡,而是渴求着自己被人活活打死,只要有人能做得到的话。

    “没有资格的弱者,给我死!!!”

    他双目勐睁,精光四射。

    “防风氏手!”

    风狂暴突,怒流汹涌,从他胸口涌出,继而在他面前编织成了一根巨型的大手。

    防风氏,是这片大陆上的传说人物,据说这是巨人族。

    东方裳以此为名,却也名副其实。

    那大手长数十米,于雪暴里挥舞而下,一巴掌狠狠拍飞了挡道的骑兵,五根手指又在地上爬行般地“啪啪”响着,转瞬就到了那武将军面前,手指戳下。

    武将军惊骇莫名,急忙挥剑斩去,却是只觉这一剑斩入了旋涡,强力的拧旋之劲传来,剑便脱手,再看时,却见那大手的手指戳在了他胸口,直接将他戳翻在地。

    东方裳身体还在半空,这只从他胸口长出的巨大风手让他无需落地。

    正常人此时肯定是想着和平了事,但东方裳那手指却是勐地往下一按。

    “噗!!!”武将军吐出一口鲜血,穿着铠甲的胸口下陷,竟直接被按死了

    次日。

    大兴古城震动,山帮以谋反之姿直接进入了所有人的视线。

    唐恨,唐守也是惊呆了。

    这位三弟为何会如此?

    一夜之间,吞并了义帮,更是灭杀了官兵,虽说这些官兵并没有都杀绝,而只是杀了最前出手的十余名铁骑和领兵的将军,可这也是动手了。

    而作为这一切风云的始作俑者,却安安稳稳地坐在义帮帮中,在闭目养神,似乎沉浸在某个玄妙的世界里。

    这力量太过迷人,以至于他甚至连分配战利品都不愿。

    而他内心的疯狂随着力量复苏了。

    一个疯狂而可怕的想法进入了他的脑海。

    成为天下第一,然后被前辈打死

    幸福,太幸福了

    白山没管东方裳怎么闹腾和怎么想,他日常带着白花来到那溪流边的刀山草旁,至于那几个想要拦路的人,自是早就消失了。

    溪流边,长泉结冰,宛若群山腰间银带。

    白花继续污染者刀山草,争取早日独立。

    白山却一边充当着监护人,一边继续思索着。

    他脑海里闪过昨晚东方裳战斗的场景,喃喃着:

    “天地融于吾,故而吾可生天地之躯。

    这天地之躯,并非法相,而是真我。

    攫取天地之力,化为吾身。

    然后便真的有了那防风氏手。

    有趣这力量,看来这力量能够持续发展,让我有着足够的期待了。

    而东方裳本性疯狂,有了这等力量,竟是心性升华,一夜之间就变本加厉了。

    他正是适合这等功法,如此闹一闹,也能让我顺便探清这个世界的水深。”

    “那么若是吾融于天地呢?”

    他坐在冰冻的长溪前,继续沉思起来。

    待到暮色风雪再起时,他终于有了点想法和力量的雏形。

    “融于天地,便是无我。

    无我并不是失去我,而是失去小我,却拥有了大我。

    这一点有些类似于法术

    但修士用法术,却并没有融于天地。

    天地还是天地,修士还是修士,只是一种力量的借用。

    可是到底该怎么做呢?

    如何才能让我融入这天地,从而达到真正意义上的天人合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