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本王姓王 实验室的仓鼠

第182章 装死

    “知道吗?”

    乌追缓步来到薛康身前,蹲下身来。

    “咱们四个堂的名字,分别是风林火山阴雷,源自孙子兵法。风林一词,排在最前,也是最重要的。”

    乌追瞥了一眼失去气息的乐图,然后继续说到:

    “咱义父很宠你, 无论他做了什么,都是想扶你做上这帮主的位置,可惜你小子太不中用。”

    说完,乌追就拍了拍薛康的脸颊,完全不顾及对方杀人的眼神。

    做完这一切,乌追重新站起身来, 看着安东卫方向,淡淡道:

    “可惜, 老头子算计了这么多, 终究没算到,他对你十余年的养育之恩,竟然不及苗灵那丫头的一饭之恩。”

    薛康闻言愣了下,不仅是因为乌追的话,还因为对方说这话的语气,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竟从其中嗅到了一丝悲伤的味道。

    此时,安东卫的先头部队,已经在百余火枪的掩护下,长驱直入,距离敌方大营,仅有百步之遥了。

    而在更远的地方,一只三千人左右的队伍, 正在朝这边进发, 显然是援军赶到了。

    乌追不再理会薛康等人,“差不多了, 该撤了。”

    雷霆堂堂主白万钧闻言点了下头,然后二人在众人面前逐渐远去。

    随着他们一同远去的,还有水寇帮的两千余人,可以说除了薛康手下的风林堂,其余三堂包括乐图手下的亲卫,都随着乌追撤退了。

    薛康本想追上去问个清楚,但却被苗灵拉住了,只见她带着哭腔说到:

    “哥,今天死的人已经够多了。”

    薛康闻言身子一颤,随即看向四周,只见四下硝烟弥漫,除了此处死去的几十人,远处还有几百尸体,其中既有水寇帮的,也有安东卫守军。

    “风林堂兄弟听令,缴械投降!”

    薛康站起身大喝一声,随即,剩余的四百余风林堂水寇听到后,逐渐放下武器,对面的安东卫将士见状也都停下了手上的攻势。

    这一战, 就这样结束了。

    王柄权来到了薛康等人身边,此时他身上也沾染了不少血迹, 胸口部分的盔甲更是布满了刀痕,其中最深的一道,已经砍透了盔甲。

    可以说要不是因为这身盔甲,他早不知道死多少次了。

    “薛堂主,谢谢你了,这次要不是你……”

    “你该谢的不是我,这些不是我做的。”

    薛康冷冷地打断了对方的话语。

    若不是王柄权言语诚恳,薛康甚至都怀疑乌追是对方派来的奸细。

    毕竟乌追所做的一切,都说不通,难道只是单纯为了掌控水寇帮?

    可从其表现来看,水寇帮早已是其囊中之物了。

    王柄权见状露出一丝苦笑,他不是矫情之人,不管对面承认与否,任务总归是完成了。

    “安东卫将士听令,将剩余水寇尽数押回城内,不得伤害他们。”

    说完,王柄权看了一眼薛康兄妹二人,然后朝中苗灵说到:“苗姑娘,你这次可以堂堂正正进安东卫了。”

    随即他也不管对方脸色如何,直接扭头朝城内走去。

    面对这双关的话语,苗灵觉得又好气又好笑,然后她搀扶起依旧一脸阴郁的薛康,朝着城中走去。

    这场仗打赢了,王柄权紧绷的神经也放松下来,就在他脚步轻快地朝城中走去时,突然像是发现了什么,转而向着一旁的一具尸体走去。

    只见那尸体正脸朝下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这时文德海也好奇地凑了上来,此时他的情况和王柄权也差不了多少,也是一身血,盔甲上布满了刀痕。

    “王……”

    对方一开口,王柄权就做了个噤声的手势,随即装模作样地说到:

    “文桑,家乡的樱花,该开了吧?”

    文德海见状马上明白过来,也夹着嗓子说道:

    “是该开了,可惜,回不去了。”

    王柄权赞赏地看了一眼对方,继续说到:

    “看到眼前此人的屁股,让我想起了等候在家中的妻子……”

    “王桑的意思是?”

    “没办法,思妻心切。”

    ……

    起初,倒地装死的刘卢明还挺有兴趣地听着,可怎么越听越不对劲,直到最后他冷汗都下来了。

    对方这说话方式一听就是倭寇,早就听闻他们残忍变态,可没想到居然连尸体都不放过。

    想到这里,刘卢明只觉得脑袋一热,瞬间就要起身和这两个变态拼命。

    可他刚蹿起来,就被眼前一幕弄傻了。

    只见王柄权正似笑非笑地看着他,不仅如此,还有文德海,苗灵,薛康等人都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看着他,粗略数下来,十几个人是有了。

    大家还是第一次大白天看到诈尸,一开始是有点不适应,不过很快都明白过来刘卢明是在装死,于是就都纷纷撇过头做自己的事去了。

    饶是刘卢明这么厚脸皮的人,也不由老脸一红,现场这么多目击者,他这贪生怕死的名声算是传出去了,现在只恨自己怎么没死在战场上。

    一开始他并没有打算装死,可后来指挥他们这一队的将领,非要搞什么战术:后排变前排出其不意,左边到右边改变队形……

    最后结果是敌人没出其不意,倒给刘卢明整了个出其不意。

    由于他盔甲够厚实,所以就一直缩着脑袋躲在盔甲里,最后挨了好几刀实在受不了了,才不得不倒地装死。

    因为太过怕死,他还特意拖了几具尸体盖在身上,也因此没听到外面的喊话,总以为战斗还在继续。

    直到刚才,收拾战场的将士将他身上的尸体挪走后,他依旧一动不敢动,生怕赢的是倭寇,所以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感觉如何?”

    “丢人。”

    “丢人就对了,知耻而后勇。”

    “不需要,我一辈子都不会再上战场了。”

    “这话可不兴乱讲啊,毕竟天意可是比圣意还难以揣测呢。”

    说完,王柄权便大摇大摆朝城中走去,留下刘卢明一人站在原地发呆。

    是夜,安东卫举行了一场空前的宴会,似是为了发泄心中的愤懑,刘卢明在干了三大碗白酒后,直接来到宴会中央,给大家来了一曲热舞,惹得周围那些姑娘们娇笑连连。

    王柄权望着刘卢明搔首弄姿的样子,不住苦笑,这家伙倒是和潘子骞有得一拼,有机会还真该介绍他们认识一下。

    正在这时,苗灵从一旁走了过来,今晚她显然特意打扮过,身穿一袭青色长锦,外批一件淡青色纱衣,纱衣上绣着几只蝴蝶,头上还插着她那只蝴蝶簪子。

    在这灯火通明的夜晚,让有些醉意的王柄权不禁眼前一亮。

    “小东西,有点丫头。”

    或许是真的醉了,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念叨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