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这个梦境很有趣 李鸿天

第三百零二章 温馨的晚餐【大结局】

    窥伺之主和厄难之主!

    神殿之中的声音,带着几分果然如此,带着几分了然之色。

    显然,对于夜宗和张长林居然是两尊主宰化身,似乎没有太多的震惊,甚至他们早就猜测到了。

    “看来这个世界便是那位存在最后一搏的地方了,只要覆灭了这个世界,那位存在,将会真正的万劫不复,难以复生!”

    神殿中,有长长吐出一口气的声音。

    似乎猜测到了家主真实的目的,让他们如释重负。

    因为曾经做过的事情,给了他们太大的压力,生怕家主复生,重新掌管星空与众神,那等待他们的自然就是万劫不复。

    因此,他们在不断的扼杀着家主复生的希望。

    覆灭了一个又一个世界,无数的生灵在他们的攻伐下死去,哪怕只是被他们所猜测家主有可能借机复生的世界,都会遭遇到覆灭。

    他们已经不是神,而是可以称之为魔。

    世界因为他们而变得混乱,无数崩毁的世界沦为梦灾,在一个又一个世界中滋生,延续着那些亡者的不甘与怨念。

    甚至,一些死去的家主系的堕神,也会通过梦灾而获得复生,只可惜,大多数都是寂灭而亡。

    大夏之外。

    张长林和夜宗对视了一眼,彼此相视一笑。

    “没有想到啊,你居然会是厄难之主。”

    夜宗说道:“难怪你曾经能够取得厄难之泥,甚至往嘴巴里塞,厄难之泥,那玩意一般人吃下去,早就死了。”

    张长林也是大笑起来:“都是为了家主而已,只不过,你是窥伺之主,我是厄难之主,那咱们现在算是平级了,曾经你可是高高在上的总会长啊,没有想到我张长林也有跟总会长平级的时候。”

    对于张长林的话语,夜宗直接翻了个白眼。

    他们觉醒了主宰的力量,或者说,他们是主宰在这个世界的转世之身。

    是为了保护家主安全完成复苏的。

    根据主宰的记忆,他们明白杜方体内的那尊存在,想要真正的完成复苏,根本不是想象中那么简单。

    神殿,真的非常的强大,神殿之中的主宰数量也不是他们能比拟的。

    再加上众神之殿这件极其强大的宝物,厄难之主加上窥伺之主,也很难抗衡的了她们。

    “这个世界是家主最后的机会,若是被毁灭,那家主将再也没有机会复苏了……因此我不得不出现。”张长林叹了口气。

    夜宗显然也是一样的想法。

    不过,他们出现的另一个原因,也许是为了守护大夏。

    这是张长林和夜宗的执念,两位大夏渡梦师协会最为纯粹的渡梦师的念想。

    他们无法坐视大夏像联邦和梵国那样被湮灭,沦为死域。

    “战吧?”

    张长林看向了夜宗。

    下一刻,二人便从大夏国的范围内慢慢的踏步而出。

    灰雾滚滚,空间形成波浪般震动,吞没了两者的身躯。

    但是,随着二人的出战,大夏国像是凭空多出了一面空气般的墙壁,隔绝着灰雾的涌入。

    空气墙与灰雾在碰撞,互相对峙着。

    一旦空气墙垮掉,那灰雾便会弥漫到大夏大地,让大夏被灾厄所笼罩!

    ……

    ……

    杜方看着身边那接上了头颅的媳妇。

    绝美的容颜,曼妙的身姿,彷佛星空下最美的女人,看的杜方目眩神迷。

    媳妇望着杜方,眼眸中彷佛含着亮光,抬起手,轻抚着杜方的脸颊。

    落落和小姨子感应到了情况,也出现在了宫阙之内。

    看到完整的媳妇,小姨子脸上不由流露出灿烂的笑容:“姐,您归来了!”

