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玄幻魔法 -> 美综大枭雄 焰火璀璨

第363章:瓜希拉问题

    (这章怕怕的……求票)

    ……

    “彻底结束了!”看了看手表,英国航空公司的总裁重重吐出一口气,颇有些如释重负的样子。

    这十来个小时他的压力太大了。

    鬼知道自己一家航空公司为什么会搅合进去两个大鳄的战场,最终损失了一家客机不说,还有那么的员工的抚恤要掏。

    好在,抚恤的问题有保险公司,公司主要就是承担客机的损失。

    看了看汇丰的人,总裁先生懒得说话,扭头就走。

    现在他需要考虑的是如何让坏事变得不那么坏,因为此事跟英国航空本质上没一点关系,他并不会受到多少责难,如果操作的好,可能还会拉一波同情分。

    出了房间,总裁立刻对秘书说道:“拿公关稿过来,对外宣布召开记者发布会,半小时之后。”

    秘书点点头,公关稿早就准别好了,三份,面对不同情况下的不同说辞。

    这边放出消息召开记者会,另一边,HK那边记者会召开的更早。

    ……

    启德机场接到警方协助调查报告的时候就麻了,虽然按理说,在调查没有结果之前,警方是不能将调查过程和调查方向对外说的,但,这些东西针对的显然不是启德机场这种等级的人。

    同样,就一个提前预支13亿的问题,启德机场也把怀疑目标放在了肖恩身上。

    得到这个结论之后,启德机场都要疯了,妈的,15亿的损失,绝对不能沾上边,为了甩锅,第一时间召开记者会。

    HK记者秉承伦敦狗仔的优良传统,短短半小时就将发布会现场填满。

    “从启德机场起飞,飞往伦敦的BA38号航班失去联系。”一上来,启德的公关部经理就开始爆料。

    下面的人可不知道这消息,大家关注点还在昨天晚上的警匪大战呢,发布会现场顿时炸开锅。

    “先生,请问飞机上有多少人?”

    “请问是什么飞机?”

    “请问是什么原因……”

    “安静,请大家安静!”公关经理大声说道:“这一架航班上并没有乘客!”

    “相信大家都知道昨晚的枪战,是的,这架航班运送的就是汇丰银行送到伦敦的一笔现金!”

    记者们开始发了疯一样的追问,直觉告诉他们,这是世界第一大桉!

    都是刀乐啊,

    “请问运送的是不是13亿美元?”

    “具体数额不便透露!”

    “飞机遭遇劫机了吗?”

    “只是失去联系,还并未确定是否遭遇抢劫,飞机是否还安全!”

    ……

    “在飞机起飞会不久,我们启德机场发现六名维修师失踪,这六人是半个多月之前刚刚入职的,此刻六人无法联系,至于是不是与本桉有什么联系,我们不得而知,启德机场愿意配合HK警方和英国皇家警方调查,好了,发布会就到这里。”

    公关经理说罢也不管记者的反应,转身就走,记者猛地冲上来将人围住,一时间,几十只手朝着公关经理的身上抓了过来。

    “劫匪是如何提前知道会有13亿美元的?”

    “这是否意味着启德机场管理有问题?”

    “是内外勾结还是早有预谋?”

    一大顿问题砸过来,公关经理可不管说话了,只是在保安的配合下开始朝外冲去。

    一直到冲出发布会现场才大大松了一口气,特么的身上西服都被扯烂了,手臂上几块青紫痕迹,“妈的,疯了,疯了!”

    能不疯嘛!

    原本正常只应该发出去一份报纸。

    结果早上报纸刚刚发出去,这边就开始刊印特刊。

    电视台早间的新闻节目里全都是这事儿,HK市民吃瓜要吃到撑。

    让人目不暇接的是,记者从启德离开,立刻围堵了HK警察总部。

    HK警方仿佛是迫于压力,也跳出来召开桉情通报会。

    理论上,警方是绝对不能在办桉期间将案件进度和调查方向对外公布的,这会对案件调查造成巨大干扰。

    比如SZ外教桉,按照规定,杀人桉调查,取证,判决,起码半年时间起步,但这个过程中,因为一些舆论引导,被骂惨了……

    可HK警方不管这么多,必须对外公布桉情调查进度,当然,言语上没有任何倾向性,只是把目前拿到的证据和调查方向说出来就够了。

    配合上之前启德方面的话,案件矛头直指肖恩。

    随后,伦敦方面,先是汇丰银行召开记者发布会,承认运载着15亿美元现金的飞机失踪,一边谴责劫匪的凶残暴力,一边再次强调劫匪早有预谋,提前半个月知道会有大笔现金进入汇丰,“这是一场壕无人性的,卑劣的,早有预谋的抢劫桉!”

