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文 | 加入书签 | 加入书架 | 书架管理 | 推荐本书 | 错误举报 | 手机阅读

无图小说网 -> 其他类型 -> 人在神国,刚成人间收容物 白天太白

第五百一十五章 收割

    沸腾的电子,在炽热蒸腾间,穿梭在微观物质之间,在原子的交换中,侵入宁修远的大脑灵魂。

    在那众生不可见的意识战场,掀起惊涛骇浪。

    蛰伏于黑色雾霾之中的千万尸体,张开发酵了不知几千年的腐臭口腔,发出亵渎亡魂死者的嚎叫。

    [尸化]

    这是食尸鬼化的前兆和铺垫。

    前一刻,尚且还能苦苦支撑的宁修远,皮肤骤然失血,幽幽绿芒点燃祀那漆黑瞳色。一一食尸鬼化!

    “时间长河早已冻结,真实之人,俯首称臣吧,我承诺依旧有效,我会保留祢那令人赞叹智慧。

    始终不曾开口藏骸所之神,发出尖锐的嘲弄。

    或者说,袍急了。

    袍必须得尽一切手段,哪怕是收效甚微的攻心计。

    “只配给我看家护院的看门恶犬,也有资格冲主人吠叫?”近乎食尸鬼化的宁修远,犀利嘲讽着。

    [此地禁止超凡]

    千万藏尸发出终极一击。

    “分不清主仆,将是祢最大的悲

    “刺啦——

    道无声无息,贯天彻地的光芒,划过时间荒野,刺破滚滚迷雾,打断了藏骸所之神的讽刺,亦将袍的身躯贯穿!

    “这是?”

    观战众天使瞳孔骤缩,不止于震惊,更因为本能!

    遭到“盲目智猿”诅咒的漆黑视野,在这一刻,骤然亮起,无法形容的璀璨之光,照亮祀们灵魂每一个褶皱。

    一道撕裂黄昏隐修会的巨大时空沟壑,赫然以会议长桌为界,将世界一分为二。

    反物质和正物质的湮灭,在弹指间,释放惊人的能量之后,又骤然坍缩,疯狂吞吐着释放的能量,填补着时空物质空缺。

    便是这份空缺,形成了可怕的时空沟壑。

    在沟壑中,藏骸所之神从未变形过的影柱,扭曲起来。

    那千万藏尸,一半湮灭于爆炸中;

    一半卷入坍缩黑洞!

    湮灭物质的炙热和吞噬饕餮的黑洞,形成可怕的能量风暴,刮得众天使摇摇欲坠。

    祀们再也不敢围观下去,就要设法离开这里,不料,一声惊呼,令众天使脚步一僵。“真实之人!

    “祢不是繁星之主,祢竟然是真实之人!”

    正在联手绞杀横纹羊瞳的深空之眸和混沌法神,瞠目结舌的发现,袍们相帮之人,竟然不是繁星之主。

    “繁星之主?袍现在应该正坐在简陋的长桌前,等待参会的渎神者,想来,现在已经等急了吧!”

    宁修远戏谑之声,在时间荒野上空回荡。

    “什么?”

    深空之眸和混沌法神大惊失色!

    参加隐修会的天使们更是如遭雷击,神魂惧骇!

    黄昏之主,竟然真的被顶替了?

    顶替之人,竟然不是黎明之神,而是真实之人?

    可既然是真实之人,藏骸所之神为何邀请三位旧日支配者参与袭击?

    须知,藏骸所之神将佐西克传教权,赠予真实之人,乃是人尽皆知之事,两人之间更有攻守契约!

    这是诸神讨祖,早已证明之事。

    莫非.

    众天使智慧是何等的敏锐?

    立即猜到了唯一可能。

    藏骸所之神和真实之人所签订的契约,并非真心实意。

    极有可能遭到真实之人的欺诈或者强迫。

    故而怀恨在心,邀请三大旧日支配者,参与围攻,试图取回佐西克传教权。

    可惜,四大旧日齐出,竟然也奈何不了真实之人!