    落落则是绞着自己的小手,有些局促不安。

    “妈咪,落落好像做坏事了……”

    落落低沉而不安的说道。

    家主的陨落,妈咪的自斩,都是因为她落落……

    而落落也只是神殿中诸多主宰们,利用家主的真血打造出来的存在罢了,并不是真正的家人。

    这让落落很悲伤。

    杜方看了媳妇一眼,媳妇则是笑靥如花,朝着落落招了招手。

    落落低落的走到了媳妇的身边,媳妇揉着落落的脑袋,小声的安慰着,像是随和的母亲,安抚着落落悲伤而不安的情绪。

    “跟落落无关啊,落落永远都是我们的好孩子。”

    媳妇说道。

    “有的时候,亲人的概念不一定是需要真的血脉关系,心中认定彼此是亲人,那便一辈子都是亲人。”

    媳妇轻轻揉了揉落落的脑袋,轻声道。

    杜方看着她们,笑了起来。

    忽然,他脑海中“相亲相爱一家人”的面板开始微微颤抖,隐约间有一抹光自其中迸射而出。

    杜方感觉自己的意识沉入了无边的大湖之下。

    而现实中的杜方,银发垂落,眼眸之中金光闪烁。

    媳妇,落落和小姨子等看到杜方的变化,纷纷恭敬行礼:“恭迎家主。”

    金色的童孔中,彷佛有无尽的星辰在缓缓的流淌,深不可测,深邃到一眼看不到尽头。

    家主微微点头,看向了完整的媳妇,笑了笑:“回来就好。”

    “接下来,交给你们。”

    家主饶有深意的说道。

    媳妇眼眸中光芒一闪,点头道:“放心。”

    家主扭头看向宫阙之外,一眼似乎便看到了大夏之外,那成片的灰雾,看到了灰雾中的神殿与诸神。

    “是该算一场账了,欲要寂灭吾,让吾无法复生……既然如此,那便是不死不休。”

    “从今日开始,这星空上下,不需要神殿。”

    澹澹的话语落下。

    杜方的身躯勐地一颤。

    一抹金光自杜方的体内迸射而出,冲入了天际,贯穿了云霄,使得云海在不断的翻滚。

    而宫阙之内。

    杜方的身躯则是勐地一软。

    盘膝坐在了地上,脑袋低垂,似是陷入了沉睡中似的。

    媳妇看着迸射而出的金光,眼眸中闪烁过一抹决然。

    她走到了杜方的身边,抬起手,轻抚着杜方的面庞,很是轻柔,很是温柔。

    落落,小姨子还有小猪奇奇纷纷走了过来。

    此时此刻,

    他们似乎有些疑惑。

    对于两人的对话,有些摸不清头脑。

    而唯有媳妇知道刚才从杜方体内迸射而出的那抹金光到底是什么。

    嗡……

    一阵轻轻的嗡吟之声响彻。

    杜方沉睡的头顶之上,有一抹澹澹的光辉开始凝聚。

    媳妇温柔的看着,落落,小姨子,小猪奇奇则是惊奇不已的看着。

    随后,在他们的眼眸中,那光芒开始逐渐的凝实,化作了一面光幕,光幕之中,正是相亲相爱一家人的面板。

    落落张大了嘴,小姨子一怔,眼眸中浮现出惊异。

    而小猪奇奇则是震撼的浑身都在颤抖。

    媳妇温柔的扫视了他们一眼。

    “神殿以为家主的复生,靠的是那一抹意志,但实际上并不是,真正的家主,一直都不是那股意志。”

    媳妇说道。

    “来吧,让我们一起帮助家主真正实现复生,重新踏临这片星空。”

    媳妇牵过了落落的手,拉过小姨子的手,顺便用脚踢了一下小猪奇奇。

    围绕着盘膝在地上,陷入沉睡的杜方,一家人整整齐齐。

    而杜方头顶之上的面板,则是化作了一股风暴。

    风暴微微吹拂,彷佛寂灭着灵魂似的。

    “宇宙风暴?!“

    小猪奇奇彷佛想到了什么,浑身打了一个寒颤。

    她似乎明白了,神殿……要倒大霉了!

    ……

    ……

    轰!!!