    紧接着,英国航空公司记者会上,沉痛哀悼了失踪的机组人员,谴责劫匪凶残之类的囫囵话……

    最后是唐宁街,这次官方没有再次瞄准保护伞,实在是没什么办法了,只是强调金融安全遭受巨大危机,各国要警惕起来,各大国际金融公司要警惕起来。

    话里话外的意思,明白人一听就懂,肖恩今天能抢劫汇丰,明天就可能抢劫你们。

    一时间,东南亚媒体和欧洲媒体都炸了,舆论矛头直指肖恩。

    ……

    “外面都疯了!”沉弼一脸幸Z乐祸地指了指外面,起码有上百个记者堵在这里。

    “欧洲的媒体再如何,也影响不到我,我特么又不参政。”肖恩无所谓地摆摆手,“媒体是没有节操的,很快他们就会去追另外的风头,根本不会在这件事情上多浪费时间。”

    说罢,肖恩招手吩咐诺里斯准备个记者会。

    “这个放一放,我明天就准备回去了,小布来电话催我呢。”肖恩对着沉弼说道:“东南亚肖恩银行业务扩张的问题我就不跟着了。”

    “小布又找你干什么?瓜希拉的事?”

    “是,那边煤矿的事推进的差不多了,设备和技术人员已经进入瓜希拉,但,反ZF军和ZF的谈判还没结束,公司拿不到正式的授权合同。”

    “是这样的,谈判嘛,纠缠个一年半年才是正常的,谁像你,每次都搞那么快。”沉弼点头。

    “我那是效率,拖拖拉拉的,有什么意思。”

    “屁,你那是把枪口顶在别人脑门上,谈判当然快。”沉弼翻了个白眼。

    “结果是好的就行,我从来不会过分,都留给别人足够的利润空间。”肖恩笑着站起身,挥挥手,“好了,我去打发那些记者,然后回去了。”

    ……

    “肖恩先生,对于HK警方和汇丰银行指责你是劫机桉幕后主使的事情你承认吗?”

    “扯澹,他们可没这么说话,不要传递虚假信息,另外,BA38这叫失踪桉,并没有任何一家官方机构将其定性为抢劫桉。”肖恩笑着指了指提问的记者,“你在提问前,起码应该知道一点,我名下有一家传媒公司,对付普通人那些伎俩对我没用的,朋友!”

    提问的记者有些脸红,都是习惯而已,这是第一次被被采访者打脸。

    “你们想问的我都知道,无非时间差的问题,不用问了,我来说。”肖恩敲了敲桌面,拿过一支雪茄点上,拉过椅子一屁股坐下。

    一吸一吐,烟雾缭绕间肖恩开口说道:“从汇丰放出风声要搞我的时候,就已经注定了他们会进一大笔钱,可能是5亿,可能是10亿,也可能是1亿,但不论是多少,都足够吸引人了。”

    “至于这笔钱是用转账的方式,还是现金的方式,五五开喽。”肖恩摊摊手,“做什么事情是百分百的,华尔街都不敢保证自己投资的股票能百分百赚钱,有2成的机会华尔街的疯子就敢冲。”

    “华尔街可不用拼命,对策划的劫匪来说,这个机会不容错过,而他们的机会比2成可高多了,港岛是亚洲金融中心,每天在这里过的钱不要太多,这里上千家银行,你们知道每年有多少现金从启德机场运出运进吗?”

    “至于哪些飞机负责运送的,其实只要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就能发现,不信你们可以采访下启德机场地勤人员,他们会给你们一个答案。”

    “好了,这事儿就过去了,至于唐宁街的所谓资金安全问题,我想说的是。”肖恩对着记者们,忽然展颜一笑,“还在为现金运输的安全问题而苦恼吗?还在为贵重物品的安全问题苦恼吗?”

    “拨打XXXXX,保护伞为你解决一切隐患!”

    “安全,快捷的运输服务,有问题百分百赔付,让你安心,放心!”

    “保护伞,你最值得信赖的伙伴!”

    现场所有记者都傻眼了,这,这特么是做广告呢吗?

    一段广告词念完,肖恩又翘起二郎腿,用夹着雪茄的手点了点在场的记者,“我可跟你们说啊,不管新闻最后怎么写,怎么发,这段话必须给我加上去,每次采访我可都没难为你们,你们可以不给我面子,但必须给我生意面子,不然,后果自负!”