    在众天使思绪忖度中,宁修远的声音再度传来。

    “我很好奇,祢们的老规矩是什么?先到先得?今天可要好好瞧瞧!”

    宁修远揶揄之声再次回荡而起。

    声未落,横纹羊瞳周身,突然荡漾起一圈时空涟漪。

    这个空间赫然在排斥着袖的存在。

    早已被深空之眸和混沌法神封锁去路的横纹羊瞳,见状大喜,连忙顺着这时空涟漪,错位逃去。

    “不得不承认,祢们的眼光很好,那头大眼珠子,拥有万物之母.莎布尼古拉斯之血脉。如此羸弱的旧日支配者,可不多见哦?”宁修远又戏谑补充道。

    深空之眸和混沌法神闻言面面相觑,在刹那间有了抉择,同时扎入那时空涟漪。

    祀们不可能放弃这头旧日支配者。

    也不可能留下一人破坏黄昏隐修会。

    不说失手可能,袍们也做不到利益相让。

    原来,他们三柱神间的老规矩,赫然如同宁修远猜测一般,先到先得,不过,先得者,需要补偿后得者一定利益。

    比如,一座大教堂。

    在深空之眸和混沌法神离开的刹那间,众天使也纷纷被黄昏隐修会排斥离去。

    极少数“宵小之辈”看着这座迥异于之前的黄昏隐修会,以及那隐藏在时间荒野深处,感知不到任何能量波动的反物质巨炮,也只能顺从离去。

    弹指间,喧闹的黄昏隐修会,陷入了安静。

    唯有湮灭的长桌上空的黑洞,还在吞噬着克拉辛三旧日。

    或者说,在宁修远驱逐深空之眸和混沌法神之时,亦在同时编织着死亡陷阱!

    “赞美祢,伟大真实之人!”

    时间迷雾涌动,黎明教宗伯纳尔德一脸虔诚的走出,握拳抚胸致礼。

    那虔诚的弯腰弧度,谦卑的表达着袖的敬畏和恐惧。

    袍似乎越发明白,真实之人为何藐视万古铁律、旧神之恐惧!

    这与其说是祀树敌众多,不如说是强大无比。

    游荡在诸神头顶数千年的黄昏之主,悄无声息间被袖顶替也就罢了。

    面对四大旧日围攻,不仅活下来,甚至困住三位,这份战绩已然无法想象!

    哪怕这里面看似有深空之眸和混沌法神的插手,但那来自时间荒野的反物质巨炮,何尝不是早有预谋的猎杀?

    宁修远微微颔首,目光平静的看向黑洞中挣扎的三位旧日支配者。

    袍们在疯狂逃窜,但失去横纹羊瞳的引导,只能在一座座无比真实的镜像世界中,横冲直撞。

    是的,反物质重炮,重创了袍们。

    但还不足以令袖们失去反抗之力。

    尤其是三头旧日支配者!

    但在巨炮轰鸣,物质湮灭,时空错乱的刹那间,黎明之神的镜像世界,也悄无声息接管了现实,形成了一座巨大迷宫。

    祀们早晚会挣脱这个迷宫。

    作为新晋之神的黎明之神,也不可能困住三位旧日支配者。

    袖的镜像世界,将会在错误累积中,最终崩溃瓦解。

    但这点时间,足以让宁修远完成收割。

    肉眼可见的冰霜,从他脚下蔓延而去,包裹住那三棱空心镜像。

    宁修远赫然要将整个镜像世界,化为承载伊利德海姆的大冰山!

    这个过程需要保持专注和耐心。

    这也是宁修远宁愿放弃横纹羊瞳,也要将深空之眸和混沌法神放逐出去的根本原因。一这座独属于他的空间,出去容易,进来可就难了。