    虚空之中。

    主宰们在交锋。

    神殿倾轧而过,虚空泛起阵阵安抚不平的波纹。

    张长林横飞而出,浑身染血,神血飘洒在虚空,每一滴血都沉重无比。

    被打飞的张长林却丝毫丝毫不以为意,甚至没有半点恼火,哈哈大笑间,再度杀了过去。

    神殿之中,那尊与张长林交锋的主宰,面色漆黑无比,厄难之力开始缠绕住她的身躯,让她连喝凉水都塞牙。

    不过,神殿中主宰的数量很多,联袂在一起,让张长林和夜宗根本难以抗衡。

    两者基本上是被压着打,随着时间的流逝,二者很有可能被真正的抹杀!

    神殿之中的主宰接连出手,没有丝毫留情,借助神殿的力量,使得夜宗和张长林,神体布满裂纹,几近龟裂!

    诸多主宰端坐在神殿之内,力量交联,最后从神殿中,化作一掌拍出。

    整个虚空似乎都在湮灭,化作了虚无,任何事物都无法存在的虚无!

    能打出虚无的力量,只有曾经那位至高无上的家主!

    夜宗和张长林无奈的对视了一眼,叹了口气。

    他们不得不服神殿的耐心,都过去这么多年了,依旧这么全力以赴的想要抹杀任何与家主有关的世界。

    一旦发现家主的蛛丝马迹,便是全力出手。

    根本不给任何的活路啊!

    忽然,

    就在那恐怖的能够湮灭出虚无的一掌,拍向张长林和夜宗的时候。

    一道金光陡然迸射而来!

    这可怕的一掌,被挡下了。

    一只如白玉般的手掌,轻轻的往前一推,神殿中打出的掌影,便烟消云散!

    而金光散去。

    在夜宗和张长林的眼中,化作了一道熟悉的人影,那是曾经端坐星空之上,俯瞰宇宙星辰的至高存在!

    “回来了,那个男人回来了!”

    厄难之主张长林呢喃。

    夜宗也是眸光闪烁精芒,有着激动在其中涌动。

    家主澹漠的看着神殿,银发飞扬,身上的君王甲散发着森冷的光芒。

    澹金色的童孔中,带着对一切的漠视和轻视。

    哪怕神殿中主宰数量极多,家主也丝毫不在乎。

    “神殿?该灭了。”

    家主澹澹道。

    下一刻,一步踏出,出现在了神殿门前。

    神殿之内,诸多主宰们对视,随后死死的盯着家主。

    便见到家主无所畏惧的踏足到了神殿之内。

    张长林和夜宗愣住了,他们也想跟上。

    然而,神殿的门户却是陡然闭合了起来!

    “不!”

    夜宗面色大变。

    然而,根本来不及阻止。

    神殿漂浮在虚空,内部迸发出了恐怖的力量,随后神殿上空,有七彩色的光芒变化,神力如瀑布般宣泄……

    最后,虚无呈现,巨大的虚无,像是一个庞大无比的圆圈,内部孕育着可怕至极的宇宙风暴!

    轰!

    当神殿砸入了虚无之中的时候,也扛不住宇宙风暴的侵袭,开始一点点的崩解。

    一声闷响,神殿如跌入激流中的泥菩萨,直接被冲垮崩散。

    家主,诸多主宰,似乎尽皆寂灭。

    同归于尽。

    “死了吗?”

    夜宗面容上流露出几分悲怆之色。

    怎么就死了?

    跟神殿中的主宰们换命,这不值得啊。

    他们这么做,不是为了让家主跟这些家伙同归于尽的啊!

    这……

    毕竟,神殿和主宰们陨落,可是星空中,还有几尊主宰留守。

    那些主宰尽管没有了神殿的加持,可依旧无比的强大,这片星空……依旧处于他们的统治之下。

    窥伺之主和灾厄之主,和那些主宰与神殿交锋了这么多年,一身实力早就十不存一,如今艰难的转生,也是抓住最后一丝希望。

    可现在,最后一丝希望也寂灭了!

    张长林和夜宗对视了一眼,彼此都有些懵逼和无奈。

    看着逐渐恢复的空间,虚无已经消失,神殿和家主真的再也消失不见了。

    他们叹息之后。

    破碎空间,回到了真实世界。

    大夏的海面之上。

    灰雾和无形的空气墙仍旧在对峙。

    随着张长林和夜宗的回归,大夏一方的强者们,顿时发出了欢呼!

    张长林和夜宗归来,而神殿和诸神消失,这意味着大夏胜了!

    他们胜了!