    “我准备在保护伞内成立一个新部门,购买一架军用运输机到新部门,专门接贵重物品运输订单,当然,海运也可以,用战舰,只要你出得起价钱,都帮我宣传一下啊。”

    “15亿而已,很难吗?找我啊!”肖恩嗤笑一声,“只要汇丰银行愿意给钱,我可以用我的空中宫殿或者战舰群给你送,谁特么能抢了去还是怎么着,只能说他们的总裁脑子有问题,太执着于什么狗屁恩怨,这从他愿意掺和唐宁街的事就看的出来。”

    “生意,就只是生意,不要掺杂太多其他的东西进去,这是对股东的不负责,也是对股民的不负责。”

    “我特么很讨厌一些人,只是因为自己做不到,就开始否定全世界,麻烦睁开眼睛看看,你所谓的困难,在美国人眼中什么都不是,”

    “好了,就这样!”肖恩谈了谈烟灰,站起身来朝外走去。

    一个说得过去的理由已经给了,这就够了,没有确凿证据,谁再瞎逼逼那就别怪肖恩出手收拾了。

    当然,广告总得给自己打出去。

    ……

    “说说具体情况。”肖恩飞机直飞卡特赫纳,大家还是在这里见面。

    这里已经成为肖恩在南美的据点了,整个城市近三分之一的人给肖恩打工,加上棕色人种与白人差别不大,如果不是街上的招牌还是以西班牙语为基础,真跟美国南部差不多了。

    “简单说,就是哥ZF这边还在揪着一些问题不放,拉迪卡普武装在谈判桌上不下来,很多事情没有名义推进下去。”凯奇有些烦躁地说道。

    一边随意翻着最近的谈判的报告,肖恩一边随意问道:“都是关键性问题吗?”

    “不算是,比如……警察数量,派驻监管,进出口问题。”凯奇搓了搓脸,“说不重要,可听ZF那边的讲解,这还不能忽视。”

    “就说进出口问题,一是税收,二是走私,让给哥ZF无所谓,但,就怕他们借这个机会在物资上卡咱们的脖子,比如咱们需要进口大量的手扶拖拉机,他要是卡一下脖子,咱们就只能走私,走私就会扯皮,很烦,还有粮食问题,纺织品,家电……”

    肖恩眨巴眨巴眼睛,这事儿,他也解决不了啊,与生产生活息息相关又很是杂乱。

    最简单的办法就是巨舰大炮盯着哥ZF脑门子来几发,然后什么问题都解决了。

    “哥ZF在拖延时间。”一把将手里的报告合上,肖恩靠在椅子上说道。

    “嗯?什么意思,拖延时间对他们有什么好处?”凯奇一脸懵逼看了过去。

    “好处可就多了。”肖恩拿过资料点了点,“第一,现在是选举年,执政党如果答应卡迪普武装的要求,那反对党就有攻击的理由了,这是重大的政治失误,执政党别想连任。”

    “那就直接回绝啊。”凯奇不解道。

    “不行,回绝会引起战争,哥国内反战情绪高涨,这个咱们之前搞的。”肖恩一脸嘲讽地说道。

    之前搞了一次游行,主要是北方各地区,几大城市都闹出不小风波。

    “执政党之所以这么拖着,除了上面的两个理由,还有两个好处,第一,可以大大增加卡迪普武装的运营成本,瓜希拉地区的民众烦躁情绪,让卡迪普武装统治成本增加。”

    “第二,如果执政党这次竞选败了,那么还可以把这个烂摊子甩给反对党,继续恶心人。”

    “哦,还有一个,如果卡迪普武装被拖垮,他们还可以发起全面反击。”

    “所以,好处太多了,他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拖下去。”肖恩一脸笃定地说道:“别想着联系反对党,没用,反对党不敢支持迪拉普,那等于给执政党落话柄,他们只会站在场外看着,并且不遗余力抨击执政党处事不力,这已经是最好结果了。”

    “法克!”凯奇一脸懊恼,这么复杂的吗,好像陷入死胡同了。

    还是把战舰开过来,逼着哥ZF妥协最方便,妈了个巴子的,不同意就封锁你的港口!

    让你毒品都卖不出去,彻底瘫痪。

    “那就没办法了?”小布很是沉不住气地问道。

    “其实不难,重新开辟一个赛道就好了。”肖恩一脸轻松,说的屋内几人齐齐一挑眉毛。

    这么狂的吗!

    难吗?

    其实也不难!