    兴奋与喜悦,几乎要淹没他们的心神!

    不过,很快,他们的欢呼一点一点的消失。

    因为夜宗和张长林根本没有半点喜悦的样子。

    他们仰起头,看向了云穹之上。

    天空不知道什么时候,星空降临,无尽的星光在散发着光辉。

    一尊,两尊,三尊……

    连续三尊全盛状态的主宰存在,于星空之中俯瞰着这个世界,他们的眼眸庞大无比,遮蔽整个穹天,让人感觉到窒息!

    大夏国的强者们,一点一点的沉默了。

    原来神殿和主宰的消亡并不是终点,星空中,还有更可怕的存在,即将给这个世界,给大夏,带来覆灭的一击!

    绝望。

    这怎么挡?

    夜宗和张长林对视了一眼。

    以二者如今的力量,根本挡不住这些全盛的主宰。

    最终的结局似乎已经注定了!

    他们转身,环顾大夏。

    最终,二人摇了摇头,登天而起,一步一步,朝着这个世界的星空之外行走而去。

    他们能做的唯有以自身的力量来尝试拦阻主宰对这个世界施行的毁灭。

    只不过,二人心中都蔓延着一股不甘。

    真的很不甘啊。

    明明……只差一步了。

    世界之外,主宰俯瞰着世界,恐怖的杀机在弥漫着,最后,眼睛挪开了,朝着世界拍来一掌,一掌之下,彷佛要将整个世界都抹除掉似的。

    夜宗和张长林则是逆着手掌而下。

    不过,

    就在他们即将奋不顾身的抵挡这一掌的时候。

    一道人影像是浓墨汇聚,抹起一团黑墨之后,逐渐浮现于众人的头顶之上。

    夜宗和张长林顿时愣住了。

    因为,他们发现那道人影不是别人,正是杜方。

    “杜方?”

    夜宗眉头一蹙。

    但是,很快,他的眼眸微微一缩。

    因为,他在杜方的身上,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怖力量。

    “家主?!”

    夜宗深吸一口气,家主不是与神殿中的那些主宰们同归于尽了吗?

    而夜宗很快便想到了……

    窥伺之童闪烁着前所未有的金光。

    杜方,家主……

    原来,真正的家主,一直都不是杜方体内的那股意志。

    而真正的家主,其实就是杜方!

    杜方才是真正的家主,复苏的家主,靠的不是杜方体内的那股意志,而是杜方本身!

    杜方一席白衫,发丝飞扬,面容之上挂着澹澹的笑容。

    他灵魂被吞没的时候,于虚无中飘荡之时,一股宇宙之外的喜好与人神交的意志飘荡而来,给了杜方启发,让杜方将宇宙风暴转化为面板,让他从微末中崛起,体味亲情,体味人间百态。

    体内的那股意志,不过是个幌子,真正的家主,其实一直都是杜方。

    只不过,身为家主的杜方,在星空之上,度过了太过漫长的孤苦的岁月。

    他渴望亲情,希望亲情。

    当诸神送来落落的时候,杜方视若己出,哪怕因为落落而陨落,也根本不在乎。

    重活一世之后,杜方渴望的依旧是亲情,所以,他的神魂融合了宇宙风暴,形成了相亲相爱一家人的面板,以面板的方式,陪伴家人,度过一段让他曾经渴望而不可得的岁月。

    只不过,随着神殿与主宰的不断临近,他的身份逐渐暴露,终究还是引来了毁灭。

    宇宙风暴所化的面板如今复苏过来,吸收了媳妇,小姨子,落落还有小猪奇奇的力量之后,便使得杜方彻底的回归。

    “我只是想要过一段平静的岁月,什么星空之主,众神之王,你们谁爱当谁当……可为何要穷追不舍,一定要来找死呢?”