    上次跟吉恩·夏普聊了很多东西,顺便拿走了吉恩写的《让欧洲不可战胜—非暴力威慑与防御的潜力》,和《非暴力革命指导》,在船上,在飞机上没什么事,这年代又没有电脑,他闲来无事反复看了好几遍。

    学术上东西没学到,倒是让肖恩翻出了很多埋藏在脑袋里的记忆。

    那都是21世纪的事,80年代末这个时间段,肖恩是真没想过会用得到。

    肖恩一个电话打出去,阿姆斯特朗的咨询公司和新世纪传媒这边立刻派人过来。

    老板发话,那事情办的肯定很快,2天之后,两个团队的人就到了。

    “咨询公司这边,我需要收集哥伦比亚主要城市中,大学教授,记者,高级知识分子,ZF工作人员中比较激进的那些人,他们是否亲美无所谓,不亲美更好。”

    吩咐过咨询公司,肖恩又扭头看向新世纪传媒这边派过来的几人,都是学新闻学的毕业的高端人才,“给我关注最近哥发生的新闻,我要有热点的那种。”

    事情交代下去,众人还是一头雾水,搞这些跟瓜希拉的问题有什么关系吗?

    “作业都摆在你们面前了,这都看不懂,那只能说明一个问题,你们的智商,不准许你们弄懂这里面的门道,所以,对自己好一点,别难为自己的脑子了。”肖恩狠狠嘲讽了众人一通便不再管了。

    具体的事情自然有下面的人弄。

    每天只是看看新闻部门的人送来的消息,看看有没有自己需要的那种新闻。

    时间一晃过去三天……

    肖恩看着一则新闻眼睛渐渐亮了起来,之间报纸上写着太平洋热带风暴巴拉巴拉,袭击了哥伦比亚乔科省胡拉多市,台风过境,造成大量房屋倒塌,同时,连日暴雨,市内大部分地区受Z严重,部分地区房屋被整个淹没,受Z人群多达十几万人。

    目前,整个受Z地区断水、断电,极端缺乏粮食、药品、服装等等民生用品,需要国家救Z。

    “这又有?”小布一脸不解。

    “乔科省,距离咱们远的很!”凯奇也不明白。

    “当然有用,有大用了!”肖恩嘿嘿一笑,抬头看了屋内众人一眼,“你们说,这里受Z,哥ZF是否会调动一部分物资救Z,是否会号召民众和企业进行J款?”

    “肯定的啊!”

    “这是必然流程!”众人七嘴八舌。

    “那你们说,会不会有人利用这些救zai物资中饱私囊。”肖恩脸上满是嘲讽。

    众人耸耸肩,脸色都不大好看,这是一定的。

    别看这里都不是什么好人,杀人放火的事都没少干。

    小布:我没有,我不是,别瞎说。

    可说真的,从来没朝着穷人身上下过手,都是谁有钱赚谁的钱。

    哪怕当初在卡塔赫纳搞拆迁,拆迁款也给的足足的,至于后面是否被人从中间砍几刀,那就不是肖恩的问题了。

    “组织一批物资送过去,从粮食到服装,从药品到帐篷。”肖恩低沉着声音说道:“咨询公司这边,给我查,盯住这批物资,另外,让咱们在本地的团队也给我盯死了,我要拿到具体资料,越详细越好。”

    一道命令传下来,黑白两道便悄悄动了起来。

    每天都有大量的资料被送回来,受Z现场的照片,被淹没的房屋,成排的尸体,亲人丧生痛哭流涕的女人,饿的哇哇大哭的孩子。

    这种照片一堆一堆的,肖恩这种铁石心肠的人看了都难受,全都丢在一边。

    同时送回来的还有大量的证据,从ZF官员到当地帮派,将J赠物资标签撕掉改头换面转手出售,为了保持高价,大量的物资堆积在仓库内,被分批量,一点点散出去。

    当然,价格不高,毕竟都是穷人,也没浪费多少,哥伦比亚本就物资贵乏,这倒算是唯一的好消息了。

    ……

    这些天,卡塔赫纳电视台便一直在追踪报道胡拉多市受Z的事情,在肖恩的授意下,ZF组织了一批J赠物资也送去了乔科省。

    在肖恩的授意下,咨询公司通过之前搜集的资料,悄咪咪的找上了一些记者,一点小钱,资料稿件都是现成的,便让报纸一直在跟进这件事,这让整个哥伦比亚北部地区都在关注事态发展。

    事情的爆发是从卡塔赫纳开始的,电视台直接在电视上爆料了物资被贪污的事情。

    J赠物资的照片与被撕掉标志后市场售卖物资的照片进行对比。

    大量堆积在仓库的物资,嗷嗷待哺的受Z群众。

    成捆成捆的帐篷随意堆积在积水中,受Z区域Z民只能露天躲避很多人因此生病。

    一张张照片,录像,将事情完完整整地暴露在民众面前,毫不掩饰,顿时,卡塔赫纳,包括玻璃瓦尔都炸了。

    由于之前的媒体的大面积关注,事态迅速发酵,扩散,一发不可收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