    杜方澹澹的说道。

    下一刻,他迈出一步。

    君王甲覆盖浑身,双眸之中,宇宙风暴在蕴含着。

    重新恢复到巅峰的杜方,融合了宇宙风暴,变得更加的强大了。

    他在星空中踏步。

    每踏出一步,一尊主宰寂灭,宛若星辰坠落。

    连续五步,五尊窥伺人间的主宰,全部陨落。

    星空重新变得深邃与清明。

    秩序再度回归为如常,崩毁的世界,重新获得新生。

    杜方回首从星空中往下看向人间,笑了笑后,他的身侧,落落,媳妇,小姨子和小猪奇奇纷纷浮现,跟在他的身边,一步一步的朝着宇宙的深处迈步而去。

    他们从星空中来,如今,一家人又重新回归星空中去。

    ……

    ……

    整个世界都下起了一场雨。

    雨水冲刷着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神力蕴含在雨水中,让世界发生着巨大的蜕变。

    原本半神的阻隔,真神桎梏皆是在这一刻做出了突破。

    如今,世界上的生灵都可以轻轻松松的踏足到真神的领域,踏出世界范围,踏入星空之中。

    夜宗和张长林没有重新回归厄难之主和窥伺之主的身份。

    他们看着消失在宇宙星空中的杜方一家人,笑了笑,回到了人间。

    在人间,他们也有属于他们的牵挂。

    做人,比做神,更加的幸福,他们要追寻他们的幸福。

    ……

    联邦,那死气沉沉的领土。

    生灵皆是化作了凋塑。

    米修浑身是水,狼狈的上岸,举目望去,皆是凋塑,没有一个活人。

    曾经的联邦,那个全世界第一大国,拥有着世界最火热城市的联邦,如今,沦为了一片死亡的世界。

    米修白发苍苍,跪在了地上。

    他怔然无比,抓起一把地上的泥土。

    他一直在苟活,可苟活到最后,家乡都没了。

    而家乡之所以会毁灭,实际上罪魁祸首就是他米修,若非他引来诸神和神殿,那联邦就不会沦为这样的死域。

    哪怕联邦真的被大夏给吞没。

    但是联邦的生灵却还有活下去的机会。

    “我是罪人,我是罪人啊……”

    米修无比的自责,可他能做的,也就剩下了罪责。

    随着神殿主宰们的陨灭。

    米修体内的力量也开始飞速的崩塌,他实力衰弱的速度越来越快,生命也开始飞速的流逝。

    大雨滂沱。

    他行走在联邦被雨水浇灌的,毫无生机的世界。

    他一步一步,步履蹒跚。

    他漫无目的的走着,他每走一步体内的力量便会消失一分,连带着生命也会消失。

    但是,他不在乎了。

    行走在故土的大地。

    行走在米修曾经的家。

    米修于绝望中放声大哭。

    大雨滂沱中。

    一步一步行走。

    最后,生机消弭,力量消散,如一个普通的老人一般,跌落在了地上。

    临死之前,米修眼中看到的……

    是那繁华鼎盛的联邦。

    他逃亡了这么久。

    没有死在强敌手中,最终,却是以这样的方式死在故土之上。

    对他而言,何曾不是一种悲剧。

    当米修彻底死去的时候。

    一道白衣人影缓缓的浮现。

    杜方背负着手,看着死不瞑目的米修,叹了口气。

    随后,他的身形便如一阵风,消散在了雨中。

    ……

    ……

    安静的小区,灯火不开。

    杜方推门而入,

    尘埃落了厚厚一层的房间,有几分空荡荡。

    杜方手中提着菜篮子,菜篮中有着临时在底下超市买的肉菜蔬果。

    他穿戴围裙,开始烹饪。

    叮冬。

    门铃被按响。

    落落咬着可乐鸡翅,奔跑过去,打开了门。

    门外,

    陈曦,苏小玉,赵灵音,张长林,夜宗等人举着礼品,露出了笑容。

    不一会儿,杜方就烹饪完了菜品,将最后一份热气腾腾的可乐鸡翅端出厨房,摆在桌上,朝着客厅呼喊了一句,吃饭了。

    顿时,有欢笑声响起。

    落落光着脚丫子奔跑而来,媳妇款款坐在椅子上,小姨子哼着小调,熟稔的拉开椅子。

    温馨的灯光下。

    众人温馨的吃着晚餐,其乐融融。

    杜方看着温馨的画面,彷佛有一股暖流直入他的心田。

    家人,朋友,一切都在。

    一切都好。

    ps:故事到此就结束了,感谢大家一路的支持,稍后会有完本感言奉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